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之主 488 活腻了?

作者:书名:九星之主更新时间:2021/04/19 20:49字数:894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夜晚时分,松柏镇,高父高母家中。

  厨房里飘满了饭菜的香气,高母程媛与陈红裳成为了做饭的主力军,而荣陶陶和斯华年正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与高父高庆臣闲聊着。

  此刻,客厅的后阳台上,还有一个独自吸烟的萧自如。

  高庆臣笑呵呵的望着阳台上的身影,道:“萧教这是把嗜好又捡起来了。”

  “啊。”荣陶陶挠了挠头,稍稍有些不好意思,“我也有点责任。

  萧教刚被救回来的时候,精神状态极差,陪护的夏教就一个劲儿的怂恿我,让我去找包烟过去。”

  “哈哈哈哈。”闻言,高庆臣忍不住放声大笑。

  作为原青山军的领袖,高庆臣与萧自如可是老交情了,也知道萧自如嗜烟如命的习惯,得知萧自如平安归来之后,高父打内心里为他感到高兴。

  只是高庆臣没想到,有朝一日,这位“萧神将”会登门拜访,来自己家中蹭饭。

  高庆臣笑看着荣陶陶,道:“然后呢,那包烟把他情绪安抚好了?”

  “呃”荣陶陶尴尬的笑了笑,道,“算是吧,他原来一直不话的,直至我向韩洋队长要了包烟过去,萧教终于开口了。”

  高庆臣心中来了兴致,询问道:“萧教什么?”

  荣陶陶嘴里吐出了一个字:“火。”

  高庆臣:“哈哈哈哈哈”

  大笑声穿过客厅,传入厨房中。

  正在烧菜程媛忍不住离开厨台,来到厨房门口,好奇的向客厅里望去。

  “怎么了,程姐?”陈红裳一边摘木耳,一边好奇的询问道。

  程媛走回了厨台,顺手一个颠勺,将锅里的酥鱼翻了个面:“好久没见到老高这么开心了。”

  着,程媛笑着摇了摇头,道:“淘淘带很多教师来家里拜访过,这一次,是老高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嗯”陈红裳开口道,“相比于其他教师来,自如可能跟高团长接触的更多,交情更深吧。”

  程媛急忙道:“叫什么团长,叫高哥就行。”

  陈红裳清洗了一下摘好的木耳,顺便拾起来撕成两片,扔进盆里,道:“我也听了,淘淘带很多教师来过家里。”

  “是啊。”听到这句话,程媛心中满是感慨,道:“我怕是把松魂名师都见全了,呵呵。”

  “嗯。”陈红裳的心情有些复杂,“淘淘的家庭情况比较特殊”

  “我知道,我知道。”程媛急忙道,“能有你们这样的教师把淘淘当成自家孩子,也是他的幸运。”

  陈红裳敏锐的感觉到,高母是把荣陶陶当成了自家孩子、站在荣陶陶的立场上话的,随即,陈红裳也是放心了不少。

  毕竟实话,那松魂四季、松魂四礼一个个的登门拜访,自己人都知道,教师们是真的与荣陶陶情感深厚到一定地步了,足以用家长的名义前来。

  而外人却很难理解荣陶陶与教师们的情感,很容易被误会成荣陶陶是在“炫耀”,甚至会有“逼宫”的嫌疑。

  也多亏了高庆臣是雪燃军特殊部队退下来的老团长,否则的话如果高家父母站的高度不够、涵养不够,也许真的会误会荣陶陶。

  崽子为了我家女儿,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找这么多名将大神过来撑场面,你什么意思?吓唬谁呢?威胁谁呢?

  客厅中,高庆臣开口道:“韩洋那子,烟到底也没能戒了?”

  荣陶陶笑道:“还戒啥啊,出生入死的,那是真正不知道明和意外哪个先来的人,就别戒了。”

  高庆臣饶有兴味的看着荣陶陶,道:“你子,还替他上话了,怎么,跟韩队相处不错?”

