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五十六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4字数:930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以前,谢浪和林明朗在一起的时候话总是不多,因为林明朗总能找到奇怪又搞笑的话头。

  但此刻,林明朗不找话题了,谢浪这半个月的思念像是在快要释放的间隙,突然被人捏住了闸口,憋在那一处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难受极了。

  过了会,还是谢浪打破了这个僵局。

  他捏着信纸,收了语气里的委屈,颓然的说:“林明朗,其实我生了半个月的气了。”

  “但是你没哄我,所以我就自己好了。”

  林明朗还是没有说话,谢浪烦躁的点了根烟,吸了一口结果因为太急被呛着了。

  “谢浪,别抽烟了。”

  坤子走的时候手贱的给她把窗户都打开了,现在小风吹的林明朗有点冷,所以她说话的时候吸了下鼻头。

  谢浪听到了她的鼻音,低骂一声:“艹,林明朗你他妈又哭了?”

  “你昨晚什么时候睡的”谢浪说着说着开始懊恼:“我他妈跟你生什么气,我当初就不该放你回去,哭的时候连个抱你的人都没有。”

  谢浪的语气很凶,林明朗却觉得有点懵,她没哭啊,已经有几天没哭过了。

  “谢浪,我已经在减药了。”她打断谢浪的唠叨,淡淡的说:“我最近其实没有经常哭了,前两天我见了我父母,跟他们沟通了许久,我觉得我现在好多了”

  “不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我”

  说到这林明朗突然顿住了,似乎还有些难以启齿。

  谢浪皱着眉把手里的烟掐了,疑惑的问:“你怎么?”

  她降低了音调,说的极快:“我理亏。”

  空气安静了几秒,然后谢浪气笑了。

  他冷哼一声,反问:“还理亏?你有理吗?”

  “林明朗,你想想你当初走的时候都用的什么狗屁理由?”

  谢浪像是找到了那个宣泄口,把开始数落林明朗,但是谢浪数落人的时候依旧是那副懒懒的提不起兴致的样子,就连语气都是懒懒的:“就连情人节你送我安全帽的时候,那番说辞都比在医院的时候说的那些理由靠谱。”

  “怕拖累我?在你心里我就那么垃圾?”

  “你临走前我都那么求你了,你还他妈不留下,现在知道理亏了?”

  “林明朗,我告诉你,这件事从头到尾你做的都没有在理过!”

  “你他妈不仅人走了,你还把狗都带走了,有你这么绝的人吗!”谢浪把这半个月受的委屈通通说了出来,真的,他长这么大还没人让他这么委屈过。

  末了,谢浪又安慰自己说:“但是,谁让哥哥大度,反正我这辈子也喜欢不上别人了,就惯着你呗。”

  “惯得你脾气大的不行,我看以后谁还敢要你。”

  “不是还有你吗?”林明朗坐在床边,嘴角上扬,晃悠着腿说。

  谢浪傲娇极了,懒洋洋的说:“我?我不好哄的,等你自己回来给我道歉了,表现好的话,我再考虑考虑还要不要你。”

  林明朗听他这种委屈巴巴的语气,笑了,她又问:“那如果我的病好不了呢?”

  “不会的。”谢浪回答的毫不迟疑,语气笃定:“你那么喜欢我,怎么舍得不好?”

  “也是。”林明朗点点头,她确实很喜欢谢浪,所以在京都的每一天她都在努力变好。

  —

  “林明朗,今天的天气很明朗,我的心情也挺明朗的,所以”谢浪起身把窗户打开,摸着巷子里的那只流浪猫的肚子,愉悦的说:“谢浪是明朗的。”

  谢浪的最后一句话把林明朗成功点燃,她故意的咳嗽了声,支支吾吾的说:“那个,那,那封信你看到了?”

  “唔,你的第三次告白我刚看完。”谢浪颇为满意的说。

  林明朗:“什么玩意,三次告白?我什么时候给你告白过三次?”

