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六十三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5字数:880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等谢浪亲够了她的嘴唇,随又把头埋向了林明朗颈窝,嘴上也松了力。

  也没有刚刚那股吃人的劲了,就是轻轻的一下一下的啄着。

  像极了家里的猫主子高兴了用自己的尾巴漫不经心的扫着自己的手背,又痒又舒服。

  林明朗觉得不行了,谢浪这次太猛了,再不阻止她等会连飞机都上不了。

  于是她用着自以为很有威严的声音控诉:“谢浪,你把手给我移开!”

  然而,林明朗现在的声音不太适合说话,声线又软又绵,还带着不自知的娇,越说越让谢浪觉得难以自控。

  所以,谢浪嘴上的力道又慢慢变重了。

  林明朗:“……”

  天!谢浪你大爷的!

  做这些事的时候,谢浪专注的很,一句话都不说。

  同时他那双眼睛认真的打量着林明朗的每一寸肌肤,像极了某个神秘的教派在举行什么盛大的膜拜仪式。

  而且,目前看来,他这个自己举办的仪式还没完结,还要进行下一步。

  因为谢浪又轻轻拉开了林明朗的领口,嘴唇轻轻的沿着她的颈部线条温柔的亲着,先是耳后,然后是锁骨。

  林明朗发誓以后再也不惹谢浪了,真的,她无论在外边多横在谢浪面前都是个小羔羊,还是待宰的羔羊。

  谢浪觉得这样差不多了,最后亲了下小姑娘的额头,满眼雾气的看着她说:“你要是再惹我生气,下次,哥哥就再得寸进尺点,如何?”

  林明朗:“???”

  “满身都是奶香气的小姑娘,哥哥还不太舍得对你做什么,所以”谢浪慢悠悠的帮她系上扣子,又亲了下她眼睛说:“以后听话点,别惹我生气。”

  林明朗被放开后,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委委屈屈的控诉:“谢浪,你根本就不是人!”

  “你太狗了!我他妈还,还这么小,你就想着对我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还有我的嘴,你现在要我怎么出去过安检!”

  谢浪此刻像个饱足的兽,懒懒的靠在门板上,单手揉着她的后脑勺:“你乖点,别老惹我生气。”

  “我哪惹你了。”林明朗不服的看着他。

  谢浪的手沿着林明朗的后脑勺往下顺,最后又到了她的后腰,他摩挲了两把,沙哑着嗓子说:“来森市的时候不跟我说,走的时候也想一声不吭的走,你哪没惹我?”

  林明朗拍掉他那只多动的手,语气闷闷:“我就一时冲动,被气的。

  “还不是因为你。”林明朗狠狠地踩了下他的脚。

  谢浪:“我?”

  “徐美美用你手机给我发了点东西”林明朗说完就低着头在手机相册里翻着证据。

  “诺,”她指着手机上的照片:“我虽然知道这是假的,但这不妨碍我生气。”

  谢浪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照片,然后嗤笑一声:“这玩意儿徐美美发给你的?”

  “嗯。”林明朗应了声。

  “那你别走了,浪爷带你去教训她怎么样?”

  谢浪看到那张照片已经知道徐美美在搞什么鬼了,他觉得那些小打小闹无伤大雅,但是一旦搞到林明朗头上了,他觉得这事不能这么算了。

  林明朗拍掉他的手,冷哼一声:“我已经解决了。”

  “我家姑娘这么厉害?怎么解决的?”谢浪只要一和林明朗待在一处手就没有老实过,不是玩她头发就是捏她的脸。

  奈何林明朗刚刚被谢浪亲的太狠了,嘴唇疼的厉害,连带着脾气不在家。

  “就那样解决的。”她再次拍掉谢浪企图捏她脸的手,打开隔间的门,酷酷的丢下一句:“女生之间的解决方式。”

  —

  机场播报登机消息的时候,坤子看到小妮子从洗手间的方向冷着脸走了出来,后边还跟着慢悠悠晃荡的谢浪。

  坤子一看就知道,这俩刚刚绝对在洗手间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那妮子的嘴唇都红成什么样了。

  谢浪这货下嘴是得多狠?现在的小年轻都这么猛?

