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三十八节 白晖出使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5/08 11:18字数:933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好。”白晖大吃一惊,这些是他想的,但他还没有提出来,这位以诡辩留名千年的名士竟然就想到了这么多。确实了不起。

  “左庶长,但也有许多问题。比如各村争水,各村争夺山坡地等等。”

  “恩,细则要慢慢完善,兴修水利是需要考虑的。我认为增加官办坊,其收益补偿一些修河、修水、修水车、磨坊的支出。”

  公孙龙一一记下之后,开始翻那七筐竹简汇报工作。

  整整两天,公孙龙很有条理的将近期的工作汇报完毕,白晖感觉头都在发涨,自己原本就是一个三流大学的普通毕业生,眼下管这么多的事情,压力巨大。

  公孙龙收拾好竹简:“左庶长这次变革,不出两年,河东五城半将会有大变化,百姓必感恩。”

  “为秦官,自为百姓谋福。”

  “左庶长高义!”公孙龙长身一礼。

  白晖问道:“近日,我将赴齐都,之前先去韩都,你愿意随行,还是留守这里。”

  “愿随行。”公孙龙没有考虑就作出了回答。

  “好,那么路线上,有何建议?”

  公孙龙思考片刻后说道:“顺黄河南下,到韩都新郑再经由魏都大梁。是否去卫国,门下以为没必要,卫侯自贬为君,卫国已经无名士。回程,门下建议北行自邯郸再经河东回定阳。”

  “好,就这么安排。”白晖原本就没安排,公孙龙提出的不错的建议,白晖也认同。

  在先秦,先难有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仅路上干粮,粮食,肉干等等,就需要准备数日,更何况白晖还要准备一些礼物,以及一些自己到各国用的东西。

  十天后,白晖从黄河边上船,打上使节的旗号顺黄河开始南下。

  这次出行,除了随从、仆役、护卫人员之外,白晖就带了三个人,分别是文萝,负责记录与书写。然后是公孙龙,作为参谋人员随行。最后一人原本应该是白平,最终选为司马靳。

  司马靳在山地对战的游戏当中被白平折磨的死去活来。

  是白起让司马靳随行,否则怕这孩子会在北屈城外疯掉。

  一行六条船,这个时代的船有点小,一条船装不下二百护卫加上随从仆役三百多人。

  白晖依然是坐在船仓内在计算着攻打半个河东郡所需要的军资。

  每次计算,白晖都感觉到头疼。

  司马靳看的有两天后忍不住开口问道:“左庶长,这是术士的符吗?”

  “不,这是数字。我在计算着军备物资。”

  白晖不认为这些有什么可以瞒的,三言两语的就讲明白了这简单的数学知识,司马靳没听懂,在文萝解说了之后,司马靳也总算明白,虽然他还不会算,但知道这些代表着数字。

  此时的战国一共拥有十三个记数单词,分别是一至十,百、千、万,这十三个字。

  没有零。

  数学知识作为周礼六艺的一项,贵族是必学的,其中分为方田、粟米、差分、少广、商功、均输、方程、赢不足、旁要九个部分

  司马靳明白了白晖在作什么之后依然不理解的问道:“军械不够就去仓库领,军粮不够就让粮官去征调,身为将军自然是谋化兵略,这些有何用。”

  “你……。”白晖不知道如何评价了,摇了摇头后说道:“取决战争胜负的第一要素是后勤,第二是士气,第三是兵力,第四才是兵略。”

  “这不对。”司马靳准备一争,公孙龙阻止了他:“你根本就不明白左庶长兵略之高明,我愿听左庶长论战!”

  白晖不太想就这个讲,文萝也在一旁说道:“恳请左庶长论战。”

  司马靳赶紧拜倒大礼:“学生愿听左庶长论战。”

  “好。”白晖点了点头,擦掉黑板上的数字又用汉字写下,五、七两个数字。

  “五,孙子兵法中讲,一道、二天、三地、四将、五法。不能说孙子有错,但商朝的时候人住草屋,用石刀,为何现在用铜刀,住砖屋内。难道说先贤错了吗?只能说时代在变化,那么我们可以更进一步。”

  白晖说这里,三人立即去找空竹简和笔。

  白晖敢自说白氏兵法,那么绝对不是空谈者,而秦王也称赞过白氏兵法。

  白晖喝了一口水:“三内三外一道,这四内以我大秦而论,秦的军事力量,这其中包括兵力,军服,军粮,军械等等。然后是秦的经济力量,也就是大秦的粮食产量,铜产量,布产量等等。三是秦的政治力量,这其中少不了王权,秦律,各县的执行力等等。”

  “再说这三外,是战争性质。河西之战是我老秦的复仇之战,自然是士气高昂,每个士兵都有赴死之死战决心。二是外交,这个不解释,你们自己去悟吧。三是主观指导能力,上至庙算,中至统帅,下至将军,战争打的还是人。”

  白晖说到这里,公孙龙等三人全部站起来施大礼。

  早时,公孙龙就认为白晖已经是自成一派,集百家之大成者。眼下看来,公孙龙认为自己没有选择错。

  只听公孙龙高呼:“良禽则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公孙龙愿忠心侍奉左庶长。”

  文萝也赶紧在一旁应声。

  白晖摇了摇头:“若有一日,秦王令我兄弟二人攻打赵国,公孙先生当如何?”

  “犀首本魏人,为秦大良造带兵攻魏,士为知己者死。门下可立血书。”

  白晖轻轻的拍了拍脑袋,他这才反应过来,先秦时代还是忠君思想的时代,加上许多人信奉功利思想,列国那一国给自己发展的空间就到那一国,爱国思想确实还没有形成。

  这个时代应该称为乡族情怀。

  白晖慢吞吞的说道:“事实上,我兄弟二人河东之战,真正的战损不足五千,残者约两千人。”

  听完这话,刚刚站起来的司马靳瞬间就给跪了。

  一个月不到,连下九城,杀的魏国河东郡人人胆寒,斩首五万,这还是进攻战,竟然战损不足五千。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