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神卦 第十九章 炼气

作者:隔壁小道友书名:天命神卦更新时间:2020/11/22 01:48字数:486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是谁丢下的包子,我没有注意。

  伸手捡起,是肉馅的。

  不吃会饿死,饿死了就再也出不去。

  我毫不犹豫的,将上方丢下的三个包子吞下。

  骨气与节操,我都不缺,但我不会盲目的遵从,因为是陈家丢下的包子就拒绝接受,所有的仇恨都需要活下去才能实现报复。

  肚子不饿,便有了恢复气血的动机。

  真阳之气在体内缓慢流动,消耗的气血在缓缓恢复,按照这个速度至少要三。

  我闭上眼睛,感知着周围阴暗的湿气,此前我曾经激发过自己的潜能,按照我爷爷的话来,我潜藏的力量,可以控制五行中的水属。

  任何与水有关的东西,皆能被我所用。

  大罗丹蕴藏的药效是极为恐怖的,不但疏通了我的筋络,还打通了任督二脉,我这时候才欣喜的发现,可以依靠外界的灵气来修复受伤的肩膀。

  此前,我只能依靠吸食阴属魂气转化为自身魂力,用魂力转化为真阳之气,如今不需要靠吸食阴属魂气,只需要进行吞吐就能转化为真阳之气。

  在吞吐过程中,我感受到了水属灵气。

  五行之中,水润万物。

  先之数为六。

  我脑海中浮现出有关五行水属的知识,一串串符号在我的意识中游动,仿佛听到墙壁中有水流滴答的声音。

  许久之后,我试着控制地牢中的湿气。

  在我的眼前,出现一团迷雾,通过挤压后,变的越加真实,随后形成一滴晶莹水滴。

  我心中大喜,居然成功了。

  这是我第一次在有意识的状态下控制五行之水,那种感觉就像是第一次吃肉,个中滋味只有我自己能够体会。

  水滴在虚空漂浮,随着我散发出的真阳之气,四周被挤压的空气再次弥漫开稀薄的白雾,白雾越聚越浓,第二颗水滴形成。

  我控制着水滴相容,个体变的有指甲盖大。

  这令我兴奋不已。

  我尝试着用水滴攻击石墙,石墙受到水滴重击,出现一个细微孔洞。

  我起身来到石墙前,观察被水滴击破的石墙,有寸把深。

  用来攻击人虽然一击打不死,但也能伤到他们。

  真阳之气凝于指间,雷符咒出现。

  雷符咒与火雷符是爷爷传我保命法术,要想离开这里也只能依仗这两种法术。

  但我心里清楚,此时还不是施法招雷的时候,且不我恢复如何,即使雷电劈下,让我逃了出去,也会再次落入陈家手中,到时就不是把我关起来那么简单了,很可能会折磨我。

  当务之急应该恢复体力,吸取更多灵气储备丹田,以备不时之需。

  三个包子让我从饥饿中缓过神来,不但缓过神来,还领悟了炼气的吞吐之术。

  这也算是因祸得福!

  如今的我,算是真正继承了张家使命,成了大罗宗第十九代传人。

  从我吞下大罗丹那一刻起,我的命运也随之改变。

  我回忆着先祖真号仙人破解的罡残卷,上卷记载的是风水秘术,下卷却是道家法术。我虽然还没有时间去参悟,但我已经为自己规划了今后的路线。

  大学生涯恐怕要就此结束了。

  当我第一次听爷爷起大罗宗时,心里是充满疑惑的。我不明白如今这个社会,居然还有所谓的大罗宗,更不知道大罗宗是做什么的。

  随着我对阴阳五行的理解,视线也较之前开阔,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鬼神一词在我的意识里不再神秘。

  这让我对修道产生了兴趣,我经常对着空发呆,不知道云层之上到底有什么。

  直到昨夜里,先祖真号仙人显灵,让我看到了未来的修道之路。

  张家能蜗居在上风村百年,镇压龙魂。一定有原因,先祖真号仙人赐我斩龙刀,必然有其深意。

  至于大罗宗,应该是一个隐世宗门,也许他们的职责不仅仅是镇压龙魂,还有别的目的。

  我坐在杂草铺衬的石面上,闭着眼睛吞吐炼气,刚才的想法如同生出的种子,把我所有的疑惑都浓缩在一处。

  我不知道外面过去了多久,也许是一,也许是三,昏暗的环境,潮湿的空气,让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孤寂。

  尽管如此,我依然借此良机,不断演练,终于可以娴熟的控制虚空中稀薄的水汽。

  包子不是每都有,可能是怕我吃饱了有力气逃走。

  在我十分饥饿的时候,才会有人送来。

  我心里惦记着王胖子,惦记着宋思齐,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追魂符依然在黔山附近飘荡。只要我能出去,就能顺藤摸瓜找到控制陈二狗的人。

  通过这一线索,或许能挖掘出更多与陈家有关的信息。

  思绪就像六月里的柳絮,随风飘舞,哪怕隔着千山万水,依然能凌驾一切,傲立云空,俯视苍生。

  就在我放飞自我感受身边人的种种美好,对面的石墙发出凄凄楚楚,令人头皮发麻的鬼泣声。

  既然有鬼。

  我猛的睁开眼睛,不但没有恐怖,反而有些兴奋。

  这种地方闹鬼,必然与陈家有关。

  想到九月十五是对我极好的日子,我更加想要看清这只鬼长什么样。

  如果顺眼,就把她炼了!

  “不想魂飞魄散,就现身来见!”我语气不善,脸上挂霜。

  等了片刻,没有动静。

  让我有些郁闷,难道是我听错了?

  在地牢这么多,除了湿气太重,空气阴鸷,并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为什么之前没有察觉,现在却能感觉到!

  石墙内再次传来鬼泣。

  我巡着声音找去,发出声音的地方正是我弹射水滴击破石墙的地方。

  心中疑惑,去掉石墙上的尘土碎粒,扣去蜂窝般的石块,露出一个拳头大的窟窿,隐约间好像有什么东西。

  由于光线昏暗,哪怕我有夜视能力,也无法看透尘封的岁月里隐藏着什么!

  伸手掏出,是一个黑色陶罐。

  陶罐只有巴掌大,通体暗淡,一看就是个古董。

  罐口上被贴了符纸,上面写的什么已经模糊不清。

  鬼泣就是从这里面发出的!

  “公子救我!”女鬼又哭。

  我更加疑惑,此鬼既然喊我公子,明她不属于现代。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