  “妮子,墨迹什么,你快点,要过安检了!”坤子见这俩人跟龟爬似的,就那么点距离,还死活走不过来。

  林明朗听到后,没什么表情的应了声:“知道了。”

  随后,她回头看着在后边走的磨人的谢浪。

  “谢浪,你过来。”林明朗冲他招了招手。

  谢浪也不是故意走那么慢的,他就是突然发现这连背影都这么迷人,所以就多看了两眼。

  再有就是他俩现在这状态也不知道谁在生气,反正谁都觉得心情不顺畅。

  但归根结底都是舍不得分别。

  “要抱吗?我马上要登机了。”林明朗看着走上来的谢浪面无表情的问。

  她的嘴唇红彤彤的,诱人的很,谢浪看了两眼,还是禁不住诱惑轻轻的啄了一下,而后搂住她的腰,按向自己怀里。

  “要抱的。”

  谢浪说。

  抱了会,林明朗听到坤子催促的声音,就要从谢浪怀里出来。

  但谢浪抱的紧,她挣扎了下没挣开,于是,林明朗拍了下他的背,威胁道:“谢浪,我真得走了。”

  “回去记得学习,别惹我生气了。”谢浪看了眼表,知道真的得放开了,最后又嘱咐了几句:“这半个月好好听柳医生的话,也别乱跑了,再回来的时候要提前告诉我。”

  “还有,不生气了。”他又揉了揉她的后腰,噙着笑说:“这次是哥哥错了,以后不亲那么重了。”

  林明朗深深的看了谢浪一眼,冷哼了声,然后冷不丁的迅速亲了他一下,转身走了。

  谢浪摸着自己的脸,看着小姑娘的背影,懒洋洋的说了句:“小姑娘捏着软,脾气倒是挺硬的。”

  —

  林明朗走后,谢浪打车回了学校。

  意料之中,他刚进班门,李福福就来班里找他了。

  据说,谢浪从考试地方出来后,那所学校的门卫大爷差点被气出心梗,因为他翻墙头的时候把人大爷种的丝瓜瓤全踩死了。

  还有就是,这次参加竞赛,高二年级组对谢浪可谓是寄予了全部厚望,就等着他拿回来个市里的奖杯呢。

  但李福福对谢浪被要求那么多,临去考试前他跟谢浪说,你就尽力就好,拿不到市里的名次也没事,反正下个月还有个数学竞赛。

  谢浪当时回答的帅气,人家说,没问题,福福就等着涨工资吧。

  呵呵,现在。

  李福福不被扣工资就算好了。

  “你跟我说说,你翻墙出去干什么了?”李福福也没在办公室训他,而是选了个人少的地儿。。

  “我出去报警了。”谢浪也没怵福福这要算账的气势,依旧懒懒散散的搁那站着,理直气壮的答。

  “报,报什么?”李福福脸上的笑瞬间垮了,他看着谢浪问:“报警?为什么报警?”

  谢浪:“手机被人偷了。”

  “手机?手机丢了有考试重要吗!”

  李福福的日常打扮是衬衫加西裤,衬衫经常塞进裤腰里,露出黑色的皮带,但最近他稍显富态,啤酒肚日益增大,黑色皮带卡在肚子下边,看着勒的难受。

  尤其是他现在得知谢浪翻墙出去的理由后,大动肝火,肢体动作也有些大,那个啤酒肚上下一晃一晃的,谢浪生怕那皮带质量不好等会崩了。

  “谢浪啊,你做事向来稳—”李福福说到一半,突然说不下去了,谢浪做事稳重?一中学生评出的黑榜上他可是独占前三。

  于是,福福急事转了个话题:“你考试的时候从来没闹出过这种事,这次怎么就因为一个手机连考试都不考了?”

  谢浪强迫自己把视线从福福的啤酒肚上移开,然后十分真挚的看着他的眼睛,道:“老师别纠结了,展望未来多好,何必纠结过去。”

  李福福:“那我总得知道你为什么因为一个手机就弃考了?”

