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五十七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5字数:873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校长认为这是高二年级组安排的特别环节,所以并没有打断,反而还给了郎勇一个肯定的眼神。

  他并不是一个严肃的校长,学生们学业紧张偶尔进行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

  李福福也以为这是郎主任给谢浪安排的特殊环节,所以他倒是也不担心,谢浪这孩子能hold住场子的。

  呵呵,谢浪不仅能hold住场子,他应该还能炸了场子。

  看台上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郎勇,左手握住了右手,十分虔诚的同王鸣一样看向了五星红旗。

  谢浪其实本来就没想做什么,升旗仪式是个严肃的仪式,他是要成为飞行员的人,不会连最起码的尊重都不给五星红旗。

  他只是很简单的想给徐美美一点压迫感,她敢明目张胆的造林明朗的谣,那就得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谢浪虽然这一顿操作猛如虎,但是说的话还是很官方的。

  他先是对高三的学姐学长们加油鼓劲了,预祝他们高考可以取得好成绩,接下来,他又开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话题。

  他说:“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才能培育出一批顶尖的学生,他最近观察了一下隔壁班,觉得隔壁班的学习氛围很好,同学之间交流某方面的经验特别多。”

  这话说完后,谢浪顿了一下,似是突然想起什么话茬,他拿起话筒一只手插着兜,十分悠闲的下了那个演讲的小台子。

  不得不说,谢浪在蛊惑人心这方面游刃有余的像个老手,因为底下的人完全没看出来,他说的这些话都是临时现编的。

  下了台子后的谢浪,似是不经意的指了指徐美美,然后说:“就好比刚从京都转来徐美美同学,自从徐同学到我们学校后,她勤于律己,舍己为人。”

  “把自己在京都学到的知识还有方法都传授给了五班的同学,给五班营造出了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啊。”

  谢浪说这话的时候直勾勾的看着站在第一排的徐美美,笑的春风得意,只是那笑未达眼底。

  不了解真相的人,觉得这段话很正常,但是徐美美知道谢浪在含沙射影些什么,不过,她怕什么,反正谁都不知道谢浪在说什么。

  “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向她学习一下,看看徐同学是怎么严于律己,让自己变的那么耀眼的。”

  这话说完,谢浪冲着四班的方向问了个问题:“大家想知道徐美美同学是怎么变的这么优秀的吗?”

  四班:“想!”

  王鸣表示:“老子想让你这个玩意赶紧滚下来”

  徐野混在四班的队伍里,抱着手臂吊儿郎当的看着站台上的那个人,心想,谢浪这个人,怎么能把搞事这一环节弄的这么顺利的?关键是这底下还有人应和他。

  要问徐野是怎么看出谢浪在针对徐美美的?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关于林明朗的那些谣言早就传到二中了。

  不过,徐野是个行动派,没有谢浪这么讲究,他是听到一个说林明朗坏话的就揍一个。

  男的拖到厕所揍,女的就吓唬两句,吓哭了就长记性了。

  但他今天才知道,他做的那些事,只能短时间内让那些八卦的学生们住了口,然而那些人心里对林明朗的看法依旧不会改变。

  这叫治标不治本,想要根除人们对林明朗的看法,还得从根源下手。

  现在看谢浪这个架势,这个谣言的根源大概就是徐美美了。

  徐野分了会神,再往前看的时候突然看不到谢浪人了,他踮起脚四周看了眼才知道这货下了台,正在把话筒往徐美美的怀里塞。

  谢浪说:“那徐美美同学,你愿意分享一下你的经验所得吗?”

  他给人递话筒那架势就是你不想说也得说。

  徐美美被迫拿住了话筒,抖着嗓音说了几句语无伦次的话,谢浪觉得差不多了,便不再闹了,反正,这还只是个餐前甜点。

  这个演讲结束后,校长还表扬了谢浪几句,说他善于发现周围比他优秀的人,他身为高二年级的第一名当真是品学兼优值得我们学习。

  散会后,郎勇扶着下看台的扶手久久不能动,他发誓这次将是谢浪第一次国旗下演讲也会是最后一次!

