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神卦 第二十八章 太监求血

作者:隔壁小道友书名:天命神卦更新时间:2020/11/22 01:48字数:521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女人有时候确实烦人,我没谈过恋爱,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我只知道暗恋一个人,会莫名骚动,为了心中的那个她可以付出一切。

  可惜,我的那个她已经在我的记忆里粉碎。

  从莫陌姐身上,我感受到的是做为一个男人该有的伟岸。

  伟岸到我只想睡上一觉!

  但我知道,现在什么也不能装聋作哑,哪怕明知道莫陌可能是孤单寂寞冷,用这种方法逼我,我也必须得去。

  万一,她真的害怕怎么办!我服自己。

  有了这一想法之后,我此前怀疑过她的那些疑点,瞬间被我抹的一干二净。

  莫陌在无形之中,勾起了我对女人的好奇,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发自的是最原始的冲动,而女人喜欢一个男人,心里装的却是整个人类未来繁衍的进程。

  女人,决定了人类社会最终走向!

  这话是我张魂一的,没有借鉴!

  我之所以有如此深刻的感悟,是因为我有一个神棍爷爷,他几乎无所不知,只要你问他,他就能出个七七八八,就连火星上有没有外星人,他都给你分析的头头是道。

  做神棍,我爷爷是认真的!

  穿好衣服,出了门后,才想起来裤衩没穿。

  想要回去,发现房间已经退了,并且上了出租车,抬头看向窗外,都到了三里之外,再过几分钟便能看到详云大厦。

  想了想,“算了,不穿了!”

  真空出门,也许我是风水师中第一人!

  “师傅,麻烦你掉头回去,我东西忘记拿了。”最终,我无法骗过自己,还是穿戴整齐,不然显得太过低俗。

  我给莫陌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就接了。

  “魂一,你到了没有。我好害怕。”着,梨花带雨,哭了出来。

  “你再坚持十分钟,我马上就到。”我郁闷不行,我怎么总感觉莫陌姐是装的,是要骗我过去。

  再次出门。

  踏实了不少!

  自人类繁衍,数十万年以来,穿衣成了约束一个文明发展的方向。曾经看到一本书,书中写到,人类疾病繁重,多与着衣有关。

  我当时不理解,甚至破口大骂,穿衣服与疾病怎么就扯到了一块。

  但我现在理解了。

  如果有人怀疑这话,可以不穿裤衩出去走上一圈,你会立马明白,为什么书中会这么写。

  人类一直在自我约束,衣物带给人体的感知,是一种强烈而极具消耗人体机能的抗元体!

  这里的抗元体指的是人体三魂对应的精气神。

  因为衣着阻碍了人体对外界能量的吸收,导致人体某些机能无法得到自我修补,久而久之,疾病显现,五行失衡。

  换句话,不穿衣服可以活二百,穿了衣服只有九十。

  这些只是我闲暇时翻书看到的,不能当真。

  详云大厦,我飞奔来到莫陌私宅。

  门没有锁,屋里漆黑一片。

  我叫了几声,没人理我。

  以我的视觉,可以看到客厅横七竖八的桌椅。

  莫陌为了骗我过来,也真够为难她的!

  我心里一阵感慨,被富婆倒追,原来感觉是这么舒爽!

  随着我进入客厅,一阵阴风从我脸上拂过。

  我眉头一紧,还真的有鬼。

  我不怕跟鬼打交道,就怕莫陌姐勾引我犯罪。

  在来时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要是真的忍受不住,不大了把我的童子之身送给莫陌姐,也算是她对我的照顾。

  关键是,我拿了人家的钱。

  之前还吹牛逼,要把陈二狗欠她的一百万要回来,如今陈二狗死了,渣都没剩下。出去的话,总要弥补。

  用我的童子之身抵还自己吹出的一百万,因该不算亏大。

  脑子里胡思乱想,脚下踩到软软绵绵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只鬼手。鬼手修长,细白苍劲,指尖三尺,曲弯尖细。

  “你不知道我是吓大的吗?”我啐了一口,狠狠的在上面跺了一脚,鬼手吃疼,缩了回去。

  阴风刮过,在我面前出现一个身穿清代服饰的宫女,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还放了一把剪刀和一只三足铜樽。

  在宫女现身的瞬间,左侧位置出现一个老太监,面皮耷拉,白的吓人。

  我刚要开口,那名老太监发出中性之音,压低嗓子道:“福姬要尝阳血,特命老奴来取。还请道长割舍着些!”

  “哪个福姬。”我很不客气的问,这里的土地干什么去了,怎么把这种清代恶鬼放了出来。

  “道长无须知晓,快些请了,莫要让老奴难做。”老太监阴冷的脸上,露出一抺煞白之光,让我更加厌恶。

  想吓唬我,门都没有。

  “剪刀伺候。”没等我开口回绝,宫女已经走上前来,拿起剪刀就要扎我的手臂。

  我岂能被他们遏制,心神一动,斩龙刀化作一道白光,斩下宫女的脖子,鬼气瞬间喷涌,黑雾弥漫整个房间。

  “护卫何在?”老太监轻喝一声,我顿感鬼气浓烈,四周煞气飞旋,鬼哭狼嚎。

  我祭出火雷符,想了想又收了起来,这里是莫陌的私宅,可千万不能烧了。

  既然火雷符与雷符咒都不能使用,看来只能运用阳真之气拒敌了。

  斩龙刀在我手中耍出数道弧线,每次白光闪过都有恶鬼倒地,这些鬼卒穿着前朝衣服,形态恐怖,有些连眼珠都没有,摸瞎冲向我。

  想要把我捆住。

  我想不明白,就因为我的血是纯阳之物,千年难得?

  连鬼都惦记上了?

  老太监见我勇猛非常,煞白的脸上挤成一道沟壑。“押进来。”

  他话音一落,就见几个鬼从隔壁房间,把五花八绑的莫陌给拖了出来,莫陌早已吓的晕死过去。

  “要么割血认罪,要么阴阳相隔,你自己选择。”他阴阳怪气的,指了指瘫倒在地上的莫陌姐。

  我扫了一眼客厅桌子上完整的饭菜,还有地上洒落的汤汁,心里一阵自责。

  莫陌一直在等我!

  而我却放了她鸽子。

  “没得选了?”我嘴角微抽,脸上难看。

  “你的法术对老奴无用,就算把他们这些鬼全杀了,老奴也会再来。福姬只想尝尝你的血,没有要害你的意思,但你若是顽固不灵,修怪老奴不客气。”

  听老太监的意思,我要是不给他血,他就不会善罢甘休,隔三差五来要挟莫陌,我叹了口气,算了,不就是一点血嘛。

  “我给你。”

  老太监嘴角露出一抺微笑。“老奴替福姬谢过道长。”

  我咬破食指,捡起地上的鬼器,滴了三滴在铜樽里。

  老太监欢喜接过,临走时还了句,“后会有期。”

  “赶紧滚蛋。”对于一个风水师而言,这是奇耻大辱,但是为了莫陌姐,我甘愿承受,谁让我的心这么软呢!?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