  谢浪沉默了会,深深的叹了口气,强忍着笑意说:“其实,我手机里有王鸣的裸照。”

  “那东西流露到社会上有损社会风气,所以我才这么着急。”

  福福万万没想到是这个原因,他总感觉这个理由哪都不对,但是听谢浪这么说他一时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谢浪见福福的表情略带了些茫然,于是又添了把火:“李老师,这事能不能保密,毕竟我手机也没找到,我不想让王鸣有心理负担。”

  福福见谢浪这么诚挚,也不好拒绝,只说:“这个倒是可以,但是教务处给你的处分免不了。”

  “打扫两周操场,另外再写份检讨书。”

  “好。”这处罚谢浪照单全收,丝毫没表现出任何不满。

  福福想着该问的都问了,该处罚的也处罚了,没什么其他的了,便说:“那你回去上课吧。”

  等谢浪走了后,李福福站在原地想了许久,才知道刚刚不对的点在哪里。

  谢浪的手机里为什么会有王鸣的裸照?

  这太奇怪了吧??!!

  —

  高中的生活说枯燥也还有点乐趣,单说谢浪因为手机被偷旷考了英语竞赛这件事,就被人衍生出各种版本的。

  那段时间,王鸣在一中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比谢浪还要火的存在。

  皆是因为福福有次嘴没把住门在教务处多说了一句,自此,王鸣就成了高二学生茶余饭后的娱乐点。

  王鸣以为是因为自己的魅力才一瞬间吸引了那么多人,但是等他知道真相后,把谢浪那个狗玩意儿好骂!这家伙什么狗屁理由都能掰扯出来!

  谢浪那几天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反正忙的很,就连王鸣骂他也没顾得上揍人。

  要说他忙什么?王鸣觉得谢浪也没忙什么,就是平时下了课就趴桌子上睡觉,但是那几天他天天下课去五班门口转悠,有事没事摆弄一下风骚。

  还故意和李千走的很近,有意无意的在学业上刺激一下人家。

  直到有一天,下了晚自习后,他和谢浪刚走到临榕街那块被人堵了。

  王鸣心想就这一次没等老贺和脏辫还就遇到事了,他这正愁眉苦脸的想着等会怎么解决呢,谢浪就站在旁边,随意的把肩上的书包往旁边一放,邪气的笑了声说:“可让我好等。”

  王鸣:“???”他是什么时候又错过了什么吗?

  “浪仔,这群人是你故意引来的?”王鸣也把书包摘了,撸起胳膊袖和谢浪背靠着背。

  谢浪冷冷的扫了一眼对面:“我引的可只有李千一个,没想到他给我搞这么多人。”

  王鸣:“那怎么办?”

  “先报警吧。”谢浪架势摆的挺足,挑架的势头也挺好,王鸣以为他会说,能怎么办?就干呗。

  但他现在说什么胡话呢?

  王鸣看着对面那十几个人头,讶异的问:“报警?我们这还没打呢?”

  “打架永远让他们长不了记性,胳膊上的伤也就疼那一阵,那阵过了,他们就会忘了当初为什么会被打,这样很麻烦,我不喜欢。”

  这也是谢浪为什么这几天一直刺激李千的原因,但是报警还不是最终的目的。

  “所以,你要让警察叔叔教育他们?”王鸣觉得这逻辑不对,警察叔叔也只是口头教育两下,并不会给他们留下多大的印象啊。

  “你先报,等会告诉你。”

  谢浪把王鸣往后一推,径直往前走了两步,一句话都没说,率先冲着站在第一排那人的肚子踹了一脚。

  然后,他一只手插着兜,另一只手伸出大拇指,缓慢的旋转一百八十度比在他们面前,一字一句道:“垃圾”

  王鸣觉得这招真的挑人怒气百试百灵,他现在看着谢浪的背影,听着那蔑视人的语气,都想给他来一脚。

  果不其然,谢浪这俩字一出,眼前这群人蜂拥而上,但他们大多都是赤手空拳的乱挥,虽然人数多,但谢浪解决的还不算费劲,王鸣报完警后迅速加入战斗。

  这时候一直藏在最后的李千看着谢浪阴森的笑了下,而后从腰间掏出一把小型匕首,他悄无声息的绕过所有人,来到了王鸣身后。

  谢浪一直在观察着李千,他知道李千做事极端,打架的时候从来都是不要命的。

  但是他没想到,李千会带着刀。

  ------题外话------

  瞎编胡扯组合正式成立。

  组合成员∶谢浪林明朗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