  —

  回班的路上,王鸣像是还没回过劲一样,嘴里依旧在念叨着什么。

  徐野也不回自己的学校,穿着自己的衣服大摇大摆的走在谢浪旁边说着什么。

  肖遥若有所思的看着谢浪的背影,然后伸手拽住王鸣的后衣领说了句跟我一起去买点东西。

  王鸣反应迟钝的被拖走了。

  范可乐和陈楼说着浪爷有多优秀,演讲都带free的,真是牛逼。

  苏河搂着熊壮壮的肩膀和一群兄弟在后边吹牛逼,还特别天真的问了一个五班的女生,你们班徐美美真那么优秀,我怎么前段时间听她周测考了你们班倒数啊?

  那女生也一脸懵逼,胆怯的瞄了一眼周围这群男生,一句话没说出来就被吓跑了。

  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教学楼走,走的步伐拽的二五八万,但无一例外都听话的穿着蓝白色的校服,除了徐野。

  徐野站在那群人中间像个另类,所以郎勇看到那群人后,喊的第一嗓子就是:“走路摇头晃脑,还没穿校服的那个男生,给我去办公室写检讨去!”

  谢浪听到郎勇的声音后,看了眼徐野,然后溜了。

  那眼神好像在说,傻逼吧,来我们学校看热闹,连个校服都不知道借,老狼不逮你逮谁。

  谢浪一走,身后那群人也就散了,独留一个嘴里塞着仔仔棒的徐野,跟郎勇大眼瞪小眼。

  “徐野?”郎勇走近了才发现这人是徐野,他疑惑的看着他问:“你们学校是装不下你这尊大佛了?你不好好在二中待着跑我们这干什么?”

  徐野把嘴里的棒棒糖咬碎,把糖棍扔到旁边的垃圾桶,一点也不慌的说:“我这不听说谢浪要演讲了嘛,来捧个人场。”

  一提谢浪演讲郎勇就心梗,语气也随之变的不好:“他演讲用你捧场?他自己都快把场子捧到天上了!”

  “是是是,郎老师说的是,那我就走了啊,等会就上课了。”徐野说完就想走,但是郎勇拽住他的耳朵,骂骂咧咧的就把他往教务处拽。

  “你这小子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今天我还不让你走了,在办公室等着你们教导主任来领人!”

  徐野就这样在一中的办公室被迫抄了十遍的中学生守则,因为二中教导主任听到徐野跑去一中丢人了后,直接把办公室的电话线都掐了。

  他想好不容易这祖宗不闹他了,就让徐野去给老狼找点乐子吧。

  —

  有盼头了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的。

  周五这天下午,王惊鹊去约人的时候,把自己搞得派头十足,一身皮衣皮裤,黑墨镜,大波浪,一身匪气的就来到了一中门前,然后成功被门卫大爷拦住了。

  最后,王鸣作为神兽被召唤来了门口,当王鸣在学校门口看到他姐的那一瞬间,他连忙用手挡住脸,偷偷摸摸的从人群最边边溜到一个角落里,才向王惊鹊招了招手。

  王鸣心想,太丢人,太他妈丢人了!绝对不能让同学看到自己的脸。

  王惊鹊这个女人穿成这样她是怎么被放出门的!

  “蝉儿,你捂脸干什么?”王惊鹊石膏拆了,所以她为了好好犒劳一下自己,骑着大摩托过来的,特拉风!

  “你别跟我说话!”王鸣捂着脸死活不看她。

  “你快点跟那个门卫大爷说说让我进去,我还等着干正事呢。”王惊鹊把拨弄了下头发,扶着栅栏说。

  王鸣从指缝间偷偷摸摸看了眼她,还是不行。

  “那你把那个特傻逼的墨镜摘了,再去换身衣服,我就去说。”

  他满含不情愿的讲。

  王惊鹊隔着栅栏轻轻的摸了下他的头,用着商量的语气说:“蝉儿,姐姐要是进不了学校,就办不了事,办不了事小浪仔生气了,那他可得找你哦。”

  从小到大被王惊鹊支配的恐惧让王鸣暂时放弃了尊严,他如败仗的战士一样,丧着脸来到了门卫的小屋子里。

  背着良心,面无表情的指着王惊鹊说:“爷爷,这是我妈,老师找她有点事,你让她进来吧。”

  门卫老大爷看门的年数可不少了,他看了眼王惊鹊后,突然说:“姑娘,把墨镜摘下来,我看看。”

  王惊鹊这次倒是老实,二话不说的摘了。

  接下来,那门卫看了她几眼,满含笑意的问:“惊鹊丫头才离校几年啊,都有个这个大的孩子了?”