  “嘿嘿。”荣陶陶露出了一脸傻笑,“我和大薇跟青山军的前辈们相处的都很好,他们也很重视大薇,看在您的面子上,都很照顾我俩。”

  “我只是一方面。”高庆臣摇了摇头,“你俩也确实给青山军带去了希望。

  我都听了,自从你调入青山军后,部队有了自己的大本营,也出色的完成了几项任务,包括将萧教平安带回来,你做得很不错,非常不错。”

  荣陶陶:“庆臣叔谬赞了。”

  高庆臣却是面色严肃了下来:“这不是谬赞,你这一路走来的每一步,我都看在眼里。

  你配得上将门虎子这四个字。我相信,青山军的期待也是值得的。”

  “哗啦啦”

  客厅到后阳台的门是拉门,萧自如熄灭了烟,拉开门走了进来。

  而此时,高庆臣正直视着荣陶陶的双眼,沉声道:“那些父辈再也带不了的兵,你来带。

  那些父辈完成不了的任务,你来完成。”

  一旁,沙发上瘫软的斯华年怀里抱着雪绒猫,她伸出长腿,踢了踢荣陶陶的脚踝,嘴角微微扬起:“还不快叫爸爸。”

  荣陶陶:???

  好家伙,你这女人!

  你连对象都没有,业务倒是很熟练啊?是不是在脑海里演练过很多次见公婆的画面了?

  “哗啦啦”

  就在荣陶陶一脸错愕的时候,竟然又听到了拉门声?

  而萧自如站在阳台门口,那刚刚关上的门,再次被他拉开,只见萧自如扭头走进了阳台,又叼起了一根烟。

  荣陶陶急忙转移话题,一脸疑惑的看向了阳台,透过拉门的透明玻璃窗,看到了萧自如再次点烟的动作:“他不是刚抽完一根么?”

  “呵呵~”斯华年轻声笑道,一手玩捏着雪绒猫的耳朵,“估计是刚一进门,就听到高团长的那两句话,有点上头了吧?”

  高庆臣:“”

  荣陶陶扭头看向了斯华年:“上劲儿了呗?”

  斯华年耸了耸肩膀,烟、酒这些东西,但凡碰到性情中人,的确是耗费量比较大。

  对此,斯华年比较了解,虽然她自己不吸不饮,但是她的养父就是个性情中人。

  斯华年抛开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在手边一堆喔喔佳佳里挑了一块佳佳,含进嘴里,手指捏着糖纸往外一抽,用牙齿将奶糖挡在了嘴里。

  “开饭喽~”厨房门口,程媛端着两盘菜走了出来,放到了餐厅餐桌上。

  荣陶陶急忙起身:“我来端菜。”

  “喵~”雪绒猫也从斯华年的怀中窜了出去,跃上了荣陶陶的肩膀,一双湛蓝色的大眼睛,怔怔的看着程媛手里的那盘酥鱼。

  “呵呵。”高母程媛一脸的宠溺,挑了一条酥鱼送到雪绒猫嘴边,顺手也塞了一条酥鱼在荣陶陶嘴里。

  一人一猫嘴里叼着金黄酥脆的酥鱼,纷纷对程媛露出了笑容。

  《世界名画》!

  看到这一幕,瘫软在沙发上的斯华年“扑腾”一下站起身来,急忙向餐厅走去,吓了高庆臣一跳

  这群松魂名师,嗯的确一个比一个有性格。

  这顿饭,大家吃得都很开心。

  直至晚上十点多,众人这才散了饭局,陈红裳与萧自如作为客人,自然是先行离去,回家休息了。

  而荣陶陶则是帮忙收拾桌子、洗盘刷碗,好一阵表现过后,这才从程媛这里接过六楼的钥匙,带着斯华年上楼居住。

  高母将两人送出了门口,一边还叮嘱着:“屋子我都帮你收拾好了,洗漱用品都是新的,直接用就可了,明早上下来吃饭啊。”

  “嗯嗯,好的好的。”荣陶陶连连点头,一边上楼,一边对着程媛挥手道别。

  直至荣陶陶身影消失在楼梯上方拐角处,程媛这才关上了门。

  此刻,走到二楼的斯华年哼哼唧唧着:“行啊,世界冠军,盘子碗刷的挺干净啊?”

  荣陶陶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这不还没到手呢嘛!那不得好好表现吗?”

  斯华年:“你点声,你岳母容易听着。”

  荣陶陶:“”

  两人走上了六楼,荣陶陶打开了门,肩膀上蹲伏的雪绒猫“喵”的一声就窜了出去。

  荣陶陶打开房灯,道:“你睡主卧,我睡大薇那屋。”

  “昂。”斯华年褪下了靴子,看着眼前整齐摆放的几双拖鞋,笑道,“你这是真碰到好人家了,还真是无微不至。”

  着,斯华年套上了拖鞋,在荣陶陶的示意下,走向了主卧。

  高母不知道荣陶陶会带几人回来住宿,地上的摆放的拖鞋足有4双。

  荣陶陶也是暗道幸运,趿着拖鞋,向高凌薇的屋中走去。

  很好,是时候来一场心灵的洗礼了!

