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神卦 第十章 隐藏的力量

作者:隔壁小道友书名:天命神卦更新时间:2020/11/22 01:47字数:636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不知过去多久,我迷迷糊糊从一处昏暗的狭空间醒来。

  只觉脑袋生疼,脸上还沾着血迹。

  双手被铁链反绑,脚上的鞋不知丢到了哪儿,冰凉的水包裹着我的腿肚,让我立刻意识到自己可能被人装在了铁箱里。

  我怒力使自己冷静,但越是如此,心中越是充满了恐怖与无助。俨然忘记了自己是一名风水师。

  就在我即将被水淹没,一道灵光仿佛来自外的彗尾在我脸上猛然扫过,撕裂般的疼痛,让我灵台一振。

  这才从痛苦中有了一丝清醒。

  求生的本能,在这一刻被体内潜藏的力量激活,在我极度虚弱的情况下,真阳之气化作一团阴阳符咒将包裹我的铁箱缓缓托起。

  值到此时,我才意识到自己被人丢到了河里。

  我心神感知,脑海中的符咒秘术如瀑布般狂泻眼前,一道道我此前不曾理解的符咒在我的心神感知下既然缓缓旋转,很快,铁箱里的水被不知名的符咒吞噬,捆绑在手上的铁链也被符咒的力量瓦解。

  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震惊。

  在滨河大桥下,一口笨重的铁箱居然悬浮在水面上,这种托举的诡异力量已经超出了人们的认知。

  当我睁开眼睛,我察觉到了有一抺魂气在朝我逼近。

  一瞬间,我就回想起此前发生的事情,这抺魂气正是苏雅萍的。

  苏雅萍的魂体就落在铁箱上,她能找到这里,我并不奇怪,因为我曾经咬破了嘴唇,含有纯阳之血的真阳之气定是被她吸收了。

  我的血是炼鬼的绝佳材料,是所有懂得法术之人,急切寻找的东西。

  苏雅萍在吸食了我的纯阳之血后,魂体得到了加持,但她的意识依然模糊,不知道自己为何来到这里。

  我贪婪的大口吞噬着从苏雅萍的魂体上散发出的魂气,虽然杂气太多,但也是阴魂之体,通过吸食,我此前运气消耗的体能得到了补充,很快恢复了力气。

  有了力气,心神转动的也更加快速,首先我想到的是苏雅萍会不会在看到我之后,把怨气施加在我身上,从而攻击我。

  我最终摇头否决,即使攻击我,我也不怕,对于比我强大的活人,我确实太菜,但对付鬼就另当别论了。

  “你的魂体因受到我的血液滋养才得已强大,所以你从今起要听我的,不然我会让你魂飞魄散。”隔着铁箱,我直接开口,并打出一道拘魂符。

  含冤而死的苏雅萍在听到我的声音后,变的有些暴躁不安,正要发狂撕咬铁箱来发泄自己的怨气,却突然被拘魂符控制。

  我沉下心来,借用了苏雅萍魂体的力量打开铁箱,这才逃出绝地,站在了铁箱之上。

  铁箱依然悬浮在水面上,对于此等离奇事件我虽然好奇却也在理解的范围之内,定是我激活了体内某种可以驱使水流力量,才导致这种情况发生。

  当年我出生时,上风村的水井以及村外的河就在一夜间枯竭,此时我想到一种可能,爷爷我会在某一契机下激活体内的某种潜能,也许指的就是这个。

  我可以控制五行之水。

  闭上眼睛,我在感知后,脑海浮现出的符咒依然还在,这是我张家祖血中蕴藏的东西,任何一种符咒皆在我的心神之中。

  爷爷过,这也是我张家最牛逼的地方。

  其他风水师必须经过苦练才能掌握这门法术,但我们家仿佛生就会,想要什么符咒脑海中念诵相应的咒语,符咒就会出现。

  一张御水符在我的控制下化作无形,我试着意念去控制下方河水,却发现根本不行,这令我有些疑惑。

  也许这一神秘力量尚未彻底觉醒,我心里想着。

  苏雅萍呆滞的目光,就这么望着我,在拘魂符的控制下她没有一丝自由,我收回了符咒,她立马变的狰狞无比。

  我毫不犹豫的咬破自己的指血,弹射出一滴血珠。

  在嗅闻到我的血液后,苏雅萍的魂体立刻安静下来,我知道她此时是一只新鬼,还没回想起自己是谁,这得需要一段时间。

  夜空下,她的魂体吸食了我的鲜血后,变得更加实化,意识也变的清晰起来,很快她想起了自己是谁。

  “张魂一?你要把我带去哪里?”她望着脚下的河面,有些惊恐,显然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我望着她,心里有着一丝愧疚,她本不该死,是她的无耻害死了自己,这也怪我演戏太真,让她误以为我真的暗恋她。

  “你已经死了。”我直言道。

  “不,这绝不可能。你在胡,我可以感觉到空气,能够闻到河岸旁飘来的茉莉花香,还有,我能感觉到饥饿。”

