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薄先生! 第2168章 我已婚

作者:楠楠李书名:别闹,薄先生!更新时间:2020/11/22 05:49字数:1109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厉庭深冷幽幽的看了她一眼,“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叶清秋一脸理所当然,“我们同一个班级同一个社团,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吗?”

  厉庭深转身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叶清秋说着就要弯腰钻进去,结果却被厉庭深拉住了胳膊。

  “什么同一个社团?”

  “唔……写代码编程。”

  厉庭深眯了眯狭长漆黑的眸,“这个兴趣爱好是过不去了吗?多久了热度还没散?”

  叶清秋弯眸浅笑,“我也挺佩服自己这次居然能坚持这么久,说不定几年后,你还得高薪聘请我给你打工呢。你放开我,攥疼我了。”

  厉庭深松开她的胳膊,哼笑了一声,“怕是代码没敲几个,遇到商业间谍稍微把你抓起来言行逼供一下,不出两分钟就得把我卖了。”

  叶清秋眉眼的笑意突然散了去。

  瞪着厉庭深,“小瞧我?五分钟我还是可以的。”

  “呵。”男人忍不住扯唇低笑出声,“上车。”

  叶清秋轻哼了一声,弯身钻了进去。

  车子刚一启动,叶清秋就开口把刚刚遇到秦的事情跟厉庭深说了。

  厉庭深踩了一下刹车,侧头扫了她一眼,又松开。

  “我没事啊。许文轩当初也在,连话对没机会跟他说。”

  厉庭深岑薄的唇抿紧了几分。

  “秦今天是去学校办退学的,我还听说他把他自己名下的几处房产卖了,许文轩担心他可能又会做什么极端的事情,尤其是对你……”

  “你是不提许文轩就不会说话了是吗?”厉庭深沉沉的声音打断她的话,不悦显而易见。

  叶清秋顿了一下,“当然,我也是这么想的。”

  车子逐渐加了速,带着叶清秋直奔公寓。

  距离婚礼还有一个月。

  下个月,叶清秋的生日,叶清秋的结婚纪念日,叶清秋的婚礼。

  七月份,成为了她这一生中最幸福的一个月。

  叶清秋的婚纱是厉庭深从f国请的设计师在前两个月飞过来亲自给她量身定做的。

  大概这两天就会到。

  首饰是叶剑云从b国特意定制的。

  婚房已经完成,装修都是叶清秋亲自监管的。

  各种细节也都是她亲自设计安排的。

  毕竟是她以后和厉庭深生活一辈子的地方。

  还有一些定制的家具还没有到位,不过也是这两天的事情。

  她这样折腾,连厉庭深都替她累。

  几次三番到婚房把人提了回来。

  训也训过,以各种方式。

  她也求饶过,厉庭深信了她的邪。

  这次认怂,下次还敢。

  不过最后一次是在昨天她接到装修公司电话,说定制家具已到位具体需要她到现场指挥摆设,她说马上要去时候,被厉庭深直接摁到床上,做了个天翻地覆,手脚发软,浑身无力,一直到今天第二天,她都没能下床。

  床上厉庭深发了狠的跟她说狠话威胁她,她听了心惊胆战,连连求饶,发了一百次誓再也不敢了。

  现在回想当初两个人那一场没羞没臊的颠鸾倒凤,她现在连出门见人的勇气都没有。

  看着自己身上的斑斑点点,叶清秋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骂了某人无数遍禽兽。

  后面的装修进度厉庭深直接安排了肖楚去。

  第三天中午之前,厉庭深打电话让叶清秋到厉氏。

  叶清秋憋坏了,用最快的速度洗漱穿搭,把夏天尽可能遮挡肌肤的衣服都翻了出来。

  黑色修身长裤,白色荷叶领真丝衬衫,把自己算是包了个严实。

  刚到楼下下车,厉庭深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到哪儿了?”

  “公司楼下呢。”

  “等着,我下去先带你吃午餐。”

  “好。”

  看到叶清秋今天这一声打扮,厉庭深挑挑眉,倒是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的打扮。

  娇滴滴的小公主现在看起来居然有点职业女性的味道了。

  “不热?”

  长裤长袖有点不大符合今天的天气。

  叶清秋瞥了他一眼,“是谁的锅?”

  厉庭深仅是瞬间就了然,低低笑了笑,揽着她的腰走出了公司。

  午餐选址看得出来是用了心的。

  味道也还算不错。

  “你喊我出来不会只是因为发现了这家还算不错的餐厅吧?”

  “不是。下午有惊喜给你。”

  叶清秋挑眉,问了一个有点蠢的问题,“什么惊喜?”

