天命神卦 第四十五章 地道仙

作者:隔壁小道友书名:天命神卦更新时间:2020/11/25 21:01字数:607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人有五指,地有四方。

  有三宝,气有阴阳。

  不论是凡人还是仙佛皆立五指之功,化地尊神,气葬玄风。

  我之所以看不到南阳实验学地基下隐藏着一座地宫,是因为我被四方山势所迷,北为黑水聚集之所,由四神之一的玄武镇守。

  大基山五行属土,克其气而遏其灵。

  凤峻坡五行属木,居东而化水,克其形而遏其态,汲水生木,木旺金囚,水火不容,互生煞气。

  大泽谷五行属金,土稀气少,难生金水,势大而沉,患寡不均。库基狭,难抵其形。若与木合,又怕伤火。

  九漈台五行属火,耗本燃源,泄气取木,而木气难化干火,需要水来滋养,居南立北,所纳城门气口于西南与东南两个方位。

  如此一来,东南巽位克制正中阳土,星位退走,北斗移位,受其牵制难化五行本象,加之四方仅有土、木、金、火,缺了西北乾卦镇压,金气不续,虽有青龙抬头,却不见龙尾二仪。

  既然发现了问题所在,想要一观真容便不是问题,我张家风水秉承的乃是杨公嫡系真传,非廖曾二人可以相论。

  这也是世人只知杨公有廖曾两位高徒,却不知我张家先祖真号仙人的原因。

  但要见其真容,还需要一样东西。

  罗盘。

  我突然明白,王大师为何要带个罗盘在身上。

  很多人以为,罗盘是风水师必备之工具。

  其实不然。

  真正的大师,不需要借助任何的辅助工具,一切玄空数据皆在他的心神之中,有些人习惯左手掐算,有些人习惯右手。

  不论是左手,还是右手,只要心神合一,术数到位,星象八卦,阴阳五行皆可调用。

  干十位,甲乙——壬癸。对应象九宫,无极大道。

  地支十二,子丑——戌亥。对应地象八卦,四正立极。

  由于历史原因,很多真正的秘术都已失传,像我张家这种掌握了杨公所有秘笈的家族根本不会出现第二个。

  但不管张家的风水秘术如何牛逼,想要看到南阳实验学地基下的千年地宫必须借助罗盘。

  万物皆有灵。

  罗盘相当于千年地宫的通行证,修造之人一定是布下了某种感应阵法,只有手持罗盘,才能感应到它的位置。

  当然,这只针对拥有道术的高人而言,不然随便去地摊上买个罗盘,就能发现地下宝库,岂不是扯淡。

  许望申能在这儿选址,明他是个有真本事的人,既然有真本事,不可能看不出这儿的风水暗藏的玄机。

  我对此人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他为什么要把一座学修造在地宫上,难道就不怕出问题吗?

  我陷入了沉思。

  七岁前的孩子尚不能自主,人魂还不稳定,思维方式容易被操控,自身气场也会因为环境的变化而改变,若是有居心叵测之人借以孩童的气息改变死者的风水,结果会如何?

  细思极恐。

  要是真有人这么做了,地宫下的尸体在吸食了一定时间后,就会化道,成为地道仙。

  地道仙是什么?

  是一种凌驾于鬼神之上,不受民间道法约束,并有自己思维的僵尸,这种僵尸不同于普通的黑僵,白僵,也不是传中的尸犼,这是一种能控制鬼王,连神仙都头疼的异类。

  我心中惶恐,要是真的让尸体化道,修炼成了地道仙,那我张家保准嗝屁。

  不行,我必须阻止这事发生。

  想到这里,我拿起手机,拨打我爷爷的手机。

  手机关机。

  老家伙又不充电!

