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五十九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5字数:967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等徐美美回过神的时候,仓库的门已经被人从外边锁上了。

  她害怕的看了下眼前的景象,突然觉得有点恍惚,这个地方和当年那个仓库太像了,连墙上的裂痕都一样。

  徐美美的胆子其实很大,并不相信什么怪力乱神之说,但是她刚刚被谢浪进行了一次精神碾压,心理防线很脆弱。

  再加上四周阴暗,杨阔和脏辫精心撒的荧光粉粘在墙上、天花板上、门把手上、精神极度紧张的人看上去觉得那些发着光的东西跟真的幽灵一样。

  就这样,徐美美也没被吓哭,她只是扶着墙靠在墙角,颤抖着抱紧自己。

  不过,等谢浪把碟片插好,投影设施一开,画面投放在仓库墙壁上那一瞬间,徐美美崩溃了。

  那张碟片先前已经被杨阔看了一半了,正好卡在了最高潮的时候,因此谢浪一按播放键,投放出来的就是一张放大版的鬼脸。

  与此同时,崩溃的还有杨阔。

  谢浪不仅让徐美美见识了这个世界的险恶,也让杨阔见识了一下。

  因为杨阔这家伙干什么事总跟闹着玩一样,他可能嫌黑夜不够可怕,非得找点伴奏。

  自从,徐美美进去后,他就开始扒着窗户往仓库里看,说是想检验一下他们布置的效果,并且还实时播报一下徐美美的状况。

  然而,没人理他,直到谢浪放大招后,杨阔条件反射的吼了一嗓子成功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人。

  脏辫也不玩游戏了,专门用手托着下巴,看着杨阔是怎么自己吓自己的。

  老贺困的不行,刚刚那一声就让他皱了下眉头,然后转了个头,人家继续睡了。

  说要体验一下通宵的感觉,然后去超市买了一大堆吃的,还顺便带回来个小帅哥,此刻正在另外一个角落调情的王惊鹊听到动静后,探出个脑袋用眼睛询问了下谢浪怎么回事。

  在得知没事后,又缩回去继续和小帅哥聊天了。

  王鸣就有点一言难尽了,他完全没被杨阔的叫声干扰,反正那个脸色是一直没变过,臭的很,那双眼一会看看谢浪,一会往王惊鹊待的那个角落瞄两眼,忙得不可开交。

  仓库内挺热闹,仓库外也挺热闹,各忙各的,就是没人提出要走。

  因为这群人真的都只是想捉弄一下徐美美,并没有不管她的死活,万一人家小姑娘被吓晕了,出事了就不好了。

  而且,在场的人哪个都知道徐美美对林明朗做过了什么,说实话这种人很卑鄙。

  如果是真的想教训她,他们大可锁了仓库门,放开碟片,一走了之。

  留她一个人叫天天不应的,这才叫绝望。

  然而谢浪他们虽说捣蛋的事没少做,但是道德底线摆在那呢。

  这事不能做这么绝,徐美美是有错,但谢浪也不能让自己变的和京都职高那群混混一样。

  他谢浪是每天读一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人,不能容忍自己做出那种不道德的事。

  虽然,现在强迫人家看鬼片这事就已经挺不道德的,但是这事是徐美美欠林明朗的。

  谢浪只是在帮自己姑娘讨回来而已。

  —

  那一晚,谢浪在仓库门外站了一晚,听着徐美美从刚开始的哭喊尖叫到最后哑着嗓子道歉。

  尽管他也听出了那些道歉没几份真心,但是谢浪觉得她好歹说了。

  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她该受的,都受了。

  天亮的时候,谢浪进了仓库,拍了拍那个缩在角落里的人问:“感觉怎么样?”

  徐美美喊了一夜,现在没有力气再咋呼了。

  “从今以后呢,要是再让我听到你在外边造林明朗的谣,可就不像今天这么舒服了。”谢浪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闲散的说:“你做的那些事,我一样也可以让它成为同学们茶余饭后的八卦点。”

  徐美美闻言,瞳孔瞬间放大,她一直认为谢浪虽然话少,性子冷点,但是他身上的气质干净,一定是个绅士,不屑于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别这样看我”谢浪熬了一夜,现在疲乏的很,看到徐美美那样的眼神后,根本没什么心情来说教她:“我没你想的那么善良。”

  徐美美被王惊鹊带走后,王鸣看了眼徐美美那狼狈的背影,异常冷静的问谢浪:“你就不怕她告诉父母或老师?”

  “嗯,她不敢。”谢浪玩着打火机,靠在墙上闭着眼蔫蔫的回着。

  王鸣:“为什么?”

