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三十五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4字数:558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森市的年味很重,临榕街这边每家每户也开始张灯结彩,挂上了红灯笼,对联大多都是从不止买的,听说都是老板娘自己亲手写的,免费的。

  大年三十那天,书店老板也开了门,只是门口的向日葵换成了白色风信子。

  他拄着拐杖慢慢的下了台阶走向了不止,一年到头了,他也想做点随心所欲的事情。

  三十下午五六点的时候,谢浪家门口停了辆车,他看也没看后座的人拎着两盒酒放到了后备箱,而后坐上了副驾驶。

  谢家一年一度的年夜饭谢浪从没缺席过,今年也不例外,只是每年的这一天他心情都不会太好。

  王鸣早上给他来了个电话说,要是晚上不愿意在家待着就来他们家,反正两家挨着呢,前两天他去酒吧玩的太嗨被家里的姐姐抓个正着,现在被禁足了,出不去。

  谢浪却说,你姐在家我还是不去了,她嘴上功夫太厉害,我还想图个清静。

  —

  谢家是个大家族,谢浪的父亲谢博彦如今是森市市长,在谢家是老二,他还有个大哥,大哥谢博霖前两年刚从军队回来,现在在家看孙子,下边还有两个妹妹都嫁去了外边。

  谢老爷子前两年身体还挺硬朗,但是今年夏天不慎摔了一下子,到现在都没起来,也是老了身子大不如从前。

  谢浪回家的时候,人到的都差不多了,人人见了他都说上一句谢家少爷回来了啊,真是一年到头也不见人啊。

  谢浪对这种场合根本提不起兴趣,他插着兜兴致缺缺的站在谢博彦身边,偶尔拿出手机看看林明朗有没有给他回消息。

  来家里做客的人很多,但到了真正吃年夜饭的时候就只剩下谢家的兄弟姐妹们了,谢浪被安排坐在了餐桌靠前的位置,今年谢老爷子下不了床,所以老大谢博霖坐在了主桌。

  谢博霖对谢浪是真心喜爱,所以找到机会就会跟他聊上两句,相比起来,谢浪跟他父亲的关系真的是明眼可见的差。谢博霖问谢浪大学想去哪个学校,有什么喜欢的专业,大伯可以帮你分析一下。

  谢浪说还没想好,就不怎么接话了。

  两人说话间,谢浪手机震动了下,是林明朗发来的短信。

  “看!我家阿姨做的年夜饭,丰盛不!”

  谢浪眉眼带笑的回复“丰盛,我家明朗最喜欢吃肉了,今晚可有的吃了。”

  林明朗没一会就回他了。

  “徐婶做了我最喜欢的糕点,回去给你带点。”

  谢博霖看谢浪有些心不在焉,故意咳嗽了两声,瞥了眼他的手机问:“谈女朋友了?”

  谢浪也没反驳,把手机扣到桌面上,应了句“嗯。”

  “别耽误学习就好,我不是你爸管不了你,但还是希望你能把重要的放在前头。”

  谢浪漫不经心的应道:“知道。”

  饭吃到一半,谢浪的母亲下来了,一同下来的还有他的弟弟,四五岁的小男孩看到谢浪的时候欢喜的不得了,一瞬间挣脱了女人的手跑到谢浪身边,脆脆的喊了声:“哥哥!你回来了!”

  相比起来,谢浪对他的态度冷的可怕,没有接住他满腔的欢喜,甚至还摔的粉碎。

  谢浪的母亲高冉看见谢浪后嘴角抽搐了下,然后趁所有人不注意突然上前扇了谢浪一耳光,厉声说道:“谁让你回来的,你不是我的孩子!你滚!我的孩子呢?”

  高冉的人格分裂还真是难以控制,没有任何契机,想来就来。

  谢浪被打了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只是眼底的戾气横生,他看着面前打扮精致的女人,冷嘲热讽:“对,我不是您的孩子,来。”

  他把谢翎的手放到了高冉手心,淡淡的说:“这是您亲生的,可别再打他了,他可不像我。”