  “想不起来了?”谢浪问完后,从书架上拿出小碗倒满猫粮,放在了流浪猫面前,然后,从床头柜里翻出耳机带上后,背着书包出了门。

  “根本没有的事,我当然想不起来。”林明朗打电话的时候,听到罐头在门外哼唧的声音,于是她趿拉着拖鞋,去把门打开了。

  门开后,罐头一猛子扎她怀里,撞的她后退好几步,“罐头,你疯了?”林明朗坐在地上吐出嘴里的狗毛,揪着罐头的耳朵,淡漠的质问。

  罐头摇着尾巴,从喉咙里发出几声愉悦的哼唧。

  谢浪听着电话那头生动鲜活的声音,突然笑出了声,小姑娘太可爱,他决定不追究她不得告白的事了。

  几分钟后,林明朗说要不挂了电话吧,她等会要去医院,谢浪嗯了一声,但是一直没挂,林明朗也没有。

  两人沉默了几十秒,林明朗开口了。

  她突然说:“谢浪,我听我爷爷说我家的太太太太奶奶是女娲第几百代的传人,有一颗神药一直被我们家族保存着。”

  林明朗说正事的时候有一套惯用的语调,她现在就用着那套说正事的语调,来说着一些神都他妈觉得扯淡的故事。

  “哦?”谢浪的腿本来就迈的懒散,这下听到林明朗这么光天化日的瞎扯,连动都不动了,他停在临榕街那颗巨大的榕树下认真的问:“吃了神药就可以再用泥巴造人玩了?”

  “不是”林明朗扣着桌子上的小娃娃,出神的想了会说:“这个神药很神奇,据说只要听到这个药的名字的人,就相当于吃了它,就会发挥药效的。”

  “嗯?”谢浪不知道她又想到了什么,只能配合的演下去:“那这药叫什么名字?”

  “我偷偷的告诉你啊”她果真放轻了声音,用气音说:“它叫,‘谢浪吃了就能把林明朗说分开那件事忘了强力清除丸’。”

  她说完后,谢浪没吭声,末了,人家还信誓旦旦的补充了句。

  “是的,就叫这个。”

  “艹,”谢浪听到这个名字后终于知道林明朗在搞什么了,“林明朗,我是没脑子吗?”

  “你有吗?”林明朗不假思索的反问。

  谢浪真的想笑,他现在被骂了,还是想笑,他家姑娘怎么这么可爱。

  于是,他夹着浓浓的笑意问:“你家这祖传神药丸的名字能临时起?”

  “我家的,我不能起吗?”歪理一堆的林明朗在用自己十八年所学的瞎编乱造法,试图堵住谢浪的嘴:“反正你听到这个神药的名字了,药效已经发挥了,你现在已经不记得那个事了。”

  “不行了,林明朗,你太他妈可爱了。”谢浪这个嘴角啊,就他妈就跟被栓了线连在这颗榕树顶上了一样,翘的都快上天了。

  林明朗丝毫不受谢浪的蛊惑,一本正经的问:“现在检验一遍药效。”

  “谢浪同学还记得林明朗同学现在为什么在京都吗?”

  谢浪:“记得啊”

  林明朗满是威胁的道:“你记得?”

  “我家小可爱去京都批发可爱多了,因为进货量太多,目前归期不定。”谢浪胡话也信手拈来。

  “不错,不错。”林明朗听他这么说,开心的用手十分有节奏的敲着桌面。

  于是她随口来了句:“那你再等我半个月,我去找你。”

  这承诺说的极轻。

  “艹!”谢浪动作缓慢的坐在了榕树旁边的石板上,不可置信的问:“真的?”

  他本来觉得时间有点晚了,该去学校了,但是林明朗这样一说,时间晚吗?

  一点也不!

  林明朗心情很好的逗他:“骗你呢。”

  “行”谢浪宠溺的说:“小可爱,你挺有种的。”

  林明朗:“没浪爷有种。”

  过了会,林明朗又问:“谢浪,你感觉到了吗?”

  谢浪:“什么?”

  “我真的在变好了。”林明朗起身走到窗边,用手接住那一缕阳光说。

  —

  由于早上那通电话,谢浪身心舒畅,在去学校的路上走着走着嘴角就裂开了,以致于谢浪还没到学校呢,关于他的英勇事迹就传开了。

  他们一致认为浪爷是因为今天大课间要做演讲,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把自己逗乐了。

  身为年级第一的谢浪,终于要做一件和他身份匹配的事情了,能不高兴吗?

  所以,谢浪一进学校后,那些跟他一起打过架的人纷纷前来祝贺。

  “浪爷,恭喜啊,要演讲了。”

  “浪爷,开心吧,终于要演讲了。”

  谢浪心情好,对这些称得上莫名其妙的祝贺都一一回应了。

  直到,他听到了徐野的声音:“浪爷好啊,听说你要演讲了,我来给你捧个场啊。”

  “嗯。”谢浪照样好心情的说。

  “窝草?”徐野见他笑的这么荡漾,心说难道他妈的遇到新欢了?

