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六十二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5字数:889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我不能耐”林明朗抠着行李箱上那个毛绒兔子的眼睛,闷闷的反驳:“我就是一时冲动。”

  “谁让你那么冲动了?我吗?”谢浪拦了辆出租车,对司机说了声去机场,调整好坐姿后,继续说:“我他妈昨天一天没给你打电话,你哪来的冲动?”

  林明朗觉得这不公平!为什么谢浪现在发脾气都这么理直气壮,好像她做错了什么一样!

  她得找回点场子,毕竟是徐美美挑衅她才来的,但是徐美美为什么挑衅,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谢浪!长了一张祸祸人的脸。

  林明朗越想越觉得谢浪没有立场这么凶自己,于是她收回了刚刚委屈巴巴的小软音,故作冷淡的说:“谢浪,你现在骂了我两句了,你确定还要继续?”

  “艹”谢浪气笑了,这姑娘到现在了还这么理直气壮。

  “你给我老老实实在那等着我,我等会要到了看不见你的人”

  林明朗才不怕:“看不见会怎样?”

  “你试试。”

  谢浪冷冷的丢下这三个字,然后就不说话了,也不挂电话,也不说话,像是真的被气到了。

  林明朗也不服,她又不知道谢浪已经考完试了,还不是因为她害怕谢浪知道自己回来了就没心思考试了。

  再说了,半个月后她就回来了,也不急于这一时。

  她准备好几套见面的方式,得好好用起来才行,怎么能因为一个徐美美就打乱她的计划。

  “谢浪,你不能生气。”林明朗也憋了好久,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不得不说,林明朗真是个奇才,在哄谢浪这方面造诣极高,方法总是超凡脱俗。

  谢浪本来自我调节了会都不气了,呵呵,现在这姑娘撂下这么强硬的一句话,他差点把自己给点燃了。

  “我为什么不能生气。”他冷嗤一声问。

  “因为,因为”林明朗正绞尽脑汁想找个借口,然后突然看到了坤子,她灵机一动:“因为如果你生气了,就会变的和坤子一样丑。”

  摊在旁边椅子上的坤子:“……”

  老子躺着也中枪?

  “坤子以前也谈过女朋友,但是他总是和他女朋友生气,后来生气的次数多了他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林明朗越说越上瘾,还丰富了故事情节:“这不他女朋友嫌他太丑就分手了,所以谢浪,你千万别生气,真的,不好,一点也不好。”

  谢浪听着她瞎编乱造,无奈的扶额,不满道:“林明朗,你太欺负人了。”

  “我,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林明朗说完刚刚那段话后,就往旁边挪了挪,尽量离坤子远了一点。

  谢浪故作委屈:“你他妈老是这么气我,上次的事你都没怎么哄我,现在又给我来这出。”

  “没有吧,上次那不是哄你了吗?”林明朗这话说的毫无底气。

  “放屁。”谢浪说:“你说说你上次怎么哄的?”

  “就用个现编的祖传药丸?”

  林明朗:“……”

  怪她,每次谢浪一生气,她总能想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点,然后让谢浪无话可说。

  “咳咳,谢浪,我刚刚看到一个小女孩正在读英语,你英语竞赛考的怎么样?”林明朗这个话题转的生硬又心机。

  “就那样。”谢浪正在想着等会怎么收拾小姑娘,所以现在就随着她蹦跶了。

  林明朗:“考的很好?”

  谢浪:“差不多。”

  只考了一门就跑出来的谢某人,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说自己考的差不多。

  —

  徐野中午放学后去临榕街溜达了一圈,本想着能在棋牌室看到林明朗,但是他在棋牌室转了好几圈也没看见人影。

  最后,还是王鸣嫌他晃悠的头晕,拉着他进了客厅。

  “你跟个傻逼一样在那边瞎转悠什么呢?”王鸣问。

  徐野进了客厅后毫不客气坐到餐桌上,对着后进门的王鸣说:“给我加副碗筷。”

  王鸣虽然骂骂咧咧满脸不情愿,倒也是给他加了副碗筷:“你来这就是蹭饭的?”

