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系统来大唐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东市新地见暖男(第二更)

作者:农家一锅出书名:带着系统来大唐更新时间:2021/04/19 22:23字数:519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富贵人家的女人抢着买东西,像不要钱似的。

  没钱人家的女子也往里进,一般在一楼看看,一楼的东西相对亲民。

  更有的人在外面隔大玻璃瞅几眼,转身继续溜达。

  东市上许多孩子的妇人带孩子一起干活或买东西,用永穆公主曾经给出去不少的婴儿背带。

  现在也一样,有了孩子,可以到李家庄子的地方一声,带孩子来,按个手印,登记户籍。

  一般第二过来,或李家庄子的店告诉哪里眼下有,妇人领孩子去取。

  一个婴儿送一次,有的孩子生病终究没挺过来,家人哭着把背带一起埋掉。

  钱多的人领背带后买婴儿车,或找李家庄子买不合格的轴承后自己找人打造婴儿车。

  不合格的轴承属于不符合自行车、螺旋桨船、轮船的标准。

  当婴儿车推着没问题,另有人买了放到马车上。

  外邦的使臣同样买,不好的,拿回去进贡。

  吐蕃的有钱,单独买合格的轴承买不到,他们买轮船,拆掉轴承拿回去。

  百姓并不都有钱,他们自己想办法,知道轴承样子,拿木头抠。

  婴儿车不需要太大的承重,甚至不装滚珠轴承一样能推,以前的马车哪有滚珠轴承?

  买菜的时候,妇人用车推孩子,顺便把东西放在车上。

  不推车的人把孩子放在胸前或背后,大点的背,的抱。

  宝宝需要睡觉时向着里面坐,宝宝醒来要看热闹,面朝外。

  再一点的不能坐,背带调整下,横着、斜着兜。

  闻恬兰香阁一营业,百姓们带孩子过来瞧瞧,放心一般地点头再忙自己的事情。

  他们知道闻恬兰香阁的背后势力,还知晓闻恬兰香阁给边关捐了很多钱财。

  以前她们不敢进楼里,没钱,怕让人看笑话。

  如今她们一样进,买不起还不能看?李东主女人的地方,她会笑话咱们?底下谁能比她有钱?她谁都可以笑话。

  永穆公主坐在窗前看下面的百姓,东市的人忙忙碌碌。

  “公主,选什么书?”兰端来两碗茶,坐在永穆公主对面。

  “不想看,就想这样发呆。”永穆公主摇摇头。

  阳光照进来暖和,看不进去书,瞅着东市人来人往更有意思。

  “市场中的地面全大的水泥。”兰刚才就发现了,东西两市原来为土路,带排水沟。

  长安住街道以青石铺就,各坊中有的带石头,有的还是泥。

  坊间还有人养鸡和牲畜,脏乱。

  后来治理,显得干净,两市铺黄沙,现在变成水泥地面。

  横竖每隔一段距离会有个孔儿,周围看着是平的,其实孔儿的地方最低。

  只要有一点坡度,下雨后水便流进孔儿。

  孔儿下面还是水泥砌的暗渠,水汇集到一起流出去。

  “水泥多,用不完。”永穆公主到现在不知道谁出的钱。

  她心中有两个选项,李家庄子、父皇。

  毕构怎会出这个钱?东西市交的管理费给父皇。

  “父皇当时穷啊,养不起兵,才有了上人间。

  接着挖盐井的工具,父皇短时间内还拿不出足够的钱。

  把羽林飞骑扔给李郎,上人间有李郎一成利,可用。

  当下朝廷有钱、父皇有钱、李郎印钱,是不是很有意思?”

  永穆公主眼睛亮亮的,再看下面的百姓,感受到的是种蓬勃生机。

  兰不敢谈论李隆基的事情,她别的:“水网的各处闸道口才有意思,真遇到大旱,就把闸道口封上,当蓄水池。”

  “李郎设计时已考虑清楚,加上水井,父皇不用抛下关中百姓去幸洛阳了。”

  永穆公主清楚,以前皇帝一幸洛阳,看着一群人跑去吃饭,关中百姓有的也跟去,其他的就艰难地活着。

  每当史书上出现河南大旱、关中大旱时,代表着无数百姓失去生命。

  永穆公主知道情况,却不知道历史。

  历史上是山东蝗灾,接着关中大旱,吐蕃出兵、突骑施联合白衣大食出兵、突厥出兵。

  突厥出兵被郝灵荃给破了,后突厥的可汗默啜被他带着当地人给干掉。

  郭知运打得吐蕃,汤嘉惠派阿史那献收拾的苏禄。

  历史上这个时候顶住了,一群将领在大唐周围打出了一次次经典战役。

  有李易的现实,他就是提前布局,砸钱、研究火器。

  本应是吐蕃求和遭拒,突厥求和应允,变成了吐蕃失去大片土地获得和平,突厥那里不好使,继续打。

  有钱为啥还跟你和?你突厥是草原。

  占了大片领土,当然得与吐蕃和,吐蕃是高原。

  “公主,马蹄铁的生意想来好做哦!”兰还是不接关于李隆基的话。

  水泥路,马蹄子磨损厉害,必须钉掌。

  “铁矿多,煤矿也多,铁便宜,好的马钉掌,不用进架子,随便抬起个蹄子钉。

  越是劣马越不听话,赶架子中去,再上杠子,拿绳子挂蹄子才行。”

  永穆公主看到过李家庄子羽林飞骑的马钉掌,马十分乖巧。

  把它的蹄子抬起来,它还配合你呢,等你把以前磨损偏了的马蹄铁起下去,再修修蹄子,换上新的。

  干活的马却总踢人,固定住,却不能打,打更暴躁。

  普通百姓会打,李家庄子的人通常给个鸡蛋,蛋液打到手心,摊开手喂,马吃了就不那么抗拒。

  “公主,时近晌午,她们都上来吃饭。”过来个侍女,提醒永穆公主该吃饭了。

  “哦,中午吃什么?兰你想吃啥?”永穆公主无精打采,感觉不到饿。

  “我想……”

  ‘吱~~’刺耳的气流声传来,好熟悉。

  永穆公主外头透过窗户向上看,她视野中出现一个人,飞着过来。

  那人手上邻个食盒,另一手扶着夹在腋下的突击步枪,落到旁边的楼顶。

  “饿了。”永穆公主瞬间咽口水,肚子给出要吃东西的反馈。

  那里的人降落,拎着食盒向下走,消失在视野中。

  永穆公主与兰赶紧去两楼连接的通道口等着。

  “又杀了头牛,给你们做的红烧牛肉,没有土豆,放胡萝卜,还有白菜炒木耳、松蘑干锅林蛙、鸡蛋香椿芽、猫耳朵汤。”

  李易走过来,他不避讳其他女子,别人都认识他。

  猫耳朵野菜学名叫葶苈,有细细的绒毛,吃到口中时与舌头的触感有意思,熟了也一样能感受到,一尝就是野菜,特别鲜。

  其他在这层准备吃饭的人听到飞行器的声音,看见李易到来,送饭。

  她们突然羡慕了,人家永穆公主不戴血珊瑚,只因人家不受相思苦,男人给送饭啊!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