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三十一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4字数:817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期末考完后的第二天,谢浪和林明朗去看了场电影,电影名字很土豪。

  《我和人民币那些事儿》

  ……

  林明朗选的电影,因为她喜欢电影宣传海报里的那只狗,和家里的罐头长的一模一样。

  罐头就是谢浪那次送给她的金毛,这名字起的很随便,但林明朗很喜欢。

  因为那狗特别喜欢和家周围的流浪猫抢罐头吃,徐野发现了一两次,开玩笑的对林明朗说,“你这狗这么喜欢罐头,怎么不叫它罐头?”

  徐野话音落,那狗就叫了几声。

  “汪汪汪!”

  听的出它很喜欢这个名字,林明朗揉了下它的头,又叫了声罐头。

  “汪!”

  林明朗无奈,她不擅长起名,既然这名字是它自己选的就这样吧,罐头叫的还挺顺口的。

  电影院散场之后,门口有买小饰品的,林明朗一眼就相中了那个狗狗的钥匙扣。

  谢浪见她看那钥匙扣的眼神放光,便买了下来,但是没给她。

  他看着手里的钥匙扣,突然问林明朗:“我送你的定情信物呢?”

  “什么?”

  他俩刚从电影院出来,别看这电影名这么狗,但还真挺好看,所以人很多,林明朗没听清谢浪在说什么。

  谢浪把她带到了旁边公园的长椅上,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搭在椅背上,食指转着钥匙扣,淡淡的问:“定情信物,我送你的,它怎么样了?”

  林明朗觉得莫名其妙,反问道:“你什么时候送我定情信物了?”

  “唔,就那只狗。”谢浪看着她的眼睛说。

  良久后,林明朗恍然大悟,忽然捏住谢浪的脸,笑着说:“你那时候就喜欢我了?”

  谢浪摩挲林明朗的手一顿,然后若无其事的插回自己兜里,咳嗽了声:“唔,大概。”

  林明朗捏了下谢浪的嘴,眼里浅含着戏谑说:“嘴还挺硬。”

  谢浪也没恼,嘴唇轻轻碰了下她的手指,调侃道:“硬不硬你不最清楚?”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恰好有两个穿初中校服的小姑娘经过,那俩小孩估计是被谢浪的侧颜吸引了,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脸。

  看着这一幕,林明朗心里突然泛起了酸,她突然捂住谢浪的眼睛,语气有些凶:“眼睛太勾人了,以后别在外边笑!”

  初中那俩姑娘恋恋不舍的看了会谢浪才走,林明朗则盯着谢浪那棱角分明的下半张脸烦躁极了。

  这男的怎么长的这么勾人。

  谢浪任由她捂着眼睛,只是那过长的眼睫毛一直在林明朗的手心眨巴,眨的她心里痒的不行。

  突然,她低下头狠狠地咬了谢浪一口,

  谢浪只是倒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摸了下嘴唇的伤口,“下嘴还挺狠,怎么就生气了?”

  林明朗松了手,没什么情绪的嘟囔:“让你乱勾人。”

  说完也没看谢浪什么表情,她屁股往旁边挪了一下,两只手垫在腿下边,两条长腿就开始晃荡。

  “好了,以后不在外边笑。”谢浪把另一只手上的钥匙扣套在她的中指上,手指离开前还顺了一下那只布偶狗的毛“既然罐头不算定情信物,那这个吧。”

  林明朗摸了下布偶狗的头,心里欢喜了。

  只不过嘴上依旧不饶人,“唔,以后再乱勾人,腿打断。”

  —

  今天是老贺生日,王鸣和脏辫去买了个蛋糕,回去的路上正好路过那个公园。

  王鸣刚刚给谢浪打了好几个电话也没打通,现在突然看见他找了一晚上的人正在不远处懒散地坐着,而且他怀里还搂着个人,王鸣有点近视看不太清。

  他眼睛微眯,看了会后,周围的气场突然变得严肃,他转身跟脏辫说:“你看长椅上那个没皮没脸笑的骚气十足的是不是谢浪那条狗。”

  脏辫:“……”

  他这说是还是说不是?

