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四十五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4字数:981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森市一中财大气粗是公认的,但没想到能粗成这样,一个开学篮球联谊整的跟春季运动会一样。

  看台分为了两队,一中这边的看台上座无虚席,连衣服都是统一的,王鸣看到后都惊呆了。

  这准备时间也没几天,他们是怎么做到统一的?

  而且谢浪的迷妹们还专门给他做了个横幅,目测有三米长。

  “谢浪!谢浪!你最帅!啊啊啊啊啊!!!”

  横幅上的内容直白,且直白,但跟打球完全没关系……

  再看二中这边,就相对有些安静了。

  也不知道徐野在二中的女人缘不好,还是怎么滴,观众看台上女生没几个,但男生挺多的。

  并且还有几个男生神神秘秘的提了个音响,放到了二中看台的前边。

  一般比赛正式开场前,两边都会派啦啦队先上去来一段,鼓舞鼓舞士气。

  但这次一中和二中的体育社一致决定换战术!啦啦队太俗了,搞就要搞点高大上的。

  来k歌啊,五分钟时间,看谁的歌能凯瑞全场啊。

  鉴于一中这边都是女生,都不太好意思当着男生的面吼的面目狰狞,于是擅自改了战术,她们扯着喉咙喊着谢浪的名字,然后整齐划一的把毕生所学的赞美的词语都用上了。

  女生声音比较尖,又很亮,所以那声音用震耳欲聋来说不为过。

  看台某角落来观战的某位职高人向一中人问道:“你们这不是联谊赛吗?怎么跟玩命一样?这么猛?”

  然而这位职高人的声音太小,一中的这位谢浪狂热粉完全没听到。

  一中的赛前仪式进行完了后,轮到二中了。

  他们见一中不唱歌,也临时调整了。管音响的人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看台的最高处,可能是觉得站高点士气比较足,但没想到临时变了战术。

  他只能拿着话筒对第一排人喊:“倒数第二个!好日子!倒数第二个!安排上啊!”

  当时整个体育馆鸦雀无声,只回荡着他那股川渝普通话。

  停了三秒,馆内回荡起了歌声。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今天是个好日子,哎哎哎~”

  脏辫和老贺作为职高的一份子,看傻眼了,两人对视了一眼,感叹道,路子是挺野,怪不得每年他们职高都不和一中二中打联谊。

  歌唱到一半,二中看台后援区又响起了二重唱。

  看台上开始喊口号了,但因为他们都是男生,声音比较浑厚,所以略显低调。

  然而不得不说,人家的气势还是可以的。

  就像那个电影《斯巴达300勇士》喊的口号一样。

  “thisissarta!!”

  ……

  绝了。

  加油环节正式结束后,钱飞骄傲的给二中看台处比了大拇指,回身对徐野说:“哥!怎么样,这加油方式新奇不!”

  徐野沉默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嗯,挺符合你的气质。”

  几秒后,徐野又说:“你打上半场主力,下半场我来。”

  “不是,为啥?”小飞子一听这,有点呆。

  徐野看着谢浪吊儿郎当的解释道;“谢浪打上半场,我要是上去了,那货能把搞死我,为了球场上的和平,我愿意牺牲一下我的荣誉。”

  就这样钱飞被委以重任,上场了。

  —

  哨声响起,中场开球,裁判抛球。

  谢浪一个纵身率先抢到了球。

  球刚到他的手中,看台上就爆发出一声尖锐的喝彩声。

  “谢浪!谢浪!你好棒!加油!”

  球场上,谢浪的每个动作都挺随意的,运球的时候,他给了王鸣一个眼神,随后运球跑过半场,进入对方的篮板附近。

  谢浪和王鸣打球打多了,两人的默契程度,一般都不用嘴说,给个眼神就懂了。

  二中的人早就和谢浪打了很多次球了,已经熟悉谢浪的打法了,所以比赛一开始,他们这边的小前锋和中锋围着谢浪绕,根本没给他投篮的机会。

  这种打法很腻人,像极了一大块牛皮糖,走到哪都黏着你,烦人极了。

  尤其是对谢浪这种脾气不太好,没有耐心的主来说。

  “快!别让谢浪钻了空子!”钱飞紧跟谢浪的步伐,一边拦着,一边喊。

  谢浪本来因为林明朗没来,脸色已经不好看了,现在脸又黑了一度。他冷哼一声,随后身体底盘压低,紧盯着钱飞的眼睛。

  几秒后,他突然后撤一步,来了个crossover,猛地从左侧窜出,双臂伸长,垫脚,后仰,一个完美的三分球入筐。

  少年额头上带着大红色的发带,张扬又耀眼的红色,那是青春的颜色。

  谢浪头发软软的,随着他入筐的动作,渐渐弯曲成诱人的弧度,勾的小姑娘们心花乱颤。

  徐野看到这一幕啧啧了两声,感叹道,这货火气还不小。

  王鸣在那边都已经准备接球了,谁知道谢浪自己投了!!??

