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三十三点 捉虫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4字数:738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谢浪的毛巾上有一股薄荷味,林明朗只是轻轻一嗅就觉得一股凉气从鼻子处钻进直达脚底。

  就像他问的那个问题一样,像是突然间打开了林明朗记忆的某个开关,猝不及防地让她空荡荡的胃痉挛了下,然后就是蔓延全身的不知所措。

  她没去拿盖在头上的毛巾,沉默了几秒才淡淡开口:“我不会。”

  不会依赖别人,因为没人可以依赖。

  十二岁那年的父母离异让她清晰的意识到,深爱她的父亲也可以说出那样的话,从小视她如珍宝的林牧也可以在谈论她抚养权的时候弃之如敝,说我不养她,我受够了。

  更何况眼前这个只相处几个月的谢浪,她不敢轻易依赖,怕再成为负担或累赘。

  无缘无故地负面情绪一上来林明朗就有些控制不住了,她越想身体越紧绷,手指也开始不自知的颤抖。

  忽然她眼前就出现了十岁那年醒着的时候对她极好,醉了之后又毫不犹豫想要掐死她的父亲,真的太难受了,这种突如其来的无助与痛苦搅的她有点呼吸不过来。

  林明朗把这一切都归结于谢浪刚刚的态度太硬了,他说话也不温柔了,冷冷地质问像是自己犯了多大的错一样。

  但是她又想,谢浪说话就是这样的啊,尽管他有时候很温柔但是依旧带着那股疏人的傲,他是不是也开始觉得自己是个负担了?

  越这么想她越害怕,怎么会这样呢?明明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只要回答了就好了,怎么会想这么多。

  林明朗突然把头上的毛巾拽下来,又尽量控制自己颤抖的双手,神色如常的把毛巾搭在谢浪头上,隔着毛巾轻轻揉搓他那还湿着的头发。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她声音故意放软不像以往那样硬气,以此来掩盖快要哭出来的情绪。

  谢浪没说什么,只是抱她抱的更紧了,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林明朗裹着一层坚硬的外壳,本以为相处的这段时间已经被他融化了,但没想到他连外壳的缝隙都没找到。

  除了生气她过分的独立外,他还很心疼。

  谢浪虽说离家有几年了,但是他公子哥的脾气一直在,他和别人走在人群中永远是最耀眼的那个,眼睛里装的任何下东西脚步却又不会为任何人停留,他高傲如天鹅,从不愿意低头。

  也就是遇到了林明朗,那个他不自知就放在心尖儿上的姑娘,他才透露出那么一点对生活的认真与柔情。

  在两人相处的时候,谢浪在慢慢成长,但还是偶尔会露出锋利。

  敏感如林明朗到现在也猜到谢浪在气什么了,但是她现在还承诺不了什么,如果直接说我以后会依赖你的,那有点不现实。

  林明朗喜欢谢浪,但是从没打算把自己的柔弱与黑暗面剖析给他看。

  前两天林明朗偶然进了谢浪的卧室,那里边无处不在的飞机模型、军事杂志,还有查询空军大学的资料无一不在提醒林明朗,谢浪活的很明白,他有明确的目标,有想要成为的人,他以后会走的很远很远。

  但林明朗不一样,她到现在都没有准确的目标,就连高考考多少分去什么学校她都没有决定,甚至于她都没有个明显的爱好。

  林明朗身上的负能量太多了,而喜欢又是一件令人欢喜的事情,她不可以让谢浪觉得痛苦与负担。

  林明朗话音刚落,谢浪含糊地说了声下不为例,便又扯着她的外套让她坐在大腿上,毛茸茸的脑袋再次埋进了她的怀里。

  这姿势很暧昧,所以王鸣来叫他俩吃饭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仿佛嫌弃极了谢浪现在这幅骚的没边的状态,但又不能说什么。

  “你俩别腻歪了,赶紧就等你们了!”

  林明朗努力地压下刚刚那股突如其来的难过和无助,她推开谢浪跟他说:“快去帮一下他们,我去趟卫生间,马上来。”

  谢浪点了点头,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问:“你受伤了?”

