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四十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4字数:924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谢浪从她家出来后,猝不及防的和林明朗来了个对视。

  小姑娘站在公寓门前手里拿着三朵玫瑰花,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他觉得这幅画面特别好笑,因为罐头蹲在她旁边也叼着一只玫瑰,欢快的摇着尾巴。

  “送我的礼物?”谢浪走到她面前,微微挑眉问。

  他也是第一次过情人节,就算只收到玫瑰也挺开心的,最主要的是送花的人。

  林明朗低头看了下花,又看了眼谢浪说:“不是。”

  “哦?”谢浪的面部表情有一丝僵硬,问:“那你要送谁?”

  林明朗指了指罐头,不假思索的说:“罐头很喜欢,送它好了。”

  “汪汪!”罐头像是听懂了林明朗的话,一点也不含糊的把另外三只玫瑰叼走,然后屁颠屁颠的回了家。

  谢浪也不想跟一只狗争风吃醋,但还是难免内心郁闷。

  他可不想每次回想他和林明朗的情人节想的只有,他媳妇儿买了四只玫瑰送给了他们的狗儿子。

  于是谢浪揉着她的脸,咬牙切齿的说:“今天情人节。”

  “我知道啊,别伤心,我给你准备了惊喜。”林明朗被他的双手揉着脸,说话的时候含糊不清,但大概意思就是,“送玫瑰花多俗,我家浪爷得收高级定制的礼物。”

  谢浪跟个讨礼物的孩子一样,听到她这么说突然心情好了不少,至少这个没心没肺的姑娘没忘了今天是情人节。

  于是他顺势想了下,她准备的惊喜是什么。

  按道理来讲,他家这姑娘有那么多中二的前车之鉴,所以礼物不可能很寻常。

  谢浪花了三秒过了一遍林明朗可能送的东西,然后又看了下她那张娇俏的脸以及这身她从没穿过的裙子。

  ……所以,不会是——

  “谢浪你眼神太明显了。”林明朗拧了下他的后腰,淡淡的说:“你有没有觉得你最近越来越……欲?”

  谢浪其实并没有想什么,但是被林明朗这么一说,他觉得自己不做点什么还真的对不起自己。

  所以他在兜里挠了下林明朗的手心,暧昧的说:“哥哥成年了,有些需要是控制不住的,尤其是面对你。”

  “停!”林明朗猛地把手从他兜里拽出来,然后往右挪了两步,义正言辞的说:“我帮你制止这种不健康的思想,今天我们就这样走路。”

  谢浪宠溺的看着她,也没上去拉,纵容的说:“好,今天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街上的小情侣一堆一堆的,女生手里不是捧着玫瑰花就是礼物盒,然后巧笑嫣然的窝在自己男朋友的怀里,打情骂俏。

  再看林明朗这对,俩人之间仿佛隔着银河,就差一个在街这边,一个在街那边,然后靠手机通话了。

  俩人走了几十米,林明朗有些气闷的说:“我还没吃饭,饿了。”

  她是没谈过恋爱,但是谁家谈恋爱是这样的!

  女朋友生个气男朋友连哄都不哄,还走的那么潇洒从容!

  林明朗说完竟然没听见谢浪回话,她抬起头看了旁边一眼,好家伙!他在打电话,并且还是一边跟小吃摊的老板娘说话一边打电话!

  她越看越生气,都是第一次过情人节,凭什么她林明朗要让着他!

  于是林明朗没等谢浪先走了,至于去哪,她也不知道,因为她越想越难受。

  说她矫情也好,但是她今天就是不开心!

  谢浪现在在她心里就是个渣渣!狗男人!连女朋友都不会哄,情人节就送了她箱苹果,苹果箱的包装还是辣眼睛的粉色!

  只不过林明朗还没使出她的小性子,后领子就被谢浪拽住了。

  “哪去?”谢浪把一碗关东煮和一些烤串放到她手上,说:“不是饿了?吃吧。”

  谢浪不笑的时候,说话总透着一股拒人千里的意味。

  林明朗看着面前的关东煮,突然想起了前几天谢浪一直钻在卧室里,她叫他好几次才能出来,而且那几天都不让她进卧室!

  她那时候没有怀疑过,但现在越想越有可能,谢浪是不是不喜欢自己了?

  于是此刻,在熙熙攘攘情侣拥堵的街道上,林明朗接过那个烤串,狠狠的咬了一口问:“谢浪,你卧室里是不是藏人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不是今天要跟我说分手?分手前能把我的周记本给我吗?”

