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六十一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5字数:982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林明朗买了两张机票,一去一回。

  十六号早上去,当晚就回了。

  当天早上,坤子照例进行每天早上的慰问,看看这妮子昨晚睡的怎么样,今天状态如何,是不是可以赶紧送回森市了。

  然而他还没进家门呢,就看见林明朗拉着行李箱,铁青着脸出了门。

  “你干啥去?”坤子拦住小姑娘问。

  林明朗脸色不好,说话的语气也挺冻人:“去森市。”

  “这就回去了?不是还有最后一次心理测试吗?”坤子挺惊讶的啊,昨天这妮子还说没出结果前她就不去森市。

  “晚上就回来了”林明朗不愿意多说,从坤子手里拽回行李箱后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坤子拽住她的头发,纳闷的问:“你吃大葱蘸酱呢?就隔森市蘸一蘸就回来了,那还去那干啥?”

  林明朗被坤子拽住头发后,面无表情的转了个身,看着他:“松手。”

  “你去森市干什么?”坤子跟没听到她的话一样,面不改色的问。

  他已经免疫这小妮子的眼神了,再凶又怎样,不还是小猫吗。

  林明朗满心无奈的看了眼手表,不耐烦的说:“我去揍人”

  “揍谁?”坤子松了手问。

  林明朗整理着头发,说:“一个早就该揍的人。”

  坤子哦了声,看了眼她的行李箱又问:“那你提行李箱干什么?你又不在那住。”

  “收拾完渣渣后衣服就脏了,得换一套。”林明朗一本正经的说。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坤子这个决定做的非常仓促,但是又很有理由。

  他不放心林明朗,森市就那么大,林雅还在,万一不小心碰到了,这万一把小妮子刚好的病又给激出来可得不偿失了。

  坤子说完就提着行李箱往外走。

  “你去干嘛?”林明朗小跑几步赶上坤子的脚步问。

  坤子自认为很帅气的朝着林明朗比了个k,然后说:“祖宗去揍人,我去放哨。”

  恰好旁边路过一位妈妈带着小娃娃,看到坤子这个动作后,那位妈妈同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对自己的小宝宝说:“看到那位叔叔了吗?以后可别再挑食了,要不然你的眼睛就变的跟他一样了。”

  坤子听到后,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那位刚过去的妈妈,用眼神问林明朗,这位大婶刚刚是在说我吗?

  林明朗看了他一眼后,发出了一声嫌弃的叹息,然后把坤子头上的帽子帽檐压下,给他把脸遮的严严实实的,说:“行了,大早上的,让大家眼睛舒服点吧。”

  坤子的内心独白:叔叔?那个大婶叫我叔叔?我他妈是京都二十岁的青年才俊啊!现在就沦落为叔叔了,那再过几年他是不是就成爷爷辈了???

  —

  林明朗来到森市后,先找了个宾馆把行李箱放那了。

  随后,坤子又嚷着饿,她又陪这个拖后腿的去吃了顿饭,折腾了这么一下也就快中午了。

  恰好是放学的时间,林明朗也不用去学校找了,直接在校门口堵人吧。

  反正一中就一个门,她就不信堵不到徐美美。

  但是林明朗忘了,她在一中的时候有多出名,她往那个校门一站,有多吸引人。

  不出一会,还没走出校门的王鸣和肖遥就听到楼道里有人在喊:“特大消息!特大消息!”

  “林明朗回一中了!现在就在门口呢!”

  然后,下一句那人就压低了嗓音:“不是说她有抑郁症吗?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另一个人立马捂住他的嘴:“你疯了?还敢提?没看见徐美美被浪爷整成什么样了?”

  “现在在我们学校关于林明朗的谣言谁还敢说?”

  王鸣在这个墙根听的一清二楚,心里说,这林姑娘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不是说她还有半个月才回来吗?这突然回来是要干什么?

  他越想越觉得奇怪,王鸣对林明朗的病情都是从谢浪嘴里听来的,所以他对林明朗现在的状态概念不强。

  在王鸣印象里,林明朗的状态还是那种颓的不行,丧里丧气的,就跟脆弱的兰花一样,一碰就倒了。

  现在还明目张胆的站在一中门口跟个猴一样被人看,那还得了。

  然而,当他跑到校门口见到这姑娘后,觉得像做梦一样。

  王鸣绕着林明朗前后左右转了好几圈,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问:“林妹妹,你怎么还胖了?”

