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四十六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4字数:863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在谢浪印象里,林明朗该是那个刚转来四班时,高傲自信的让人钦佩的人。

  而且最近这段时间他发现,林明朗在某些方面变的妥协了,就是有种事事都依着他的意思。

  那种变化在谢浪看来有点迁就过头了,像是生怕自己不喜欢她一样。

  林明朗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了一下,反问道:“是吗?”

  再说了,她今天都迟到一个小时了,现在这种场合,她敢自信吗??

  “那你是”她应该是又想到了什么,话说到一半,突然禁声,意识到自己又把问题往悲观那方面带了。

  “是什么?”谢浪十分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

  林明朗:“没什么。”

  小姑娘说完就低下了头,显的有些失落,谢浪心说明天开学了,他一定得去问问福福关于小姑娘的情况。

  谢浪习惯性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突然又问了句:“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没有。”林明朗回答的笃定。

  谢浪沉默片刻,然后说:“好。”

  “那你还生气吗?”林明朗抬头看着他,把声音放软说。

  谢浪捏了下她的脸,淡淡的回道:“气。”

  “那要怎么才消气啊?”

  谢浪正想为自己谋点福利,但他摸着林明朗的脸觉得手感不对,又捏了下她的肩膀,沉声问:“你最近是不是瘦了?没好好吃饭?”

  林明朗不在意的说:“可能天气暖了,衣服穿少了。”

  谢浪却觉得奇怪,越看越奇怪,她最近瘦的是不是有点多?在家没有好好吃饭吗?还是徐野那逼虐待她!?

  于是谢浪把为自己谋福利的事情先放到了一边,一本正经的回答她刚刚的问题:“等会多吃两碗饭,我就消气了。”

  这边俩人周围冒着粉红泡泡,二中休息区那边像是炸开了锅,徐野带着他们队正在逗一中的小姑娘,馆内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何琛不死心的黏着他的老大,眼神委屈巴巴的像让徐野带自己去认识一下他的大妹子,徐野则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别急。

  这边,林明朗听谢浪这么说就知道他原谅自己了,便偷悄悄的亲了下他的手腕吗,然后问:“下半场你还打吗?”

  谢浪说:“等会去陪你搬书,下半场不上。”

  —

  徐美美和高曼曼来到体育馆的时候,正好是中场休息,那时候谢浪正在跟林明朗生气,所以脸色在外人看来不算好。

  休息区的男生体型高大,林明朗被一中的队员们遮的严实,在徐美美那个角度根本看不清谢浪旁边那个女生长什么样。

  她以为是有女生来给谢浪献殷勤,所以那个校霸不高兴了,于是徐美美自信满满的朝着谢浪走去。

  高曼曼也是服劲,她家里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号亲戚了她都不知道,突然从京都过来,说要来这边做生意,所以她就多了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表妹。

  上次她去帮徐美美找谢浪住的地方,全是闲的蛋疼,因为刚开始她还挺喜欢这姑娘的,但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她发现这姑娘长的是挺招人喜欢,就是多长了张嘴,少长了个脑子。

  徐美美向高曼曼打听过谢浪这个人,抽烟打架什么都干,但身上的少年感不减,成绩好,据说家世也挺好,而且很难接近。

  所以她了解了这一号人物,就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想让谢浪给她的跑车喷画了,她很明确的表示想得到这个人。

  高曼曼当时听她那样说,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说,你要不怕被骂就去吧,他骂人可不分男女。

  反正,高曼曼是已经过了迷恋谢浪的那个时期了,并且她一度怀疑谢浪没有心。

  徐美美听完高曼曼的忠告后,挥挥手毫不在意,人家说在京都那个学校里,可没有男生不喜欢她的。

  真的是蜜汁自信……

  高曼曼想同样是从京都来的,人家林明朗怎么就那么讨喜,低调又神秘,成绩又好长的也好,和谢浪谈了恋爱也不张扬。

  别问她怎么知道的,那次她和朋友去看电影,偶然看到的。

  正在高曼曼后悔今天为什么要跟徐美美来这的时候,徐美美已经惹事了。

  因为她经过林明朗的时候,伸手推了她一把,语气特别招人恨的说了句:“没长眼吗?”