  王鸣也没想让他回答,继续问:“他怀里抱的是不是个女的?”

  脏辫:“是女的。”这个问题辨儿还是可以回答的。

  王鸣:“确定?”

  脏辫:“确定。”

  王鸣突然松了口气,“艹!吓他妈死老子了,我他妈还以为他真找个男的搞上了。”

  脏辫:“????!!!!”

  “鸟哥,您眼不好?那长椅上的姑娘是我女神啊。”

  王鸣刚松了口气,还没缓过来,顺着问:“谁是你女神?”

  脏辫:“浪爷同桌啊,林明朗。”

  王鸣:“……操!我就知道。”

  “知道什么啊?”

  王鸣没回,看着那俩人,忽然对脏辫说:“你给他打个电话。”

  脏辫可是第一次见王鸣这么严肃,也没多问,立马给谢浪拨过去了。

  电话通了之后,王鸣平静地说:“浪浪,我出来买东西的时候看见一个男生长的和你一模一样,要不是你没谈恋爱,我都怀疑那个坐在长椅上怀里搂着姑娘,骚的没边的人就是你了。”

  许久后,电话那头传来一声低笑,“你在哪呢?”

  “你承认的倒快。”王鸣恶狠狠地说。

  谢浪玩着林明朗衣服上的绒毛,淡淡地说:“今晚就想跟你们说的,结果你就看到了。”

  王鸣骂了声狗东西,干脆的挂了。

  他也不是真生气,就是因为他真心把谢浪当亲人了,最亲的兄弟在你眼皮子底下谈了两个月的恋爱,他愣是没敢确定,搁谁身上谁不窝火。

  此时老贺也来了电话问他俩啥时候回来,而且许星光和老杨都到了就差浪爷了。

  王鸣回去的时候在临榕街的街口瞥到了刘猛的身影,但他也没放在心上,现在他满脑子都是等会怎么整谢浪。

  —

  谢浪接完电话后,起身拉着林明朗就往临榕街的方向走。

  路上谢浪跟林明朗说今天是老贺生日,而且王鸣刚刚看见他俩了,等会估计会很闹,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林明朗嗯了声,然后问她是不是该买个什么礼物,老贺是谢浪兄弟嘛,也不能空手去。

  谢浪却说不用,咱俩出一份就行,毕竟一家子。

  但林明朗还是觉得不太好,两人走到巷子口的时候,她让谢浪先回去自己再买点东西就过去了。

  此时,谢浪手机又响了,老贺打来的电话,他说棋牌室里来了群人,说是点名找他的,让他赶紧回来一趟。

  谢浪一听觉得家里现在可能不太安全,便让林明朗多选点东西,多逛会,等会完事了给他打电话。

  林明朗没起疑,转身进了商店。

  —

  林明朗在商店转了一圈也没发现有送人的礼物,只有吃的,除了吃的还是吃的。

  她也不知道贺帆喜欢吃什么于是就提了一箱酸奶,结账的时候,老板娘嘴里叼着烟说:“小姑娘长的俊,给你打个七折吧。”

  林明朗惊讶于老板娘的豁达和身上的那股野劲,所以连拒绝的话都没说,老板娘自己就决定完了。

  出商店门的时候,一个光头的男生迎面走来,他走的很快,身形也庞大,林明朗一时没躲过被撞了下。

  “怎么走路的!”光头啐骂了句。

  林明朗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也没计较,侧身就要走。

  光头却突然叫住她,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她的脸问:“我们是不是见过?”

  林明朗认真的看了眼跟前这个人,印象里她记得自己没见过这号人。

  光头自说自话:“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帮谢浪那小子的不就是你吗?”

