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六十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5字数:1058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人们一旦有了盼头,便觉得日子就不那么难过了。

  就像林明朗,也如同谢浪,他们虽不在一处,却都为着能永远待在一处所努力着。

  四月初的时候,林明朗开始了最后一个疗程,如果测试结果还是轻度抑郁的话,她就真的可以毫无芥蒂的回到森市了。

  对抑郁症患者来说没有绝对的康复,只有相对。

  相对林明朗之前那种寻死觅活,连光都见不到的状态,她现在健康极了。

  不仅有了自己的目标,还有了想和谢浪一起奋斗的将来。

  然而,生活有时候操蛋的像在开玩笑。

  四月中旬某一天,林明朗一天也没接到谢浪的电话!

  谢浪以前都是一天好几遍的给她打,今天不仅一个电话都没有,连条信息也没给她发。

  林明朗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并未放在心上。

  下午的时候,她给谢浪打了个电话,但是语音提示对方手机已关机!

  然而,过了会,林明朗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内容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谢浪面无表情的看着镜头,一只手怪异的搂着徐美美的腰,背景还是京都的一个商场。

  林明朗看了一眼就笑了,真的,这世界上奇葩千千万,但他妈怎么总是围着她转悠。

  拙劣的手段她见多了,但这么拙劣的她还是第一个见。

  她把那张照片保存了下来,然后给徐野打了个电话。

  —

  森市那边,徐野刚在巷子口解决完一场“战斗”,就看到了他妹子打来的电话。

  他顺了两口气,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按了接听键。

  “大妹子,咋了?大晚上的突然给哥哥打电话?”

  徐野摘了头上的帽子,一只手挥着帽檐给自己扇着风,痞痞的问。

  “你在哪呢?”林明朗觉得这话从自己嘴里蹦出来特别别扭,但是现在情况特殊,所以她也就忍了忍。

  徐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答的时候嘴依旧欠儿的很:“你这回了京都怎么还开始查我的岗了?谢浪没黏着你,一天二十四个小时的打电话了?”

  “你管我?你知道王鸣电话吗?发我。”林明朗觉得还是王鸣靠谱点,徐野这家伙嘴里冒不出几句正经话。

  “不知道”徐野蹲在角落里,扣着墙上的小广告,后知后觉的问:“你是不是和谢浪闹什么矛盾了?”

  林明朗矢口否认:“没有。”

  她现在一点也不生气是假的,但是生气前总要弄清楚事情的原委。

  那张照片一看就是合成的,很明显,有人故意为之。

  她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徐美美,但是林明朗认为徐美美不至于这么没脑子用这种小儿科的把戏来挑衅她。

  徐野觉得这俩人吵架应该也不可能,所以他觉得很奇怪的问:“那你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林明朗冷哼了声说:“有人用谢浪手机给我发了个照片示威,但我打谢浪电话打不通。”

  “你帮我去谢浪家看看,他在家没。”

  徐野一听这,感叹了声:“这么猛的?”

  林明朗没好气的回:“你麻溜点,行不。”

  徐野刚打完一架,现在满身戾气不适合回家,闲着也是闲着。

  等到了谢浪家门前后,徐野隔着门缝往里看了两眼,发现里边都没亮灯,连棋牌室的门都没开。

  于是,他有些狐疑的对林明朗说:“他也没在家啊,不过,这棋牌室不是一直开着门吗?怎么现在也关了。”

  “你昨天联系过他吗?”林明朗又问。

  “昨天晚上没有,不过前天晚上我和他一起做作业来着。”徐野说:“我好像听谢浪说,他又要去参加个什么竞赛。”

  “英语竞赛,他跟我说过,还要进行封闭训练。”

  林明朗知道这个事,但是再怎么封闭训练,也不至于关机关一天吧。

  谢浪那个脾性,她摸得透透的,他在知道能给她打电话了后,就没想要挂过电话,每次都是林明朗软磨硬泡的给他撒个娇,谢浪才舍得挂。

  要说他去参加竞赛,一天不打电话也正常,但是,手机关机就不正常了。

  现在关机又莫名其妙给她搞来这么个照片,就更不正常了。

  徐野想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突然问:“给你发的那个照片上什么内容?”

  “谢浪搂着一个女的”林明朗没什么情绪的说。

  徐野又问:“那女的谁?”