  王惊鹊丝毫没有被拆穿的尴尬,她使劲的摸着王鸣的后脑勺说:“这孩子是从孤儿院领的,看着太可怜了,我才带回家的。”

  被压着后脖颈子的王鸣,内心毫无波澜,应对这种场面,他已经身经百战了。

  只要自己一言不发,这个战场上的碎片就伤不了他。

  想当年,他被王惊鹊赋予了另一个身份,百变小樱的弟弟百变小鸟。

  他当过王惊鹊的智障亲儿子、身世可怜的养子、哑巴外甥、会玩杂技的侄子,总之能变的他都变了。

  所以现在这都是小场面,慌什么。

  门卫老大爷认识王惊鹊,也知道这个姑娘上学的时候皮的不得了,跟她聊了两句后也没拆穿她,放她进去了。

  王鸣带着王惊鹊去五班的时候,在心里又把王惊鹊的身世怀疑了一遍。

  王家是书香门第,王妈妈拿性子温柔的能掐出水,王爸爸也是君子谈吐淡如水那一类的。

  但是就这样性子慢的人,为啥能生出王惊鹊这个女人??

  —

  自从周一演讲风波过去后,徐美美现在每天晚上都做噩梦,因为谢浪当时看她的那个眼神太恐怖了,就好像他给她准备了什么,正在前边等着她。

  不得不说,有的时候女生的直觉很准,周五放学那天,五班门口站了个年轻的女人,点名道姓的说要找她。

  徐美美当时就拽住了高曼曼的胳膊,害怕的说,她不认识那个女人,你陪我一起出去吧。

  高曼曼虽说不喜欢徐美美,但是也不至于把她丢下不管,于是她和徐美美一起出来了。

  王惊鹊看到出来俩人后,左右打量了一下,挑眉问:“谁是徐美美?”

  “她,她是。”徐美美把高曼曼推出去,肯定的说。

  “哦?”王惊鹊上前一步看了眼高曼曼,然后牵起徐美美的手温和的笑道:“那就是你了。”

  “走吧,姐姐带你去个好地方。”

  语罢,王惊鹊就把徐美美拉走了,高曼曼非常疑惑的看了眼王鸣问这什么意思?你姐不是大学生吗?她不上学来找徐美美做什么?

  王鸣耸耸肩说,要不要一起去看看,他也不知道王惊鹊和浪仔在干什么。

  所以,王惊鹊不仅把徐美美带到了杨阔的修车厂门前,还带了两个尾巴。

  —

  谢浪此时已经把修车厂里一间废旧的仓库布置的差不多了,他还精心选了投放设备和鬼碟片。

  他准备送徐美美一份大礼。

  杨阔和脏辫他们帮着谢浪布置完后,都觉得很奇怪。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浪爷放着粗暴的解决办法不用,非得搞这么优雅,还精心的把这间仓库都喷上了绿色荧光粉。

  直到,天蒙蒙黑的时候,杨阔站在仓库门前,不经意的向里看去,瞬间后背发凉。

  那些绿色的荧光粉不规则的粘在墙壁上,像极了幽灵,还有投在墙上的那个片头,把他吓的一激灵。

  —

  徐美美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斜阳似火的天边偶尔还能看见几只鸟儿飞过。

  她本来是想喊救命的,但是走在前边的女人好像知道些什么,当初在京都她做的那些事本来就没有几个人知道,但是她刚刚竟然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徐美美不想把刚平静下来的生活再搅乱,所以她没轻举妄动。

  直到,这女人越走越偏,最后把她带到了一条人烟稀少的街,然后她又开始七拐八拐了。

  徐美美看着越来越陌生的环境,突然颤抖着抬起手拉住了王惊鹊,问“你要带我去哪?”

  “马上就到了,找什么急。”王惊鹊不屑的瞥了她一眼,心想,这种人在外边乱造谣的时候胆子是挺大的,一到有人找她算账的时候,胆小如鼠。

  垃圾!

  高曼曼和王鸣在后边跟的很悠然自得,因为这条路他们都很熟悉,直到看到杨阔那个修车厂后,王鸣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题外话------

  知道为什么鹊姐经常喊王鸣蝉儿吗?

  答:因为,“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