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入骨 嚣张一点

作者:阿禾几页书名:野性入骨更新时间:2020/03/29 21:04字数:1106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林明朗刚到森市的时候,森市正在下雨,天阴沉沉的,压的人透不过来气。

  林女士落地就往公司跑了,她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在机场外边的那家咖啡店等了半个小时才被李叔接回家。

  “小姐,老爷让您到了给他回个电话。”

  李叔帮她把行李搬下来后,念叨了两句,又匆忙去准备家里的日用品了。

  听说这公寓是她继父买的,一次性付款,坐标市中心,两层楼的复式公寓,周围还有好几所中学。

  林明朗若有所思的盯着爬上二楼的那些绿植,得出个结论,嗯,林女士这二嫁嫁的挺好。

  由于来的匆忙,她上学的地方还没选好,所以林明朗在家窝了将近半个月。

  十月底的时候,坤子来了电话“喂!明朗啊!哥帮你挑好学校了,森市一中吧。”

  “听说那里校风特别正,学生都特别爱学习,也不爱八卦别人的生活,特别适合你。”

  他脾气还是那么暴躁,说话中气十足,根本容不得她插嘴

  林明朗闭着眼,含糊不清的嗯了声,翻了个身把手机扔到了一旁。

  然后,她做了个梦,梦到那天坤子来送她的场景。

  那天天气挺好的,万里无云,阳光明媚。

  坤子带了一帮兄弟来了林明朗家门口,林明朗出来后就看到他们一字排开,站了两排,个个神色严肃,平时最会活跃气氛的一群人,现在一个个的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不拉几的。

  林明朗被他们搞的有些郁闷,踢了坤子一脚,说话语气有些生硬“我又不是去森市赴死,你们表情不用这么壮烈。”

  “明朗,你有什么事都不跟哥们儿说,要是那天你知会我们”

  “行了”坤子把手里那根烟扔了,睨了眼说话的人,示意他闭嘴“见也见了,该走了。”

  话落,一大群看着挺凶的少年们一步三回头,拖拖沓沓,不情不愿地走了。

  坤子最后单手抱了她一下,轻声说了句“到那边要开心。”

  “嗯。”

  ——

  “叩叩叩”

  梦到一半,林明朗被敲门声弄醒了,她翻身坐起,揉了下眼睛问“谁?”

  “小姐,是我。”

  听声音是李叔,林明朗愣了几秒,然后踩着拖鞋有些晕乎的拉开了屋门“有事吗?”

  “前两天,老爷已经把学校给您选好了,今个儿叮嘱我告诉您明天得去上去。”

  “选好了?”

  李叔看这姑娘有些惊讶,笑着说“对,老爷可是废了好大的心劲的。”

  “哪所?”

  “森市一中,离家挺近的。”

  林明朗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李叔走后,她看着床头的手机若有所思,许久才吐出两个字。

  “怪了。”

  老爷子这次竟然能听坤子的话。

  ——

  第二天早上,第五个闹钟响起完后,林明朗才哆哆嗦嗦的从被窝爬起来,洗了个热水澡后,不紧不慢的穿上她的毛衣,又穿上她昨天才买的加绒裤子,裤子里又套了一件棉裤,最后裹上长长的白色羽绒服。