  林明朗:“你估计不认识,徐美美。”

  徐野窝草一声,说:“还真是她”

  “你认识?”林明朗惊讶道。

  “这事说来话长,你等我先联系到谢浪再说。”

  徐野听林明朗这么说,突然想到了这段时间以来比较怪异的事。

  自从徐美美那事过后,他们这群人总是莫名其妙遇到找茬的,常常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校外的混混就要找他们干仗。

  徐野也怀疑过这些人是徐美美雇的,但是他刚才把那个找事的混混都揍懵了,他也没承认。

  街头上的混混可没什么信誉可言,像他这样的,反正就奇怪的很。

  这种感觉就像是猫逗弄老鼠,但不爽的是,他妈的!徐野觉得自己才是那只老鼠!

  最重要的是,他们这几天刚被莫名其妙的找了茬,林明朗那就收到示威的照片了。

  这他妈要是还不是有人在搞他们,徐野都不信。

  前几天,徐野也问过谢浪有没有遇到这种状况,谢浪说有,然后就没了后续。

  谢浪根本没当回事,他觉得这些人就是纯粹找麻烦的,可能是徐美美心有不甘耍的小把戏吧。

  他近来一段时间学业有点繁忙,所以就没怎么理那些找事的人。

  徐野听谢浪这么说觉得找麻烦怕什么,他最不怕的就是麻烦了。

  于是,徐野在电话这头安慰了林明朗两句,说他先给谢浪的班主任打个电话,问问谢浪现在怎么样。

  林明朗倒也冷静,应了声好,就挂了电话。

  只是挂了电话后林明朗就开始收拾行李了,看来把谢浪一个人放在森市太不安全了。

  —

  徐野先是给自己教导主任打了个电话,要来了李福福的电话,然后又从李福福那要到了英语竞赛训练的老师。

  最后,他拨通了那个得来不易的电话后。

  结果,那边的提示音是“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

  他愣了几秒,心想,真他妈绝了。

  然后,徐野在谢浪门前转了好几圈,最后皱着眉,满脸不情愿的给那个号码交了二十块钱话费。

  给那个陌生的号码交完话费后,徐野对自己竖起了大拇指,心想真的从没见过自己这么善良的人。

  十分钟后,徐野联系到了谢浪。

  他上来第一句就是:“谢浪,你手机是个摆设吗?我妹子找你一天了!”

  “还有你们老师手机欠费了,还是我给他交上的!”

  那头的谢浪,淡淡的应了声,语气低沉听起来情绪不太好。

  徐野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冷淡,这就像一拳打到了棉花上,于是他冷静了下问:“你嗯是什么意思?”

  “手机被偷了。”谢浪捏着面前劣质的木门框,烦躁的说。

  谢浪不知道手机什么时候被偷的,反正等他到了训练营的时候,他手机已经不见了。

  参加训练营的大都是好学生,在学校的时候都不敢带手机,谢浪借了一圈都没借到,最后还是借了老师的电话。

  然而,还他妈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那老师电话欠费了!

  这个狗比地方还他妈没网!

  而且,这次的集训还特别赶,课多的根本逃不了。

  “你人没事吧?”徐野替林明朗问了句。

  “没有”谢浪出神的想了下最近发生的事,突然问:“最近那伙人还骚扰你吗?”

  徐野:“刚解决了一波”

  “嗯,你跟林明朗说一声我没事,让她别担心,我再有两天就能回去了。”

  谢浪把事交代清楚后,又对徐野说:“你明天找一趟王鸣,让他问问五班有没有特别喜欢徐美美的男生。”

  徐野疑惑:“干嘛?”

  谢浪:“你只管让他问。”

  挂了电话后,徐野看着熄灭的屏幕,后知后觉的嘟囔:“那老子的二十块钱谁给?”

  唠叨完,他还得给林明朗回个电话,这妮子找不到人,估计正着急呢。

  谁知道,徐野这个电话打过去,明显感觉林明朗的情绪比刚刚暴躁了。

  “就这一会,你去哪吃火药了?”徐野莫名其妙的问。

  “没有,刚刚碰到个不要脸的货”林明朗忍着怒气把行李箱拉上。

  他喵的!刚刚那个偷了谢浪手机的货竟然又给她发短信了!

  短信的内容不是照片了,改成文字了。

  人家含情脉脉的诉说着对谢浪的爱意,特别长的一大段,看的林明朗犯恶心。

  大致意思就是山可崩地可裂,她对谢浪的爱都不会变。

  奶奶的!林明朗气笑了,这是在跟她示威吗?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森市一趟,让那个货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山崩地裂!