  一顿年夜饭吃的兵荒马乱,谢浪临走前被谢老爷子叫上了楼。

  谢老爷子颤颤巍巍的给了他个红包说,你受苦了,拿着以后给自己多买点好吃的。

  谢浪点了点头,道了句新年快乐就走了。

  谢浪从谢家出来的时候刚好收到林明朗发来的信息,小姑娘说她刚刚吵了一架还吵赢了,语气里的小傲娇让谢浪心尖忍不住颤了颤。

  他回了个让她早点睡就收了手机,谢家离临榕街很远,但是谢浪并没有打车,今天是除夕夜,没有公交车也没有出租车,他一步一个脚印的从谢家走到了临榕街。

  临榕街以往的夜晚都是黑漆漆的透不出一丝光亮,可能今晚许多老人守岁,少有的几家里都亮着一盏灯。

  谢浪走到不止的时候看见旁边的小巷子里有个人影,那身形跟刘猛很像,他忽然想起来那晚上刘猛堵住林明朗的情景,看来有些时候必须得让他们吃点苦头才能长记性。

  他紧了紧身上的大衣,抬头看了下不止店外的摄像头,而后对着摄像头食指中指并拢放在太阳穴,轻轻一点,嘴角勾起不明的笑。

  随后,他就进了巷子,不久巷子里传来一阵哀嚎声。

  谢浪这次是真的下了狠手,今晚他心情不佳,刘猛遇见他也是撞枪口上了。

  没一会儿,谢浪出了巷子抖了抖身上的衣服一脸从容,临走前他凑到刘猛的耳朵边好生劝了会以后见了林明朗要躲着走,要不然他另一只胳膊也会被打断的。

  刘猛疼的满头冒汗,酒精带来的醉意被疼痛覆盖,他看着谢浪求饶说以后再也不惹她了。

  谢浪念着今天是除夕夜所以掏出手机给急诊部打了个电话。

  他出了巷子后突然想起林明朗说过在不止买了箱酸奶,还是用颜值打折的。

  于是他掏出手机给不止的老板娘发了条短信。

  “我家姑娘用颜值买的酸奶,别私吞了,改天找你拿。”

  —

  回到家后,谢浪窝在客厅的沙发里抽了根烟,他并不喜欢烟味,但现在情况特殊。

  老杨和脏辫都回家过年了,贺帆和许星光跟着家里去国外过的年,这些人都不知道谢浪家里的情况,都以为此刻他也在跟家人吃年夜饭,所以说了句新年快乐发了个红包也就没再聊了。

  倒是王鸣一直没动静,过了大概半个小时,谢浪家里的门响了,王鸣带着一大堆吃的踢开了门。

  “浪浪!快来接哥哥啊!老子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我老姐的看管下偷跑出来的!”

  谢浪窝在沙发上看着王鸣忙活,他打开了屋里的大灯,把窗户打开散了散烟味,又忙活着把那些从家里带出来的菜装到了盘子里。

  突然,谢浪看着他问:“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王鸣嘿嘿一笑说:“高姨闹那么大的动静想不知道都难啊。”

  “来来来,哥哥比你年长一岁,给你包了个红包,虽然没几个钱但是也是心意。”

  “给,还有林妹妹的份,虽说你俩瞒着我两个多月,但是我不计较了!”

  谢浪把手里的烟掐了,起身接过王鸣手里的红包,顺带拍了下他的肩膀,低低地道了声谢谢。

  谢谢你在这万家灯火,齐家欢乐的时候还能想起我。

  王鸣推开他说怎么变这么矫情了,这么值得纪念的瞬间他得拍下来分享给林妹妹看。

  谢浪一想起林明朗就变的很温柔,他说,我在她面前比现在还矫情。

  王鸣笑他不要脸,一在姑娘面前就骚的不要不要的。

  谢浪却说那是我媳妇,我乐意。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喝着啤酒吃着菜,说了一晚上。

  最后谢浪扔给王鸣一个红包,挺厚实的。他夹了筷子红烧鱼说,这些钱都是他这些年自己挣的,有来有往,算一点心意收了吧。

  王鸣也不扭捏,高高兴兴的揣兜里了。

  快要结束的时候,王鸣安慰谢浪说,高姨这病也不是她想得的,可能还是因为你,所以你别恨她,毕竟是亲生母亲。

  谢浪说,一丁点不恨是不可能的,毕竟伤害过。

  他没错,谁都没有错,那为什么错误的后果要让他一个人承担。

  ------题外话------

  估计明天入v

  我这两天都在走剧情……希望入v后我那唯一的小粉别掉就行。

  只要你不离不弃!后边绝对有糖吃!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