  临出门前,她看了眼外边阴沉沉的天,又顺手戴上了那顶粉色的针织帽。

  林明朗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冷。

  出门的时候,林明朗也没背书包,脚步迈的有些大,还有些急,但是她身上那股懒散劲,挥之不去。

  第一个闹钟响的时候被林明朗一脚踢坏了,所以她其实已经迟到十分钟了

  开学第一天,迟到了的林明朗,无所畏惧的在小吃店门口停了大概有一分钟,然后面无表情的晃悠走了。

  刚刚的豆浆确实挺香的,油条看着也很好吃,她的肚子确实也叫了两声,但她忽然想起来,现金放在她的裤子后兜了,手机也没带。

  林明朗纠结的低头看了眼这长的快到脚跟的羽绒服,叹了口气,还是放弃了。

  掏钱好麻烦。

  ——

  森市一中的硬件设施还是挺好的,一眼望去,壮观雄伟,楼很多,占地很大,迷路应该挺容易的。

  早上走的时候,李叔说会有老师来接她,她四处扫了一圈,也没看见一个像老师的。

  李福福可是一大早就穿装得体,满怀激动的守在校门口,准备迎接这个转校生,但是早上的喝的豆浆好像过期了,肚子疼的像是被人下了泻药,容不得他在冷风中迎接新同学。

  于是他嘱咐门卫,见到没穿校服的新生,帮忙带着她来趟办公室。

  ——

  林明朗站的地方刚好是个风口,所以往里挪了几步,然后,好巧不巧看见了一中的成绩红榜。

  红榜上只贴着各个年级前十名,每个人名上都有一张一寸大的红底照片。

  林明朗插着兜,漫不经心的扫过一张张脸,最终停在了这个第一名。

  嗯,第一名,智商与颜值并存的一个人。

  那个少年眉毛很锋利,眼型内敛外翘,不算大,但状似桃花,看着有些多情,高鼻梁,嘴唇厚度适中。

  这长相……绝了。

  她想了好大一会才想出一个词来形容这个人的气质。

  张扬又内敛

  一张只露了头的一寸红底照片,被少年的气场盛的满满的。

  可能是拍照的时候,少年被镜头这边的人逗笑了,嘴角不自知的向外勾了一下,眼神邪气又张扬,蓝白色的校服工整的拉到了胸口往上,露出那截白嫩的锁骨。

  林明朗觉得这个人的锁骨很好看,是那种想让人有咬一口欲望的好看。

  “你是刚转来的新生吗?”

  她的思绪被人打断了。

  “嗯。”

  “那就跟我走吧,带你去办公室。”

  “好。”

  林明朗跟着穿着警服的门卫来到了办公室。

  已经上课了,办公室内老师并不多,福福吃了片止泻药,正在端着保温杯,斯哈斯哈,小口小口的抿着。

  “老李!学生给你带来了啊!”

  “好,谢谢了啊”

  李福福有些吃力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林明朗,笑的春风和睦,眼睛都没了。

  “老师好”林明朗先问了声好。

  “哎!好好好,真是个听话的孩子。”福福慈眉善目的看着林明朗。

  “我是你的班主任,教数学的,以后就拿我们高二四班当成你的家,不用拘束啊。”

  林明朗听说一中的老师挺严厉的,没想到这个这么和善,她眉毛不由自主的挑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好”

  语气懒散又正经,姿势乖巧又可爱。

  李福福又叨叨了两句,然后拿出了套数学卷子,乐呵呵地说“来,做吧。”

  “现在?”

  林明朗可是什么都没带,浑身上下一根笔都没有的。

  “对啊,入学测试,别怕,很简单的。”

  李福福在办公桌一旁给她腾出一块地方,把卷子铺好,然后又从笔筒里给她抽出一根黑色碳素笔,随后轻轻按住她的肩膀,稍稍用力,让她坐在了转椅上。

  没人告诉她还有测试啊……

  林明朗手里攥着笔,看着卷子上那行醒目的标题,眉头紧锁,陷入沉思。

  “2012年数学竞赛预测卷(一)”

  入学测试,很简单的。

  ……

  李福福在后边端着杯子还在斯哈斯哈的吸溜着,林明朗做了会心理建设,然后打开了笔盖。

  办公室里的老师们已经来来去去好几拨了,在下一波即将回来的时候,林明朗做完了。

  “老师,我答完了。”

  李福福放下手中的教案,走到她身后,默不作声地看了会,然后用力地拍了几下林明朗的肩膀,边拍边说“好啊!好样的!真是太棒了!”

  不用回头,他的神情一定非常激动……

  猝不及防被袭击的林明朗,下意识想去反击,但是看到面前的教科书,她停了手。

  “明朗啊,你简直太聪明了!这答的也太好了!”

  “看来我们高二四班崛起有希望了!”

  福福一手拿着答案一手拿着试卷,左看看,右看看,笑的合不拢嘴。

  林明朗站起来,轻轻戳了下福福的衣服,问道“老师,没有测试了吧?”

  “没了,走走走,老师给你安排座位去!”

  李福福这个高兴啊,跟过年一样,走两步看看林明朗,再用手胡噜一下自己光光的脑袋,然后那个嘴角就开始抑制不住的上扬。

  他这动作,实在可以称得上惊悚了。

  ——

  第三节上课铃响的时候,英语老师站在四班门口,隔着老远就看到福福红光满面的带着一个女生朝这边走。

  他没急着进班,等两人走过来后问“老李,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这不转来个新生,长得又好,成绩又好,看着还这么乖巧,我能不高兴吗?”

  “看把你乐的,跟中彩票一样。”

  英语老师也是个大叔,林明朗看着这两人在门前唠嗑,突然觉得这个一中,跟传说中的不太一样。

  “我给她安排个位置,说两句就走,不耽误你上课啊”

  “行”

  福福刚站上讲台,教室最后边就传来一道欠揍的声音“李老师,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彩票中奖了?”

