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四十九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4字数:808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徐野平平稳稳的活了十八年,算得上生活无忧,从没有遇到过让他大悲大喜的事情,就算是徐正国离婚了,再娶了,对他的父爱也依旧像小时候一样,所以他一直以为这个世界很友善。

  但是,此时此刻,接到这个电话后,徐野满脑子都在想,如果这个世界真的这么友善,为什么林明朗会得抑郁症。

  抑郁症,那可不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只要按时吃药就能痊愈的病,那是抑郁症啊。是有多绝望才患上了那种病。

  他揪着左胸口缓了会,想要去林明朗的房间看看,结果腿软的跌倒了。就在这个时候,谢浪打来了电话。

  徐野看到这个名字像是找到了希望,他在心里已经把林明朗当成妹妹了,所以现在才如此不安与急切。

  他声线发抖的问谢浪:“明朗,明朗和你在一起吗?”

  电话那头的谢浪愣了一会,才回答:“没有,怎么了?”

  徐野感觉腿上有力气后,连忙跑到她的卧室看了一圈,没有人。

  他拿着手机挨个翻二楼的房间,柳医生说抑郁症病人病发的时候容易找个最安全的地方躲起来,那个地方可能很隐蔽,很不起眼,但是在她们眼里是十分安全的。

  谢浪听着电话那头的杂乱声,皱着眉加大音量又问了遍:“徐野?出什么事了?”

  徐野翻完最后一间客房,瘫坐在地上着急的说:“谢浪,你赶紧找找她!快点!”

  “你想想她平时喜欢去哪?或者你们约会的时候经常去哪?你告诉我,我们一起去!”

  谢浪跑向林明朗家的时候,右眼跳的他心乱如麻,仿佛有什么事情正在往不可控的方向进展。

  而且徐野说的话很莫名其妙,谢浪觉得疑惑,于是对他说:“下午的时候,林明朗不是被她母亲接走了?”

  “她母亲?林姨吗?”徐野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激灵,自言自语道:“对,我看见林姨的车了,林姨一定在家。”

  “不是,徐野,你冷静点。”谢浪觉得徐野现在不太理智,他打断他的自言自语问道:“林明朗到底怎么了?”

  “她有抑郁症,谢浪”徐野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筋疲力尽的扶住书桌,苦涩的说:“林明朗有抑郁症,今天是她做治疗的日子,但是她没有联系心理医生。现在手机也关机了,我找遍了家里,根本找不到她。”

  “谢浪,你去哪找找她吧,她会自杀的。”徐野不知道一个平时会怼人,偶尔跟自己开开玩笑,笑起来特别好看的女孩子,为什么会患上这种病,他越往深处想,越心疼,最后连话都说不出来。

  徐野说完这些话时,谢浪刚跑出临榕街,那时他身后的太阳刚好完全落山,最后一丝余晖落在那颗高耸入云的榕树叶子上,喷水车喷的叶子亮亮的,折射出斑斓的光线,而后转瞬即逝。

  在路灯亮起来前眼前出现的那一瞬黑暗,让谢浪无助的红了眼眶。

  他扶住墙壁狠狠的捂住左胸口,用力呼吸了几口,努力消化这个事情,他狠狠弟掐了下自己的胳膊内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几秒后,谢浪嗓音沙哑的对徐野说:“徐野,她母亲一定在家,你先去问问她,林明朗出去前跟她说过吗?”

  “我马上到,你等我们见面后再说,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后,谢浪双手狠狠的揪了下发根,疼痛让他暂时冷静。

  灯红酒绿的夜晚才刚刚开始,她的姑娘却不见了。

  —

  徐野挂了电话后立刻给林雅拨了个电话,电话一直嘟嘟的响却无人接听,不过一会儿后书房的开了。

  林雅拿着手机,一只手搭在楼上的栏杆上,眉眼带笑的问:“小野?有事吗?”

  “林姨,林明朗和你在一起吗?”徐野把电话挂断,立刻上楼看着林雅问。

  林雅惊讶于徐野此刻焦虑的神情,以为他遇到什么事了,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明朗不是在她房间吗?我和她一起回来的。”

  “没有,房间里没有。”徐野是口否认,激动的攥着林雅的肩膀问:“你知道她会去哪吗?”

