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六十七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5字数:831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这俩刚在病床上消停了,王鸣就打开了病房门,在看到床上那俩暧昧过分的姿势后,竟一时不知道该作何表情。

  他现在还伤心着呢,浪仔的眼睛可就好比那镇宅之宝,打架的时候向来没让自己的眼受过伤,现在不仅伤了,还流了那么多血。

  但是床上那俩没心没肺的黏在一起,说的还挺开心,王鸣矛盾极了。

  所以,他把干净衣物放在另一个床上后,才出声:“浪仔,医生说你眼睛怎么样了?”

  王鸣这一出声可把林明朗吓一跳,她想推开谢浪,起身看看,但是谢浪死搂着她不让她动。

  谢浪把被子拉上来,盖住林明朗,而后有些无奈的轻拍了下她的脑袋,示意她安生点。

  刚刚闹腾的时候,他把这姑娘的衣领闹开了,还没来得及扣王鸣就进屋了,所以现在她就老老实实的趟着吧。

  “衣服我给你带来了,你等会换换。”王鸣往谢浪旁边瞟了一眼,在看到那个背影很像林妹子后才收回了视线。

  “嗯,行”谢浪察觉到王鸣语气有点不对,便盯着他看了两眼,在看到他眼眶有点红的时候,奇怪的问:“你哭什么?”

  王鸣先是眼神闪躲,而后又盯着谢浪眼上的纱布看了会,死不承认:“谁哭了,就是你眼睛上的纱布包的太丑了,有点丑到我。”

  谢浪见王鸣这种神情,怎么搞的自己好像真瞎了一样,他忽然又想起了林明朗刚刚说的话,她说王鸣见她的时候难过的跟什么似的,难道这货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没事了?

  于是,谢浪调整了下坐姿,看着王鸣问:“鸣子,老杨给你打电话了吗?”

  王鸣:“没啊,他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谢浪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更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行吧,别伤心了,我没事,本来我下了急救室让老杨告诉你一声,可能他忘了。”

  “真没事了?”王鸣有些不相信的问。

  谢浪:“嗯,骗你做什么。”

  王鸣问:“那就行,你可吓死我了。”

  “李千怎么样了?”谢浪一手轻拍着林明朗的背,一边问王鸣。

  王鸣把在警局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谢浪。

  “李千有家族遗传的精神病,跟我们打架的时候刚好发作了,警察说的是问问你还追究责任吗?毕竟精神病患者在发病的时候伤人是不用负法律责任的。”

  谢浪不假思索的说:“不追究了,他现在这个状态估计也不能再对我们做什么了。”

  “那个小女孩家里来人找了吗?”他又问。

  王鸣坐在旁边的床上,和谢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来了,那是张奶奶的重孙女,我出警局的时候她已经被人带回家了。”

  谢浪想着也没什么事要问了,就想着让王鸣回去吧,毕竟现在林明朗来了,她能照顾自己。

  但他看着王鸣似乎还有事要对自己说,于是装作不经意的问:“现在都八点了,你回个棋牌室怎么那么久?”

  王鸣大大咧咧的从兜里掏出张银行卡,扔给谢浪说:“啊,我在医院门外碰上谢伯父了,他好像知道你受伤了,可能是想来看看呢,但是他看到我后跟我说了几句话给了我一张卡又走了。”

  “这卡你就收着吧,他可能也是担心你过的不好。”

  谢浪嗯了声,把卡放在了枕头底下后,打了个哈欠对王鸣说:“你回去吧,给杨阔脏辫他们打个电话,说说李千的事,让他们别再找茬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吧。”

  王鸣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谢浪又喊了他一声,说:“鸣子,谢了。”

  王鸣直到谢浪没事后,又恢复到了以前那种没心没肺的模样,他回道:“谢什么,你没事是最好的。”

  —

  王鸣出了医院后,给杨阔打了个电话,把要紧的事跟他说了说。

  正事说完后,王鸣才察觉电话那头热闹的不行,他疑惑的问了句:“你又泡吧去了?”