  谢浪反问:“你知道她为什么一直贬低林明朗抬高自己吗?”

  王鸣:“为啥?”

  谢浪:“因为面子。”

  王鸣那聪明的脑袋瓜子转了转,明白了。

  然后,他又问:“万一人家不要面子了呢?”

  谢浪无所谓的笑了下:“那我也就不要了呗。”

  —

  大家熬了一夜,每个人都有点蔫,现在是连动都不想动。

  唯一一个精神的鹊姐还去送人了,他们还指望着鹊姐能帮他们带个早餐回来,到时候吃饱了再各回各家。

  但惊鹊女王送完人就溜了,人家约会去了。

  不过,好在徐野这个浪了一晚上的人回来了。

  徐野回来后先问了下谢浪事办的如何,知道效果不错后,嘴里嘟囔着:“可算消停会了,你说那个徐美美一个姑娘家怎么就那么多事,好好活着不好吗?

  “总算是帮我家妹子出了口气。”然后人家开心的又从身后拎出一兜子早餐,挨个发。

  发完早餐后,徐野注意到了坐得离谢浪十八丈远的王鸣。

  他问:“王鸣怎么愁眉苦脸的?事儿办的不是挺顺的吗?”

  王鸣还是觉得没有一个人告诉他这事让自己很受伤,于是苦着脸,有点委屈的说:“他们搞集体活动都没带我!”

  “行了鸟哥,开心点,下次你组局也可以不告诉浪爷啊。”杨阔摊在台阶上,困得像条狗“再说我们为林姑娘报仇了啊,别愁眉苦脸的。”

  一说到林明朗,脏辫就来劲了:“浪爷,我女神最近怎么样了?她怎么都不跟我们联系啊?”

  杨阔挣扎着掀开眼皮,拿到桌上的豆浆,把吸管咬住后,重新闭上眼睛说:“这姑娘一回京都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杳无音信,连浪爷都没联系,能联系你?”

  老贺问:“浪爷前几天不是去京都了吗?见着人没有?”

  谢浪喝豆浆的动作一顿,随即若无其事的说:“没”

  他这语气比王鸣的还委屈。

  谢浪越想越烦,本来林明朗病情有所好转了,他是很开心的。

  然后又遇到了徐美美这个事,所以他就想借着这个机会去京都一趟,表面上看,谢浪是要去了解徐美美和自家姑娘产生的过节的,实际就是想媳妇儿了。

  谢浪可是捧着满腔的爱啊就飞京都了,谁知道奶奶的,林明朗那个丫头跑隔壁市了,他的爱啪叽就给摔地上了。

  听坤子说这妮子最近精神劲十足,就跟撕了如来佛祖的封印条一样。

  林明朗平常最爱睡觉,一天除了吃就是睡,现在连枕头都不沾了,据说是找到了什么人生目标,反正神神秘秘的还不让坤子知道。

  所以当天下午,谢浪被坤子拽着在网吧陪他玩了一下午的拳皇,坤子还时不时提一两嘴徐野。

  坤子问:“上次在医院那个自称是明朗哥哥的傻逼咋没和你一起来?”

  谢浪:“那货犯事了,正在教务处抄中学生守则。”

  坤子:“犯什么事了?”

  谢浪:“明目张胆的串学校,被我们教导主任逮到了。”

  坤子闻言赞叹了声:“我见他第一眼就知道这货不太聪明。”

  谢浪看着他,意味不明的笑了声,说:“人家全校第一。”

  坤子:“……”

  对不起了,是在下眼拙,还真没看出来。

  此刻,远在森市的徐野,打喷嚏打的有点怀疑人生。

  谢浪临走前,让坤子多看着林明朗点,林明朗实在有点过于欢脱了。

  坤子让他别在意,小妮子这是在释放自己,她小时候就这德行。

  看着坤子满脸认真,谢浪提着的心暂且放了放。来京都后没见到林明朗,谢浪一直以为是林明朗病还没好全,所以才躲着不见他,但现在看来这姑娘估计是真的在外边疯呢。

  那就让小姑娘在外边野一段时间,反正最后她都得回到自己身边。

  —

  大家都说林明朗最近过于欢脱了,但其实是受了前段时间的影响。

  前段时间小姑娘是真的又脆弱又阴郁,每个人都觉得她变成了瓷娃娃,怎么对待都觉得易碎。

  对比太明显,所以此刻回归正常的林明朗就让人觉得过于欢脱。

  但林明朗觉得,她的性格跟行为跟去森市前一点区别都没有好吗?

