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神卦 第十四章 与鬼约会

作者:隔壁小道友书名:天命神卦更新时间:2020/11/22 01:47字数:619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详云大厦,莫陌私宅。

  她见我回来,一脸紧张的望着我。“谢谢你魂一。”

  我坐到沙发上,端起莫陌为我倒上的热水,平静开口。“他在十六号晚上就死了。”

  这话时,我直视着她的眼睛,没有看出异常。

  她的眼中有失落,也有摆脱魔爪的自由,还有几分不安与恐怖。

  “怎么可能!”莫陌姐有一丝诧异,更多的是恐惧。

  “你上网查一下十六号有没有因意外事故死亡的新闻。”我提示她。

  她赶忙拿起手机,果然查到了一起交通事故,十六日晚上十点十七分,一辆黑色轿车撞上正在疾速驶来的大货车。

  黑色轿车里陈姓男子,当场死亡。

  “啪。”

  莫陌吓的丢掉了手机,眼泪汪汪的看着我,语带颤音。“早上我还给他打了电话,难道我在跟鬼话?”

  她目光惶恐,呆滞的有些不像话。

  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与莫陌早上通话的必然是二狗的鬼魂。一般情况,鬼话人是听不到的,除非得到了像我这种懂得鬼神之术的风水先生或者道家人的加持。

  很显然,陈二狗被人利用了。

  目前不能排除利用陈二狗的人是不是与赵家有关,但我可以肯定,陈二狗的死绝对不是意外,也就是陈二狗是被人蓄意杀害的。

  “我听二狗是下风村的人,这消息准确吗?”我将莫陌搂在怀里,女人在这时候最需要男人的呵护,更何况我身为一名风水师,遇到这种难以解释的鬼神之事,自然是当仁不让!

  莫陌姐被我搂在怀里,这才从惊恐中缓过神来,随后便是大哭一场。

  我不懂女人为什么可以轻意间就能流泪,但我却知道女人流泪一定是受到了心灵上的伤害,这种伤害需要某种媒介来化解,而大哭一场无疑不是女人用来自我调节的最佳方式。

  她哭的时间并不长,也就几分钟,便从悲恸中醒来。

  “我终于摆脱他了。”她的话有着一丝悲凉。“魂一,你知道我有过多少男人吗?”

  “这些不重要,女人要的是安全感,当有了安全感后,她们又会觉得太过平淡,可以,越幸福的女人,越矛盾。”我的这话是从爷爷的日记中看到的,爷爷,了解女人是征服她们最廉价的办法。

  “你有过几个女人?”莫陌看着我,仿佛忘记了二狗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我还是个雏!”

  “噗!”

  她从我怀里挣扎出来,感觉到我身体的异常。“其实二狗对我挺好的,就是有些变态!”她笑着抹去眼泪,瞟向我撑起的帐篷。

  我拿过一旁的杂志,装模作样看起来,顺便遮挡一下二弟。“他多久找你一次?”

  “一周左右吧!”莫陌倚在沙发上撑着下巴,伸手抢走我手中的杂志。“他是我认识的男人里面最短的一个。”

  我有些无语,不敢再与她讨论这一话题。“陈二狗有兄弟吗?”

  “你不是大师吗?算算看。”莫陌为我倒了水后,指着一旁桌子上的香烛以及祭祀用品道:“这些够不够?”

  我点了点头。“够了。”接过她递来的水杯,放到茶几上,并没有喝,而是皱眉掐指,算了他的八字,开口道:“陈二狗独子,没有兄弟姐妹。”

  “魂一,你真厉害。”她又递。我摆手没接,这个女人我得防着她,万一再下蒙汗药,我就纯阳不保了。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我没接她的话。

  “本来打算离开这里,现在不用了,二狗死了,没有人再缠着我。”她完看着我,问道:“魂一,二狗为什么死了还能跟我通话?”

  我本不想跟她聊这个话题,但发现不聊这个也没什么好聊的。“他做的事情不干净,这么多年来一定树立了不少仇家。”

  正聊着。

  莫陌的电话响了。

  她拿起一看,惊叫一声。手机屏幕上赫然闪动着,狗宝两字!

  “是二狗打来的!”

  我也感觉奇怪,难道是我搞错了?不可能啊,新闻上已经报到过了,二狗的死已是事实。

  可是,他怎么还能打电话来?