  “泡个屁,你会煮饭吗?赶紧来一趟辫儿家!”杨阔手忙脚乱的拧着煤气的开关,对着正在客厅闹的厉害的一群人喊:“谁过来救救场啊,这饭怎么一直往外冒水啊!”

  王鸣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诧异的问:“你疯了?干什么想不开去祸害厨房?”

  “你赶紧点,过来救救场。”杨阔看到钱飞端来一个空碗,暴躁的说:“飞子你他妈光拿碗干什么!我要凉水啊!”

  “你们他妈有病吧!楼下就是吃饭的地方,非得在这瞎搞!”钱飞受不了这群人了,他本来想回家的,但是贺帆半路把他坑到脏辫家说有好吃的。

  还好吃的,他信了邪了!

  “起开,让我来!”这时候脏辫断了一锅凉水,哗啦一下全倒在了煮的正沸的锅里,在看到这锅不再往外冒水后,摸了下鼻头骄傲的说:“看吧,这不就好了。”

  王鸣听着那头的一片狼藉,叹了口气挂了电话,感叹道,还真是一群智障。

  —

  王鸣走后,林明朗依旧安静的趴在谢浪怀里,也不说话,而是用手一下一下的点着他的手掌心,完全没了刚刚的盛世凌人。

  过了很久,林明朗问:“李千是谁?”

  谢浪知道这事不该瞒着她,于是,调整了坐姿,让林明朗的脑袋能够舒服的趴在自己的怀里。

  而后,他便把这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谢浪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所以说的并不详细,但也并没有遗漏什么地方。

  林明朗此刻温顺的趴在他的怀里,听着谢浪用着随意的语调讲着他是怎么为她出气的,又是怎么护着她的。

  她想,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有一个人愿意为了让她过的开心无忧,可以无怨无悔的做那么多。

  林明朗虽然没有家了,但是谢浪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用他所有的能力又给她建了一座避风港。

  有人护着的感觉是真的很好。

  谢浪说完后,林明朗又沉默了许久,然后她突然双手支起上半身,凑到谢浪面前,轻轻含了下他的嘴唇,浅笑嫣嫣的问:“谢浪,我眼光是不是特别好?”

  “嗯?”谢浪被林明朗亲的有点心猿意马,有点不知道她在问什么。

  林明朗又亲了他一口,再次问:“我挑男人的眼光,是不是特别好?”

  小姑娘说完可能觉得这个姿势有点费劲,便想起身,但是谢浪刚尝了点甜头怎么能够。

  谢浪顺势凑到她的耳边回答了她的问题:“好,特别好。”

  而后,他用右手托住林明朗的后脖颈,欺身压去。

  被谢浪吻住后,林明朗真是艹了!

  在她印象中谈恋爱的时候情侣之间亲亲都是很温和的,不可能像谢浪这样,每次亲她都跟狼见了肉一样。

  太踏马用力了!!

  关键是她还反抗不了,越反抗这货越带劲!

  本来林明朗在亲热这方面没有什么胜负欲,但是谢浪这家伙每次都在这方面都碾压她,掌控她,她这次被亲的有些不服了,所以林明朗行动了。

  谢浪正在温柔乡沉醉的时候,突然察觉到林明朗的小手扒开了他的衣领,那双柔夷没有骨头似的来回摩挲着他的锁骨。

  他最受不了这种故意的挑逗,所以唇上的力道又重了些,但是换来了林明朗的一记狠咬。

  “嘶”谢浪被迫放开她的嘴唇,轻呼一声。

  毫不意外,他的嘴唇被咬破了。

  “这么狠?咬我?”谢浪邪气的看着小姑娘的眼睛,用气音问。

  正当谢浪想再次进攻的时候,林明朗突然用手按住他的唇。

  她用那双明亮惑人的眸子,看着谢浪,操着软软的语调说:“谢浪,我想亲亲你的锁骨,可以吗?”

  谢浪看着这样的林明朗,喉结上下滚动了下,沙哑着嗓子问:“为什么?”