  “得快点找到她才行,林姨,你跟我爸打个电话,快点,让他找人帮忙找一下。”

  徐野的这一行为让林雅起疑,但她还在开视频会议,她没有精力去应付小孩子的无理取闹,所以林雅有些敷衍的问:“怎么了?明朗没在家吗?”

  看到林雅的这种反应,徐野突然冷静了下来,他以为林雅身为母亲至少是知道自己女儿的精神状况的,但是她现在表现的太镇定了,不仅镇定而且她言语间的应付让徐野很反感。

  “林姨,你知道你女儿去看过心理医生吗?”徐野不想在此刻浪费时间来问这种无谓的问题,但如果他猜的没错话,林明朗这次的失踪绝对跟林雅有关系。

  不出徐野所料,林雅听到这话后,眉头紧皱,十分奇怪的说:“小野不要开玩笑了,明朗看什么心理医生啊?”

  徐野心寒的冷笑了声说:“不知道啊,那我告诉你,刚刚林明朗的心理医生给你打电话,但是死活打不通。所以她就打到了家里,她很着急的跟我说,让我赶紧找一下林明朗。”

  “我当时觉得很奇怪,一个健康的大活人不见了,为什么要这么着急的去找?”

  “但是,那个医生跟我说,林明朗有抑郁症,现在很可能因为什么原因刺激的她病发了。”

  “所以,林姨,我能问一下,您下午接她回来的时候,说过什么了吗?”

  林雅听完徐野说的这些后心里有点发毛,但是下一秒,她依旧面色如常的说:“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我去给你爸打电话,让他一起去找人。”

  徐野身为一个跟林明朗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知道这个事实后,都会心疼的红了眼眶,但是林雅现在听完后,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还有些不相信。

  徐野很佩服林雅的冷心肠,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徐野出了家门给钱飞和何琛他们取了个电话,让他们一起帮忙找人。

  几分钟后,谢浪出现在徐野家门口,他看到徐野后,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把那个心理医生的电话给我。”

  徐野回了趟家把电话号码抄给了他,然后问谢浪他们平时都会去哪些地方玩。

  谢浪此刻其实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垮,于是他坐在台阶上,艰难的说出一个个他和林明朗有过美好回忆的地方。

  “电影院、公园的长椅、中心公园、龙猫公交车、学校篮球场的禁闭室、还有棋牌室。”

  尽管他不想承认,但是这些保留美好回忆的地方,很有可能会变成林明朗的自杀地。

  抑郁症他了解的,因为高冉也患过抑郁症,她每次发病的时候,都会躲在房间的花瓶旁哭,那时候谢浪很小,并不理解为什么一个人可以无缘无故的大哭。

  但他对那段记忆刻骨铭心,因为高冉哭的很绝望,像是断了翅膀的蝴蝶,蜷缩在那个黑暗的角落里,无助的叫嚣着。

  所以,现在他其实比谁都后怕,但是他内心深处又在反驳,林明朗不一样的,就算她有抑郁症那也是最坚强的那一个。

  于是,谢浪劝了自己许久,最后平静的和徐野说:“你们去后边几个地方找,我去前边那几个,找到了电话联系。”

  王鸣接到谢浪电话的时候,正在家里吃饭,他听着谢浪说话的语气不太对,还没来得及问,就听谢浪说:“王鸣,帮我找一下林明朗。”

  “你跟杨阔和脏辫他们打个电话,快一点。”

  “别问为什么,先帮我找一下。她可能去的地方我发给你,找没找到都要跟我打个电话。”

  王鸣嘴里还叼着鸡腿,听完后呆呆的应了声,压下了心里的疑惑,起身利落的换了衣服出门了。

  —

  晚上十一点,谢浪坐在公交站牌下,无助的看着过往的车辆。

  他找遍了所有林明朗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哪里都没有她。电话他也打了无数遍,始终提示对方已关机。

  29路公交车接了最后一班客,在谢浪面前开走了。

  王鸣让脏辫和杨阔先回去了,他们几个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找人,但是谢浪着急成那样,肯定事情不小,于是这帮兄弟们都很默契的没有问。

  等过了这个时候,谢浪自然会说。

  徐野在家里又找了一遍后,筋疲力尽的摊在沙发上,他累的很。不只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

  他闭着眼休息了会,然后听到了楼上开门的声音,徐野猛地做起,然后大声喊了声:“林明朗?”

