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三十八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4字数:681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谢浪第二天真的给林明朗买了一箱苹果,他给苹果箱包了个粉色的外包装,上边用黑色的水性笔写着黑发仙子帅哥送。

  他准备给林明朗一个惊喜,所以打算直接去找她,并没有提前打招呼。

  王鸣这两天都在彻夜补寒假作业,他几乎疯了整个寒假,最后发现寒假作业一点没动。

  开学日期就在眼前,他为了保命,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肖遥从深闺里拽出来,尽管肖遥那个脸跟锅底一样黑,并且还威胁说,他要是再恬不知耻的去她家楼下喊人,她能单手拧了他的头。

  王鸣这个人脸皮厚再怎么损都不往心里去,他不但没生气,还带着肖遥去玩了一天。

  因为这个时候寒假作业作业要是皇上,那肖遥就是皇太后啊,得罪不起!

  末了,肖遥大发慈悲的把寒假作业都给了他。

  所以,王鸣在家闭关了两天,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啊呸!

  在家闷了几天后,王鸣决定去找浪浪玩会儿,最近几天一中的室内篮球场开门了,他得带着几个家伙去练练手,上学期的篮球联谊赛因为临近考试被延期了。

  昨天校体育部的通知他说,篮球联谊赛变成了迎开学的主场,所以一中会提前两天开学,举行篮球联谊赛。

  —

  过了个春节,临榕街像是突然年轻了十岁,多了好多人,还都是年轻的小情侣们。

  王鸣观察过了,这些大多是冲着棋牌室旁边那面墙去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面墙被迫发展成了一个景点——情侣必到的景点。

  当然也有一些成群结队的姐妹花慕名而来,至于这个慕的是谁的名,可想而知。

  谢浪这个大帅比在临榕街这块出镜率这么高,不被人知道很难。

  十几岁的小姑娘又是容易心动的年龄,往往是不经意看了谢浪一眼就开始念念不忘了,然后会成为这片的常客,只为了邂逅她们梦中的白马帅哥。

  殊不知,这位白马帅哥已经有主儿了。

  往往这些姑娘都很胆小,但不排除偶尔蹦出来一两个胆大的,譬如眼前这位非常眼熟的某位。

  王鸣越看她越觉得眼熟,直到这女孩子自我介绍后,他恍然大悟,哦~原来是一中的校花。

  ……

  他也好意思说,王鸣身为一中出名的问题少年,不认识校花,还真是啼笑皆非。

  但这是真的,因为他们那个靠干架出名的小团体,整天不是问吃什么就是被谢浪用智商羞辱,然后被迫去补作业。

  完全没心思去看外面的花花世界,唉,说起来真是惭愧。

  王鸣正盯着人家校花回忆自己的悲惨史,然后被校花本人打断了,她问:“谢浪家是住这附近吗?”

  这还挺直接,目标明确,直奔主题,一点也不含糊。

  王鸣这个时候脑子突然灵光一闪,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指着她说:“哦~我想起来了!”

  高曼曼:“嗯?”

  他一边退后一边说:“你就是一年前那个被浪浪教训别人睡觉的时候不能打扰人的女生??!!”

  “你还喜欢那个把你训的无地自容的狗男人?”

  “何必呢,姑娘,回头是岸!这样的男人不值得!赶紧回去吧!”

  王鸣嘚吧嘚吧说个不停,等最后一句说完后,他砰的把门一关,在心里说了几声对不起。

  浪浪,哥不是诚心诋毁你的,哥这是在帮你掐桃花啊。

  高曼曼看了眼面前紧闭的门,然后被一通电话叫走了,临走前,她跟电话那边的人说:“我找到谢浪在哪住了,你要来就自己来,反正我不来了。”

  “他真的太恐怖了。还有不就是在车上喷个画吗?谁不能喷,你非得找他。”

  —

  王鸣进门后歇了会,等气喘顺了才低下头换鞋,穿上拖鞋后他进了客厅,跟抱着粉箱子的谢浪撞个满怀。

  “哎呦,你这干啥去!”王鸣捂着胸口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谢浪没什么情绪的说:“出去。”

  “去找林妹妹?”

  “嗯,等会回来。”

  王鸣忽然退后一步,很正经的上下打量了下谢浪,又看了看他手里的东西,没说什么。

  但经过谢浪身边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低下头闻了闻那个箱子,诧异的问:“你这里边装的苹果?”

  谢浪嫌弃的把王鸣的脑袋掰开,说:“对,苹果。”

  “有问题?”