  “您可得了吧,鸣哥,李老师可是买了十几年了,哪次中过啊。”

  随后,哄堂大笑。

  “行了!闭嘴!”英语老师吼了一嗓子,这才安静下来。

  “今天我们班转来一个新生,希望以后你们可以和她好好相处,发挥我们四班的班级宗旨!让每一位同学感到温暖!千万不要欺负人家啊。”

  福福说完后,示意林明朗做个自我介绍。

  “转校生,林明朗”少女穿着一身白,扎着高马尾,长的粉粉嫩嫩的,怎么看怎么像一个花季少女,就是脸上没有笑意。

  这六个字说完后,底下的同学们还在等着她的下文,可是……林明朗已经没有下文了。

  自我介绍这东西,她还真没做过。

  她微微侧头,便看见福福满脸殷切的看着她。

  那眼神,非常热烈与亲切。

  林明朗实在不愿冷场,又懒懒的抬起眼皮,无声的扫了下台下的学生,多说了句“请大家以后多多关照。”

  高二四班,迎来了开学以来第一次全班寂静。

  这个新生,长的好好看!说话好好听!

  就是,话有点少,看着有点不好相处,还有点懒散。

  福福见这姑娘真的憋不出其他话了,便说“那行,就这样吧,你就坐到谢浪旁边吧,等过段时间再给你找个合适的位置。”

  ——

  谢浪坐在教室右边的倒数第二排,靠窗。

  最后还有一排,坐了一男一女。

  林明朗坐好之后,李福福就走了,然后班里的同学们又齐刷刷的回头,盯着她看了几秒后,又不约而同齐刷刷的看向前方。

  课堂安静几分钟后,又开始暗暗骚动起来。

  林明朗看见她的前桌在看小说,左边的人在偷吃辣条,左前方的一个女生在折纸鹤。

  ……

  反正都在“各司其职”,做的尽兴又入迷,完全没意识到这节课是英语课。

  看着看着,她的眼神落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书桌上一本书都没有,桌角的左上方贴了二十四个字,她慢慢的斜着身,子眯眼仔细的看了会,想知道写的到底是什么,后来放弃了。

  那字太飞了,实在不敢恭维。

  过了会,林明朗手指无意识的敲打着桌子,呢喃了句“谢浪这个名字怎么有点眼熟呢?”

  ——

  不知不觉,上午的课结束了。

  中午林明朗回了趟家,李叔早就做好饭等着她了,她吃了两口困得不行就在沙发上眯了会。

  一点半的时候回到卧室,从行李箱翻出来她的书包,背上去了学校。

  四班的人好像对她都挺好奇的,一个下午已经有十几个人借着打水的名义,从她身边路过了。

  一下午风平浪静,时间哧溜一下的就飞走了。

  下午下课后,她没回家,因为晚上还有晚自习。

  林明朗在校门外买了块烤红薯,吃完后又回到了教室。

  福福说她明天才能领书,所以桌子里只有她下午从家拿的书包。

  一下午都没打开,因为后桌那个女生每节课都借她书,林明朗根本没机会打开。

  晚自习的时候,她拉开书包拉链,掏出了两本五三,一本数学书和一个笔袋。

  后边的那个男生一直在巴拉巴拉的跟他的同桌说话,像个上了发条的乌鸦。

  她百无聊赖的把数学书翻了个遍,接着便直愣愣的盯了会她桌上的那个铅笔盒。

  铅笔盒上挂了只小兔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挂的,现在她觉得丑爆了。

  晚自习是九点下课,在还剩五分钟下课的时候,林明朗收回了盯着铅笔盒的目光,也懒得去拽下来那只丑到爆的兔子。

  她放下了笔,慢悠悠的塞上耳机,打开手机播放器,坐在椅子上无聊的晃悠着大长腿。

  还有五分钟,可以听一首歌。

  铃声一响,她不慌不忙的把桌子上刚刚发的卷子对折三次塞进羽绒服的兜里,顺便揣了根笔,慢慢悠悠的晃出了教室。

  林明朗后边的那群男生,看呆了,这个新生和他们浪爷好配啊……

  林明朗走后,王鸣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快速的编辑短信,点击发送。

  “啊啊啊啊啊啊啊,浪浪,你有新同桌!有人做你同桌了啊!”

  ——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地灯烘出一小块暖黄色的光,黑色沙发上,男生穿着灰色的连帽卫衣,黑色运动裤爬在沙发上睡的祥和安静。

  深灰色的被子早就被谢浪踹到了地上,嗯,爬着的睡姿,让他那挺翘的臀部看起来有些诱人……

  过了会,沙发上的人使劲的向沙发里缩了一下,垂在沙发边的手在空中抓了一下,没抓到。

  屋子里的窗户没关,今天还阴天,瑟瑟的小冷风吹的谢浪实在受不了了。

  “操!”

  谢浪极不情愿的睁开眼,扫了一下地上的被子,然后又闭上眼捡起来,喟叹了一声,缩成一团又睡着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