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神卦 第二十一章 天煞迷魂阵

作者:隔壁小道友书名:天命神卦更新时间:2020/11/22 01:48字数:526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待得尘烟散去,我看到了乱石穿空,堆叠成丘的石堆,时候就听爷爷,陈家村的后山有煞迷魂阵,那时候并不能理解,如今亲眼看到,的确令人惊叹。

  陈家祖上位列三公,基业庞大,巨富三百年。

  子孙后代坐享福祉,祖上所留下的家底非常人可以企及。

  穿过一条狭的山道,再次回身,只见烟雾飘渺之处,有山峦叠嶂,半屏山腰的侧面洒下一缕阳光,好似银龙腾空,倾泻而下,所照之地正是我施展雷符咒轰开的口子。

  从我的角度看去,像极了一尊神像,端坐在崖壁边缘,拄手望。

  绿水悠悠,清澈见底。

  没走几步,眼前的乱石道豁然开朗,出现一汪碧绿龙潭。

  世人都喜欢把山里的深渊石水围捧成的水潭称之为龙潭,其实这与山体脊骨延伸的走向有关。

  在风水学中,高一寸为山,矮一寸为水。

  有山必有龙,有水必有气。

  这里的龙并非指的是真龙,而是一种现象,风水之中称之为龙脉,水气散发出的玄空线路称之为财。

  财水得鱼喜,周而复始便为气象。

  象有四方,子午卯酉。

  子为正北,化气为德。午为正南,化气为凶。卯为正东,化气为龙。酉为正西,化气为虎。

  我走出二里,再次回头,仰视山川秀美,灵气逼人,陈家祖坟便在这龙穴之上,当真千年不竭,也不知当年陈家老祖请的何方高人为其点穴,既然可以庇护子孙千年富贵。

  千年富贵,何其恐怖,只怕是帝王陵寝也不过数个甲子。

  可见,陈家势力非同一般。

  我望着飘渺云峰,缓缓散去的烟雾,脑海中将刚才出山时看到的煞迷魂阵自脑海中过滤了一遍,发现龙须与龙爪上都有高耸树木。

  龙尾突厥朝下,远观似瀑布沸腾,如煮开的滚水,蒸发上升。

  在百米山石处,有一棵垂直身长的玲珑树种,由于离的太远,我无法看清树上所结的红果是属于哪种类别。

  不过,空气中飘荡的淡薄香气,令人闻后顿感轻快飘然。

  我立刻察觉到,这是煞迷魂阵的阵心所在。

  这种香气当是迷惑人体心神之物,不可久闻。

  我沿着乱石道,继续前行,却没有看到宁采儿所描述的场景。

  林家的屋子也没看到,疑惑之际,一道身影飘过,落在了前方的溪旁。

  待她落地,我才看清。

  不是宁采儿,而是一个穿着古装的青衣女子。

  “虞妃墓地,生人不得久留。”

  我心中疑惑,以为是看花了眼,莫非是剧组拍戏?

  “你再敢上前一步,定斩不饶。”青衣女子脸色冷淡,右手挥出一道凌厉剑芒落到我脚下,只差一点,便击中我的脚趾。

  我皱着眉头,越发疑惑,这个女子不论是着装还是言行举止,都不像现代人,但此女绝对是活人,并非鬼魄魍魉。

  “这里不是陈家村?”我心试探。

  “此地南岭地界,不是你的陈家村,快快离去,不要枉送了性命。”青衣女子面无表情,手中长剑轻轻抬起。

  我见她手中长剑,不像是现代人打磨的,剑身寒光彻骨,因该是杀过人的。心中斟酌,要不要与这个女子过上两招,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打扰。”我言罢,原路退回,不再与这个古怪的女子对话,如果这个女子的话是真的,我很可能被煞迷魂阵困住了。

  陈家村果然有古怪。

  折回两里,在一处阴暗的山岩下,我看到宁采儿正四处张望。

  我走到她跟前,她既然看不到我。

  她似乎很着急,还在不停呐喊着,我听不到她在喊什么,但我可以猜出来,她一定是在找我。

  见她神情焦虑,一副惶恐之色,我更加疑惑。

  为什么我听不到她的声音?

  我明明站在她面前,她居然看不到我。

  她喊了一会,目光有些呆滞,朝着山上那处被我轰开的洞口奔去。

  遇到阳光时,她的身上会散发淡淡的黑烟,我可以看出她的魂体在承受阳光照射后,并无痛苦,但魂力却会消散。

  我跟着她回到了地牢,看到洞口站着一个穿着现代服饰的年青人。

  当我看清楚此人的长相后,差点吓的魂飞魄散。

  这个年青人,既然是我。

  难道我死了?

  如果死了,为什么还站着。

  我伸出手来,触摸自己。

  只觉一道仿佛来自际的神力,将我猛的拉向一个光点,时光飞逝,眨眼千年过去,我的耳边传来宁采儿急切的呼唤。

  我猛得睁开双眼,惊恐无比的盯着远方。

  乱石遍地,堆叠成丘的石堆却是不翼而飞。

  “公子,公子你怎么了?公子!”宁采儿依然在呼喊。

  “我没事。”终于,我缓过神来,刚才发生的一幕,太匪夷所思,这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

  南岭。

  虞妃墓。

  青衣女子。

  这是怎么回事?

  我揉着太阳穴,脑袋里闪过刚才的记忆,令我痛苦无比,是穿越时空回到了过去,还是触动了机关,产生了幻觉。

  煞迷魂阵!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可知道虞妃?”我看向宁采儿。

  “公子,虞妃是谁?是西楚霸王的爱妃吗。”宁采儿一脸诧异,她不知道我为何会突然问这个。

  我摇了摇头,又问。“你可听过煞迷魂阵?”

  这一次,宁采儿点头。“听过,唐僖宗朝,山有一陈姓道长,为了拒敌匈奴,曾经施法布下此阵。敌人一旦进入,便会出现幻觉。”

  “煞迷魂阵是用来杀敌的阵法?”这与爷爷告诉我的并不一样。

  煞迷魂阵表面看是迷惑围堵用的杀敌阵法,却是风水中用来借阳补阴的长生八大奇法之一,因为施法者本人会折寿,所以此阵早已失传。

  但陈家村后山,听就有一处这样的阵法,至于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

  我如今算是见识到了,传中的煞迷魂阵确实存在,而且就在我眼前的某个位置。

  “好像是另有用处,至于是何用处,奴婢真的不知。”宁采儿回答时,指着山前路。“公子,千年之后的房屋都这样吗?”

  我收回心神,此事太过复杂,用扑朔迷离来形容,不足为过。

  “与千年前的房屋相比,如何?”我问。

  “好难看。”她不加思索的回了一句。

  “恩,确实是这样。古代人注重风水,顺其自然;现代人注重自身感受,强行篡改。高楼平地千万座,没有一座华盖府。”

  我抬脚朝前跨出了一步,后背瞬间冰凉刺骨,回头一看,是陈七。

  “公子,我来对付他。”宁采儿魂力外放,抓起地上石块就朝陈七砸去。?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