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神卦 第三十九章 他乡遇故知

作者:隔壁小道友书名:天命神卦更新时间:2020/11/25 21:01字数:502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我颇有同情的点点头。“所以,你就根据他提供的线索,来到了这荒山野岭?”

  “也不全是,你想啊,我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被一个老东西忽悠。”他愣了愣神,感觉自己刚才话没有水准,想要为自己找回些颜面。

  “也是,他一定给你使了什么妖法,不然你怎么可能跑来。”我给了他台阶。

  王胖子也不矫情,有梯就往上爬,毫不含糊,用嘴撇了撇走在前面的唐柔和宋思齐,道:“老家伙既然可以算出你与宋思齐的关系,而且他还能算到我睡觉时喜欢把手压在枕头下。并且告诉我,只要我找到她徒弟,就一定能见到你。当然,还有思齐。”

  听着王胖子不急不缓的叙述,我对唐柔师父未卜先知的本领更加好奇。

  “魂一,你唐唐的师父都同意我做她男朋友了,唐唐自己怎么就不同意呢?”王胖子见我没出声,又把话题扯到这一上面。

  我此时正在思考,随口道:“谁会跟一头猪做朋友。”

  他一听,斜着脑袋看了看我,然后猛地一拍脑门。“对啊,我又不是猪,她一定是在考验我,总有一她会喜欢我的。”

  我感觉自己被他给绕进去了,他这话没毛病。是啊,他又不是猪,只是长的像猪而已。

  本来还想问他些其他事情,思路一乱,忘记了!

  早上七点多,我们四人才回到黔山墓地。

  顺着黔山墓地一路下行,终于回到了唐柔停车的位置,她的车已经面目全非,我之所以回到这儿,是要拿着钱大财给我的十万块钱。

  “苏雅萍的死,咱们都有责任,你把这钱替我给他父母,算是了结了一桩心事。”我轻轻叹了口气,找到黑色塑料袋,丢给了王胖子。

  王胖子接过,打开后,眼都直了。“哪来的这么多钱。”他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魂一,我家也困难。”

  我在草丛里,找到了手机,还好,手机没坏。“你自己看着处理吧!别太过份,不然苏雅萍晚上来找你,可别怪我。”

  王胖子一个哆嗦,认真的点了点头。“你放心,雅萍最懂我心思,她的死,我也难过!”

  我也相信胖子不会独吞,但肯定会少给几万。

  宋思齐见我找着手机,走上前来,开口道。“我给我爸打个电话,让他派人来接我。”

  我也正有此意,这儿是死人魂归之所,万千孤魂都在墓碑下潜伏,我昨将这儿大闹一场,不知毁了多少人的祖脉,想想自己的罪孽,不由的有些害怕,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十多分钟后,一辆七座商务车停在我们面前。

  开车的是个退伍军人,脸上有一条幽深的口子,给人的感觉很是刚毅。

  我们上了车,一路上都没有话的唐柔,在到了县城下车时,了一句。“大师,别忘记你答应我的事。”

  “唐唐,我送你。”胖子红着脸,跑上来。

  唐柔等着我答复,没有理胖子。

  我点了点头。“东西被我藏在了一处隐秘的地方,你过几联系我。我去取来给你。”

  “好!”唐柔带着些许遗憾,扭动着丰硕的圆臀朝着街道走去,剩下一脸无奈的王胖子。

  “唐唐,你师父让我保护你的。”他追了上去。

  “滚!”

  “”

  我与宋思齐相视一笑。

  在念念不舍的目光下,宋思齐坐上了一辆一千多万的豪车,我委婉拒绝了她让司机送我。

  在宋思齐走后,我掏出手机,给莫陌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

  “魂一,我正要给你打过去呢!”电话里的莫陌,声音带着一丝忧郁,也不知道她又碰到了什么麻烦。

  “你别急,什么事情?”我问。

  “昨夜里,老太监又来了。”她这话时,明显紧张,声音被压得很低。

  “哪个老太监?”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就是清朝的老太监。”她有些语无伦次,带着哭腔。

  我终于想起来莫陌姐口中的老太监是谁了。“他又绑架你威胁我了?”

  “不是,他让我转告你,后九月十五滨河大桥下见,是有回礼赠送!”莫陌甚是疑惑,明显有些害怕。

  “从没听,鬼给人送回礼!”

  我也是一头雾水,老太监并是一个好鬼,那我若是不给他血,他就要对莫陌用强。

  “你别害怕,我现在就去陪你。”一听到莫陌的哭声,我的心顿时就溶化了,莫陌姐是个可怜的女人,尽管她的私生活一塌糊涂,但不能因为她多睡了几个男人就嫌弃她。

  “魂一,我不在家。昨夜里就走了。”她哭着道。

  “你去了哪?”不知为何,我心里面居然有点失落。

  “我在海市,朋友家里。详云大厦我不敢再住了!”

  她的话对我有着莫名的吸引,听她这么一,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作为一名道家传人,又是风水世家,既然没能为自己的第一个客户服务好,心里多少有些难过。

  我分明在莫陌住的地方施了驱鬼辟邪的符咒,可为什么老太监还能进莫陌的家门,这令我有些不解。

  除非清朝的老太监是只恶鬼,修为在我之上。

  与莫陌结束通话,我准备拦个车回乡下。

  宁采儿还在等着我!

  一摸口袋,这才想起来身上的钱全给了王胖子。

  正愁着找个地方施展一下才华,混点路费,就见对面走来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

  这个女人看上去有些眼熟,待我看清后,这才认出,是我大学里的女房东,她怎么会在这儿!

  我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前与她搭话,她已经走到了我面前。

  “张魂一?”她有些激动,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秦姐,你怎么在这儿?”我从她胸前瞟过,秦彦歆二十六岁,身高一米六六,体形极好。十八岁就跟随父母出来做生意,如今手上有十几套公寓,专门出租给大学生。

  “我来县城办事,真是太巧了。”她言罢,指着浑身伤痕的我道。“你跟人家打架了?”

  “哦,没有,是我不心摔到的。”我撒谎。

  “拿着!”她打开包包抽了五百块钱给我。“以后注意着点,要是打伤了怎么办!”

  我微微一愣,自己刚想着出去混点车费,就有人送钱来了。“我不能要你的钱。”

  从爷爷就告诉我,不要乱收钱,尤其是女人的钱。

  “当我借你的,拿着。”她塞到我口袋里。

  我推搡不过。“过几就还你。”

  “不用,姐有钱!”她拍拍鼓鼓囊囊的包,朝我抛了个媚眼。

  我干咽口口水,不好意思的问道:“秦姐要办什么事,不知道我能不能帮到你。”

  秦彦歆想了想道:“你要是没事,就陪姐走一趟,我在县城的学旁买了一套校区房,为了保险,我特意找了一位风水先生,请他给我看看能不能买,毕竟是二手的。”

  我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行,反正我闲着,就充当一回秦姐的弟,为你撑个面子。”?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