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五十八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5字数:990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突然想到什么的王鸣丢下了高曼曼,从另一边的墙头跳进了修车厂内,落地后,他根本没怎么找就在那间旧仓库前看到了杨阔和脏辫他们。

  王鸣看着他们都在这里,心里突然觉得有点委屈,这他妈谢浪那个玩意怎么什么都不跟他说!

  “你们是不是瞒着我做什么了?”王鸣在心里骂了几句谢浪,悄无声息的靠近他们,满含怨念的说。

  “我草草艹!鸟儿你吓死我了。”杨阔刚刚手贱打开看了下那部鬼片,现在还有点后怕呢,这被王鸣一下差点灵魂脱壳。

  “你们这是在干嘛?”王鸣抱着手臂不满的问。

  “你跑哪去了?干活的时候不来。”杨阔把最后的荧光粉给了脏辫,让他去喷,他现在被吓的有点腿软,动不了。

  王鸣满脸震惊,仿佛在说他竟然还有脸问出这种问题?

  “你问我?”

  “嗯,对啊。”杨阔又问一遍:“你哪去了?”

  王鸣:“你竟然问我?”

  杨阔满脸问号:“不能问你吗?”

  王鸣:“我他妈现在都是懵的,你们谁告诉我今天下午有活动了吗?”

  “浪爷没跟你说?”脏辫满手荧光粉却故意把爪子放在王鸣肩上。

  王鸣:“他跟我说什么?”

  贺帆扔给王鸣一瓶水,顺带把暗戳戳使坏的脏辫拍到一边说:“浪爷好像要吓唬一个小姑娘,让我们帮一下忙。”

  “好像是那小姑娘在学校里造林姑娘的谣了,那谣言说的老难听了,那几天我去棋牌室天天都能听到各种版本的。”

  “我本来觉得这么些大男人装神弄鬼来吓唬人家小姑娘说不过去,但是那个女的太不是人了!我竟然听到有一版说林姑娘在京都流过产还和混混搞过。”

  杨阔也应和着:“这他妈能忍吗?不能!”

  这俩人巴拉巴拉的说着,完全没看到王鸣越来越黑的脸。

  贺帆:“现在林姑娘也回京都治病了,人虽然没在这,但是名声在这呢,可不能无缘无故被人破坏了”

  杨阔:“这不浪爷憋了好几天,想出这么个招儿。”

  “这都是浪仔跟你们说的?”王鸣四处找了一下这个什么都不告诉他的狗玩意,结果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杨阔指挥着脏辫干这干那,最后辫儿终于忍不住了,给了他屁股一巴掌,然后这俩就开始闹了。

  然后,老贺回答了王鸣的问题:“有的是浪爷跟我们说的,有的是我听来的。”

  “妈卖批!谢浪这个狗逼这么大的事竟然一点都不跟我说!”王鸣气的快原地爆炸了。

  “你们浪爷去哪了?”王鸣又问了一嗓子。

  “修车厂门前吧,好像是去接客人了。”脏辫回道。

  王鸣皱眉:“这时候来哪门子客人?”

  杨阔把最后一包荧光粉全洒在了脏辫头上,干完后边跑边回道:“鸟儿你是不是傻!当然是免费观看电影的那位客人了。”

  —

  徐美美看到谢浪后,似乎并没想象中的意外。

  “鹊姐,你还带了个尾巴?”谢浪没看徐美美,直接走到王惊鹊跟前看着站在后边的高曼曼说。

  王惊鹊扭头看了眼,无奈的说:“那是蝉儿带来的。”

  “行,”谢浪点点头,而后给徐野打了个电话。

  “高曼曼来了,你出来解决一下。”

  正在角落里暗暗研究哪个角落投放出来的鬼片最恐怖的徐野,听到高曼曼这三个字后,愣了两秒后,突然加大音量回道:“她来干我屁事!我可解决不了!”

  “那我替你解决?”谢浪淡淡的反问。

  徐野沉默了几秒后,说:“你边儿去,等着我来。”

  徐野出来之前从脏辫手里抢了根烟,给自己点上后,深吸一口才缓解了下紧张的情绪。

  他喜欢一中校花这事还真没几个人知道,除了谢浪这个狗逼。

  高曼曼在看到徐野从那个修车厂出来后愣怔了几秒,随后她装作没看见一样,若无其事的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让了个道。

  徐野嘴里叼着烟看着她痞痞的问“装瞎呢?”。

  高曼曼尴尬的咳嗽两声,很冲的回道:“用你管?”

