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六十六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5字数:886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徐野打完电话后,又回了客厅,在电视柜下边的抽屉里翻找了会,最后拿出盘超级玛丽的游戏碟装到槽里,把手柄扔给坤子说:“来,换个游戏。”

  “你怎么还不走?”

  坤子折腾了一天,上午干苦力活,下午被游戏虐,现在是身心俱疲,困的不行,他实在没精力陪徐野玩了。

  “你管我。”徐野专注的盯着游戏界面,目不转睛的回。

  坤子看到徐野这欠揍的模样,突然想逗逗他,他语气调侃道:“哦~这是听到谢浪受伤,心疼了?”

  徐野按手柄的手一顿,回头狐疑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谢浪受伤了?”

  坤子躺在沙发上,耷拉着胳膊蔫蔫的回:“我不是聋子,你想想你刚刚打电话的声音,要是再继续吼下去,等会楼上能下来告你扰民知道吗?”

  徐野哦了声,然后闷闷的不说话了。

  坤子看这反应笑了,他说:“不是吧,你这货真他妈喜欢谢浪?”

  “你恶心我呢?”徐野抄起旁边的抱枕朝着坤子那张欠扁的脸扔去。

  “不是,就是妮子有段时间暗戳戳的给我发短信,说过你俩的传说。”坤子接过抱枕,抱在怀里,突然睁开眼饶有兴趣的看着徐野说。

  “什么传说?”徐野没在意的问。

  坤子:“传闻,森市二中的徐野一直找谢浪的茬啊,什么的,反正就说你俩经常打架,这小妮子还跟我分析说,不打不相爱,像你们这么经常打的肯定特别相爱。”

  “那个时候我挺纳闷的,林明朗已经跟谢浪好上了,她还那么热衷于扒你俩的瓜,我当时以为她闲的发毛跟我瞎编呢”

  “但现在看来,也不全是瞎编。”

  坤子说完还特别惋惜的加了句:“可惜,你终究错付了啊。”

  这头话音落,电视屏幕上跑的正欢的玛丽啪嗒一下,跟突然瞎了眼一样撞上了乌龟,就这样最后一条命也搭上了。

  “我他妈!野哥今天就教教你,什么叫真正的不打不相爱!”徐野把游戏手柄往地上一摔,恶狠狠的看了坤子一眼,然后抄起旁边的拖鞋就要揍人。

  徐野一边揍人一边说:“林明朗的脑子是地球人该有的脑子吗?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得得得,不开玩笑了”坤子跟个老年人一样,反抗了几下,还没怎么动呢就开始喘,所以他故意岔开话题问:“哎,话说这都八点半了你什么时候走?”

  “你为什么不走?”徐野切了一声,不服的问。

  坤子整理了下衣服,端坐起来理所当然的说:“这我家啊,我走个屁。”

  徐野:“这你家?那林明朗住哪?”

  坤子:“这啊”

  “就你们俩?”徐野讶异。

  坤子指了指罐头:“诺,还有条狗。”

  “太不安全了,太不安全了”徐野来回看了看着房子,然后又盯着坤子的头发看了眼,故意说:“男女共处一室什么的,多危险,要是让谢浪知道了他肯定不同意,所以”

  他义正言辞的看着坤子和罐头,“我也搬来跟你们一起住吧。”

  坤子:“滚!”

  “老爷子是不放心明朗一个人在森市生活才让我来的,我在林明朗那就是她哥,亲的!你瞎操心个什么劲!”

  徐野:“那我也是亲的,我搬过来不是更好?咱们两个一起照顾林明朗,保准把她照顾的白白胖胖的。”

  白白胖胖的林明朗:“???”跟我这儿闹呢?

  坤子一听他这样说话一阵恶寒,踢了他一脚,下了逐客令:“你就瞎扯淡吧!赶紧滚!”

  徐野也真没打算搬过来住,就纯恶心一下坤子,有来有往方为绅士嘛。

  “得嘞,野哥今晚还有事,那就先走了。”

  然而,等徐野换好鞋刚打开门时,身后又响起一道欠扁的声音:“那个,你先滚回来吧,我还有点事问。”

  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都滚了,哪还有滚回去之说。

  徐野没回话。

  “正事,你快点。”坤子又重复了一遍。

  这家伙在京都当大爷当惯了,所以他真没觉得让人滚了再回来有多难为人家。

  徐野也是个不好惹的,人家听到坤子的话后,眉头都没皱打开门就出去了,一点也没耽搁时间。

  窝在沙发上的坤子听到关门声后,睁开了眼看了眼玄关,笑了,而后他趿拉着拖鞋,打着哈欠去叫人了。

  他心想,这傻逼还挺硬气的。

  徐野没坐电梯,他不喜欢那种失重的感觉,下了两层楼后,他突然听到头顶上传来一声:“哎!真有事问你,赶紧回来!”

