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四十四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4字数:1024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林明朗是个有趣的人,从不缺稀奇古怪的脑洞,但是送男朋友情人节礼物,靠脑洞是不行的。

  所以她打算走实用路线,买了点实用的东西。

  比如说,围裙——给谢浪画画的时候用的,还是碎花的。

  据坤子这个恋爱老手说,男孩子认真做事的时候最帅,但林明朗想谢浪有的时候工作她不在,所以就让这个围裙代表她吧。

  还有,画笔,素描笔、马克笔、水粉笔应有尽有。

  最后还有个帽子,因为她见过谢浪在临榕街的墙上用油漆画画,偶尔头发上会被油漆染上颜色,所以林明朗觉得这个帽子是最实用的。

  但她没想到商家给她寄来的是安全帽……

  …………

  有比此刻更绝望的时候吗?

  她蹲在玄关处,边拆快递边叹气,心说她这个女朋友真的太不负责任了,送礼物怎么可以这么俗?

  简直俗不可耐!

  徐野刚从篮球场回来,身上球衣没换,换身汗淋淋的就进了家门。

  家里的灯没开,他以为没人,大大咧咧的往前走了两步步,突然踢到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

  吓得他一哆嗦,立马举起手里的篮球喊道:“哪个孙子在装神弄鬼!”

  林明朗现在没什么力气跟他玩,把玄关处的灯拍开后,蔫蔫的说:“你就不能安静点。”

  “呦!回来了。”徐野看到是她后,把篮球放在玄关的鞋架上,边换拖鞋边说。

  林明朗把那些快递收拾到她早准备好的盒子里,没理他。

  徐野趁她去客厅拿彩带的时候,瞄了眼盒子里都有什么,结果看到了安全帽。

  不得不说,他是真搞不懂他这个妹妹脑子里在想什么,不过想想谢浪见到这些礼物的时候,脸色应该挺别致的。

  一想到谢浪会不爽,徐野就挺爽的。

  他故意放慢了换鞋的动作,直到林明朗特别嫌弃的瞪了他一眼,说:“换个鞋你要磨叽到什么时候?”

  “我乐意。”说完后,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盒子问:“这就是你送谢浪的礼物?”

  “嗯。”

  一提礼物,林明朗就躁得慌,她心里挺虚的,但还不能表现出来。

  “你送他安全帽?”徐野问的时候声线都变抖了,像是遇见了什么特比搞笑的事,但还得忍着不能笑的状态。

  林明朗绑好彩带,抱着盒子站起来面无表情的反驳:“不行?”

  徐野笑的肚子疼,指着那个盒子说:“你是想让你男人去工地搬砖吗?”

  林明朗十分自然的喊了声:“哥”,然后打断了徐野的嘲笑。

  不得不说,她这波操作有点野。

  徐野被她喊的愣住了,过了好一会才开口:“你是想让我愧疚吗?”

  林明朗反问:“你觉得呢?”

  “咳咳咳,”徐野被这严肃的认亲场合搞的有点尴尬,他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哥哥,刚刚的行为非常无耻,于是提出了两条建设性的意见。

  “妹子啊,你要不亲自写点东西,情诗啊啥的,你不是经常背文言文吗?给他整两句啊。”

  “这样就算礼物只有一个安全帽,谢浪也会感动的!”

  徐野这话提醒了林明朗,她像是醍醐灌:“没想到,你还有点用。”

  接着,她飞快的跑回房间,从桌子上撕了个便利贴,拿起笔迅速的写了好几行字。

  —

  林明朗动作很快,谢浪洗完澡时,她已经回到棋牌室了。

  不过回来的时候,她手里还提着箱酸奶,刚刚路过不止的时候,她遇见了王鸣,这家伙二话没说就拉着她进了便利店。

  坑了她几份关东煮,然后让老板娘把酸奶给了她。

  林明朗当时问,他怎么知道这酸奶是她买的。王鸣像是饿疯了一样,吃着关东煮,嘟嘟囔囔的说,浪仔天天跟他说,他媳妇儿用颜值买的东西,千万得记得拿回来。

  她到谢浪家门口的时候,刚好外卖也到了。

  鱼当然还是五条,只不过谢浪又加了几个菜。

  吃饭的时候,林明朗吃了好几碗米饭,谢浪都看呆了。

  他今天是不是忘了让这姑娘吃饭啊,但一顿没吃,也不至于饿成这样,现在她这架势好像是饿了三天的。

  但林明朗还真不是饿的,因为她现在有点紧张,还有些心虚。

  毕竟等会她可是要创造历史的人,历史上第一个在情人节送男朋友安全帽的女朋友。

  尽管听着挺荒唐,然而,她仍觉得这个帽子挺实用的。

  谢浪在她伸手要吃第三碗的时候,把碗给夺了,直勾勾的看着她问:“我这两天饿着你了?”

