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十五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4字数:677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语文老师走后,四班瞬间沸腾起来,就连平常只知道学习的熊壮壮也停下了手中的笔,睁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林明朗后脑勺。

  整个课间,林明朗像个吉祥物一样被四班的女生围着。

  留着学生头,肉嘟嘟的女生坐在林明朗的左侧,一下课她就挪着凳子,满脸崇拜的看着她:“林明朗你真是太可爱了!什么都敢说。”

  林明朗很后悔,刚刚的嘴没把门,自己说的那都是什么话啊……

  还不是因为当时谢浪刚睡醒,眼睛比以往都清凉些,而且他那双桃花眼眼尾上挑的弧度勾的林明朗有些手痒,

  林明朗把脸埋进臂弯里,暗叹了口气“唉,造孽啊”

  “你是没看到语文老师刚刚那张憋笑的脸”范可乐翘着二郎腿,偷瞄了眼窗外的谢浪,调侃道:“我们四班的人都知道浪爷帅,但还没人敢这么夸过他呢。”

  学生头也看着窗外的那个俊俏的背影,摇头惋惜:“浪爷帅是帅,但是他不会物尽其用啊,隔壁班那个校花追了他那么久,也没见什么结果。”

  留学生头的姑娘和范可乐两个人在前边说的热火朝天,林明朗趴在桌子上两眼无神,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王鸣背靠在栏杆上,看着靠窗那个背影,笑的花枝乱颤“浪浪,你刚刚出来的时候跟人家说什么了?”

  “没什么。”谢浪攥着手里的纸条,回答的有些意兴阑珊。

  “屁嘞,我在后边可看的清清楚楚,你说完后,林妹妹的耳朵和脖子刷的就红了。”

  谢浪趴在栏杆上,盯着院中的松树,答的没什么情绪“我就问了她个问题。”

  “什么问题?”

  “是不是喜欢我。”

  “卧槽!浪浪你这么直接?”

  谢浪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捻了下,感受着些许余温,有些心不在焉“没她直接。”

  这时,五班里跟王鸣玩的还可以那两个刚从厕所回来,经过四班后门,笑着问“鸟哥,听说转校生喜欢咱浪爷啊,都当堂表白了,这么刺激?”

  “我看那转校生长的挺好看的,腿又长,身材又好,浪爷有福了。”

  “怎么,你感兴趣?”谢浪抬起眼皮,扫了眼那个瘦高个。

  他周围的气压有些低,还有些冷,以前他话虽不多,但是没至于表现的这么不耐烦。

  王鸣知道这些人都想跟谢浪凑近乎,但是有时候他们说的那话还真是不讨人喜。

  他推了那两人一下,示意他们赶紧走“那些话听听就算了,浪浪圣洁的很,守身如玉呢,不谈恋爱的。”

  五班的那两人走后,王鸣正打算拽着谢浪回班,却看到了向这边走来的许星光“老许?还有几分钟上课了,你下来干什么?”

  许星光拍了下王鸣的胳膊,算打招呼了,眼神却一直往教室里飘“我听说林姑娘被人泼了烫水,她有没有伤着?她人呢?”

  谢浪本来已经走到教室了,听许星光这么说,突然退后两步,挡住了许星光的视线,沉声说“上课了,回吧。”

  许星光眼里含笑,看了眼谢浪,又歪着脑袋又扫了圈教室,最后不甘心的把手里的烫伤膏给了谢浪“行,那就麻烦浪爷替我给林姑娘了。”

  许星光走后,王鸣倚在后门框,摇着脑袋说“啧啧啧,这老许该不会是看上林妹妹了吧。”

  谢浪没接他的话茬,直接回了教室。

  肖遥下了课就被李福福叫去办公室了,回教室的时候她被后门的王鸣拦住了。

  “福福叫你去做什么了?”

  肖遥看到王鸣后,本来布满愁容的脸,突然晴了,嘴角上扬直勾勾的看着他。

  王鸣看着这样的肖遥后背有些冒汗,他抱紧自己“你干什么?别乱来啊!”

  肖遥本质上和林明朗差不多,只是他和肖遥同桌的时间长了,所以对她已经有些免疫了,但如今肖遥这笑实在不像她。

  “来,咱俩商量个事。”肖遥拽着王鸣的胳膊,走进了教室。

  “遥姐,姐,咱有话好好说啊,别动手!”

  肖遥被他吵的脑仁疼,卸了嘴角的笑:“德行”

  ——

  林明朗趴了一个课间,直到耳朵的热度降下来些才抬起头。

  这个课间是她度过的有史以来最煎熬的一个,如果可能她把自己变成一只蚂蚁,然后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

  你以为她是因为语文老师的调侃才羞愧成这样的?那可不是。

  谢浪下课后说的那几句话才是关键。

  “让我进去。”

  谢浪刚刚出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调侃的笑,现在出去一趟,却不知道谁又惹他了,脸色黑的可怕。

  林明朗往前挪了下凳子,身体也往前靠了靠。谢浪进去后,侧着坐到凳子上,一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林明朗。

  “有事?”