  林明朗不记人,而且那晚很黑,所以她根本没看见那群人的长相,但现在好像有点麻烦,她不记得人家,人家倒记她记得挺清楚。

  “你想怎么样?”林明朗赶时间,于是淡淡地问了句。

  “艹!小姑娘说话还挺横!我跟你说哥可不是什么君子,女的惹了我也照样打。”

  林明朗点点头,把酸奶放在店旁边不碍事的地方,说:“行,别挡人家店,去旁边。”

  经常跟着刘猛的那群混混,这时候也刚好从旁边的网咖出来,正好看见他们老大跟着一个女生钻进了旁边的小道。

  小道很长又窄,光线昏暗,是小情侣幽会和干架的首选地。

  林明朗估量了下刘猛的体格,心里打着算盘,她已经好久没真正打过架了,也不知道这个体型的她能不能踢倒。

  进了小道后,林明朗看到刘猛旁边有块五十厘米高的石头,不大不小刚好能做垫脚石。

  她心里有了数,所以她故意落后刘猛几步,一见刘猛站定后,林明朗甚至没给刘猛回身的时间,借着那块石头的力,迅速调动全身的力量,腾空跳起一脚踢在了刘猛的肩上。

  刘猛根本没防备,被踢的趴在了地上,林明朗学过擒拿术,从兜里掏出刚刚酸奶盒上的绑花,绕着刘猛的手腕缠了好几圈,然后又踢了他好几脚。

  最后林明朗蹲在刘猛面前,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漫不经心地说:“我也不是什么善茬,偷袭这事用的向来顺手,不分男女。”

  这时,刘猛旁边的那群混混也跟来了,他们本来以为他们的猛哥是去那个小道调戏姑娘了,所以就偷偷摸摸地听了墙角。

  谁知道墙角没听到,还听到几声衣服摩擦和刘猛的几声闷哼。

  他们顿时察觉不对,掏出手机照亮了小道,在看见林明朗那张脸后,有个混混突然说:“这他妈不是那天晚上从我们手里救走谢浪的人吗?”

  林明朗默不作声地看了他们一眼,刚刚那番动作已经让她有些累了,现在面前又有五六个身强体壮的少年,她根本没把握撂倒他们。

  这个小道太窄,她活动不开,而且她也没有武器。

  林明朗根本没想多久,面前那群人就开始露胳膊全上来了,她本能的先护着右边,把右边攻击人的胳膊拽脱臼后,但没顾及左边,也不知道他们从哪找来的棍子,冲着林明朗的后腰来了一棍子。

  林明朗闷哼一声,手上的力道却没减,发了狠劲地冲着左边那人的膝关节踹去。

  那人一声闷哼跪在了地上,林明朗趁机卸了他手里的棍子报复般的对着他的后腰也来了一棍子。

  她打架的时候很安静,地上躺着的刘猛被她兜里的卷子塞住了嘴,而面前那群人偶尔出声骂两句,所以周围只有肉与肉碰撞,或者棍子与肉碰撞的声音。

  但是,也不知是不是林明朗出现幻觉了,她竟然听到了谢浪的声音,而且越来越清楚。

  不止如此,她还听到脏辫说了声:“那边好像有人。”

  没几秒,林明朗的身后来了好几个人,一人手里拿着个手机照明。

  她面前的这几个人也停了手,喘着粗气,爆着粗口在骂着。

  王鸣走在最前边拿着手机对着那个身影晃了好几下,然后那人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再晃就瞎了。”

  王鸣果真不晃手机了,然后回头对着后边还在揍人的谢浪说:“卧槽!浪浪!你他妈快停!别打了!我怎么好像看见林妹妹了!”

  王鸣这一吼,他们这边正在打的几个人都停了手,然后不约而同的往林明朗那边看。

  谢浪动作最干脆,他扔了手里的棍子就往小道那头跑。

  他心里突然很后怕,刚刚他其实听到小道那头有声音的,他以为也有什么人碰巧在解决私人恩怨所以没在意。

  但现在王鸣说,那头的人是林明朗。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