  林明朗尴尬的收回手,摇摇头说:“没有,我平时就吃这么多。”

  谢浪收回视线,淡淡的陈述事实“你平时饭量没这么大。”

  “我这是在为接下来的环节做准备。”林明朗摸着她的礼物盒子,义正言辞的反驳。

  谢浪:“那我申请先跳过吃饭环节,直接进行下一环节吧。”

  相比吃饭,谢浪还是很好奇到底是什么环节让这姑娘紧张成这样。

  “你确定?”林明朗反问。

  谢浪:“确定。”

  “行。”

  她把盒子放到谢浪面前,像是赴死般的掀开了盖子。

  林明朗先拿出了那几种笔,毕竟她觉得目前看来,只有这个笔拿得出手。

  “这些笔的种类有好多,我买了好几种,想着你画画的时候会用到。”

  “好。”

  林明朗见谢浪表情温和,有了一丝底气,然后拿出了那个碎花围裙。

  因为那一丝底气,林明朗话说的时候十分自然,丝毫看不出紧张。

  “这个,你画画的时候戴着围裙不会弄脏衣服,我专门挑了个不那么辣眼睛的。有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它可以陪着你。”

  谢浪看到围裙的时候,心里还是很开心的,毕竟这姑娘能为他想这么多,他觉得很欣慰。

  但是听她说,那围裙是碎花的。

  …………

  不过下一秒,她就开始解释了,言之确实有理,谢浪找不到理由反驳。

  于是也欣然接受了,毕竟一件围裙,非常特别。

  然后,林明朗犹犹豫豫的拿出了最后一件礼物。

  一个黄色的安全帽,还有黑色的固定带。

  谢浪:“………”

  他低头看了眼手里的围裙,感叹道,他真的高估自己了。

  原来他在林明朗心里自始至终都是个农民工的形象?可他还是高中生啊?

  难道是因为他很穷?

  可是不穷啊,谢浪想,他开店了的,旁边的那个。

  可能是谢浪的眼里的疑问太明显,林明朗对这个安全帽的解释更加详细。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我是为了保护你的头发,也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

  还让他以后出去画墙画的时候,一定要戴着这个,不能为了美观而放弃对生命的重视!

  谢浪想笑,不是觉得这礼物不好,而是觉得自己能捡到林明朗这么个可爱怪,真的很幸运。

  她脑子里奇奇怪怪的,总是能逗笑他,让他觉得生活明朗,像是她的名字。

  谢浪见她说的口干舌燥,给她递了杯水,含着笑意问:“我女朋友怎么这么可爱?”

  林明朗就着他的手,喝了好几口,像是终于解脱般的说:“那可不,明朗天下无敌第一可爱。”

  “礼物男朋友很喜欢。”谢浪准备起身准备把这些礼物放到卧室,但林明朗拽住他的衣服说:“别,我还没送完呢。”

  她一边说着,又从盒子里又掏出来个便利贴,清了清嗓子,念了起来。

  “少年人向来不知天高地厚,”

  “放眼处皆自负才高八斗。”

  “虽是自命风流,”

  “倒也坦诚无忧。”

  “我爱这样的少年,”

  “谦和而狂妄,”

  “骄傲又坦然。”

  这首诗是林明朗偶然在一本书上看到的,当时她读这首诗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全是谢浪。

  风流的少年,坦诚而无忧,谦和又狂妄,骄傲又令人向往。

  现如今,她用最真挚的情感把它送给心爱的少年,希望他以后也可以这样肆意妄为的生活下去。

  读完后,林明朗把纸条挡住了眼睛,做了会心里建设,然后偷瞄了眼谢浪,就见他目光如炬,像是要把自己拆吃入腹。

  她又默默的用便利贴挡住了眼睛说:“谢浪,你别这样看我。”

  “你撩我还不准我看?”谢浪拿过她手里的便利贴,看了眼,收起了眼底的欲望,略带邪气的问。

  林明朗坐到沙发上,又喝了两口水,冷哼了声说“这就算撩?你段位是有多低?”