  “小野,你还没睡?”林雅穿着睡衣从楼上下来,神色平静如常。

  “林姨,你睡的着?”徐野看到林雅这样,挺为林明朗感到心寒。

  林雅故意忽略徐野语气里的冷嘲热讽,给他倒了杯水说:“你不要担心了,明朗这孩子以前也经常不着家,但是过两天她自己就回来了,不用这么兴师动众。”

  “我跟你说她有抑郁症你是不是不信?”徐野没接她递过来的那杯水,盯着她的眼睛,冷冷地问。

  林雅被看的如坐针毡,最后终于点点头回道:“是,我不信。”

  “她肯定是不想去参加晚宴,所以才编出来的借口。”

  徐野喊了一晚上,嗓子已经哑的说不出话了,但还是开口问:“什么晚宴?”

  林雅说:“徐家举办的,为了欢迎他家大儿子回国才办的。”

  “你要给她联姻?”徐野听她说完,沉默良久,然后从兜里拿出盒烟,拿出后点燃,吸了口问。

  林雅觉得羞愧,在继子面前被拆穿意图很是难堪,她正想着怎么措辞时,徐野开口了。

  他低着头,手里夹着烟疲惫的说:“行了,别说了。这是那个心理医生的号码,你要不相信,自己打电话问问。我也不知道她要参加什么晚宴。”

  徐野歇了会,准备再去安慰一下谢浪,现在找不到不代表是坏事,不要把事情想的那么悲观。

  不过,临走前,他拍了拍林雅的肩膀,声音极轻的说:“林姨,有的时候我都怀疑林明朗是不是你女儿,连我这个只和她相处了几个月的外人都那么喜欢她,你怎么就不喜欢呢?”

  —

  林明朗选这家宾馆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里挨着市中心,人流量大,很热闹。

  她现在对外界的感知很迟钝,明显的提不起精神,柳医生和她说过,情绪不可控的时候一定要先服药,然后去热闹的地方,最好找个人陪着你,不要一个人待着。

  如果感觉控制不住了,那就去医院,一定要让自己的情绪保持稳定,不能陷入死胡同。

  林明朗那时候答应的好好的,但是现在真的到那种地步了,她完全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

  所以,她找了这么个地方,开着窗户,靠在床边静静的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专心的数着路过几辆红色车,几辆黑色车。

  她努力的把自己思绪转到外边,但是总有声音在她脑子里说。

  “你的出生就是个错误,所以你妈妈不可能喜欢你的。”

  “林明朗你活的太失败了,你怎么就这么不讨喜呢?”

  “是不是感觉这个世界对你太残忍了?”

  “那就放弃吧,只要用刀往手腕上轻轻划一下,你就解脱了。”

  在她快要屈服的时候,房间内的座机突然响了,她很清楚的听到了电话铃声,但是林明朗没有动。

  她顺着墙边蹲下,抱住自己,捂住耳朵开始背唐诗。

  过了许久,她的房门响了,敲门的人锲而不舍,林明朗反应迟钝的起身,开了门。

  是客房服务,给她送餐的。

  客房服务是个很温柔的小姐姐,她看林明朗的脸色不好看,还问了句是否需要帮忙,林明朗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还笑了一下。

  她现在完全感觉不到饿,但是林明朗也知道,身体承受的极限快到了,精神上的折磨可不能透支体力,所以她强迫自己把那碗粥喝了。

  然后倒在床上,卷起被子滚了两圈,把自己包的严实,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她想睡觉,但是睡不着。

  ------题外话------

  颓两章,但总会好的。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