  徐野往嘴里塞了块肉,嘟囔了句这肉不错,然后回道:“那不能,徐某人脸皮没那么厚,我来是找林明朗的。”

  王鸣很是嫌弃的看着徐野,说:“林妹妹刚刚揍完人就跟坤哥走了。”

  徐野:“走了?”

  “嗯,林妹妹这次来森市的目的很简单,不是来看任何人的,甚至她连浪仔都没想看。”王鸣神叨叨的说。

  “那她回来干嘛?”徐野像是饿的不轻,没一会已经吃了一碗米饭了。

  “这是你发明的新招?”坐在一边的杨阔看着徐野吃饭的速度,愣愣的问。

  “嗯?”徐野喝了口汤,痞痞的笑了下说:“什么新招?”

  “吃穷我们,让我们无饭可吃。”脏辫适时的解释。

  徐野:“朋友间吃顿饭不是很正常。”

  论脸皮厚徐野无人能敌。

  但徐野说完这话后,杨阔和脏辫都没回他,因为这俩人又开始了。

  杨阔刚刚和徐野搭话的时候正在挑菜里的胡萝卜,边挑边嘴里嘟囔:“这谁要的菜,里边这么多胡萝卜怎么吃。”

  脏辫见他挑的费劲,干脆把那盘菜拿到自己跟前,低声吐槽:“连个胡萝卜丁都夹不住,你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

  杨阔用筷子打了下脏辫的手骂道:“滚你妈的”

  然后,这俩前一秒还在饭桌上吃着饭,下一秒就打到了沙发上。

  王鸣已经见怪不怪了,奇怪的是徐野也对这种闹腾劲没什么特殊的反应。

  王鸣虽说不太喜欢和徐野一起吃饭,但是依旧觉得吃着吃着就打起来这件事有失礼数,便解释了句:“他俩经常这样,别见怪。”

  徐野摆摆手,摸了下自己的耳钉,说:“常事,钱飞和琛子也打,比他俩还傻逼。”

  “对了,你刚刚说林明朗回来是要干嘛?”徐野接着刚刚的话头问。

  “回来揍人的。”

  徐野:“揍谁?”

  “徐美美”王鸣收着桌上的碗筷,说:“听坤哥说,徐美美给林妹子发什么恶心人的短信了。而且她俩以前就有恩怨,所以林妹妹这次这么冲动也说的过去。”

  “说到这个徐美美,我突然想到点事。”徐野跟个大爷一样,吃饱喝足了摊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上的路飞说:“你们最近是不是经常遇到找茬的?”

  “你怎么知道?”王鸣反问。

  徐野:“因为我也遇到了。”

  “所以,你要跟我说什么?”王鸣系上围裙靠在厨房的门框上,好整以暇的问。

  “而且这个找茬的还偷了谢浪的手机,估计这就是为什么徐美美能给林明朗发短信的原因了。”

  王鸣一愣:“浪仔的手机什么时候被偷了?”

  “去参加竞赛的时候吧,这事他可能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说。”徐野说这话的时候像个炫富的暴发户。

  咱也不知道他在炫什么……

  “所以,你要我们和你一起找到那个找茬的人?”王鸣不想承认,他刚刚想连带着那把椅子给徐野扔出去。

  徐野吊儿郎当的说:“我已经找到了啊。”

  艹,这语气更欠揍了。

  王鸣把洗碗球往水池一扔,摘了身上的围裙,好笑的看着徐野问:“那你还在这废什么话?不去揍人在这颐养天年?”

  徐野看了眼“你急什么?我这不还没说完嘛。”

  “好,那你说。”

  这次让徐野说了,他在那憋了会也没憋出什么,最后来了句:“我觉得我们威慑力不够大,还是警察叔叔有威慑力,要不然我们报警?”

  正扭作一团的杨阔和脏辫听到这话后,同时扭头,异口同声:“有病去吃药!”