  谢浪调侃“情诗送情郎,语文老师没教过你?”

  林明朗送完礼物放松下来后,才察觉到自己有多撑,她揉着肚子躺到沙发上,吩咐道:“浪仔,来,给送你情诗的妹妹,揉揉肚子,快撑死了。”

  客厅的茶几上摆放着他们几个跨年那晚看烟花的照片,照片里的谢浪专注的看着他身旁的少女,少女嘴角不自知的勾起,眼里的笑意不那么明显,但是整个的状态很轻松。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高二下学期来了,这个开学开的有点刺激,上学期的校篮球赛联谊没办成,所以把这个比赛当成了开学联欢。

  篮球赛在开学前两天开始的,地点在一中的体育馆。

  上午场的比赛是九点的,联谊联的是一中和二中的,比赛前十分钟,二中休息区这边。

  隔了一个寒假没见的小伙子们,正闹的起劲,只有何琛一个劲的往一中的休息区瞟,眼里那股热切劲跟见了心爱的姑娘一样。

  钱飞搂住他的脖子问他看啥呢,何琛瞬间满脸通红,嗫嚅道:“你还记得前两天和王鸣去不止的那个姑娘吗?我想要她的联系方式。”

  寒假的时候他们偶然碰到王鸣和那姑娘去不止买东西,钱飞本来还想和王鸣搭两句话,但拿两人动作太快,他还没搭上话呢,人家就走了。

  不过,他看现在这情况是,他这话是没搭上,倒把琛子的春心给搭进去了。

  钱飞向一中那片看了几眼,没发现那姑娘,挑眉看着何琛问:“你喜欢那姑娘?”

  何琛也是有啥说啥的人,面露羞涩的揪了下衣摆,点了点头。

  钱飞乐了,扭着头冲着徐野喊道:“老大!不得了了!琛子相中咱家大妹子了!”

  坐在后边长凳上的徐野闻言挑眉,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对面的谢浪,然后嘴角勾了起不明的笑意。

  “那感情好啊。”

  徐野笑着说道。

  他得给谢浪制造点危机感,这样才能让他更珍惜自己妹子。

  而且,徐野可能跟谢浪八字不合,谢浪不爽了,他就很爽!

  所以上场前他隔着一个室内球场的距离,专门给谢浪打了通电话。

  谢浪接通后,看着徐野像看神经病一样问;“有病?”

  “没有。”徐野笑道。

  “什么事?”

  徐野问:“前两天王鸣是不是和我家妹子一起去不止买东西了?”

  谢浪皱眉:“你家什么?”

  “妹子。”徐野好脾气的重复了一遍。

  谢浪眼神不善的看着他:“呵。”

  “那就没事了,正好确认一下,我兄弟相中我家妹子了,我正想着要不给人家介绍一下。”

  徐野语气欠欠儿的,假装自己不知道林明朗已经谈恋爱了,装的跟真的一样。

  谢浪冷笑了声,挂了电话。

  他等会有的是机会,告诉二中的,林明朗是谁家的。

  —

  王鸣正在做热身运动,就听见谢浪在后边喊了他一声。

  他跑到谢浪跟前,双手撑着膝盖问“怎么了?”

  “没事”谢浪的情绪淡淡地说:“就是,”

  王鸣:“嗯?”

  “你裤子线头开了。”

  “什么?”王鸣愣了一秒,然后立刻扭头,转着圈想要看清他的裤子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谢浪看着他忙活,继续做着热身运动,毫无愧疚的说:“反正都是红色的,没差。”

  “这怎么行!我的屁股以后是要给我老婆看的,怎么能便宜了这帮男人!”

  王鸣似乎真的很在乎他屁股的声誉,一个劲的扭着头以一种扭曲的角度观察自己的屁股。

  过了大概五分钟,裁判吹哨了,比赛开始。

  谢浪拍了下王鸣的肩膀,说:“刚刚骗你的。”

  王鸣“……”

  他最近没惹谢浪这狗崽子吧!

  ------题外话------

  “少年人向来不知天高地厚,”

  “放眼处皆自负才高八斗。”

  “虽是自命风流,”

  “倒也坦诚无忧。”

  “我爱这样的少年,”

  “谦和而狂妄,”

  “骄傲又坦然。”

  这首诗摘自甫子寸的《随笔》。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