  王鸣叹了口气,继续说:“今天情人节,你别跟我说你打算送林妹妹一箱苹果,然后让她用苹果爆你的头?”

  谢浪不想理他,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说:“别操心我了,旁边那屋有俩人快闲的长毛了。”

  直到谢浪走后十分钟,王鸣还在心里为他祈祷,希望林妹子手下留情。

  他看那箱苹果真挺沉的。

  王鸣嘴里念念叨叨的,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后,忧心忡忡的去了棋牌室,然后看到那个单人沙发上窝着俩人。

  那俩人脚对着脚,各自用胳膊蒙着眼睛,谁也不看谁,但嘴里说的挺嗨,认真听还能听到他俩在说中午吃什么。

  杨猛大年初五就从家跑出来了,脏辫也嫌过年没意思,早早地从外地回来了。

  于是,这俩人有家不回在谢浪家里窝了数天,以至于现在他俩看都不想看对方一眼,看腻了。

  王鸣喝了口可乐问∶“你俩干什么?练武功?”

  杨猛唉声叹气道∶“我这两天天天见他,有点视觉疲惫。”

  “你修车厂不开门?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闲成这样?”王鸣盘腿坐他俩对面问。

  杨猛任性的说:“我要歇够了再开门,浪爷手里还有好几个喷画的,都是年前的,等他弄完我再开门。”

  王鸣却说:“你等浪浪弄完再开门,你那店估计就倒闭了。”

  “没办法,浪爷手艺好,找上他的也不在乎时间。”

  杨猛说完肚子突然叫了,王鸣把剩了半瓶的可乐给了他,又碰了碰脏辫说:“辫儿?咋蔫不拉几的,过年过虚了?”

  脏辫的胳膊依旧挡在眼上,跟没睡醒一样说:“我这两天跟老杨朝夕相处,现在看他有点反胃。”

  “碰都不想碰他。”

  说罢,脏辫的脚迅速收回,蜷缩成了虾米状。

  杨猛在沙发那头冷笑一声:“同感。”

  王鸣看了他俩一眼,觉得是时候给他们找点事做了,“明天我跟浪浪去学校练篮球,你们去不?”

  “有妹子吗?”

  “有妹子吗?”

  俩人异口同声。

  王鸣从桌子上拿起魔方摆弄了两下,说:“有。”

  他心里想的是林妹妹算妹子吧,还那么漂亮。

  “那就去。”

  俩人还是异口同声。

  几秒后,脏辫踢了杨猛一脚问:“饿吗?”

  杨猛:“饿。”

  脏辫瞬间来了点精神,又问∶“汉堡吃吗?”

  杨猛∶“不吃。”

  脏辫耐着性子∶“煲仔饭?”

  杨猛∶“不吃。”

  脏辫:“黄焖鸡?”

  杨猛:“不吃。”

  …………

  脏辫觉得这货太难伺候了,于是坐起身,拽着杨猛的胳膊说∶“来来来,你把胳膊放下来,看着我再说一遍,你吃不吃。”

  杨猛的胳膊死活不离眼睛,挣扎着喊∶“你别看我!我看你就难受!”

  脏辫∶“艹!老子就看你了,怎么地!难受就给我受着!!”

  杨猛踢了他一脚,骂道∶“我踏马!我不吃汉堡!不吃煲仔饭!我吃炸鸡!你别他妈看我了!!”

  脏辫被骂了反而安静了,竟然异常的没有反驳,杨猛便好奇的睁开眼看了他一眼。

  俩人对视了三秒钟,脏病突然捂着嘴朝一边弯腰,并且发出一连串让人……不适的声音。

  “呕~”

  “呕~”

  杨猛满脸不可思议,拍着他的背说∶“???艹!你再给我呕一个!”

  脏辫停了下来,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变本加厉∶“呕呕呕~”

  杨猛把搁在两人间的抱枕扔到一边,一边挠脏辫的痒痒肉一边说∶“妈的!今天我不吃炸鸡了!我把你炸了怎么样!”

  王鸣手里的魔方才转到第二排,就看见沙发上的俩人扭打到了一起,一个死命的干呕,一个嘴里喊着要吃炸人肉。

  他:“……”

  俩智障?

  ------题外话------

  停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然后谢谢前两天给我送礼物的“顾浅璃爱你”小可爱

  还有,最近,我快要开始上课了……

  加更有点难,但我争取不断更。。

  好吗?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