  可不对啊,新欢来了,那他妹怎么办?

  徐野越想越觉得林明朗很委屈,她那么高傲的一个小姑娘,怎么能被谢浪这个狗逼抛弃?

  所以,他在早上人流涌动的校门口,幽怨的看着谢浪特别激动的说了句:“谢浪,你他妈外边是不是又有别的狗了?”

  路人甲乙丙丁:“????”

  他们是不是吃到了什么瓜?还是特劲爆的那种?

  著名二中校霸满脸怨恨的质问一中学霸是不是外边有人了?

  “瞎比比什么,哪来的回哪去。”就这,谢浪也没生气,踹了徐野一脚含着笑意说。

  “窝草!窝草!不行,你看你笑的那个样子,你他妈就是有狗了!”徐野能感受到谢浪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春天的气息,他越发确定了,这个狗玩意出轨了!

  他出轨了!

  王鸣今天起得晚,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徐野在跟谢浪说什么,于是他没出声,靠近听了会后,然后就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

  他听徐野说谢浪在外边有狗了??有狗了???

  这怎么可能?前两天,谢浪颓的像是这辈子都不会爱人了,这怎么突然就,就就出轨了?

  那林妹子怎么办!

  所以,王鸣贴着谢浪后耳根,突然来了句:“你出轨了?”

  谢浪终于耐不住了,他烦躁的啧了声,揉了揉耳朵回头看了眼王鸣没说什么。

  倒是,徐野看了他这幅样子,以为他心虚了,于是,这俩人以为谢浪真的在外边找了条狗。

  所以

  徐野炮语连珠:“在哪认识的?叫什么?哪个学校的?”

  王鸣锲而不舍:“妈卖批!你怎么出轨了?”

  徐野:“快点跟我说哪个学校的,我去会会她去!”

  王鸣:“你踏马出轨了?”

  徐野:“你他妈看什么呢?”

  王鸣:“你踏马怎么能出轨呢!”

  谢浪受不了这种聒噪,把手里的演讲稿往他们脸上一怼“再他妈比比,送你俩回家躺着。”

  徐野和王鸣看到那个稿子上写着演讲稿后,同时说。

  徐野:“你竟然在背稿子?”

  王鸣:“你居然在背稿子?”

  谢浪今天只是心情好,但不代表他脾气变好了,所以他一人赏了他们一脚,皮笑肉不笑的说:“我他妈居然还能揍人呢。”

  语罢,谢浪迈着大步把他们甩的老远。

  说实话,王鸣其实是很相信谢浪的人品的,在外边养狗这事谢浪不会做,因为他喜欢猫。

  就是生活太无趣了,王鸣单纯想皮一下,但是徐野不是特别相信谢浪的人品。

  所以他在四班偷上了两节课,不仅霸占了王鸣的位置,还像个怨妇一样幽怨盯了谢浪后背两节课。

  大课间的时候,高一高二高三的学生都聚集到了操场上,进行升旗仪式。

  升完旗后,校长按照惯例说了几句,谢浪在旁边站着,悠闲的把手中的讲稿折了个纸飞机。

  郎勇一直在关注着谢浪,虽然他已经看过好几次那个稿子了,但是他不放心啊,谢浪不是那种老实的能照稿子读的性子。

  结果,不出他意料,他在对面站着亲眼看到谢浪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手里的讲稿叠成纸飞机,随手一丢就从看台上飞下去了。

  飞下去了!

  王鸣看到这一幕,突然双手合十,非常非常真挚的对着五星红旗祈祷,祖宗,千万别再搞什么幺蛾子了,你他妈现在可是在面对全校学生演讲。

  他刚祈祷完,校长也讲完话了,正好该谢浪上场了。

  郎勇在后边使劲暗示也没止住谢浪那潇洒恣意的步伐。

  他好像不是去演讲的,他浑身都写着我是来搞事的!

  刚开始的时候谢浪说的还挺好,郎勇也就随之松了口气,但是他刚松完一口气,下一口气差点就没上来。

  谢浪说:“我要演讲的就这样,但是借着这个机会,我想再讲一些其他的。”

  四班的人高亢的应和着:“好好好!”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