  “艹”徐野低骂一声,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追出来了。

  “你有病啊”他一边上楼梯,一边骂着:“真他妈没见过你这么大爷的人,刚刚干什么去了,现在又把我叫回去!”

  “说吧,什么屁,赶紧放!”徐野上了楼后,倚在扶手上,吊儿郎当的问。

  坤子用脚抵着身后的门,站在玄关处说:“就徐美美那个事,进来再说。”

  看徐野那满脸不爽的表情,坤子又加了句:“真正事”

  “你简直跟林明朗简直一个样!”徐野骂骂咧咧的又进了门,心说还是他家曼曼好,虽然说话有时候也挺凶,但是从没怼过他!

  “问吧,到底什么事!”

  徐野再次回来后感觉底气都不一样了,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说。

  坤子经过这么一折腾,睡意也没了,坐在他对面神色认真的问:“我刚刚听你说谢浪受伤是因为徐美美?前段时间明朗不是教训了一段了?怎么还敢作妖?”

  “那这事算完了没?妮子过两天就要去学校了,我害怕她再受欺负。”

  徐野一听这事,便收了手机,一点也不含糊的说:“那你是不知道,在林明朗教训她之前,我们已经整过她一次了。可能是不甘心吧,所以又整出这么多事。”

  坤子:“整过了?不会是谢浪那次来京都之后吧?”

  徐野:“你怎么知道?”

  “那次谢浪来找我问了许多明朗以前的事,徐美美捉弄明朗那事我也说了,后来谢浪又奔波了一天,废了老大的劲找到了当年的那几个职高的学生。”

  “但他去找人的时候还不让我跟着,我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后来谢浪走后两三天,我听兄弟们说,那几个经常在夜店周围抢小姑娘钱的混混被人揍了,揍的还不轻。”

  “这下,我知道了,谢浪是在给林明朗报仇,但现在他也受伤了,我就有点担心这事会不会没完没了。”

  “毕竟他们现在还都是学生,还是以学业为主的好。”

  徐野听完后还挺佩服谢浪的,在护短这方面谢浪做的挺到位,不管多长时间的事,他的人受了委屈那是得讨回来的。

  也挺佩服坤子的,他对林明朗是真的关心。

  徐野前后想了想才开口:“本来我们觉得一大群男的欺负一个小姑娘有点说不过去,但是这徐美美也不值得我们同情。”

  “为了一己私欲玩弄别人的真心,也是够狠的。”

  “不过,这事估计就到此为止了,你不用担心了。”

  “哦?”坤子坐在地毯上,蹂躏着罐头的肚子问:“为何?”

  徐野:“飞子和我说刺伤谢浪的人有精神病,可能连学都上不了了,刺伤那事也是在他发病期间,警局可能也不会拘留他,但是听说李千要被他妈妈带回老家,以后估计也见不到面了。”

  “怕就怕谢浪被人戳了两刀,李千到最后一点事都没有,他心里过意不去。”

  坤子却摇头:“不会,谢浪这人明事理,知道该在什么事上较真,什么事不能较真。”

  徐野听他这么夸谢浪,心里就不乐意了,他好歹也做过林明朗几个月的哥哥,这踏马他怎么就没听坤子夸过自己,整天傻逼傻逼的叫。

  于是,徐野心里不服了,“哎,我发现你对谁的评价都挺好的,但是对我怎么就那么有偏见呢!”

  坤子听后,笑了笑,指了指他的头发说:“可能是头发的过。”

  “什么玩意儿?”徐野摸着自己的脑袋说。

  坤子:“你的脑袋太像一颗卤蛋了,不巧的是,我最讨厌吃的就是卤蛋。”

  留了几年板寸的徐野摸着自己的脑袋,不可置信的看着坤子,他从没听过有人形容他的发型像卤蛋的!

  他见过这么英俊的卤蛋吗!