  林明朗看着王鸣面无表情的勾了下唇角,呵呵两声,随后推开王鸣,冲着刚出校门的徐美美走去。

  先办正事,等会叙旧。

  林明朗忍徐美美很久了,在京都的时候,徐美美阴了她,她没来得及找她算账,就被林雅带来了森市。

  来到森市后,她又碰到了徐美美,还是没来得及找她,自己就回京都养病了。

  林明朗一直很佩服徐美美,她长着那张嘴连脑子都不带的安然无恙的活了十八九年也算是个奇迹了。

  这种不可多得的人,她都准备放过了,因为以后徐美美总会遇到一个比林明朗更狠的,让自己长长记性。

  谁知道她又自己找上门了,还用个傻子都能看出来的假照片来挑衅。

  这次,林明朗想,自己不教训她,罐头都不同意。

  徐美美自从上次被谢浪吓唬过后,表面上一直挺安生的,但背地里她一直觉得自己没错,凭什么要受到这样的委屈。

  但让她跟谢浪硬碰硬的刚,徐美美不敢,不过,她不敢,有人帮她。

  徐美美长的美,不缺追求者,死心塌地的追求者也有,五班恰好有一位,叫李千,还是个书呆子。

  只要徐美美一跟李千撒撒娇,李千就变成了个言听计从的傻子。

  所以,徐野和谢浪他们遇到的找茬,全是徐美美让李千去做的。

  李千平时在五班存在感很低,就连谢浪都不怎么认识,更何况徐野,所以那天徐野揍的混混不是别人,正是五班的李千。

  包括谢浪手机这件事,毫不例外,也是李千做的。

  李千违背了道德和法律就是为了在徐美美面前找些存在感,但是挺现实的,不是每一个女生都是林明朗。

  —

  林明朗做事干脆,见了徐美美后二话没说拽起她的手腕就往一中后边的临榕街拉。

  王鸣和坤子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跟上。

  王鸣是见过林明朗打架的,那个下手的狠劲啊比谢浪有过之而不及,他总害怕这姑娘等会把人打残了,所以得去看着点,不能出事。

  等他俩进了那个巷子后,就看见穿着一身黑,梳着高马尾,背影瘦削的林明朗蹲在徐美美跟前,用手机啪嗒啪嗒一下的往她脸上拍。

  一边拍一边说着什么,可能是说的话刺到徐美美的软肋了,徐美美的表情瞬间变的惊恐,王鸣觉得她见了林明朗比见了鬼还害怕。

  坤子跟上之后,先是看了眼巷子,然后就扭过头背靠着墙,往嘴里塞了根烟含糊不清的感叹了句:“这妮子可比以前收敛多了。”

  坤子话音刚落,王鸣就见徐美美情绪激动的说了句什么,然后,林明朗干脆利落的给了徐美美一巴掌。

  王鸣看着这一幕啊,看着看着就呆了。

  他指着巷子问:“这叫收敛?”

  他觉得面前的林明朗比他们打架时候的气场还野,不是说她打人打的有多狠,而是那种看人时的眼神和气场,那一个眼刀子过去就让人觉得腿软。

  坤子吸了口烟,了然的说:“估计徐美美又怎么惹她了,要不然按小妮子的步骤,现在还不至于扇巴掌。”

  王鸣问:“徐美美又怎么招惹林妹妹了?她最近挺安生的啊。”

  坤子给王鸣递了根烟,看着面前那家名字特别的店,漫不经心的说:“好像是用徐美美谢浪手机给妮子发什么腻歪人的照片了。”

  “林明朗不是个能忍气的人,除了对她那对不咋样的父母忍过,其他的人让她不好过,她绝对也让找事的人不好过。”

  王鸣点上烟后,吸了口,然后看了眼巷子里,心想也不知道徐美美是给林明朗找不痛快,还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十五分钟后,林明朗觉得差不多了,便起身俯视着徐美美说:“我还有半个月就回森市了,一中我是一定要回的,但是你要是再这样恶心我,我不介意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或者,你也可以转学”

  “你逼我转学一次,我再让你转学一次,刚刚好,谁也不欠谁。”

  “再或者,你想活的精彩一点,我也让你像我一样背着一身莫须有的称号再转学,也不是不可以,这一切就看你自己了。”

  —

  谢浪这边自从手机丢了后一直脾气不太好,他黏林明朗也不是一两天了,这突然没了手机联络不上她,谢浪是哪哪都觉得不对劲。

  最关键的是,他总觉得如果这次真的老老实实参加完竞赛再回森市,会错过点什么。

  直到,徐野早上又给竞赛老师打了个电话说要找谢浪。

  徐野对谢浪说,我知道谁偷了你手机了,五班的一个人,最近这段时间和徐美美走的挺近的。

  然后接下来,徐野说了一大堆,李千和徐美美的事,毫无重点!