  “没有。”林明朗回道。

  谢浪神色不明的看了她几秒才走,林明朗去卫生间洗了把脸,自言自语道:“不对劲,我不太对劲。”

  自从知道自己过两天就要回京都,不仅要回去还要见林牧也就是他父亲的时候,林明朗已经没睡过几个好觉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已经脱离了轨道,从林女士明目张胆的偏爱徐野开始,从林牧那些吓人的举动开始频繁的出现在她梦里时开始,就已经有什么苗头露出来了。

  但她不愿意往那方面想,明明和谢浪谈恋爱以来,林明朗每天的心情都很好,很幸福,尽管有的时候在夜里哭过,但是太阳一出来就觉得那些夜里曾腐蚀她灵魂的黑暗就消失了。

  她又往脸上撩了几捧凉水,对着镜子缓了会才来到谢浪的客厅。

  客厅右边有个长长的餐桌,那是灰色地毯唯一没有覆盖的地方,此刻,贺帆已经被迫带上了有些可爱的生日帽,坐在餐桌的中间和脏辫瞎聊,王鸣把最后一个菜上了桌又从冰箱里拿了几罐饮料一一扔给他们。

  谢浪依旧像大爷一样懒懒地窝在角落里,手里边玩着切蛋糕的塑料刀,偶尔许星光问他话,他也就点点头。

  林明朗看的入神,突然觉得坐那的谢浪不像个高中生,如果他穿上西装打上领结手里再端着一个高脚杯,那就是个十足十的公子哥。

  她不知道谢浪的家世,但是他从没穿过什么牌子的衣服,除了吃饭挑剔点还真没有其他的地方来证明他是个少爷,然而他身上总有一种莫名的气质,让人觉得很高贵,难以接近。

  她入迷的看了会,突然脏辫喊了她一声:“姐!快来!吃饭了!”

  林明朗应了声,走到谢浪旁边的位子上坐下。

  小姑娘今天穿的很温柔,白色的绒毛外套,上边还带着个毛茸茸的帽子,她的头发又黑有多披散在肩上,长度已经快及腰了,怎么看都不像刚刚在巷子里脾气火爆的小野猫。

  谢浪每次看林明朗的时候眼神就变了,他这个人做事明目张胆,从不收敛眼里的喜欢,在此刻,他突然变的又欲又撩,深邃的眼眸里像是有莫名的光吸引着林明朗沉沦。

  王鸣张罗着从谢浪手里夺了塑料刀,顺便瞥了他一眼,然后叹了口气,真的就这货这眼神,自己怎么就愣是没发现这俩人在一起了?真的瞎了。

  谢浪越看越觉得林明朗可爱,尤其是她可能不太爱笑,但是不自知的透露出羞涩,像一壶陈年老酒,喝一口就能让他醉上几天。

  他盯着林明朗看了会突然觉得她眼尾有些泛红,情绪也有些低沉,“刚刚哭过了?”谢浪轻轻捏住林明朗的下巴低声问。

  林明朗拍掉他的手,眼里同时也露出一两丝可惜道:“没,就是突然想起来我给贺帆买的生日礼物落下了。老板娘说我长得漂亮还给我打了折的,丢了怪可惜的。”

  “你给老贺买生日礼物了?”谢浪似乎有些不开心。

  他一碰到林明朗像是患了多动症一样,手上的动作就没停过,不是摸摸她的手就是玩她的头发。

  “嗯,买了,我记得放那个店门口了,等会去看看估计能找回来。”

  谢浪不悦的看着林明朗,回道:“不去。”

  “行,那我等会让脏辫陪我去。”林明朗从他手里抽回自己的头发不在意的说。

  谢浪叉了块蛋糕喂到林明朗嘴里,不容置疑道:“不准。”

  林明朗又夹了块肉塞进谢浪嘴里说:“腿长我身上。”

