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二十七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4字数:552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两人吃完早饭后也才七点半,带有娱乐性的场所都还没有开门,所以他们这俩恋爱新手沿着万宝路的街沿从东走到西。

  林明朗今天出来的时候穿的很保暖,羽绒服都是加厚的,所以尽管在路上转了这么久她并没有觉得多冷,直到两个人走到了路的尽头,谢浪突然问林明朗:“手冷吗?”

  林明朗下意识回道:“不冷啊。”

  谢浪听到回答后脚步突然停住了,有些发愁,这硬撩还撩不动怎么办?

  直到林明朗往前走了几步发现身边少了一个人的脚步声,她满脸疑惑的回头问:“怎么了?”

  恰在此时,太阳调皮的躲到了谢浪的背后,他那高高瘦瘦的个子正好挡住了万丈光芒,他身姿挺拔的逆光而站,给人的第一感觉还是懒散。

  前两天圣诞节的时候,这条路上每个橱窗上都挂满了圣诞老人,红色的贴纸一眼望去很抓眼,尤其是左边街台上的那棵巨大的圣诞树没日没夜的闪烁着五彩的光,而且树上还挂满了五颜六色的玩偶。

  本该是耀眼夺目的那一个,但是林明朗在此刻满眼都是那个逆光而战的少年。

  她此刻就像被谢浪下了情蛊,虽然看不清他脸上什么神情,但是光看着那个身影林明朗的心脏就突然停止了跳动,周围也在一刹那变的静悄悄。

  她忽然听不到南回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听不到身后那条小吃街小贩摆摊闲谈的嘈杂声,只听到心底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在不断重复着;“林明朗,你完了。”

  直到,谢浪走到她面前,抬起手揉了下她的脑袋,语气无奈的说了句话,她才如梦初醒,眼神清明的看着他。

  然后她的耳边又开始耳边回荡着谢浪那句似笑非笑,应该是经常懒的开口的人才有的那种慵懒的调调,“小姑娘有些拆台啊。”

  过了会,谢浪见林明朗还是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他略有些邪气的眨了下眼,然后把自己的手伸进林明朗的上衣口袋里,慢慢的覆上她的小手,十指交缠。

  “牵个手?”他的尾音上扬,似乎是在询问林明朗,但是谢浪早就已经上手,并且力道十足,根本不容林明朗挣脱。

  谢浪的手很大,而且骨节分明很好看,林明朗不止一次的被他那双手吸走注意力了,现在这双修长有力的手握住她的手了,林明朗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她微微动了下自己的手,却换来谢浪的一句,“别动,乖乖待着。”

  他的手掌干燥温热,手掌心贴上来的一瞬间,林明朗被那温度烫的瑟缩了下,然后清晰的感觉那热度自然而然的通过薄薄的皮肤传到自己的手心,进而融进血液,然后贯穿全身。

  八点多钟的街头,还有些湿冷,林明朗却觉得自己快被谢浪的那只手烤熟了。

  两人就这样牵着手又走了一回,林明朗才终于找回自己脑子,她状似无意的说:“谢浪,你和学校里的时候有些不一样。”

  谢浪心里正想着等会是带小姑娘去书店写作业还是回自己家写作业,所以就顺着她的话回:“哪不一样?”

  “嗯……就像是解了封印一样。”

  “哦?”

  林明朗解释道:“不闷骚了。”

  “嗯?”

  林明朗说完最后一句话:“改为明骚了。”

  谢浪:“……”

  谢浪由着她这随心的性子,没表示什么。

  只是伸在她口袋里的手挠了下她的掌心,懒懒的地说:“小嘴还挺能说”

  林明朗藏起眼里的羞涩,语气淡淡的回道:“不敢当。”

  两人就这样斗了会嘴,谢浪突然开始了正题,“你想看电影,或者逛街吗?”

  “不想。”

  谢浪:“那写作业?”

  林明朗:“好啊。”

  “想去哪里写?”谢浪又问。

  林明朗唔了声,也不知道去哪里,这时谢浪突然开口:“棋牌室今天不开门,那里暖气很足,学习累了还可以休息会,去吗?”