  厉庭深淡淡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叶清秋也没继续追问。

  既然是惊喜,那肯定不会从任何人的嘴里说出来。

  两个人吃完午餐,叶清秋慢条斯理地吃着蛋糕。

  环顾餐厅,装修风格也有品位,的确是个不错的地方。

  只是尚且还算满意惬意的心情在看到厉庭深第三次看手表的举动之后,瞬间卸了大半。

  “你有很急的工作?”

  厉庭深抬头看她,视线平淡坦然,“今天她出院。”

  叶清秋顿了一下,想起昨天爸给她打电话说过这件事情,她倒是忘了。

  将最后一口蛋糕吃进嘴里,她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那就去啊。”

  厉庭深的视线随着她的手落在她放在一边的叉子上,淡漠无波的黑眸中有着让人分辨不清的淡淡情绪。

  “吃完了?”

  “吃完了。”

  厉庭深站起身,“那我们走。”

  叶清秋拿起一旁的水杯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水,在厉庭深侧身看向她时,放下水杯,缓缓站起了身。

  然后眉眼带笑地看向厉庭深,抬脚朝着他走过去。

  厉庭深握住了她的手。

  叶清秋被他一路拉着走。

  “给她准备的戏定下了吗?”

  “嗯。”厉庭深侧身给她系安全带,直言不讳,“今年caa的重点剧。”

  “你当初给洛落挑的剧不是caa的,那部剧洛落也拿了奖。重点剧不是只有caa有啊……”

  叶清秋转头看着神色有些紧绷的男人,脸上的笑意又浓了几分,“说好的哦,她出院,你承诺她一部剧,就再无瓜葛。”

  “嗯。”

  叶清秋也没再说什么。

  她一直忍到现在,就差一步就迎来了结果。

  这个时候也的确没必要说什么做什么。

  其实应该没什么意外。

  凉絮儿出院,拍剧。

  她跟厉庭深结婚,昭告天下。

  皆大欢喜,各不相欠。

  *

  到了医院,所有人都在。

  老爷子,叶剑云,连理理。

  东西都收拾好了。

  好像就只是等着他们,或者说,只有厉庭深。

  凉絮儿一身素色长裙,脚踝处露出一节小腿,纤细白皙,行动跟之前无二。

  看到厉庭深来,连理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好了,我们赶紧回家吧。这医院真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待下去。”

  叶清秋手上捧了一束花,看到凉絮儿也没打算送过去,只是扬着眉淡笑着看她,“恭喜康复。”

  身旁的厉庭深走上去,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凉絮儿。

  “承诺给你的东西。”

  凉絮儿接过,翻开看了看,是剧本。

  她的手陡然捏紧,仰头,笑了一声,眼眶却蓄了水光。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我医院门都还没出,你就这么急着要跟我撇清关系?”

  厉庭深眉眼淡漠,“出院礼物。”

  凉絮儿咬紧了唇。

  连理理忙上前安抚凉絮儿,瞪着厉庭深,“你就不能换个时间给吗?”

  “迟早的事情,她自己也很清楚。下个月初开机,你是女主角,做好准备。”

  凉絮儿眼泪一滴滴砸了下来,气的连理理直咬牙,“你……”

  一旁的叶剑云突然沉声开口,“好了!如果想要一部剧,叶家有的是资本帮你,当初跟庭深谈这种条件,什么心思大家都心知肚明。能应下已经是给了莫大的面子,如今只不过是履行承诺,还得挑个你觉得不错时间吗?”

  “那你觉得,什么时间才是不错的时间?”

  叶清秋有些意外,她爸今天居然变得这么刚。

  人还没出院,已经在厉庭深这儿受了委屈,他又给了一刀。

  凉絮儿脸色僵住,似乎也没有想到叶剑云居然会说出这些话。

  她的眼泪在叶清秋眼里就跟喷泉似的,说流就流,还永不干涸。

  这无声滴答着眼泪的模样,真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委屈。

  “叶剑云,这个时候你胡说什么?”连理理有点气急,瞪着他怒道。

  “是胡说吗?清秋和庭深马上就要举办婚礼了!她还打算什么时候死心,放过他们两个人?”

  “我们三个长辈过来接她出院,结果呢?坐在那里铁了心要等着谁来!她不动我们就得陪着她一起等!清秋再如何娇纵,也做不出她这种上不了台面,自私自利,目无尊长的事来!”

  “这么多年,叶家上下把一颗颗真心扔捧在她面前,换来了什么?!”

