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神卦 第三十二章 放养天性

作者:隔壁小道友书名:天命神卦更新时间:2020/11/22 01:48字数:515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她话音一落,我心中莫名惊叹,果然如我所料。

  “你的师父何方高人?我倒是很感兴趣,不知有没有机会一见!”我确实佩服,发自肺腑的那种,不带一点虚伪。

  “师父,你最近锁事缠身,机缘一到,自会相见。”唐柔直言。

  我挤出一抺微笑。“把我送到黔山墓地,你要的东西现在不在我身上。等我处理好手上的事情,再去找你。”

  “不如我跟大师一起去。”她笑道,也许是怕我耍赖。

  “也行。电影就不看了。你给我唱首歌吧!”我一脸淫荡的望着她。

  “啊?我不会唱歌!”她对我的印象立马发生了三百六十度转变,这还是大师吗!

  “不会唱总会哼几声吧?”想到自己被人算的一清二楚,心里就有些不爽快,既然你请我帮忙,我总不能白干。

  “好吧!”唐柔一脸黑线,再也不敢胡乱猜测。

  车里响起唐柔的声音,她没有骗我,真不会唱,但哼的不错。

  弄清楚了事情经过,我的思绪也飞的更远。

  唐柔开着车,我们一直南下,前往县城郊区外的黔山。

  那里有一个我一直想要知道的秘密,也许控制陈二狗的真凶就躲藏在黔山墓地附近。

  “你熊爷让赵翔自杀,目的会不会是让他早点成为鬼王?如果赵翔成了鬼王,会不会报复熊爷!”开出不远,唐柔出了自己的想法,想要听听我的意思。

  “这事与你没关系,倒是你家族让你找我这事可以。”我没有接她的话,唐柔这个女人为何这么关心赵翔死后的事。

  “其实,家族里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父亲是这一任的家主,本来是可以传给下一代,可惜没有男丁,只生了我。不仅如此,家族里的其他叔伯也没有一个生儿子的,这事很奇怪。

  找了许多高人,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什么结论?”我很配合的问道。

  其实我早就猜出,一定是他们家的祖坟出了问题。

  果不其然,唐柔的话验证了我的猜测。

  溥溏村是十二年没有男丁,而唐柔的家族是三十年没有男丁,这里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我思索着,思绪再一次被八奇长生种吸引。

  唐柔找我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八奇长生种,而八奇长生种是八种长生阵法中用以借阳补阴的能量源。

  可以肯定的是,八奇长生种一共有八个。

  我手上一个,林家手上一个。

  另外六个或许也隐藏在其他家族手中。

  令我疑惑的是,八奇长生种除了有添子纳福的神效外,还具备什么神奇功效!

  由于缺少线索,我也想不出更多的可能性!

  望着窗外划过的树影,黔山墓地就在前方十里的大山中。

  这是一处公墓,占地一万二千多亩,从下往上,被整齐的划成一排排笔直的线条,在线条中方方正正的便是人死之后的魂归之所。

  一平米,最贵的地段是一万六千八。最便宜的地段只要一千八百八。

  由于价格便宜,很多人都把亲人的阴宅安放在此。

  沿着甬道,刚走出没多远,就看到墓碑上贴着一张美丽女人的照片,是苏雅萍的。

  看到了苏雅萍,就想起之前为了激怒赵翔而无耻的言语,一时间脸红心跳,不能自己。

  我不是好人!

  我心里这么想着,深深叹了口气。

  拾级而上。

  走出九个台阶,是一条宽敞的马路,马路呈纽带状环抱墓地,远远看去,整座黔山都在其包裹之下。

  既有玉带临风,紫光拂地,又有门前淌水,后见石林。

  由于黔山墓地分有九阶三层,故而价格也略有不同。

  苏雅萍的墓碑在九阶最下层,我此时站的位置是在九阶的第二层,此前宋思齐拉我进木屋的位置便在第二层的最东面。

  在九阶二层之上,便是九阶三层。

  虽是平民墓地,却也分三六九等,可见人死也有卑微之别。

  有些人因为生活贫苦,好吃懒做,思想极端,有着厌世心理,以为自己死了就能一了白了。

  却不知死后会更加贫苦,生前尚能依靠勤劳果腹,死后光是勤劳也解决不了问题,没有阳世功绩,死了只能浪费土地。

  家业一般,死后可葬二层,贫苦无依,子女不孝,可葬下层,达官显贵,富贾一流,可葬上层。

  无常鬼吏并非见鬼就收,很多是看此人出生。

  生的好,家业丰厚,行事规矩,对人类社会有着贡献的,此等人断气后,会有专门鬼吏为其送上安魂汤。

  此汤不与孟婆汤同,旨在固体凝魂,收气安神。

  喝了这种汤,魂魄便不会轻易消散。

  那些社会败类,生前恶事做尽,鬼吏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这些新鬼身上贴个标签,由他在阳世游荡几,吃尽苦头,再去拘他。

  很多新鬼,生前愚钝,死后也不会聪明,没飘多远,便会被隐藏在人世的恶鬼吞噬,成为恶鬼的滋补。

  恶鬼是靠吞噬魂魄提升自己的修为,吞噬的鬼魂越多,魂力越强大!

  我一边为唐柔讲,一边寻找追魂符的位置。

  追魂符是我七前摄入陈二狗魂魄的,虽然时隔七,但追魂符的气息我依然可以感知到,就在我十步外的一座墓碑上。

  墓碑青灰带白,苔藓斑斑,有着一股阴暗冷光潜伏其中。

  我走上前去,蹲身查看。

  墓碑上留的名字,并不是陈二狗,而是一个叫刘开喜的人。

  刘开喜死于八年前,怎么死的我不知道。

  因为我没有他的生前八字,墓碑上没写,只有死亡时间。

  通过亡人排山掌,我立刻推算出刘开喜的家人以及他身前的一些事情。

  此人是个赌鬼,走的是偏财运。

  人家是逢赌必输,他是逢赌必赢。

  “这人的名字很耳熟,像是在哪听过。”唐柔皱眉沉思。

  “你好好想想。”我并不着急,唐柔有一个厉害的师父,哪怕只学了三脚猫,也比一般人厉害。

  “哦,我想起来了,这个刘开喜好像加入过一个邪教组织,以放养性为修炼之法,他能逢赌必赢也因该与这个有关。”

  “何为放养性?”

  “古语有云,人之初,性本善。”唐柔口中念道之时,蹲下身在墓碑上敲了几下,道:“邪教组织认为,人性生来就是恶的,只有把自己的灵魂献给鬼神,由他们来帮你洗涤,你的灵魂才是纯洁善良的。”

  “所以他就逢赌必赢?”这简直是歪理,而且根本没到点子上,听的我迷迷糊糊,完全就是扯淡。

  “我只知道这些,其他就不清楚了。”她有些委屈的嘟了下嘴,这么大人了既然还撒娇卖萌。

  我挥了挥手,让她走远点。

  “你要挖人家的墓?”她惊讶的看着我。

  “不是挖墓,是化墓。”我道。?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