  睡的少了也是因为她发现自己胖了,一个月后她可是要穿着小裙子捧着花去见谢浪的人,怎么能让自己胖呢?

  但在林老爷子眼里,这姑娘最近就像是刚被放出笼子的野兔子一样,疯的不行。

  连带着他经常怀疑柳医生偷偷的给这妮子注射亢奋剂了,这种转变有点太惊悚了。

  柳医生却说正常,她压抑了这么久,需要释放,过段时间就好了。

  而且林明朗小时候不就是这性子吗?

  话虽然不多,但是鬼主意颇多,皮实的不行。

  经柳医生这样一说,林老爷子暂时放心了。

  然后突然有一天,林明朗跑来跟他说,她想学绘画,不仅如此,她还要考央美!

  林老爷子可是知道自家姑娘是什么德行的,小姑娘从小就是走一步算一步的性子,从没想过以后,懒得很。

  现在不仅想了,还想那么远,着实让老爷子大吃一惊。

  —

  要说,林明朗突然想学绘画了这个事,其实也不突然,病还没好全的时候她就开始想着了,只不过那时候是在跟自己较劲。

  回京都前,林明朗把谢浪卧室放的那张照片偷带回来了,就是想在想他的时候看看,但是吧那个照片某天毫无征兆的被罐头吃了。

  …………

  是真吃了!也不知道一只狗为什么会吃照片!

  关键罐头吃的还特别摇头晃脑,当着林明朗的面就把谢浪最后一片衣角给嚼嚼咽了。

  林明朗那时候还没现在这么想的开,看到自己的宝贝被罐头吞了后,当着罐头的面就开始哭,哭的跟水龙头一样,关都关不住!

  当天晚上她在梦里都梦到了那张惨死的照片,那是她的光啊,就这么被罐头给吹灭了。

  然后她半夜醒来后,又哭了,哭的那个委屈,还差点背过气去。

  第二天林明朗实在想谢浪想的不行,但她不喜欢拍照,手机里一张谢浪的照片都没有,然后她拿起书桌上的2b铅笔,找了张白纸,自己开始画了。

  结果,林明朗画了一个小时,哭了一个小时。

  真的,太丑了,她画的太丑了!

  谢浪长的那么帅,怎么她画出来的就跟后天长变异了一样!

  林明朗越画越伤心,但那一天她从没停过笔。

  她一边看着最基本的素描教学视频,一边实验。

  等到晚上的时候,终于有一张能看的了,也就是从那开始,林明朗跟画画较上劲了。

  每天都来一张,跟自虐一样,就那样她竟然还找到了点乐趣。

  每次林明朗画画的时候都能放空自己,就感觉自己的灵魂飘到了另一个时空,那里能让她觉得放松。

  但真正让她决定高考要考美术学院的事儿,是某天她在画展外看到的一幅画。

  那幅画很简单,蔚蓝色的天空上飘着几朵白云,蓝天之下是一望无际的河面,河上飘着一叶扁舟。

  小舟上长身而立着一位男子,他头上戴着草帽,穿着黑短袖,黑运动裤正仰头看着远方正在展翅翱翔的鹰。

  这幅画给人的感觉宁静又美好,让林明朗陡然心生向往。

  后来,那位画家对这幅画解说的时候说道,那条河是世界上唯一一条倒流的河——额尔齐斯河。

  那是她初中就想去的地方,后来她真的去了,和她的男朋友一起,船上的男人就是她的男朋友。

  不得不说,那幅画的景色是很吸引人,但是最迷人的数那个画中的男子,仅仅一个背影就让人心生荡漾。

  林明朗看着那幅画,心里突然有了想法,一个听起来很荒诞的想法。

  她要在长白山的脚下为谢浪画一幅画,让整个长白山都为谢浪做背景。

  不止如此,她还想去遍所有小时候想去却没能去的地方,把那些向往画进纸上,印在脑子里。

  那天,林明朗突然理解了谢浪为什么那么喜欢看海贼王。

  找到oneiece成为海贼王是路飞的梦想,考上飞行院校成为飞行员是谢浪的梦想。

  林明朗却不敢把自己这一瞬间的想法称之为梦想,她依旧是那个懒散的林明朗,只是突然幻想了一下以后要做的事。

  这比她以前好多了,以前她连明天都没有想过。

  原来一个人有梦想是这样的,感觉前路光明,即使有千万阻挠也觉得不过尔尔。

  她这个梦想来的虽晚,但还不算迟。

  ------题外话------

  十七八的少年少女嘛,这个年纪都是有梦想的,所以搞的就励志了点。

  明天开始倒数吧,十一个数,数完估计就要和浪仔和明朗说再见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