  徐野看了她会,突然道:“你当初给谢浪表白的时候那么温柔,对我怎么就这么粗鲁?”

  高曼曼把身后的书包背到前胸,搂着书包理直气壮的说:“你跟谢浪能一样吗?”

  她现在虽然不喜欢谢浪了,但是现在用来怼怼徐野还是不错的。

  “哪不一样?”徐野把她怀里的书包拽了下来,单肩背起来后,又自问自答:“哦,是不一样。”

  “你又不喜欢他。”

  “你喜欢我。”

  “你是自恋狂吗?”高曼曼听他这么说满脸通红。

  徐野看着她那红彤彤的小脸,心情格外好:“你不喜欢我,还来这找我?”

  高曼曼被堵的说不出话,眼神也开始飘忽不定,不敢看徐野的眼睛。

  “行了,野哥带你去喝奶茶去。”

  徐野也不逗她了,说完后直接弯下腰,单手抱住高曼曼的大腿,腰背用力瞬间把她抗在了肩上。

  把她抗肩上了??!!!

  徐野走出两步后,高曼曼才反应过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她开始剧烈反抗,一边骂着徐野你个流氓,一边用手捶打他的腰背。

  徐野啧啧两声,不轻不重的拍了下她的屁股,警告她老实点,掉下去可疼的很。

  —

  这边,谢浪也没直接带徐美美去那间仓库,而是先把她带到了院子里。

  他们这刚到院子里,王鸣就从仓库出来了,他看了眼徐美美后,开始质问谢浪:“你要搞她竟然不带我?”

  谢浪闻言皱眉,随即看了眼王惊鹊,问:“鹊姐没跟你说?”

  “说个鸡毛!你觉得她能告诉我?”王鸣指着王惊鹊说。

  王惊鹊在旁边靠着墙,丝毫不愧疚的来了句:“抱歉,忘了。”

  谢浪气质清冷的站着,道:“你现在不是知道了,不碍事。”

  随后,王惊鹊把王鸣扯到一边,把这块地留给了谢浪。

  等他们走远后,谢浪调整了下情绪,把眼里的不屑和寒意散发到极致,回身看着徐美美问:“你跟林明朗以前有仇?”

  徐美美抱着书包,看了下四周,强装镇定的说:“没有。”

  “哦,没有仇。”谢浪看着她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遍,然后说:“那为什么要造她的谣?”

  “我没有!”徐美美大声反驳。

  谢浪闻言冷嗤一声:“呵,没有?”

  徐美美:“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都是真的!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们都被林明朗骗了!”

  “那你坐下,把那些你认为是真的东西,说给我听听。”谢浪一点也不着急,也根本没有将她往仓库里带的意思。

  徐美美半信半疑的问:“你信我说的?”

  “你说说看。”谢浪席地坐在台阶上,玩着地上的野草,漫不经心的说。

  徐美美很崇拜喜欢谢浪,谢浪这个男人太完美了,在徐美美认识的男生里可以算的上顶尖。

  所以现在,她想在谢浪面前挽回一下形象,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的没说谎,徐美美把在京都发生的那些事说了个清清楚楚。

  “高一的时候,林明朗在酒吧门口救了个姑娘,叫温可。”

  “后来温可得知自己和林明朗一个学校,于是开始每天给林明朗送早饭作为回报。”

  “温可很温柔,长的也小小的,看着就能让人生出保护欲,林明朗经常独来独往,性子高傲从不把人放在眼里,从不和班里的人玩。”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和温可成为了朋友。”

  “再后来,我听同学说当初那群在酒吧门口骚扰温可的职高学生堵了林明朗,温可当时也在,便趁他们不注意报了警,那群职高的进了公安局被教育了几天。”

  “这件事大家都以为就这样不了了之了,然而,过了一个暑假,再开学的时候,温可的右腿瘸了,据说是被那群职高的打的。”

  “林明朗脾气不太好,还很冲动,得知温可的腿是被职高的人打瘸的后,自己一个人约了那几个职高的人,同样断了他们一人一条腿。”

  “这件事发生后,在学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职高学生的家长也开始来学校找说法。”

  “自那以后,学校就开始传言,林明朗是个暴力狂,打架抽烟喝酒跟职高的混混谈恋爱,因为那个混混喜欢上了经常跟在她身后的姑娘,所以林明朗才人家的腿都打断了。”

  谢浪听到这,突然问:“温可呢?没站出来帮林明朗说话?”

