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拼图游戏 第一百五十四章:宴玖的天赋

作者:更从心书名:末日拼图游戏更新时间:2021/05/04 19:35字数:860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井家的六个怪物,对于这些七百年前就已经开始活跃的恶堕来,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虽然不效忠于井五,也完全无惧黑金岛的气势,但法官对井五依旧很恭敬。

  那是恶堕无法企及的存在,无数恶堕不管怎么吞噬进化,都难以望其项背。

  法官不认为井五真的会输给人类,他更愿意相信那是种种偶然之下的一个巧合。

  商人道:

  “不过是偶尔出现了几个越出围栏的不安分的牲畜,对我们来这甚至算不上麻烦,你们的帮助很多余。你们还不够格做我们的外援,嚯嚯嚯嚯嚯。”

  “你作为黑金岛主,且已经失败过不止一次。包括我们,也曾经被某个讨厌的家伙几次阻止,我回到了黄泉岛后,发现另一个我已经找到了预言中的那个人。”

  铁匠不解:

  “预言中的那个人?”

  “我是半恶堕之体,曾经也因为接受过强大的力量,而导致融合病发作,是使得我分裂出了内心软弱的部分,你们可以称呼它为守墓人。而守墓人,曾经见过那位掌握因果的大人。”

  商人和铁匠一惊。死亡与寂灭的气息自法官的身体里蔓延出来,它表现出的凝重让二人知道它没有谎。

  井六。

  那个游走在世界各地的女人,在与井五的合作展开之前,商人和铁匠只是听过,却未曾知晓她长什么样子。

  它们见过井六,还是几十年前井六出现在了赌场的时候。

  商人当初怎么也想不明白,井六到底是如何赢下了所有赌局。

  直到后来白雾重现了某个操作,它与井五提起往事时,井五了一句让它惊骇无比的话:

  “那是我那个狡猾的妹妹,她和我们的立场不一致,站在人类的一方,但事实上我知道,她有自己的想法。”

  这句话无异于晴霹雳,不管立场如何,井六在商人和铁匠眼里,也是值得敬畏的存在。

  “你在危言耸听。”

  “旅行者已经死了,蜀都监狱的亡魂,让我见到了新的旅行者。”

  “你们应该知道,前任旅行者效忠于谁,六个有着至高之力的大人,其中就有一个是镇守在井边的,那里有着足以毁灭世界的力量,是所有扭曲的源头。”法官道。

  这个法商人也听过,井五曾经过,在世界的某一处,存在着名为井的扭曲之源。

  那里藏着让环境变异,让规则变异,让活物变异,也让死物变异的力量。

  镇守着那口井的,正是井五的一个兄长。旅行者,正是效忠于镇守者的。

  法官知道商人和铁匠想不通这一茬,继续游道:

  “那位掌握着因果之力的井六大人,曾经留下了一条预言,会有一,人类突破重重区域,找到井的所在。这个预言也许是假的,但至今为止,她过的话,几乎全部应验。”

  “于是镇守着井的那位大人,派出了旅行者,在井开启的期间,区域限制消失的几里,开始寻找强大的恶堕镇守外围与边缘区域。我相信这件事,你们应该是知道的,毕竟当初接受了邀请的势力可不少。其中不乏你们的生意伙伴。”

  看着若有所思的铁匠,和一脸惊诧的商人,法官冷冷道:

  “就连有着至高力量的两位大人都对人类忌惮不已,你们有什么资格轻视人类?而我因为融合病所分裂出的一部分,也就是守墓人,曾经见过井六大人,她也告知过,会有能够改变世界之人前来黄泉岛。而不久前,黄泉岛出现了一个来者。”

  “那个人莫非是……”铁匠语气里带着惊疑。

  法官道:

  “那个人正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一个来自高塔的,看似弱,实则极为棘手的男人,在我吞噬了我的分裂体之后,我得到了一些记忆……那个人和有着至高之力的几位大人,其实有过接触。”

  “并且……他有着某种能够洞穿因果的能力,黄泉岛的死亡游戏对他来,仿佛早已预知了结果,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井六大人或许帮助过他。你们认为一个普通人类,真的值得井六大人出手么?”

