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神卦 第二十章 仙人指点

作者:隔壁小道友书名:天命神卦更新时间:2020/11/22 01:48字数:592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什么人?”我问。

  “女子名叫宁采儿,乃龙熬身边侍女,因无意间听到龙熬复仇大计故而被封杀在此,恳求公子救我脱身,来世做牛做马必当报答公子的大恩。”

  陶罐里传来沙哑的声音,但我依然能分辨出是个女子。

  确切是个女鬼。

  见她真情流露,的肺腑伤感,我有些心软。

  “龙熬是谁?”走回草堆,我侧身躺卧,右手撑着下巴,左手端详着陶罐。

  轻轻摇晃里面还有铜钱发出的脆响。

  “公子饶命,求你别摇了!”女鬼求饶。

  我停下动作,饶有兴致的打量起来。为什么一摇陶罐她就求饶!

  思索片刻,我猜测当时某种压制魂魄的法术!

  她见我不话,主动回道:“龙熬是夜长生长子,封地在南岭!”

  “详细些!”我又摇了几下。

  女鬼哭着喊道:“求求你公子别摇了,再摇我就魂飞魄散了!”完,悉悉嗦嗦又哭起来。

  我把陶罐放好,坐起身来,听她细。

  女鬼得以喘息,哀声道:“夜长生是一条千年妖龙,因偷了太姥灵液被镇压在圣墟宫。龙熬为了救他父亲,掘了太宗神基,挖走了浑元气,借以七星宝珠熔炼池凤柄,试图打开圣墟宫救出他父亲。”

  我听的云里雾里,怎么感觉像是神话故事。“就因为这个,所以封杀了你?”

  “公子有所不知,奴婢曾经得一仙人点化,让我潜伏在龙熬身边。想必是龙熬发现了我的异常,这才把我封杀在此!”

  我越听越觉得神奇,莫非是我张家先祖真号仙人所为?

  “这消息对我有什么用?”我疑惑,准备把她放出来,看看这个古代的女鬼长什么样。

  “公子身上有斩龙刀的气息,斩龙刀是圣墟宫的圣物,只有悟出水属灵气才能驾驭。”女鬼宁采儿的有些含糊,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你是,是我这几日修炼产生的水属气息和斩龙刀的煞气唤醒了你?所以,我是那个你要追随的人,而我手握斩龙刀就有了斩妖除魔的职责?”我顺着她的思路,自己补脑。

  如此来,先祖真号仙人赐我斩龙刀的用意,也就有了思考的方向。

  “是的公子,你就是仙人要我找的人!”女鬼激动不已,没想到我的悟性如此之好。

  “既然你知道斩龙刀,那应该听过真号仙人。”

  宁采儿口中的仙人,很可能就是我张家先祖张真号。

  果然,女鬼宁采儿听了,甚是惊讶。“公子是张家后人?”

  我心中一震,还真被我猜对了。

  左手捏诀,撕下符纸。

  一道魂魄被三枚铜钱穿在桃树枝上,青光一闪,宁采儿挣脱出来,显示魂体。

  “奴婢见过张公子!”宁采儿跪在我面前,脸上惨白。

  “把头抬起来。”我轻声喝道。

  她穿了一身白衣,体型正好,不胖不瘦。

  宁采儿抬头的那一刻,我浑身一震。她既然长的与陈霁一样。

  “你确定自己姓宁而不是姓陈?”我皱着眉头,盯着她。

  “公子何意?奴婢确实姓宁,祖籍邯郸,有据可查。”

  “这事以后再!”我拍了拍脑门,不想再看她,因为我一看到她就想到陈霁。“继续讲你刚才的故事!”