  徐美美眼神飘忽了一下,弱弱的说:“温可自从右腿瘸了以后,精神便不太好,经常神志不清,所以,她说的话没人信。

  “唔”谢浪喝了口啤酒,懒懒的说:“接着说。”

  徐美美被他看的有些紧张,声音也越来越小:“后来,越来越多的人远离林明朗,我也没怎么注意了。”

  “再,再后来,”徐美美说到这吱吱呜呜的停了好几次:“不知道为什么林明朗就转走了。”

  “确定?”谢浪对她扯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笑,在黑夜里看着挺渗人的。

  “嗯。”徐美美低着头应了声。

  谢浪:“说完了?”

  徐美美应了声:“嗯。”

  “你是不是漏了点什么。”谢浪起身拍了拍裤腿,悠闲的说。

  “什么?”徐美美大惊:“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我知道的都说了,所以你今天找我也没用。林明朗精神有问题是不争的事实。”

  谢浪说那句话的语气好像他知道这一切一样,让徐美美额头上冒出一层密汗。

  “别急,我帮你补充一下,讲故事就要有始有终。”谢浪不轻不重的拍了下徐美美的脸,俯身看着她笑道:“你这样掐头去尾的讲,谁能听明白。”

  徐美美僵在原地不可置信的问:“你知道什么?”

  “唔,知道的还不少。”谢浪眉毛微挑。

  “比如,当初那群骚扰温可的混混是谁找的。”

  “我家姑娘为温可讨回公正后,又是谁在学校里散布的她有暴躁症的谣言。”

  “再比如,又是谁用退学借口逼迫温可不让她说出事情真相的。”

  “或者,再如”他戳着徐美美的肩膀,不轻不重的说:“这个事情最后的结局”

  “什么结局?”徐美美现在已经傻了,因为这些事她从没告诉过别人。

  谢浪看她这样从鼻尖溢出一声不屑,冷冷的说:“职高的人出院后把林明朗关进了一间废旧的仓库内,还在门口放了台录音机,逼着她听了一夜的鬼故事这件事,你怎么也忘了?”

  “林明朗怕鬼这事不还是你告诉他们的吗?”

  他说话语调并没有多正经,说这事的时候也没有咄咄逼人,但是徐美美听着却觉得害怕。

  “你怎么知道?”徐美美已经完全呆了。

  谢浪讲故事讲累了,便活动了下手腕和脚腕,满不在意的答着:“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学习成绩又好,实在是闲的很,所以前两天去了趟京都。”

  “还顺便去了趟你的学校,该找的不该找的人,我都一一问候了一遍。”

  “所以,你觉得我为什么知道?”

  “不,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徐美美心里想死都不能认,谢浪知道又怎样,那件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很多人都忘了的。

  如今已经三月份了,晚上的温度不冷不热,是那种沁人心脾的舒适,但是谢浪看她的眼神让徐美美如坠冰窖,手脚瞬间冰凉。

  他这个人冷漠极了,做什么事的时候都很懒散,看着就不太上心,但是同徐美美说话的时候,又从骨子里透出一股认真。

  认真到让人不容忽视。

  “不知道,你听说过这句话吗?”

  徐美美说完那话后,谢浪完全没理,而是问。

  徐美美:“哪句?”

  谢浪慢悠悠的一字一句道:“青春期的孩子们身上都被浇了层汽油,一点火星就能烧尽他们的理智,不过脑子的盲从,能毁了另一个人。”

  他走到徐美美面前,平时多情的桃花眼在此刻显的异常薄情,语调极轻的反问:“所以,你做这一切和杀人有什么区别?嗯?”

  “不,不!我没有杀人,我只是看不惯她!我没有造谣,我说的都是真的!”

  “她就是精神不正常,前段时间林明朗不还割腕了吗?还有逃课打架什么的,我说的都是真的!”徐美美依旧在倔强。

  谢浪冷嗤一声,邪气的勾了下唇:“好,就当你说的是真的,那那些我就先不追究了。”

  “但是她被关进仓库那次,你总脱不了干系,我也不把你怎么样,就平等一点,也在仓库待一晚上,如何?”

  徐美美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她只是愣愣的看着谢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嗯,挺好,那就进去吧。”谢浪看她这样,便拽着她的胳膊把她拉到了仓库内。

  徐美美完全没有反抗,因为她现在满心想的都是她做的那些谢浪怎么都知道?他还告诉过谁?还有谁知道她做了这些?

  ------题外话------

  今天上课的时候,有个大哥来家里收水费。

  我爸妈没在家,他就问我能交吗?

  我很纳闷,我这么大个人了怎么不能交?

  交完后,他又问,高几了?

  我在心里笑了下,说,我大三了。

  …………

  原来长的显小是这种感觉。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