  林明朗被人猝不及防的推了下,谢浪这时候气已经完全消了,但是那张脸吧,经常是那种对什么都不太上心淡淡的模样,所以外人看来他可能不高兴。

  但现在他就扭头拿了个包,自家姑娘就被推了一把,这下他的脸色才是真正难看。

  他揉了揉林明朗的肩膀低声问有事吗?

  林明朗却浑身僵硬,不可置信的看了谢浪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躲到了他身后。

  她想,冤家路窄这个词,形容此刻再贴切不过了。

  徐美美推了人完全没有抱歉的意思,自顾自的对着谢浪说:“谢浪你好,我叫徐美美,你什么时候有空,再给我的跑车喷一次画吧。”

  王鸣在一旁看的惊呆了,他本来看到漂亮妹子冲这边来以为是来送水的,没想到是来找茬的?

  林妹妹在他们这可是团宠啊,明摆着被人欺负他能坐视不理?

  于是,王鸣摆出了比徐美美更蛮横的姿势往她面前一站,阴阳怪气的问:“这谁啊?”

  旁边的人都摇摇头,王鸣看了看站在徐美美旁边的高曼曼,用眼神询问,这女的你认识不?

  谁知道,高曼曼事不关己的往旁边站了站,整个人都在说,我不认识,别问我。

  她这一退正好碰上了带着兄弟来要电话的徐野,俩人对视了一眼,高曼曼不自在的别过头,徐野则是红着耳根止住了脚步。

  徐美美被这么多人围观了,说话也不抖,骄纵蛮横的说:“哦,你没见过我,我就是在那个修车厂喷画的,你说不给我喷的那个。”

  谢浪一听她这么说,突然想起来了那个奇葩的客户,脸色更不好了。

  “我也转来你们学校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再帮我把车弄一下吧,我这次都听你的。”

  这话一说,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并且都若有似无的投向林明朗。

  林明朗站在谢浪身后,面色如常,但她快把手心抠烂了,如果不是谢浪和这帮人在场,她刚刚绝对一巴掌上去了。

  徐美美见谢浪不开口,正要再说两句,谁知道,一直在谢浪身后的女生露出了脸,并且像看死人一样看着她说:“当着我的面约我男朋友?嗯?”

  林明朗的声音没有起伏,并且但是眼里夹杂的寒霜把王鸣看的一愣一愣的。

  王鸣一看林妹妹这样的神色,一下子想起了当初她转来一中时候的模样,最近林妹妹和浪仔谈恋爱,变温柔了许多,以致于他都快忘了,自己当初有多怕这姑娘。

  全都是因为那不近人情的眼神和拒人千里的态度,这姑娘是狠角色,他从没忘过。

  林明朗边说边走向徐美美,最后来到她的面前,低声又加了句:“几个月不见,你胆子变大了不少。”

  空气中安静了几秒钟,徐美美在看到林明朗后,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差,眼神里还流露出几丝恐惧。

  她退后两步,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明朗说:“怎么是你?不可能的,你不是”

  “我不是什么?”林明朗眼神淡漠,她告诉自己不能跟这种人骂街,但是她心里过意不去。

  徐美美吓的想掉头就跑但被林明朗揪住了衣领,她嘴里胡乱说着:“你不是精神不正常了吗?”

  这话她是喊出来的,所以在场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尤其是徐野,在听到精神不正常这几个字后,他必不可免的想到了家里的那个空药瓶。

  林明朗却丝毫不在意她说的话,慢条斯理的打量着徐美美,然后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没记错的话,你叫徐美美吧?”

  徐美美被吓的不轻,嘴唇发抖一个字也没说不出来。

  林明朗不耐烦的说了声:“说话。”

  “对,对。”徐美美想到了在京都的时候,林明朗有多狠,她连忙回道。

  “很好,别急。”林明朗松开她的衣领,帮她抚平了褶皱,淡淡地说:“还记得你以前做过的事吗?”

  徐美美:“我以前,,以前没做什么啊,没有的。”

  林明朗听这话就笑了,她好心意的问:“不记得了?”