  “接不接?”莫陌惊恐无比。

  “接。”几乎没有多想,我就把莫陌丢到沙发上的手机拿起来给她。“不要害怕,有我在。”我安慰道。

  “我,我害怕。”莫陌不敢接。

  “接吧,就算是鬼,也不敢来。别忘了,我不但是风水师,还是道家弟子,驱鬼降魔之术,我也略会一些。”我出言鼓励。

  莫陌在我竖定的眼神下,终于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鍵。

  “你特么的去哪了,咋半才接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二狗的声音。

  “二狗,你”莫陌颤抖着手。

  “你啥呀你。今跟哪个汉子约会了,不是让我去华君大酒店等你吗?老子等了你一,你怎么没来,电话也打不通!”二狗的火气很大,我在一旁皱眉不解,听这语气,二狗貌似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约他见面!”我在一旁冲莫陌使了个眼神。

  莫陌点头,事到如今,只能这样了。“二狗,你现在有空吗?你来江河公园,我找你有事。”

  “好,半个时后见。”二狗爽快答应,脾气顿时没了。

  挂了电话,莫陌看我,等我话。

  我皱眉起身,来到阳台,望着远方玉带忽闪,霓虹翠绿,璀璨夺目的江边夜色,河面上孤帆独掌拖着长长燕尾,令人浮想联翩。

  莫陌一直在等我话,就在她想要开口,我突然着:“江河公园死气弥漫,正在朝着河东的一座古桥汇集,那座古桥下当是有僵尸潜伏。”

  她听后,不明所以,直直的看着我。

  我缓缓开口。“二狗被有道行之人炼成了傀儡僵尸。”

  “僵尸?”她听后,吓了一跳。

  “不是僵尸,是傀儡僵尸。被炼之人,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甚至普通人看不出他们不是人。”到这里,我转身看向莫陌。“一会,你不要害怕,我需要点时间找出施法之人在他身上留下的傀儡符。”

  “既然死了,为什么他自己不知道?”莫陌想不明白。

  “这比较复杂,我即使了你也听不懂。”她看着我,希望我能解释,但我并不想多,即使了她也不明白。“当务之急是要查出是何人想要利用二狗,利用二狗的目的又是什么?”

  她点头。“这事很古怪。”

  我不知道她的古怪所代表的含义,哪怕我看出莫陌眼神中闪过的一丝不正常,也没有让我感觉有什么不妥。

  “我要在你这祭鬼,你把门窗全关上,二十分钟后,你再出来。”我指了指她的卧室,让她先进去。

  “魂一,我能不能看着你祭鬼。”她很好奇。

  “不行。你的气场会干扰到阴魂,二十分钟后你再出来,切记。不然,二狗要是对你不利,我可能一个人打不过,所以需要帮手。”我吓唬她。

  莫陌听了,只好进了房间,关上房门。

  我放出苏雅萍,见她愁眉苦脸,不明白她为何这样。

  “我要是也能像陈二狗那样,该有多好!”她感慨一声。

  “你想魂飞魄散?我可以把你变成傀儡僵尸。”我没好气的道。

  “魂,魂飞魄散?那么严重啊,那岂不是不能去地府报到,也抬不了胎了?”她惊恐的看着我,以为我是在吓唬她。

  我快速摆起祭坛,祭出符纸,没有回答她。

  祭鬼并不复杂,但需要一些步骤,首先要通告驻守阳世的判官,把阴魂的情况如实述,并向判官请示希望阴魂留在我身边听用,我会在每年的某一时辰献上借鬼祭品。

  其次,在得到判官认可后,我需要给阴魂一个身份,告诉民间道士,这是我的跟班,你们不可以伤害,否则会如何如何。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遇到那些不上道的道士照样拘去抹杀掉。

  最后,就是为阴魂提升实力。

  提升实力有很多种,想大幅度提升需要炼鬼,炼鬼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祭鬼相对容易,虽然容易,却也能提升阴魂的力量。

  我念完咒语后,再次点燃香烛。

  很快,氤氲之气弥漫在客房,升腾的烟雾带着缕缕清香,飞旋舞动。

  苏雅萍迫不及待的大口吸食,这些香火是经过判官加持过的,可以凝聚魂体,加上我打入的魂气,苏雅萍已经不再似之前那般的飘渺,而是接近实化。

  二十五分钟后,室内的烟雾全部被苏雅萍吸食,摆放的祭品等物也被我收拾干净。

  莫陌带着满脸疑惑走出了房门,除了空气中飘散的淡淡清香,既然看不出任何痕迹。

  “他来了。”我站在阳台上,隔着老远,便看到不远处的古桥旁,出现一个男子,正是陈二狗。?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