  原来凉絮儿是真的在等厉庭深来。

  叶清秋看着凉絮儿的视线充满了讽刺。

  叶剑云话说完,将坐在一旁椅子上,撑着拐杖,脸色铁青,却还是难掩疲惫的老爷子拉了起来。

  “如果今天只是我来,我可以陪你一起等!你爷爷这么大年纪,饿着肚子亲自过来接你回家一起吃午餐,你倒好,你真是好……”

  叶剑云几乎把他这辈子所有的脾气都发在了凉絮儿身上。

  她也是好本事,能把他这样温和礼谦的人逼成这个样子。

  凉絮儿眸子眨了眨,突然意识到自己理亏。

  可她抬头看向的不是叶剑云,也不是他口中还饿着肚子神色疲惫的老爷子。

  而是叶清秋身边的厉庭深。

  就算是难堪,她似乎也就只在乎厉庭深的看法。

  叶清秋走到病床边,将怀里捧着的花扔到了垃圾桶里。

  她走到凉絮儿面前,脸上的笑凉的吓人。

  “你要干什么?”连理理一脸警惕地看着叶清秋,上前将凉絮儿护到了身后。

  叶清秋唇角扯出一丝明显的弧度,藏在衣服兜里紧紧攥在一起的手渐渐松了力道。

  “这么紧张做什么?您也觉得凉絮儿的确很欠打是吗?”

  连理理:“……”

  “凉絮儿,作为叶家的孙女,你心高气傲一点,无可厚非。但是你得拎得清,别人教你做人,你就该谦虚学着点,别还是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有多了不起?

  你活了多久,爷爷和爸活了多久?叶氏在他们两个人手上维稳但现在在世界都是数一数二的企业,多少人想要跟他们搭上关系?称兄道弟做朋友?他们做人成功或者失败是个傻子都拎得清!怎么到了你这里,就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配了呢?”

  “无怪乎厉庭深他看不上你,看上你才是真的瞎了眼。实际上除了秦家那位少爷,也没哪个男人眼拙会真喜欢你。除非,你这身皮囊还有点卖相!”

  凉絮儿气的浑身直发抖,她死死咬着唇,有血珠渐渐渗了出来。

  叶清秋轻笑一声,“出院就出院,人到齐了再在这里耗着有什么意义?回去好好拍戏,毕竟这剧本来之不易。”

  连理理紧紧握着凉絮儿发颤的手臂,“行了,絮儿,有什么事情出院慢慢说。我们先走。”

  总是要出院的。

  凉絮儿死死瞪着叶清秋的背影,眸子里是掩饰不住的恨意。

  连理理暗暗用力捏了捏她的胳膊,又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紧绷的眼神陡然眨了眨,身体也慢慢放松下来。

  一行人到了医院门口,三辆车停在那里正在安排上车。

  叶清秋现在医院的台阶上,挽着厉庭深的胳膊,淡淡看着连理理跟凉絮儿形影不离的身影。

  “厉庭深,你说,凉絮儿真的能遵守当初跟你的约定吗?”

  厉庭深垂眸看她,“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叶清秋仰头看他,眉眼间有些无奈又讽刺的笑,“就是突然觉得,她这人不是遵守约定的人,她太过于争强好胜,尤其是对我,她也不会说放弃就放弃你。你说你照顾她痊愈,承诺她剧本,这些对她来说,真的可以比她的命更重要吗?你们这场约定,仔细想想,她好像不怎么占便宜啊?她真的可以就此善罢甘休吗?”

  厉庭深蹙眉,“……我已婚,厉太太。”

  叶清秋笑了笑,“可我如果处理不好婆媳关系,就很说。”

  她说着叹了一口气,“只要你妈喜欢凉絮儿,就一定会讨厌我,那我就随时都有可能被踢出去。”

  深邃的眸陡然升起一股幽蓝的火焰,口气也绷的僵硬。

  “别胡说!”

  叶清秋又叹了一口气,垫着脚尖,下巴抵在男人的肩膀上。

  “凉絮儿又你最重要的妈妈当靠山,你看我,什么都没有多可怜?你真不考虑把厉氏给我吗?这样我还能有点底气。”

  厉庭深轻飘飘地看着她,“这件事我已经跟你说过了。”

  叶清秋失望地嘟了嘟嘴,转眸间,却突然发现医院的钢化门后,一抹身影站在那里,带着黑色的帽子,还有黑色的口罩,只露一双眼睛,正冷冷看着她。

  她被这种视线看的心里发慌,身子踉跄了一下,再回头看去,那人似乎朝着她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手机,转身走到了一旁的拐角,消失不见。

  厉庭深及时扶住她的身子,“怎么了?”

  叶清秋指了指身后的门,“我刚刚好像看到个熟人……”

  只能说熟悉,可是那副打扮,她也看不出是谁。

  厉庭深转身看过去,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群,也看不出会有谁是叶清秋相熟的人。

  “谁?”

  厉庭深问她。

  叶清秋蹙眉想了想,最后摇头,“大概是我认错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