  谢浪等他说了一大堆前因后果后,还是不知道他一大早就打电话过来的原因是什么。

  他阴着脸问:“你打电话就为了跟我说这事?”

  “不啊,我还想跟你说林明朗好像回森市了。”徐野在嘴里正吃着煎饼,说话含糊不清。

  “谁回森市了?”谢浪又问。

  徐野把嘴里的煎饼咽了,一字一句道“林明朗!”

  林明朗回森市了。

  这个消息有点上头,谢浪心想他直觉还不错,这下总算找到一个非走不可的理由了。

  徐野看着自己再一次被挂的电话,忍着气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毕竟这货想媳妇儿想了一个多月了,能原谅,能原谅。

  —

  英语竞赛和数学竞赛不同,一个考试考三天。

  第一天是笔试,还只考上午,下午给他们放松。

  第二天是口试,也是只考上午,第三天是辩论赛。

  但是谢浪急着出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上午考完笔试拿到纸条后,就去办公室找老师了。

  然而这竞赛老师也是个较真的,任凭谢浪好说歹说就是不给他提前考。

  但谢浪有招啊,他当着老师的面把纸条上要求演讲题目,现场编了个小作文。

  辩论赛也是一人分饰两角色,一会正方一会反方,有观点有论据,这表现精彩绝伦。

  不管老师怎样觉得,但在谢浪心里他认为自己已经考完了,这趟没白来,还开发了一个新的技能——自己跟自己吵架。

  就这样,谢浪自己给自己考完了试,走了好远才坐上回森市的公交车。

  出了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后,谢浪先去买了个手机,然后去营业厅把自己的那张卡补了回来。

  他把电话卡安上后,先给李福福发了条短信,告诉他自己考完了,平安无事,不用担心。

  刚发完消息,手机就响了,有人给他打电话。

  谢浪以为是林明朗,那个开心的情绪已经跃然脸上了,但在看到那串数字手,瞬间垮台。

  “窝草?这个偷手机的傻逼接电话了?”徐野见这电话通了后,坐在最后一排扭着跟钱飞说。

  徐野一直打谢浪的手机纯粹是闲的无聊,不用怀疑,他是真的无聊。

  谢浪回道:“我看你像个傻逼。”

  “窝草!谢浪?你手机又找回来了?”徐野惊讶的问。

  谢浪:“新买的。”

  徐野问:“你考完试了?这么快?”

  他觉得太玄幻了,早上给谢浪打电话的时候,他还没开始考试,这才下午四五点谢浪就考完了?不是说考三天的?

  “老子自己给自己考完了,不行?”

  谢浪现在只想给林明朗打电话,不想听个汉子在电话那边逼逼叨叨,所以他回了这句后,干脆的把电话挂了。

  —

  挂了电话的谢浪,满心欢喜的给林明朗拨过去电话了。

  打通后,谢浪第一句就问:“你回森市了?”

  林明朗此刻已经坐在了机场的侯厅室,看到谢浪给她打电话时,还纳闷正在参加竞赛的谢浪是怎么找回自己的手机的。

  结果,听到他这样的开场白后,支支吾吾的也不多想了,因为她不知道咋回答。

  “嗯。”

  最后林明朗有点哼唧的吐出了嗯。

  谢浪觉得林明朗回来后,肯定会先去棋牌室,他边向家的方向走边问:“在哪呢?”

  “那个,机场。”林明朗沉默了会,然后破罐子破摔的说。

  她此刻已经在心里把那个透漏消息给谢浪的人骂了百八十遍了!

  这次回来本来就有些冲动,主要是在森市住的房子还没找,什么都还没准备。

  “你说你在哪?”谢浪的脚步顿住了,似是没听清林明朗说的话。

  林明朗有点心虚的说:“我在机场。”

  “哪个机场?”

  谢浪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害怕极了。

  “咳,森市。”

  林明朗说完后,谢浪暂时没了声音。

  几秒后,谢浪笑了声,说:“林明朗,你真能耐,都他妈来森市也不知道来看我一眼再走。”

  ------题外话------

  临近完结,但是卡文卡的难受!!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