  林明朗越说越委屈,眼眶虽然红红的,但好在没有眼泪,她在谢浪面前忍泪的能力一向超强。

  “谢浪,你怎么不说话!”

  谢浪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姑娘撒泼,他一直知道林明朗没她表面看起来那么循规蹈矩,有的时候很颓废,有的时候脑回路他真的跟不上。

  譬如,现在。

  不过,他看着这个姑娘眼眶红红的,说话声音有点软软的数落着这段时间他对她有多冷漠,说他变了。

  谢浪觉得真他妈可爱啊,他家的明朗怎么这么可爱。

  于是他低头亲了下她的嘴角,拇指轻抚着她的嘴唇,轻叹一声,说:“祖宗,败给你了。”

  “先把这些吃了,等会带你去玩好不?”

  林明朗被谢浪亲的晕头晕脑的,并且觉得自己憋气的技巧又提高了一个档次。

  待她完全清醒过来后,她就坐进了出租车,并且还窝在谢浪的怀里,和街上那群情侣们的姿势一模一样。

  林明朗想这怎么行?

  她可要做与众不同的那一个,于是她挺直了腰板,从谢浪怀里出来,并且冷着脸瞪了谢浪一眼,因为她刚刚的问题谢浪还没回答。

  “明朗,你在家都是这种样子吗?”谢浪闭着眼睛抓着她不安分的手问。

  林明朗双手并用都没有掰开他的手,只好气愤的问:“哪样?”

  此时目的地应该到了,司机停了车,下车的时候谢浪依旧拽着她的手,等林明朗下车后,谢浪才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张牙舞爪、有点不讲理、但很可爱,是我从未了解的一面。”

  “你能在我面前这样,说实话我很开心,但还是有点冤枉。”

  “我没有藏人,更没有想过分手,我计划的永远比你想的要远。”

  “所以,我家姑娘以后不能这么随便的说分手,嗯?”

  林明朗刚刚那么委屈都没哭,但现在谢浪平平静静的说了这两句话,她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谢浪,我哭了。”她情绪有些崩溃,林明朗这段时间处于减药期,柳医生说减药期很难,所以情绪很不稳定,敏感,多疑,动不动就想流泪。

  可能因为一丁点事情生气,但同时也会因为微不足道的承诺哭的稀里哗啦。

  “我为什么要哭,呜呜呜,我从没在别人面前哭过,小时候跟坤子打架,我输了都没哭过,你竟然把我弄哭了。”

  “在这个所有情侣欢天喜地的过节日的时候,你把我弄哭了!”

  谢浪以前是没什么耐性的,从他打架就可以看出来,速战速决,一句话挑起战斗,一个人解决全部。

  但他现在对林明朗可谓是耐心到极致了,在路过第三对情侣奇怪的看着他们时,谢浪从兜里拿出纸巾温柔的给她擦眼泪,并且低声说:“别哭了,留着以后在哥哥床上哭,嗯?”

  他话音刚落,林明朗果然不哭了,她现在真的想掐死谢浪!

  以前那个生人勿进,高冷清傲的谢浪哪去了!

  她夺过谢浪手里的纸巾,把鼻涕擦干净后问:“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谢浪懒懒的说:“哥哥带你来做一次白日梦。”

  林明朗:“哈?”

  —

  中心广场有很多人,买玫瑰花的摊位就有十几个,还有小吃摊,反正人来人往的,过节气息很浓重。

  林明朗不知道谢浪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但她现在被这熙熙攘攘的人群搞的十分清醒,然后她觉得自己太丢人了。

  大庭广众之下跟个娇滴滴的姑娘一样哭是什么鬼?

  …………

  谢浪在左右看了眼广场,没发现那几个人的身影,眉头微皱,回头跟林明朗说:“你先在这个凳子上坐会,闭上眼睛,等我回来叫你。”

  林明朗觉得刚刚出糗了,所以此刻挺乖的坐在了长凳上,姿势很是乖巧,看着谢浪点了点头。

  谢浪走了两步还是不放心,于是从兜里拿出绑苹果箱剩的宽彩带,给她把眼睛蒙上了,说:“考虑你今天不太安分,所以先上层保险。”

  林明朗:“……”

  —

  谢浪边往广场中心走边给王鸣打电话。

  “你们还没到?”

  脏辫在话筒那边闷声闷气的喊:“浪爷!你什么时候爱上了sy?你让我们穿的这都是什么?”

