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神卦 第十八章 锁龙井

作者:隔壁小道友书名:天命神卦更新时间:2020/11/22 01:48字数:516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瘆人的脸皮,惨白的双目,让我冷汗直冒。

  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蝉,这比冬月里的寒冰还要冷上百倍。

  我的双腿被一股诡异的力量束缚,如生根一般,无法挪动半步。

  在我大脑一片空白的瞬间,陈老太已经张开她的獠牙咬向了我的脖子。

  幸好我在危急时刻扭动了一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陈家为了报复我们,既然让人把陈老太给复活了。

  不,不是复活,而是诈尸。

  陈老太与陈七都姓陈,难道他们是一家人?

  我脑海中一时间无法形容被陈老太咬破的肩膀,鲜血如喷泉般被她大口吸食,寸长的獠牙让我心生怯意,这是我第一次正面看到僵尸。

  陈老太比之陈二狗要恐怖的多。

  陈七立于一旁,冷漠无比的看着我,好似我是他眼中的猎物。

  我用余光瞟向陈武与他身边的面具女人。

  陈武面色如常,而他身边的面具女人则是发出咯咯的笑声,凄厉而阴冷,如鬼啼一般。

  变异的白林海没有动作,如同行尸走肉站在陈七身后,双目空洞,三魂尽去,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死人。

  之所以还能站着,显然与控制他的人有关。

  我的意识随着鲜血的流失,快速消散。

  体内的真阳之气如同被抽空一般,让我瞬间成了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陈老太还在吸食,她的脸又原来的惨白变的红润起来。

  终于,她停了下来。

  “把他关进地牢。”

  让我没想到的是,陈老太既然在吸了我的血后,有了意识,还能话。

  我突然想到了爷爷所的赌命。

  难道指的就是这个?

  如果真是这样,那爷爷岂不是害了我。

  爷爷一定另有深意!

  片刻后,我无法支撑,晕死过去。

  待我醒时,发现自己在一处地下牢房。

  四周由灰石垒砌,昏暗无光,只有一扇窗,窗在头顶,除非我会缩骨功,不然绝对逃不出去。

  心神感知,气血消耗严重。

  这才想起自己已经许久未曾进食,没吃饭就没有气力,没有气力身体就很难恢复。

  我坐回粗劣的石块上,打量着四周阴暗的灰墙,墙壁上苔藓遍布,面积约有四十平米,只囚禁我一人,却是有些浪费。

  此间地牢当是陈家祖传之物,也不知有多有冤魂在此徘徊。

  我脑袋生疼,没一会又晕死过去。

  几时醒的,我并不知道,只知道肚子饿的厉害。

  正在我思考如何逃出这里,头顶上的窗被人打开,来的人是陈霁。

  她俯身看着我,我倚靠在墙角,稍一抬头就能看到昔日的女神,但如今她是我的仇人,如果有机会,我会把她压在身下,往死里摧残。

  我恨她。

  “对不起。”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既然对不起。

  “你又想搞什么花样。”我本不想理她,却又不知道为何,还是开了口。

  也许是我的心太软,脑海中莫名浮现出往日对她的牵肠挂肚。

  “我不知道事情会是这样。我不该打你爷爷一巴掌。”她满脸痛苦,似乎是真心悔过。

  不知为何,我既然在心底开始萌生出原谅她的冲动,但最终被我的理智给压制。

  哪怕她真的知道错了,也无法弥补对我的伤害,更不可能抹去那一巴掌,以及对我和爷爷的侮辱。

  “如果我能出去,陈家再无后人。”我循着她的目光,淡淡的了一句,随后闭上了眼睛。

  “你别这样,真的是我不好。有些事你不知道,让我来告诉你,好吗?”她祈求着,让我听她讲故事。

  我没理,但确实想要知道陈家为何要这么做。

  “你出生在上风村,一定听过锁龙井的事,张魂一,一开始我也不信,但我现在信了,因为锁龙井里真的锁了一条龙,而且更神奇的是,我陈家既然与它有关。”陈霁讲到这里,有些激动,还带着一丝自豪。

  我咪着眼睛,心里却是无比震惊,陈霁口中的锁龙井正是上风村后山的一口枯井,张家祖坟便是修造在锁龙井的龙眼上。

  如果锁龙井里真的锁了一条龙,那我张家暗室里的桃木箱中藏有的龙骨又是怎么回事?

  她见我不理,继续道:“我们两家有着一个共同使命。”

  我还是没理。

  “张魂一,我知道你心里恨我,但事实就是这样,陈家必须要打开锁龙井,放出里面的神龙,只有神龙归位,这个世界才能变的多姿多彩。”陈霁的脸上洋溢着未来的憧憬,有些自欺欺人。

  我睁开眼睛,冷笑道:“你们挖我张家祖坟就是为了松动镇压龙眼的阵符?是不是?”

  “对。是你们张家不守规矩,离经叛道,没有坚守自己的职责,我们这是在帮你减轻罪孽,你放心,只要你现在认错,他日神龙出世,我会在他老人家面前为你们上几句好话,倒时神龙一定会原谅你们张家的。”她一脸狂热的道。

  “疯子。”没想到陈家既然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哪怕锁龙井里真的有神龙,也是一具没有躯壳的魂魄。

  如果没有猜错,所谓的神龙早已经在千年之前被神人所杀,斩龙刀便是证据,加之张家藏有的龙骨,以及当年我出生时,村前河中显露出的龙形尸骸。

  联系陈霁刚才所言,我张家很可能是镇压龙魂的后人。

  目的自然是遏制神龙复活,抵抗神龙的爪牙,避免他们死灰复燃。

  我算是明白了,原来大罗宗是一个镇压龙魂的组织。

  而我,是这个组织的第十九代传人。

  如此一来,陈家便是神秘组织的一个分支,而陈老太之所以能死而复活一定与这个神秘组织有关。

  陈武是个孝子,在陈老太逝世后,一定悲痛欲绝。

  神秘组织也就是在这时候找到的他,以复活陈老太为交换条件,让陈家加入他们的组织,谋取大业。

  我一瞬间似乎想通了所有环节。

  从爷爷外出,到我参加苏雅萍生日聚会,再到赵翔吃醋和我约架,再到宋思齐消失,我被人装在铁箱中丢进河里,再到陈二狗尸变。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离奇线索,似乎都指向同一个方向。

  不,这其中好像露了某一个人。

  莫陌。

  我突然想到。

  为何我刚刚从铁箱里逃出,她便出现。

  她出现后,陈二狗就死了。

  我回忆与她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但没发现有何不妥,一切都显的那么顺其自然。

  陈霁是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

  我的思绪如断一线的风筝飘向深空,直到被丢下的包子砸到了脑袋,才悠悠醒来。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