  “对!不记得了,我没做过!”徐美美整理了下衣服,后退两步,信誓旦旦的说。

  林明朗点了点头,平静的说:“不记得没关系,以后我帮你好好回忆一下,反正,时间多得是。”

  徐美美看了眼谢浪,又看了眼林明朗,还不死心的问:“你俩谈恋爱了?”

  不得不说,徐美美接受能力还挺快的,在知道林明朗和她一个学校,然后被威胁了一遍后,还能问的出来这种问题。

  这时候,裁判吹哨了,下半场比赛开始了。

  徐野拉着何琛回到自己的地盘,看着他那副痴痴的模样不经意的问:“怎么?还喜欢我妹子吗?”

  “喜欢啊。”何琛像是被勾了魂一样,都快上场了,还往一中休息区那瞄。

  徐野把他的头扭过来,轻拍他的脸又问:“你没听到她说自己是谢浪女朋友?”

  “听到了啊,但是”何琛把吸汗带套到手腕上,回想了一下刚刚的画面,喜滋滋的说:“你不觉得刚刚她怼那个女生的时候特别帅吗?!”

  “她是谢浪的女朋友也不耽误我喜欢她啊。”

  “行吧。”徐野也没反驳他,只说:“好好打球。”

  事到如今了,徐野也不想介绍了,他一开始只是想着给谢浪添添堵,但没想到琛子这小子这么执着。

  万一把电话给了,再让那俩人吵架了,谢浪还不搞死自己。

  —

  比赛开始了,谢浪给了王鸣一个眼神,让他好好打,自己先撤了。

  根本没理那个徐美美,其实依照谢浪的性子,有人在他面前这么横,肯定会怼上一句的,但是林明朗在他背后的时候,冷冷的威胁他说,不准他和那个姑娘说话,一句都不行。

  不行就不行,又不是非说不可。

  徐美美问的那句,也没人回答,高曼曼看够了热闹,终于把她拉走了。

  林明朗和谢浪出体育馆的时候,谢浪非常主动的牵起了林明朗的手,挑衅似的向球场上的徐野看了眼。

  —

  两人在校外的于记煮鱼吃的午饭,吃饭的时候谢浪问林明朗:“你认识刚刚那个女生?”

  林明朗已经吃饱了,但是谢浪又给她盛了碗饭,说要给她增点肉,要不然抱着都不舒服。

  让女孩子长肉简直是天理难容的一件事,林明朗此刻正用沉默抗议着,本不想回答谢浪的问题但是!

  但是谢浪见她不回答就一直问,一直问!而林明朗最不喜欢的就是听到从谢浪的嘴里蹦出其他女生的名字。

  于是她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凶狠狠的说:“你再提一句她,给你把嘴缝上。”

  谢浪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然后拖着调子说:“行,不问了。”

  接下来,林明朗看似很认真的吃饭,但是心思已经飘了。她在想谢浪刚刚到底听没听到徐美美说的那句她精神有问题了吗?

  按理说她喊的那么大声谁能听不到?但为何谢浪一个字也不问!

  只是一个劲的问她认识不认识那个女生,这不明摆着呢吗?她俩要以前没有恩怨能见了面就互掐?不对,是她进行单方面的碾压!

  林明朗面无表情的纠结了很久,就在她快绷不住要问一下的时候,谢浪开口了。

  “她以前强迫你看过鬼片?”谢浪问。

  林明朗:“??”

  他怎么知道,虽然这两件事性质差不多,但徐美美做的可比强迫她看恐怖片罪恶多了。

  谢浪看小姑娘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的差不多,他解释道:“恐怖片是你的死穴,要不然你反应不可能那么大,没记错的话,上次带你去杨阔那,你听到她的名字后有些不开心,大概是猜到是她了?”

  林明朗把最后那点鱼放到谢浪碗里,微微弯了下眼角说:“我反应大是因为她觊觎我男朋友。被人挑衅到家门了,岂有不反击的道理。”

  “还有恐怖片”她把面前的碗推到谢浪面前,不服气的说:“恐怖片那都是反人类的存在,我不是怕,我是在用全身心验证我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谢浪看着她剩的那半碗饭,叹了口气,拿起勺子准备把剩饭解决了,边吃边说:“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醋?”

  林明朗反驳的理所当然:“以前也没见有女生给你表白啊。”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