  “我们已经到了啊,但是鸟哥死要面子躲在厕所不出来!”

  “他说自己现在像一只变异的猫,还是特别肥的那种!”

  谢浪看了眼坐在角落里的林明朗,她现在乖巧的很反常,他压下心头的疑问对脏辫说:“你们在哪?我那身衣服给我带来了没?”

  脏辫:“带来了,我们就在你旁边的公厕里,已经看到你了。”

  谢浪:“等着。”

  谢浪进了厕所,把王鸣从厕所单间里拽出来,摸了摸他的猫肚子,一句话没说就把他扔了出去。

  而后,谢浪对脏辫和老杨说:“公交车我租好了,在北边那颗树前边,等会你们先带明朗去绕一圈,我换好衣服后,给你响一下,然后你让司机再转回来。”

  老杨这时候默默的伸出一只爪子问:“浪爷,这是你给林姑娘准备的惊喜?”

  谢浪在厕所里一边换衣服一边说:“嗯,提前没跟你们说,怕你们的嘴管不住,所以等会你们不能让她发现你们的身份。”

  脏辫:“看不出来啊,浪爷这么浪漫!”

  谢浪轻笑了声,慵懒的对他们说:“如果你们再磨叽,我等会可能会死在明朗手里。”

  “在情人节被女朋友掐死,那可能会更浪漫。”

  老杨和脏辫:“溜了,溜了。”

  此时,厕所门外,王鸣已经被拉着拍了好几张合影了。

  脏辫一出来,就拽着王鸣头上的耳朵,一路小跑冲着林明朗奔去,边跑边说:“鸟哥,等会你就闭嘴啊,别出一点声音,这可是浪爷过的第一次情人节,千万不能让它成为最后一个!”

  杨猛拽着他另一只耳朵:“鉴于你的外表比较可爱,等会你带着她去那个公交车上,我俩断后!ok?”

  脏辫:“ok!”

  王鸣“……”

  —

  林明朗安安静静的坐在长凳上,听着旁边摊上的操着一口重庆普通话的大妈和一位东北的大爷对话,她心里平静的不起一丝涟漪。

  她觉得这世界是真玄幻,就想像她上一秒感情丰富,多愁善感的听着谢浪说句真心话都能泪流满面,现在却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

  那个大妈说的话都逗笑了好几对在那买花的情侣,林明朗却一点都感受不到欢乐。

  直到,有人轻轻扯了下她的衣袖,然后把她眼睛上的绑带拿下。

  她看到了一只耳朵,灰色的,还有毛绒绒的大肚子。

  “龙猫?”林明朗坐在长凳上,有些迟缓的上下打量了下眼前这个横空蹦出来的龙猫。

  不仅如此,这个龙猫旁边还有汤婆婆和白龙。

  她起身看着那条白龙迟疑的喊了声:“谢浪?”

  不过那条龙没理她,身边这个龙猫倒是很积极的抓住她的衣袖,把她往路边拉。

  林明朗对身体接触很敏感,尤其是陌生人的,所以她想都没想把那个龙猫推了个趔趄。

  这个龙猫倒也很大度,在地上翻了个滚,拍着屁股又起来了,锲而不舍的又拉住了林明朗。

  王鸣此刻内心这个苦啊,为了兄弟的幸福他容易吗?

  这时候停在路边的公交车滴滴了两声,瞬间吸引了广场无数人的注意。

  因为这辆公交太特别了,它的车身被喷成了龙猫的颜色,车头上是画着龙猫的眼睛和耳朵,整个车停在那就是个吸睛的存在。

  当然林明朗也看到了,她当时脑子处于一种兴奋过后疲惫的状态,但奇怪的是看着那个公交车她突然想起了多年前写在周记本上,那些无厘头的愿望。

  想坐一次龙猫变成的公交车。

  所以这就是谢浪所说的送给她的白日梦吗?

  在她愣神的时候,面前的龙猫已经拉着她走到了车前,他们身后跟着汤婆婆和白龙,真的像在做梦一样。

  初中的时候,林明朗的美术老师带她们看了次《霍尔的移动城堡》,从那她便喜欢上了宫崎骏的动漫。

  所以,那段时间她的周记本里少不了宫崎骏动漫里的男女主,她幻想过许多奇形怪状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但从没想过这些不可能的事情,会有一天,有人帮她实现。

  ------题外话------

  听说过留言续命吗……

  简单来讲就是,你们留的言续我的命。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