  我有些恼火,一方面是担心他的安危,一方面是为眼前的事忧心忡忡。

  算了,先回去一趟。

  想到两后就是九月十五,对我是个极好的日子,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不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把宁采儿炼成鬼将。

  也不知道清朝的老太监要送什么东西给我,好在他约的时间是在晚上,正好两不耽误。

  出了彩红区,我拦了辆出租车,让司机送我到莫陌姐的洗车店。

  在途中,我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借车。

  她满口答应,并告诉我,她过些就回来,让我不要担心她。

  我顿时感觉一颗心不够用,一会是秦彦歆,一会是唐柔,一会是宋思齐,一会又是莫陌姐。

  我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花心了?

  一路上,我不禁叹息,男人没本事怕找不到女人,有本事了怕女人太多!

  看来以后,要对自己的言行加以克制,不能轻意展示自己的实力,不然,用不了多久,就会从四个女人变成四十个。

  我张魂一又不是里的男主角,没必要整这些没用的!

  心里胡思乱想着,已经到了莫陌姐的洗车店。

  付了钱给司机,我开上了莫陌姐的车,车里的油已经有人加满。

  员工见我,也都很客气,只当我是莫陌姐在外面养的男人。

  与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打了招呼,便前往上风村。

  二个时后,路过虎口岩。

  我把车停在山坡旁,一个起跳爬上了一棵歪脖子树,由于这种树长的高大威猛,藏个东西不会有人发现。

  但我这次失算了!

  从林家老宅捡到的八奇长生种,不见了!

  操,这下麻烦大了。

  我可是答应唐柔,要把这东西给她们家族,此时突然不见,岂不是陷我于不义!

  一路上郁闷的不行。

  进村后,有人认出了我,慌张上前,敲开我车门,惊恐道:“一魂,你家闹鬼了。”

  话的是胡爷。

  “是只女鬼,我也看到了。”正要出去的李二婶走上来。

  “还是只漂亮的女鬼,白很少出门,晚上还自言自语,隔壁老王这几都在我家过夜,被吓的不轻。”这是李大嘴的话。

  “一魂,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还是欠了女鬼的情债?”胡爷问。

  “依我看,这女鬼不像是恶鬼,我昨夜悄悄爬上自家楼顶,用望远镜看的一清二楚,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李升他爹,一脸神秘的道。

  “啥?”有人很是配合的,张大嘴巴。

  “她在洗衣服!洗的还是男人的衣服!”李升他爹惊呼一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面色如常,心里却有些甜滋滋的,宁采儿还真是一只勤快的女鬼。

  刚刚打发了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迎面又来了一个刘二叔。

  “一魂啊,你是不是用法术勾了陈武闺女的魂魄?二叔是看着你长大的,这种缺德事,你可千万不能再干了!无辜施法,是要折寿的。”

  刘二叔痛心疾首的压低声音,贴着车门道。

  “你要是真喜欢陈家女,二叔去找陈家谈,哪怕撕破我这张老脸,也为你争取这门亲事,可是你不能把怨气通过这种方法发泄出来,二叔不希望你误入歧途,快回去作法,把陈家女的魂魄给放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毕竟宁采儿的魂魄与陈霁一模一样,确实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真以为是我报复陈家才拘了陈霁魂魄。

  “二叔的是,我这就回去放了她。”有时候谎言比真相有用,与其解释不通,不如背一回黑锅,反正更加真实。

  刘二叔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颇有深意的点了点头,拍了拍我的肩膀后,这才扛着锄头去地里干活去了。

  我把车停在自家院门口,院门走的时候没关,此时却是紧闭着。

  乡下的宅基比较大,所以老宅十分宽敞,面阔六间,进深三间半,要是放到县城里,没有个几百万根本拿不下。

  此时,午时当空。正是艳阳高照。

  我一身臭汗,身上的衣服不比乞丐干净多少,也不知秦彦歆为何不嫌弃我,脱下脏衣服来到院中的水井旁,打了一桶井水。

  从头到脚浇了一遍,顿感清凉无比。

  “公子,这是你的换洗衣物。”

  “恩。放在椅子上吧!”完这话,我才注意到自己只穿了条裤衩,而宁采儿正站在太阳下,冲我微笑。

  我皱眉一看,吓出一身冷汗。

  哪里是宁采儿的魂体,分明是陈霁。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