  这屋里又是刀剑、又是沙场诗词的,想睡觉必须得关灯,要不容易气血灌顶、半夜跑台训练去

  “嘤~”刚来到那开着门缝的卧室门口,荣陶陶就听到了雪绒猫那撒娇的声音。

  荣陶陶倒是没多想,他伸手推开门,整个人却是僵在了原地。

  稍显阴暗的屋内,玻璃窗前,正伫立着一道高挑的身影,她怀中抱着雪绒猫,此时正伸着食指,轻轻的点着雪绒猫的鼻尖。

  而雪绒猫则是委屈的蜷缩在她怀里,贪恋着她的怀抱。

  缓缓的,那高挑的人影转过头来,看向了门口处的荣陶陶。

  由于角度的缘故,客厅的灯光并没有将屋全部照亮,那身影伫立在阴暗中,却也足够荣陶陶认出她来

  这是,这高凌薇!?

  她任由雪绒猫伸出粉嫩的舌头,舔着自己的食指,她嘴角微微扬起,笑盈盈的看着荣陶陶:“怎么?没什么想的?”

  “咕嘟。”荣陶陶的喉结一阵蠕动,“你你”

  她微微挑眉,还想什么,却是发现荣陶陶一手探进了兜里,拿出了手机。

  她那一双眼眸微微眯了一下,似乎意识到了荣陶陶要做什么,但却没有阻止,只是低头再次逗弄起了雪绒猫。

  短暂的等待过后,熟悉的声线从手机中传来:“陶陶。”

  荣陶陶站在门口,怔怔的看着窗前的女子,拿着手机,开口道:“在欧洲呢。”

  电话那头,传来了高凌薇那稍显调侃的声音:“怎么,想我了?”

  荣陶陶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望着那一模一样的面庞,轻声道:“嗯。”

  听到荣陶陶这样的回应,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来。

  几秒钟之后,高凌薇轻声回应道:“我很快就回去。”

  “好。”对于眼前的一切,荣陶陶什么都没,他只是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放进了兜中。

  而他的目光一直紧盯着窗台前的女子,也看向了她怀中那傻乎乎的雪绒猫。

  这一刻,荣陶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高凌式低头爱抚着雪绒猫,面带笑意:“还需要打电话确认?”

  荣陶陶身体紧绷,双腿微微弓起,已然做出了时刻战斗的准备:“造物主的确很神奇,你和大薇明明相差了7、8岁,但你们的长相却是一模一样,声线竟然也相同。

  另外,你不该换上高凌薇的衣服。”

  这一刻,傻乎乎的雪绒猫似乎也发现了情况的不对,它仰起脑袋,好奇的看向了“主人”的面庞。

  而高凌式看似在爱抚雪绒猫,却是在无形间,将霜夜雪绒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掌心里。

  她低头看着雪绒猫,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如果我穿我的大氅,它还会扑进我的怀里么?”

  着,高凌式轻轻点了点雪绒猫的脑袋。

  “嘤~”雪绒猫感觉情况不对,急忙挣扎着身体,试图逃离女子的怀抱,然而

  高凌式原本拖着它身体的纤长手掌,此时却是紧紧握住,彻底禁锢住了雪绒猫的身体。

  “喵!”一瞬间,雪绒猫身体弓起、彻底炸毛了。

  “嘘”高凌式口中发出了噤声的声音,眼眸中奇异的光芒一闪而过。

  仅一瞬间,雪绒猫便安稳了下来,偃旗息鼓,那炸起来的雪白毛发也在高凌式的手掌抚摸下,轻易的被揉顺下来。

  “把它借我玩几,如何?”高凌式轻声道。

  而荣陶陶却是知晓,面前这盈盈浅笑的静美女子,与恶魔无异!

  荣陶陶:“你在跟我开玩笑?”

  高凌式微微挑眉:“男人,应该大度一点,不是么?”

  荣陶陶:“你”

  “你胆子不啊?”荣陶陶的身后,突然传来了恶霸的强硬话语声。

  随即,一只手按在了荣陶陶的肩膀上,将他向一旁推开。

  斯华年堵在了卧室门口,一双眼眸微微眯起:“活腻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