  谢浪本来没想投第一个球的,眼神已经给王鸣的,这首发本来是他的,但是他看着钱飞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还有那种牛皮糖式的打法,实在让人恼火。

  第二场开始,钱飞那边依旧如此,谢浪却不打算进球了,他绕着球场向右疾跑两步,一个虚晃,右手的球晃到左手上,随后起跳,用力抛向王鸣。

  “王鸣!”

  王鸣在队中是得分后卫,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但是他外线准头和稳定性非常好,也就是远距离投篮要多准有多准。

  王鸣接住球,扬臂,起跳,球入筐,动作一气呵成,又是一个完美的三分球。

  看台上的女生们,不怕累一样,喊的嗓子都哑了也不见停。

  钱飞也不是吃素的,打了两场后他找到了状态,第三场的时候,他从王鸣手里抢了球,七拐八拐的绕过对方的阻拦,来到了篮板下。

  这小子弹跳力很好,身体轻盈的像是猫,纵身一跳,完美扣篮。

  扣完他还扒着篮球框给二中的看台区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上半场的最后一次,依旧是谢浪率先抢到了球,然后传给了苏河。

  苏河是小前锋,速度快,身体灵活,技术全面,听说以前初三的时候还打几场专业比赛,人送外号“球场上的子弹头”。

  咻咻咻!

  所以基本上传给他,这球的分就已经得了。

  最后一场了,他把球传给苏河后,速度慢了下来,然后不经意间看到了对方的大前锋。

  谢浪打球的时候看着很随意,像是不上心的样子,但是他的注意力全在球上,根本没分心看过对方的队员。

  而且大前锋卡位,防守,抢篮板做苦力很多,但基本不得分,所以谢浪没有分析这个人。

  但现在看到了,他有眼突然跳了一下,那人的头发还是墨绿色的,谢浪记忆力不错,那家伙应该就是那晚带人来棋牌室找麻烦的绿毛了。

  谢浪就走神了一会,他就听到王鸣在喊:“艹!裁判!对方犯规!”

  苏河被绊倒了,因为绿毛撞了他,这在球场上算严重犯规。

  正规来说六次违规才罚退场,但是绿毛在前几场已经大大小小犯了三次了,这次直接被裁判罚下。

  因此二中被罚一球。

  苏河的右胳膊和腿受伤了,退场了,所以这一球谢浪来投。

  球是进了,但这两队的梁子是结下了。

  休息区的徐野看到这一幕脸瞬间黑了,他问何琛从哪找的这个人,他以前怎么没见过。

  何琛说这是刚从职高转进来的,据说篮球打的挺好,我们正好确认于是就招进来了。

  徐野最忌讳的就是打篮球的时候耍小聪明,虽然他不希望谢浪赢,但也不想自己用这种手段赢。

  罚完球后,比赛继续,接下来,谢浪像是为了报仇一样,他这个控球后卫硬是把后替补的小前锋的活干了,进攻的十分锋利。

  上半场结束的时候,谢浪把比分拉的很大,就算后半场徐野来了也超不过。

  —

  中场休息

  谢浪坐在休息处的板凳上,摘了头上的吸汗带,仰头灌了半瓶矿泉水,随后视线在看台上扫了一遍,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眼神变得更加薄凉。

  他踢了下王鸣的屁股说:“刚刚那个绿毛怎么跑二中队的?”

  王鸣说:“职高转进去的。”

  他这人不记事,早就把绿毛忘了,但是他听钱飞提过一嘴,说那人是从职高转进二中的。

  谢浪眼神不善的看了那个绿毛一眼,说:“下半场,我不上了。”

  “啥?”王鸣打球从来没这么玩命过,满场子跑,此刻他累的瘫在地板上,喘的像是下一秒就要背过气一样。

  “这是联谊赛,不能打成结仇赛。”谢浪盯着体育馆的门口还没看到熟悉的身影后,眉头紧皱漫,不经心的说。

  王鸣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哪壶不开提哪壶,“林妹妹怎么还没来?”