  “公子想要听关于谁的?”宁采儿见我让她起来,这才松了口气。

  她的魂体虽然显得单薄,却很有力量,应该是生前修炼了某种功法所致。

  “龙熬。”我想了想,既然与先祖有关,或许能获悉到有关张家的隐秘。

  “因为龙熬掘走了太宗神基,挖走了浑元气,导致太宗陵寝坍塌,破坏了大唐国运,震怒了李家子。李家子焚香祷告,请得张真人出山,将其斩杀。

  他的尸体就在山下岩池口,为了避免此人复活,张真人立下祖训世代镇压龙魂,并将龙熬地魂锁在龙井,永世不得翻身。”

  宁采儿在讲时,我感觉有些奇怪,她不是被封杀了吗?如何知道的这般清楚。

  她见我疑惑,赶忙解释。“这些消息都是我听的,在我刚被封杀时,我尚有部分灵气可以调用。故而知晓!”

  我点了点头,这么解释还算合理。

  “那你的太宗神基和浑元气是什么?还有七星宝珠和池凤柄。”我问她。

  宁采儿道:“太宗神基就是墓碑,因为有少许帝气,所以被龙熬掘走。

  浑元气是一种地下气体,可以熔炼陨石。

  七星宝珠其实就是七种不同陨石,据来自北斗七星。

  池凤柄就是开启圣墟宫的地牢钥匙。”

  我点了点头,算是听明白了。

  “你的这些东西现在什么地方?”既然是宝物,我便留了个心眼。

  宁采儿没有回答,脸上越发苍白,魂体摇摇欲坠。“公子,我,我快要消失了!”

  我这才想到她被尘封千年,被放出来后就没有休息,一下子问了她这么多问题,魂力定是消耗严重,加之得不到魂气补充,才导致这样。

  “吸我的血!”我咬破手指,直接塞到了她嘴里。

  “奴婢”她的意志让我震惊,居然浑然不动。

  “吸!”我大喝一声。

  她抬头用感激的眼神看我,这才开始吸食。

  我的血是难得的炼鬼材料,宁采儿吸了三口,就松开了我的手指。

  “公子,你的血是纯阳之血,我已经恢复了三成魂力!”她感动的想要哭。

  我点了点头,仰望窗。“是时候出去了。”

  “去哪?”她疑惑问我。

  “自然是离开这里,带你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回头看她。

  宁采儿有些茫然。“公子愿意收留我了?”她有些兴奋。

  我点头。“你既然受仙人指点,你我之间便是缘分。”

  言罢我指着一旁的墙壁道:“一会我会施法在这里开个口子,你躲一下。”

  “公子,要不要我先去为你探个路!”宁采儿指了指窗,征求我的意见。

  “可以,但你要心,外面可能有邪魔外道,能够伤到你。”我提心她。

  “多谢公子,奴婢会心的。”

  她完,化作一阵黑烟消失不见。

  我心里有着一丝愁苦,为什么这个女鬼会与陈霁长的一样,这让我很是费解。难道冥冥之中她与陈家有什么关联?

  片刻之后,宁采儿回返。

  “这里好奇怪,外面的人为何都把头发剪了,女的披头散发,男的穿着随便,奴仆见到家主也不施礼,更离谱的是男人既然给女人倒洗脚水为她洗脚。”她一见我,满脸诧异的道。

  “你生活的年代是在大唐,现在已经是千年之后了,王朝更替,很多习俗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我微笑道。

  她望着窗喃喃道:“没想到已是千年之后!”愣了半响,这才开口道:“公子,外面很安全,你可以施法了。”

  “现在是白还是晚上。”我问这话,是想确定宁采儿怕不怕光。

  “白,根据日晖,当是巳时。”宁采儿回道。

  巳时就是上午的九点到十一点这一时间段。

  “你先出去等我,免得被雷电所伤。”通过时间与宁采儿描述的细节分析,地牢所在的地方当是陈家村后山的石滩附近。

  陈家村后山有户姓林的人家,与张家一样,是外来户,林老汉有三个儿子,因为家里贫穷,三个儿子只娶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叫催玉莲,仗着有三个男人宠幸,耀武扬威,林家三子要想与她同床共枕,必须每早上轮流给她洗脚。

  后来这事成了村里一大笑话。

  宁采儿走后,我撤去靠墙的杂草,用石块在上面留下一段话。

  然后,左指掐诀,默念咒语。

  一道响雷落下,石墙轰然坍塌。

  我背着双手,走了出去。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