  她捂着脸,满脸泪水。“翔哥不要我了张魂一,你为什么要缠着我,为什么要喜欢我这种女人。”

  她伤心无比,令人无不怜惜。

  我叹了口气,没有去哄她。“人死不能复生,是赵翔杀了你。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是你误解了。”

  “翔哥杀了我?这不可能,他答应放我走了。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不是喜欢我吗?不是想跟我上床吗?怎么?把我带出来了,你却又畏首畏尾,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张魂一,你就是个孬种。”

  苏雅萍边哭边骂,老实,我有些心疼,心疼的不是她执迷不悟,而是她的思维逻辑,正是她的幻想与拜金导致了她的死亡。

  而我不过是推进了这一切的发生,做为风水师,我怜悯的望着她,但我没有职责去安慰她。

  “你要面对现实,你已经死了。如果你想复仇,我可以帮你。但你必须听我的,只有我可以让你继续留在阳世,不然,很快就会有鬼差来拘你回去。”

  我的话,还算管用。

  她在哭了一阵后,突然冲向我,我没有料到她会发狂,被她死死的咬了一口。

  我捂着肩膀上冒着黑烟的伤口,居然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被鬼伤过应该很疼才对,为何我会感觉到舒服。

  她见我没有还手,更加疯狂的啃咬我的手臂。

  很快我的整条手臂就像是被食人鱼啃过一般,但我知道,我伤的只是人魂,肉身依然保持原样。

  “闹够了没有?”我催发魂气为自己疗伤。

  魂气来源于苏雅萍的魂体,她每咬一口,我体内的魂气就多了一分,我爷爷果然没有骗我,魂气可以提升我的修为。

  魂气同样可以通过我体内的纯阳之血,转化成我的真阳之气,而真阳之气可以用来拒敌,能运气提升我的力量。

  尽管苏雅萍的魂体可以给我带来滋补,但我还是训斥了她一顿。

  “对,对不起。我,我还没有适应自己是个鬼。”苏雅萍哭道,退到了铁箱的另一边。

  “事情已经过去了,即使你不报仇,我也会替你报仇,但我们必须离开这里!”我道。

  “我真没想到因为几句话,他就杀了我。我那么爱他,为了他我可以去做任何事情,甚至让他的朋友意淫我。只要他高兴,我可以满足他的任何要求。”苏雅萍又开始痛哭起来。

  我微微摇头,“卑贱的付出,不是爱,是自虐。”

  她抬头看着我,默默的念着这句至理名言。

  我见她如此痴迷,心中不忍,便给于指点。“这世上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平等相待的,唯有感情可以用平等来衡量。”

  “我知道了,谢谢你张魂一,我愿意成为你身边的一个侍女,只要你需要我可以付出一切。”苏雅萍话锋一变,仿佛成了另一个人,她的眼中满是坚毅的泪光,似乎她明白了我的话的意思。

  我叹了口气,有一种卑贱,是骨子里的。哪怕变成了鬼,也改变不了!

  这话我没出口,对于我来,苏雅萍变成什么样是她的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她只要不影响到我的生活,随她去吧。

  “需要我怎么做?”她问,显然她刚刚意识到我们站在一处铁箱上,四周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

  “你的魂体刚刚凝成,无法带一个活人离开。我担心王胖子的安危,你替我去找到他,让他不要害怕,我会想办法去救他。”我道。

  “好,那你怎么办?”她问。

  “我自己想办法离开,你的魂体还不能直对阳光,待到九月十五我会施法将其炼成恶鬼,那样就没人可以伤你了。”我嘱咐道。

  苏雅萍走了,剩下我自己,独自站在铁箱上。

  我祭出符纸,咬破手指,口中念道。“四方八神,妖魔鬼尊。今驱煞气,统御分身。借此朗机,鬼伏呈。河中冤魂,速速现身。急急如律令。”

  咒语念毕,五个鬼踏浪而来。

  “仙驾有何吩咐?”二鬼落于西方,恭敬开口。

  我身无长处,请得鬼现身,自然不能让它们白来,而且请鬼也不是那么好请的,必须给于一定报酬,只好允诺他日捎上香烛纸钱,焚香祭拜。

  二个鬼乃滨河之下的淹死孩童,无人祭拜,混得也是极差,没有香火气便不能有所作为,人有人道,鬼有鬼道。

  相互走动,是要礼物的。

  鬼见我头上有伤,面色苍白,但所发阳气刚正澎湃,实属罕见。

  此时听我开口,如何不依。

  我咬着牙,剥下一块脸上已经风干的血疤分给二个鬼。

  “有劳鬼童送我去岸边。”

  “仙驾请。”鬼欢喜接过,没有我的允许,他们是嗅闻不到的,见我如此识大体,更是殷勤卖力,眨眼间便抵达岸边。

  那口铁箱在失去我的阳气后,缓缓下沉。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