  —

  脏辫他们溜了后,病房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谢浪亲了下怀里的向日葵,然后把它放到旁边的桌上,随后又面不改色的把扑克牌全扔到旁边的病床上。

  跟没事人一样问:“我家姑娘什么时候来的?”

  林明朗居高临下的抱着胳膊,看着谢浪绑纱布的左眼,冷哼一声,回道:“你拿四个二炸人的时候。”

  “啊”谢浪了然的点点头,故作惋惜道:“那你是没见他们合起伙来炸我的时候,我有多惨。”

  “呵”林明朗指了指他的眼,没什么情绪的说:“能有你的眼睛惨?都受伤了也不让人家休息。”

  谢浪没有再跟林明朗犟,降低了音量,哑着嗓子,说:“小姑娘这次回来后怼人的功夫又长进了。”

  “不过,你怎么又没提前通知我?我就不能去机场接你一次?”谢浪问。

  林明朗看了他一眼,然后脱了鞋,面无表情盘腿坐到床上,和谢浪正对着脸,指着他的眼还有胳膊冷冷的说:“你现在还有脸说我?”

  谢浪看她这么认真的眼神,有点皮不起来了,他眼神闪躲,咳嗽了两声,两只手拽着林明朗的手左晃右晃就是不说话。

  这架势一看就是说不过,开始撒娇了。

  “你眼睛医生怎么说,严重吗?”林明朗拍掉他的手,问起了正事。

  谢浪低着头,摸着自己被拍红的手背,颇有些得意的说:“不严重,就是眉骨被刀划伤了。”

  林明朗一听他这语气就气不打一出来,被刀划是很值得炫耀的一件事吗?

  不过,她又想起王鸣在棋牌室前的神情,瘪眉说:“那王鸣跟我说你眼睛受伤了,他那个语气搞的好像你瞎了一样。”

  “我来的路上想了几百种安慰你的话,现在一句都用不上了。”

  说完后,林明朗便满腹疑惑的凑近谢浪的脸,想透过纱布看一看他到底伤哪了,奈何她没有透视眼。

  自从林明朗坐到他跟前,谢浪就跟个好奇宝宝一样,他左看看右看看,这摸摸那摸摸,要不就捏一捏。

  尤其是在听到林明朗说完那句话后,谢浪更不安生了,他突然单手搂住她的腰。

  把林明朗按在床上后,然后谢浪不要脸的整个人压在人姑娘身上,操着那一贯的懒音看着林明朗的眼睛说:“怎么听你这语气,没用上这么遗憾?”

  “你是想变独臂大侠?手上还有伤呢就这么胡来。”林明朗皱眉看了眼谢浪的左臂,又看了看他的神情,发现他这神情是不像扯到伤口的样子后,突然也不挣扎着要起来了。

  而是,冷冷嘲讽:“谢浪,你最近是不是胖了,怎么这么重?”

  林明朗心想,让你跟我在这闹,我要用体重羞辱你。

  谁知道,谢浪不吃这一套,他捏了把林明朗的腰,呼着热气趴在她的耳朵边,调侃道;“哥哥这是增肌了,我看你倒是肉了不少,不过抱着还挺舒服的。”

  林明朗听到被人说胖后,十分气恼的开始找茬:“你不好好学习增肌做什么?还有,你跟谁打架了,都到动刀这种地步了。”

  一说到正事,谢浪又磨磨唧唧在她身上瞎蹭。

  林明朗看他这样,便屈起膝盖顶了下他的肚子,厉声道:“别瞎蹭了,等会难受的还是你。”

  谢浪觉得这姑娘现在怎么这么野,以前不是挺温顺的,他叹了口气,用腿把小姑娘的小腿夹住,懒洋洋的命令着:“别动哦,哥哥好久没见你,现在控制力有点弱,等会说不定会发生点什么。”

  林明朗听着谢浪悠然自得的说着这种无耻的话,突然感叹:“谢浪,还好我是在冬天认识的你。”

  谢浪:“为什么这样说?”

  林明朗:“因为如果是在春天,我可能会忍不住锤爆你的头。”

  “你这话说的我胳膊有点疼。”谢浪不要脸的说。

  林明朗看了眼他的胳膊,说:“放屁。”

  谢浪:“哎呀,眼睛又疼了。”

  “你是要闹哪样?”林明朗拿撒娇的谢浪一点办法也没有。

  谢浪收了身上的皮劲,情绪厌厌的道:“你就让我这么待会。”

  ------题外话------

  说话算话,等会还有一更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