  俩人在角落里斗嘴斗的起劲,王鸣和脏辫他们玩的也挺带劲。

  他们合伙把奶油往老贺的脸上抹,许星光偶尔调整角度给他们拍两张照,然后说哪还没抹匀。

  —

  一顿饭吃到十点多,一起收拾完残局后也过了十点半。

  谢浪把林明朗送到家门口后,腻腻歪歪的不肯走,非得说今天他受到了惊吓要林明朗补偿一下。

  林明朗只觉得他越来越孩子气,还愈发粘人了,轻轻地亲了下他的脸颊就打算离开,但谢浪可不真是小孩子,一个浅尝即止的吻满足不了他。

  林明朗家门口旁边种着许多绿植,也不知道什么植物,春天还没来就已经开了花,李叔在墙边支了几个长棍子,植物长势茂盛顺着爬了很高。

  谢浪借着天色昏暗还有茂密植物的遮挡把林明朗搂在怀里,靠在那个角落里,里里外外的把她亲了个够。

  他觉得自己像个瘾君子而林明朗就像罂粟,越亲越离不开。

  后来还是林明朗强硬地掰开了谢浪的脑袋,然后跟他说在这待会,她忽然想起来有东西要给他。

  谢浪靠在墙上喘着粗气平复了心底的燥火,心想这小姑娘成年了吧,然后又觉得自己不是人,才在一起多久就想把人家吃干抹净。

  大概三分钟后林明朗跑着出来了,她手里拿着个东西,小小的红色袋子,可以收缩口的。

  她估计是跑的急,刚刚被他亲的就有点喘不上气,现在喘气声更大了,每一声都像在勾引谢浪。

  “这是李叔去庙里求的平安福,我让他多求了一个,送给你了。”

  林明朗把谢浪的手摊开,把那个红色的小袋子放在他手心,郑重其事的说:“回去放在床头,不准弄丢,要不然后果自负。”

  谢浪无意识的攥紧那个红袋子,心底软的一塌糊涂,他突然又搂住林明朗的腰低下头咬了她一口。

  “你又来!”林明朗有些气急败坏。

  谢浪却笑着说:“你勾我,我忍不住。”

  俩人又抱了会,林明朗看了下表觉得再不进去李叔就该出来找了,便跟谢浪说:“行了,我明天早上的飞机,你别来送我了好好睡觉,我很快就回来。”

  “好。”

  林明朗考完试就要回京都过年这事谢浪早就知道了,但两人谁都不提,直到这临分别的前一晚了,谢浪才透露出浓浓的不舍。

  可能是今晚发生的事太多,谢浪总有一股淡淡的不安。

  两人分别后,林明朗刚踏进客厅,身后就传来徐野的声音:“刚刚在门口抱你的是不是谢浪那玩意儿?”

  林明朗没搭理他,自顾自的换了拖鞋,又去客厅的抽屉里翻了许久,翻出来两个药瓶和一个黑袋子后径直上了楼。

  “哎!妹妹!哥哥跟你说话呢。”

  徐野这个反常的痞子哥往常可都是九点半准时到家的,就算是去飙车蹦迪到点了人家照样喊停,今天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十一点才进门。

  “你别走啊,明天几点的票,我送你去机场吧?”

  砰!林明朗把门关上了,过了一会,她又把门开开说:“您能少操点心不,两个月了能换个发型不。”

  林明朗刚开始见徐野的时候他就是寸头,到现在两人相处也有几个月了,他不仅右耳那个黑色耳钉从没摘过,连那个寸头的发型也没变过。所以林明朗一度以为是徐野操心太多的原因。

  “你不知道寸头才是检验一个人颜值的标准吗?我这是在告诉女生们,野哥这颜值靠得住啊,要不改天让谢浪也去搞一个?”徐野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仰着头看着林明朗的房门说。

  他也不怕把家里的人吵醒说话的声音丝毫不收敛,倒是林明朗低声回他:“能闭嘴不,大半夜的扰民。”

  徐野觉得也是,便拍拍屁股起身回房间了,边走边说:“得得得,睡觉去,明早哥哥送你。”

  ------题外话------

  明天开始日更!!!!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