  章鱼想起了一些费解的事情。

  诚然上次败北,不是人类打败了井五大人,是那个可恶的零号。

  但零号在它们的情报网中,早已虚弱不堪。

  而那几个弱的人类,虽然面对黑金岛势力,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却也展现出了某种可能性。

  且按照井五大人的法,零号的确虚弱不堪的。但七百年不曾消解的拉乌病毒,竟然因为一个人类,得到了救治之道。

  这么一想,配合着法官带来的“预言中的人”,便让章鱼多了一重危机感。

  七百年来,高塔里会否诞生某个英雄……这还真是不好的事情。

  “你就不怕我们在合作中动手脚?你对我们就这么信任?”

  “黄泉岛自然有黄泉岛的撤离手段,我过,你留不住我,在这场狩猎中,我们黄泉岛会提供数名强大的精锐战力。我这次只是带来了两个朋友。”

  法官眼神凌厉,继续道:

  “我有着足够的应对,但我还是希望这次合作,我们双方尽可能真诚一些。”

  “几位大人的立场不相一致,而井六大人,据是站在了人类这一方,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存在预言中的能够改变高塔人命运的存在,我们应该想办法将其扼杀在摇篮中。”

  “现在的避难所,还不算大,只是整个城市里很的几个相邻区域组成的。但如果任由人类不断的扩大区域,后果你们应该很清楚。”

  铁匠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百川市经历过七日浩劫。那个地方存在着许多扭曲规则,而井五大人过,越是扭曲的规则,孕育它们的拼图碎片,就越强大。”

  法官有些疑惑:

  “既然如此,为何不选择占有百川市,而是这座岛?”

  铁匠倒也给到了一部分回应:

  “末日拼图碎片,我们恶堕只能够拥有一片,且未必能够发挥出真正的作用。尤其没有特殊的规则相助,一旦拿到碎片,就会成为某个区域的守护者,无法离开那里。

  即便是我们,也有着必须遵守的规则,搜集末日碎片,也必定会安排一个恶堕作为对应的承载体。”

  铁匠没有的是,只有黑金岛的特殊规则,才能创造这些承载体。

  或者更为精确的法是……它们是存放末日拼图碎片的容器。

  黑金岛搜集了不少末日拼图碎片,但这些碎片,不管是铁匠,商人,还是黑金岛的这些容器,甚至井五,都只能使用一种。

  它们没办法使用多种末日拼图碎片的力量,这是人类才有的“特权”。

  它们能够做的,就是不断搜集碎片,防止让人类找到这些碎片。

  所以某种意义来,黑金岛对于人类而言,的确是蕴含着巨大宝藏的岛屿。这里有着两大传级词条,拆解了诸多力量。

  这里作为塔外的恶堕贸易中心,也有许多宝贝,包括铁匠的寄灵物品。

  除此之外,这里更是有着人类改变世界最为重要的道具——末日拼图碎片。

  可以如果黑金岛一旦被人类攻破……也许人类与恶堕之间的关系,亦即猎物与狩猎者的关系,会颠倒过来。

  “其余原因不足为外人道,法官,我们可以接受你的求援。”铁匠比起商人来要沉稳的多。

  毁灭死在了一个人类矮子手里这件事,让它耿耿于怀。那个时候起,它就觉得,也许恶堕对于人类的印象……过于轻敌了。

  法官也完全不意外对方的反应。

  既然如此,我想我们可以商议细节了,大家手底下有多少精锐,乃至多少——炮灰,该如何进攻那座扭曲的城市,这些都得好好合计合计。”

  ……

  ……

  塔外,百川市,怪谈公寓。

  等待怪谈来找自己的时间是极为无聊的,毕竟失语之后,就没办法与宴玖交流。

  外面的笑声越发夸张,白雾也确定了,这个笑声的恐怖,足以让整个百川市沦陷,甚至不仅仅是百川市。

  “宴玖多半搞不定,最后还得林锐武力解决对方……可惜了,要是我在就好了。多好的苗子啊……这能力虽然不是海妖之歌那种极速催眠控制,但却胜在能够传播扩散。如果能为我所用的话……”