  “我第一次见你是在学校的红榜上,那张一寸照片上你校服拉链没拉好,露出了锁骨。”

  “我当时看到的第一眼,想的就是,这个男人很诱人。”

  “尤其是他的锁骨,是那种想让人留下痕迹的诱人。”

  林明朗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流连在谢浪的锁骨上,可以看得出他是真的很喜欢谢浪的锁骨。

  “所以,我可以亲亲它吗?”林明朗见谢浪一直看着自己也不说话,于是又问了遍。

  “嗯。”谢浪此刻就像是失了魂,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林明朗看到谢浪这样,心里窃喜,看来谢浪也是挺好制服的啊。

  于是,她轻轻的亲了下谢浪的锁骨,退回来后,又忍不住的再亲了一下。

  谢浪被这脖子间的痒意弄的浑身燥热,他在林明朗这样来来回回几次后,突然忍不住的按住她的腰,带着哄骗意味道:“你不是想在我锁骨上留下痕迹吗?我教你如何?”

  林明朗:“……”她不是单纯的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好吗?

  但是看谢浪这么认真,林明朗也不想扫了他的兴致,于是假装不懂的说:“好。”

  “真乖”谢浪听到回答后,宠溺的应了声,然后搭在林明朗腰间的手往上移动然后轻轻按住她的后脑勺,把她按向自己的脖颈间,低声说着:“亲的时候用点力,这样才会有痕迹。”

  林明朗答应的好好的,但就是不好好亲,亲了许久也没在谢浪的脖子上留下一丝暧昧的痕迹。

  最后谢浪也看穿她是故意的了,便说:“看来得我亲自实践一下,你才能会了。”

  林明朗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渣渣,在亲热这件事上的胜负欲她就不该有,她承认自己斗不过这个又欲又撩的男人。

  “谢浪,你给我起开!”林明朗回过神后,使劲推着他的肩膀。

  “别动,等会就好了。”谢浪不为所动的趴在她身上,很认真的研究着这个印子留在哪最好。

  末了,谢浪放开她的时候,还特别满意恋恋不舍的又亲了口那个印子,问:“学会了吗?”

  林明朗被谢浪这一顿猛如虎的骚操作雷住了,现在还有点接受不了谢浪是个禽兽的本质,愣愣的回了声:“嗯。”

  谢浪不要脸的说:“那来实践一下吧。”

  “滚!”林明朗蹬了他小腿一下,愤懑的起身去洗手间了。

  —

  九点多的时候林明朗给坤子打了个电话,说她谢浪受了点伤她今晚在医院陪她就不回去睡了。

  坤子那个时候已经睡着了,被电话吵醒后,也不知道说了个什么就挂了。

  但是在一旁的谢浪却突然问:“坤子和你一起回森市了?”

  林明朗:“嗯”

  “他住哪?”谢浪皱眉问。

  林明朗毫无隐瞒的说:“我那,老爷子让她照顾我一段时间。”

  谢浪不满的问:“就你俩?”

  “怎么了?”谢浪这语气有点幽怨,好像很不满意她和坤子住一起一样。

  于是,林明朗笑着说:“瞎想什么呢,那是我哥。”

  “我知道”谢浪还是很不高兴,他想着等他出院了,怎么也得想个办法让林明朗搬来和自己住。

  “行了,别乱想了,我问你个事。”林明朗看到桌子上的那张卡,严肃的说。

  谢浪:“什么?”

  “你是和家里有矛盾吗?”林明朗问。

  是也和她一样不受父母待见吗?

  谢浪听她这样问,有些心疼的揽紧了她的腰,柔声说:“没有矛盾,父亲对我挺好的,就是他比较严肃,不善沟通,所以关系远了些。”

  “但我知道他还是爱我的,只是他不善言辞罢了。”

  林明朗听他说完后,应了声:“那就好。”没有矛盾就好。

  ------题外话------

  这章修改了四次才成功发出来,作者被磨的够够的~

  然后……夸我好吗小宝贝们!!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