  “嗯。”

  两人就这样决定了,谢浪陪林明朗回了趟家,把作业都带了出来,然后两人就窝在棋牌室的一小角开始了学习。

  林明朗和谢浪是那种做什么都是注意力特别集中的性子,所以一旦开始学习模式,两人都没有再腻歪。

  他们各自定了个闹钟,然后开始埋头写卷子。

  棋牌室里安安静静的只能听到碳素笔与纸张摩擦的刷刷声,偶尔也会有几声小情侣的嬉笑打闹声透过棋牌室的门传进来。

  但这些外界影响对于在第一次约会就把地点选在棋牌室,并且内容只有学习的两位学霸来说不值一提。

  根本影响不了他们热!爱!学!习!的!心!情!

  一个半小时后,两人先后收笔,然后对视一眼,谢浪问:“口渴吗?”

  林明朗甩了甩手腕,舔了下有些干燥的嘴唇,从嗓子里闷出一句“嗯。”

  谁知谢浪听了之后根本没有起身去倒水,而是一直盯着林明朗的嘴唇,目光如炬,足以燎原。

  林明朗突然有种不太好的直觉,这种直觉的苗头还没完全冒出来,她就见谢浪突然凑近,微微张嘴,轻轻地含了下她的下唇瓣。

  而后,他把头埋在自己的肩窝里,喘着粗气,用气音说:“对不起,有些情不自禁。”

  林明朗理解这种心情,因为她前两次受不住诱惑的亲他也是这样的心情,所以她特别理解的连说了两个,“理解,理解。”

  那语气深明大义的让谢浪不知从何接起。

  他低笑一声,拍了拍她的脑袋起身,“行了,你歇会我给你倒杯水去。”

  “好。”特别理解的林明朗在谢浪走后,伸手拍了拍有些发烫的脸嘀咕:“好热。”

  谢浪回来的时候左手端了杯水,右手拿了瓶酸奶,他把水放在林明朗面前说:“温的,不烫。”

  林明朗端起来喝了两口,降了下内心刚刚升起的燥火,突然问:“是不是快期末了?”

  她可是从来不记日子,十月份那次月考她还是到了学校才知道要考试,这次能这么有自觉的问什么时候考试,实在难得。

  谢浪想了下说:“还有半个多月吧,怎么?”

  林明朗一只手握着玻璃杯,另一只手翻着桌子上的另外几套卷子说:“考完试就放寒假了。”

  “对。”

  林明朗难得在谢浪面前露出了一丝任性,她微微皱眉,语气低沉,“不想放寒假。”

  谢浪把手中的酸奶盖打开,也放在了林明朗面前,问“为什么?”

  “寒假我得回京都。”

  “那怎么办呢?”谢浪的语气像在哄孩子。

  林明朗趴在桌子上懒懒的反问:“你说。”

  然后,谢浪又看着她不说话了。

  林明朗从几套卷子里抽出了英语,眼尾扫了眼不说话的谢浪,突然僵住了。

  她又从他的目光里看到了熟悉的光,于是林明朗下意识的捂住嘴,十分迅速的往后撤。

  但还是被谢浪逮住了,只不过他这次只是郑重其事的亲了下她的手背,没有做其他的动作,但他那个赤裸裸的眼神看的林明朗有点顶不住火。

  林明朗踢了下谢浪的凳子腿,语气有些凶,“谢浪,你真的……正常点行不。”

  “怎么正常?”

  “就别那样看我。”

  “我怎样看你了。”

  林明朗顿了会才开口:“听说你这个年纪的男生……那方面需求挺大的,我理解,但咱俩才好一天。”

  一听这,谢浪收了笑意,阴阳怪气的反问:“听谁说的?”

  林明朗又踢了下他的凳子腿,“想什么呢,就电视上有那什么青少年性教育来着,我随意瞥了一眼。”

  谢浪松堪堪地握着林明朗的手腕,漫不经心的说:“以后这些东西别听他们说,浪爷教你。”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