  —

  等他跟林明朗报备完谢浪的行踪后,徐野靠在谢浪门前的墙上,暗暗感伤了会。

  教训徐美美那天他没在场,但是找茬的依旧找上他了。

  人生中第一次帮别人缴话费,还是帮个不认识的老师交的。

  夜晚的风吹的人很舒服,就在徐野觉得自己脾气在家了,打算去一中找高曼曼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后背有点发凉。

  他左右看了会,看见了右手边墙后露出的一个脑袋,是何琛。

  “你跟着我做什么?”徐野向他招了招手,心想这小子估计跟了他一路。

  何琛有些不知所措的从墙角出来,动作僵硬的回道:“没,没什么。”

  “真的?”徐野看着他的眼睛问。

  “我就是”何琛怯生生的指了指徐野的手机,然后说:“我听到你跟林姑娘打电话了,就想找你问问她的病好点了吗。”

  “好多了。”徐野回答完后,让他坐在自己旁边,不经意的问:“小琛子还喜欢我妹子呢?”

  “嗯,喜欢。”何琛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

  徐野瘫坐在谢浪家门前,毫无形象可言,摸着何琛的脑袋笑着说:“怎么就这么纯情呢?”

  何琛低着头也不说话了,就是满脸通红,心里那点小欢喜藏都藏不住。

  过了会,徐野看着眼前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年,神神秘秘的来了声:“果然”

  然后,就没后话了。

  何琛依旧沉浸在林明朗病情好转的喜悦中,听到徐野的话后,便顺着他的话头问:“果然什么?”

  徐野看了何琛一眼,突然揽住了他的脖子,贱兮兮的说:“春天来了,琛子也春心荡漾了。”

  “不过呢”他话锋一转:“林明朗这姑娘你还是别想了,哥给你挑个别的。”

  “那不行”何琛固执的说:“我又不喜欢的别人,为什么要挑别的,我就喜欢林姑娘。”

  徐野闻言,故意用膝盖顶了下他的小腿,无奈道:“你还真是个驴脾气,我妹子有对象了,还是不会分手的那种,你执着她做什么?”

  何琛却说:“我就是喜欢,并没有想过要怎么样。”

  “野哥,你知道吗,这种喜欢就跟我小时候喜欢那些虚幻的动画一样,我不一定要得到它。”

  “就是想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看一看,让自己开心一些。”

  “可能听起来有点傻,但是你不觉得林姑娘很有传奇色彩吗?就跟那些动漫里的女侠一样,无所不能。”

  徐野从来不知道跟了他两年的琛子,这么有理想有抱负,这种政治觉悟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所以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回他。

  何琛以为徐野还是不懂自己对林明朗的感情,于是,又问:“野哥,你有梦想吗?”

  “没有吧。”徐野看着眼前这个单纯的少年,没什么情绪的说。

  “我有”何琛喜滋滋的道。

  徐野无聊的转着烟盒问:“什么梦想?”

  何琛沉默了会,然后有些羞涩的说:“林明朗。”

  “什么?”徐野吃惊。

  何琛看着徐野认真的重复了一遍:“林姑娘啊,她就是我的梦想。”

  徐野直接给了他脑袋一掌:“你疯了?梦想这个词是能随便加主语的吗?”

  “没啊”何琛捂着脑袋,带着委屈的说:“我真的很喜欢她,我准备以后考到京都上大学。”

  徐野问∶“我没记错的话,你就见过她几面吧,见了几面就把她当梦想了?你以为小孩子过家家呢?”

  “你不懂”何琛颇有深奥的说∶“梦想是要有距离感的,我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

  “我觉得林姑娘很棒,是那种可以当做榜样的人,也正是因为她棒我才喜欢的啊”

  徐野说:“你的喜欢不需要回报的?”

  “怎么不需要”何琛乐呵呵的说:“但是初恋吧,总是遗憾的”

  “我何不趁着这个遗憾让自己变的更好,反正我现在也喜欢不上别人,还不如趁着这股劲,把林姑娘当成光,努力向着光出发。”

  “可能等我变的和她一样。

  林明朗那个姑娘是挺好的,能给人希望也能让人觉得一切都有可能。

  等把何琛送回家后,徐野直接去一中了,打听八卦什么的,还是找女生来的靠谱。

  正好,他又有找高曼曼的借口了。

  ------题外话------

  今天事挺多,更的有点晚。

  放心,不搞事了。

  作者最近有点疲乏,也搞不动了。

  另外,和浪仔说再见的意思就是,这篇快要完结了。

  就差最后这么一哆嗦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