  鸡毛蒜皮的小事连打架斗殴都算不上,还让警察叔叔去管,徐野想的可真是美。

  —

  谢浪到机场的时候已经下午六点了,距离林明朗航班起飞还有二十分钟。

  他虽然话说的挺强硬要是林明朗真提前登机了,他让她好看。

  其实谢浪心里也没底,那姑娘要是真跑了,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直到,他在安检通道前旁的椅子上看到了那个穿着白色外套,梳着高马尾,手托着下巴正在迷迷糊糊的打瞌睡的小姑娘,谢浪那颗心才落了地。

  心是落地了,只是谢浪的脸色依旧不太好,他的让林明朗长长记性,男朋友是用来哄的。

  于是,谢浪走到距林明朗三米远的地方就不动,随后他掏出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谢浪懒洋洋的吩咐:“林明朗,往右看。”

  林明朗听话的往右看了一眼,然后瞌睡虫瞬间被赶跑。

  真的,她就知道自己不能见谢浪,因为走不动的那个人可能不是谢浪,是她自己。

  谢浪依旧是那个谢浪,只是站在那,随意的勾下唇角,弯下眉梢就能轻而易举的击溃林明朗的意志。

  “看够了?”谢浪插着兜,慢条斯理的问着。

  “差不多。”林明朗直勾勾的看着谢浪,慢慢起身,但是丝毫没有要动的迹象。

  谢浪点点头依旧在笑着,但是林明朗看久了,总觉得那笑有点渗人,谢浪现在心情不是那么好。

  “那就过来吧,用跑的。”

  他拖着长调子说。

  林明朗:“……”

  还跑过去,她现在根本就不敢动,他笑的实在是有点吓人。

  果然,谢浪这个男人生气气来不是那么好消的。

  谢浪在原地站了会儿,眼看着小姑娘硬是一步不动,他看了眼大屏幕上的登机时间,叹了口气,心想,他跟林明朗置什么气,最后怂的不还是自己。

  这时候坐在旁边的坤子掀开了眼皮,抱住双臂,有气无力的对林明朗说:“妮子,给我买点东西吃去,快饿死了。”

  坤子本来一直仰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但是听到旁边有动静,想着小妮子估计是要去厕所,便想着让她去买点东西吃。

  吩咐完后的坤子又闭上眼睛了,等了大概有一分钟,坤子觉得周围安静的有点奇怪,怎么林明朗一句话也不回自己,于是他睁开眼往右边瞄了一眼。

  这一眼不得了啊,瞬间把他那空荡荡的胃给填满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谢浪那狗崽子跟抱孩子一样,抱着他家祖宗往洗手间的方向走了。

  谢浪这他妈就这么饥渴???

  不就是一个多月没见吧!至于吗!当着他一个黄金青年单身汉的面这么硬塞狗粮!

  谢浪也不是饥渴,他是想教训一下小姑娘,让她长点记性。

  男洗手间内

  谢浪抱着林明朗进了隔间,把她抵在门板和自己之间,一声不吭的看着她。

  林明朗被这么看着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她一个多月没见谢浪了,还觉得有点看不够,于是,这俩人谁也不说话,就是干瞪眼的看着。

  直到,谢浪的目光从她的眼上落在了嘴上,眼神得温度也越来越火热,搞的林明朗有点顶不住火的时候,他终于有动作了。

  谢浪先是摩挲了她嘴唇两下,然后食指指腹略过林明朗的嘴角慢慢下移,随后轻轻的捏住她的下巴,噙着笑的命令了声:“来,把嘴张开”

  林明朗觉得谢浪的眼神有毒,她跟魔怔了一样,竟然真的把嘴张开了。

  谢浪看她这么听话,宠溺的说了声:“真听话。”

  下一秒,他便俯身攥住林明朗的唇瓣,

  林明朗受不住的呜咽着:“谢浪!你他妈咬—”

  谢浪亲她时候很专心,他自己专心也容不得林明朗分神,所以在听到林明朗还有心情骂自己的时候,他一只手箍住林明朗的腰把她按向自己的怀里,另一只手攥住她的手腕,压在门板上。

  林明朗觉得谢浪疯了!他以前亲自己的时候从没这么狠过,太他妈疼了!嘴唇太他妈疼了!

  她受不住谢浪这么猛烈的进攻,于是嘤咛了几声,想要往后退一下,换口气。

  但谢浪一察觉到她要逃开,手上力道更重,把她的腰箍得更紧,

  林明朗无语凝噎,谢浪你大爷的,等会她要怎么出去见人啊!

  ------题外话------

  不是故意卡在这的……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