  谢浪没回话,看着他意味不明的冷哼了声说:“我也想知道。”

  —

  林明朗到体育馆的时候上半场已经结束了,体育馆门口有个超市,她想着谢浪打完球一定会口渴,所以就买了一瓶。

  但她付完钱后又觉得一瓶水体现不了自己的诚意,于是她又回去搬了一架农夫山泉。

  体育馆内热火朝天的,挺带感,林明朗绕着场子扫了一圈,才看见谢浪坐在右边的休息处,正神色不虞地盯着自己。

  林明朗难得心虚了那么一瞬,迟到了这么长时间,她也是没想到的。

  柳医生最近来森市出差,刚好来看看她,并且又做了一次测试,结果还是中度。

  自从上次减药期结束后,柳医生一直没有再提减药这事,这次林明朗主动问了下,柳医生却说还不行,等过一段时间吧,还问她最近是不是又有什么心事。

  林明朗说没有,她最近挺好的。

  出了咖啡店的门后,林明朗嘴角的笑意就消失了,她撒谎了,其实林牧给她打过好几次电话,希望她能回京都上高中,并且还说要她多为老爷子想想。

  老爷子老了身体也不太好,经常想见你,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让她回去。

  另一边,她和林女士住在一个屋檐下,却已经很久没好好的说过话了。

  心里郁结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柳医生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但她看林明朗这个情况,如果不让家人知道,以后多半会出事。

  于是,她擅作主张给林雅打了个电话,但没打通,于是柳医生叹了口气,只希望林明朗千万别再受什么刺激了。

  —

  谢浪看到林明朗出现在门口后,脸上也没笑意,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磨磨蹭蹭的起身走向那个迟到的姑娘。

  在看到她脚下放着一架水后,谢浪板着脸问:“你买这么多水做什么?”

  林明朗一听这语气就知道谢少爷生气了。

  “给你喝。”林明朗跟在他后边,一本正经的说:“都是给你的。”

  谢浪闻言,脸更黑了,他问:“你要撑死我?”

  林明朗理亏,这时候也不敢明晃晃的怼他,心里念叨了几遍,这是少爷,得哄着,得哄着。

  然后,语气温柔的说:“那就给王鸣和脏辫他们分分。”

  “呵,想得美。”谢浪傲娇的哼了声说。

  来到一中休息处后,王鸣坐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和林明朗打了个招呼。

  “林妹妹啊,来了啊。”

  “嗯。”林明朗应了声。

  谢浪还真把那架水放到自己腿边,谁来拿水就瞪谁一眼,非常不好惹的样子。

  “妹子,哄人去吧,浪浪就打上半场,你还把整个上半场都错过了。”王鸣在一边看好戏的说。

  林明朗戴着黑色口罩,那双猫眼漂亮的勾人,只不眼神有点散,像是在想别的事。

  王鸣碰了她一下,问:“想什么呢?”

  林明朗猛的回神,过了会说:“没,我去哄人。”

  谢浪正拿着水瓶一声不吭的看着她和王鸣说话,一见她要往这边来,立马把头扭到一边,冷哼了一声,见她不说话又偷偷摸摸的回头看了两眼。

  不得不说,谢浪生起气来,有点可爱。

  王鸣要是知道她这么想,会说,可爱?

  你家的这个小可爱,真生气的时候能把惹他的人头拧断。

  二中那边的休息区,何琛自从看到林明朗来了之后,就是打了鸡血一样,嚷嚷着比赛怎么还不开始,他这次要进球!要得分!要一展雄姿!

  —

  这边,林明朗把口罩摘了,坐在谢浪旁边握着他的手说:“我不是故意迟到的,是真的有事,”

  “解释完了?”谢浪见她说了这一句就没了后话,反问道。

  林明朗从脚边又拿了瓶水,拧开递给他问:“还要说什么?”

  谢浪已经喝了两瓶了,他现在很撑,但还是接住了。

  他接过水后小抿了一口,抬头喊了声她的名字:“林明朗”

  “嗯?”

  “你变了。”谢浪看着她的眼睛平静的说。

  “什么?”林明朗心跳停了一瞬,而后才迟疑的反问。

  谢浪看了她会儿,笃定的说:“没以前自信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