  林明朗感受到他的视线后手指无意识的蜷缩,在谢浪面前她的气场总是莫名其妙的被压。

  “纸条上的内容,还记得吗?”谢浪这问题很奇怪,这才十几分钟,林明朗不至于记性不好到这种程度。

  但他这么问了,似乎在给她找台阶下,既然有台阶下了,谁不下谁傻子。

  她把抽屉里的a4纸往里塞了下,面不改色的说“不记得了。”

  林明朗是那种内心世界极其丰富,但脸上永远只有一副表情的性子,也就是传说中的……闷骚。

  “好,我也不记得了。”

  谢浪说完后,微微弯腰把林明朗抽屉里的纸拿了出来“给你弄这个预测题,是因为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就算王鸣已经替我谢过你了,但有些事还是得我亲自来。你别多想。”

  “嗯,懂。”

  林明朗的耳朵还是红了,尽管谢浪说的话已经很婉转了,没有直接说“你别多想,我对你不感兴趣”这句话,但是她越想越觉得羞愧,自己的脸皮似乎到了森市就开始退化了。

  以往说黄段子那种脸不红心不跳的劲劲也不知道哪去了。

  “下午放学我帮你读一下这几道题,这些是我根据往年竞赛题的类型整的,对你参加竞赛有帮助。”

  “好。”

  林明朗知道自己是真想多了,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便答应了,毕竟数学竞赛还是要参加的,初赛也是要过的。

  “嗯。”

  第二节课是福福的数学课,上课铃响了五分钟后,他才姗姗来迟。

  “李老师,你迟到了啊!”

  “迟到就迟到了,不碍事。”

  苏河和福福在课上斗嘴斗的最多,班里的人都习惯了。

  福福今天虽然依旧乐呵呵的,但是他黑眼圈格外严重,脖子间的那条大红色围巾似乎也没平时鲜艳了,光秃秃的脑袋应该也没有打蜡油,有点黯淡无光。

  在福福的课上,林明朗总是会分出一两丝心神来听他讲的。

  “前两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和郎主任去食堂转了一圈,你们猜我看到什么了?”

  “什么?”

  福福说这话似乎是不打算讲课了,连课本都没带。

  “我远远地看见一对小情侣在食堂一个角落里互相喂饭,他们拿着那个勺子你一口我一口的,那个腻歪劲,我都没敢多看。”

  “还是郎主任上前咳嗽了两声,提醒了声,那个男生看到郎主任后,一秒都没停扔了勺子撒腿就跑。”

  “哈哈哈哈哈”班里的人都被福福这逗趣的话语逗笑了。

  “我说这话呢,不是为了逗你们开心的,我就是想让你们知道现在这个时刻男女之间的感情是经不住教导主任的咳嗽声的。”

  “你们都处于青春期,每天相处的时间又那么多,很容易喜欢上某个人,但是如何合理的处理这种喜欢是很重要的。”

  “外边的世界很大,你们努力的再学两年,有的是机会出去看看,就不要再沉迷现阶段的情感了。”

  福福这番话说的风趣幽默,但又不失力道。

  “还有一件事,高松近期身体不舒服,需要回家调养一段时间,他这个班长的职位我暂时让肖遥来替了,大家觉得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遥姐霸气啊!”苏河可是老喜欢肖遥了,这个时候的附和声里自然少不了他。

  “不不不,,不行!”王鸣突然颤抖的举起了右手。

  “哪里不行啊?”

  “就就就,就是不行。大家可能不知道,这个班长我可是做梦都想当的,这次谁都不能跟我抢!”

  王鸣越说越没底气,眼神也飘忽不定。

  “这——”李福福有些犹豫,王鸣这孩子脾气倒是不错,领导力也可以,就是脾性有些欢脱啊。

  “别犹豫了老师,选我吧,我不会负你的!”

  肖遥也站起来情真意切的说“老师,王鸣同学想当班长的心实在是很急切,他私下里都跟我说过了,所以我觉得这个班长还是王鸣来当的好。”

  李福福被肖遥说的有些动摇,犹犹豫豫地说“那就先这样吧,王鸣来当班长。”

  “对了,还有宋爱同学因为家里的原因办理了转学手续,我这个课代表的位置又空缺了,照旧,谁想当的私下里找我。”

  ——

  下午放学后,谢浪让王鸣先去吃饭了,他和林明朗在班里把那几道题解决了再去。

  两人都准备就绪,正要开始做题,后门却突然传来一声轻轻的敲击声,随后就响起了一道欠扁的声音“明朗,回家吃饭了。”

  徐野靠在后门,戴着帽子,满脸笑意,接到谢浪投来的视线后又乐呵呵的来了句“呦呵,浪爷跟我家妹子是同桌啊,这还真是缘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