  远方的林锐,最开始的计划是找到了笑声源头后,立马杀死对方。

  林锐的确还保留着三分自我意识……这个时候他已然是没办法控制自己不笑,只能让自己尽可能的有着自主意识。

  马戏棚子就在身前不远处,林锐是有把握能够击杀对方的。

  只要锁定了目标……

  白雾也是知道林锐的计划,所以觉得可惜了,如果是自己出手,他有把握让这笑声的主人反水。

  是宴玖就可能性几乎没有了。

  白雾原本因为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思,甚至害怕自己的一些声音,被扭曲成了某种相反的意思,所以将海螺放回了背包里一会儿。

  不过眼下从出于无聊,白雾将海螺拿了出来。

  而透过海螺浮现出的画面……因为和他预想的偏差过大,以至于让他有点没弄清状况。

  一群机械生物,明明是四脚兽,却学得跟人类一样坐在马戏棚子外的观众席上。

  它们发出各种奇葩的引擎轰鸣声。这些生物正是百川动物园的动物们。

  “笑声能够蛊惑机械生物……这还真是魔法打败了科技啊……”白雾内心吐槽。

  但还有更让他想要吐槽的事情——

  宴玖正和马戏团的团长,笑声的主人聊。

  那是一个丑,手里拿着四个做成了诡异人头状的气球。

  仿佛一家五口。有爸爸妈妈,有弟弟妹妹。气球上的表情都带着笑脸。

  马戏团的人都是畸形儿,而丑是相对正常的,远看的话,几乎就是一个正常人了。

  但哪怕是海螺给到的画面,白雾也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点——

  丑的嘴巴……弧度特别大。

  倒是和他知道的著名犯罪大师周可儿不同,并非是被人用刀在嘴角强行开了槽,而是某种畸形生长。

  有许多奇怪的经络浮现在它嘴角边上,不明显,不过白雾和宴玖都有注意到了。

  这应该是某种病症,让它的嘴不断的变大,弧度也不断改变。

  在末世降临前,这种畸变就已经出现了,并非扭曲规则造成的恶堕化,而是一种生理上的病变。

  宴玖正在和丑交流,这种交流让白雾觉得不可思议。

  “我就一会儿没看海螺……怎么两个人就聊上了?”

  在白雾看来,他需要耗费不少功夫,才能进入这个“敞开心扉”的环节。

  就比如攻略红殷,看似没多少话,但也是自己在搜寻了许多的资料,且经历了红殷在档案里的精神力考验之后,才能够打开红殷心扉的。

  但离谱的是,一脸然呆的宴玖,竟然没多久就进入了这个环节。

  这让白雾忽然语塞,与失语者这个负面属性无关,他是忽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尤其是宴玖并没有按照自己的,使用种种套路。

  这种感觉怪怪的,大抵便是徒弟竟然比师傅更优秀?

  “宴玖是一个连找个朋友都困难的人。她似乎生和这些心里某些地方残缺的怪物们有着某种亲和力?”

  这并非一种巧合,白雾现在是真的在揣测着,这个姑娘是否真的具备这种能力。

  她并没有任何伪装,完全是实话实的,发自真心的去跟丑交流。

  只要对敌人温柔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的世界,只存在于前世岛国的轻里,白雾更愿意相信……宴玖作为恶堕的后代,或许有着某种能力。

  宴朝是个渣男,对蛊惑人心非常有一套。一个人获得某种序列,或者恶堕化之后掌握某种词条,都与内心的执念有关。

  宴朝能够得到融入者,或许本身就是有这方面赋。

  但不定宴玖也有这方面潜质,只是宴玖心地善良,为人真诚,她自身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且这种特质,用在恶堕或者某些残缺灵魂的人身上……显得更为突出。

  在宴玖的诚挚打动下,丑也讲起了一部分过往的经历。

  白雾发现自己竟然被打脸了。

  (晚上还有,顺便在此感谢运营官姐姐,拿到了优秀运营官一等奖,辛苦辛苦。)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