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二十八节 得胜回家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5/08 11:18字数:956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这场戏演的,赢悝那怕知道真相,都信了。更何况六国使节。

  “秦王诏令,白晖收兵!”赢悝再次高喊。

  六国使节也明白了,为什么白晖带秦军打的这么疯,救命恩人被魏军以无耻手段杀死,若是在战场上,生死由命没话说,但却是抢劫楚商货物杀秦兵,这确实是大仇。

  白晖连头发都自割,古有削发代首之说,眼看着白晖会抗令。

  六国使节看得出,白晖已经作好了扛命死战的心理准备。

  有秦军士兵这时冲到赢悝面前:“高、高陵君。白平没死,受伤落水,在下流百里之外被一村民救起。”

  赢悝赶紧大喊:“白晖,白平还活着,秦王诏令,收兵。”

  这时,白起出阵,手一挥:“来呀,白晖不敬王诏,绑了。押送咸阳请王上问罪。”

  这一招,叫苦肉计。

  当然,这是白晖、白起、赢悝才知道。

  魏军士兵是胆寒,秦兵士兵却是心热,他们愿意追随这样的主将。

  魏冉这时才姗姗来迟,吩咐道:“拿丝带绑,用本侯的马车送到咸阳。这不敬之罪还有等商榷,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白晖只是申诉一句在情理之中。”

  魏冉解下自己的披风亲自给白晖披上,然后仅仅是在手上绑了一条丝带,有上绑的象征性,并且扶上自己的马车。

  接下来的事与普通士兵就无关,只能是国相级的口舌游戏了。

  要打的,已经打完了。

  不足一月,连下九城,打的整个河东郡近二十城兵力空虚,还打到汾城下。白晖的冲冠一怒,白起的用兵如神,瞬时间传遍天下。

  楚国派了令尹昭阳公前来,可谓是极重视这件事。

  韩国派了一个公子。

  齐国田文亲至。

  就在汾城,七国就这次秦魏之战会面。

  “这白氏兄弟,够狠。”田文见到魏冉之后第一句话就是提及白起、白晖。

  魏冉淡淡的来了一句:“这事我认为魏国作的不对,我秦将白晖削发之事,要有一个说法。”魏冉丝毫也不客气的拿白晖削发的事情说事。

  古有削发代首之说,这削发可不是一件小事。

  就是田文听到这话都认同的点了点头:“没错,用不耻之手面劫掠商旅,把贵国将军逼到这个份上,魏国确实失礼在先。但他打下了魏国九座城池,斩首五万,俘虏有差不多七万魏军,这也杀的太狠的点。”

  “这事要怪就怪魏军,这次激怒了河西郡秦兵上上下下,河西郡这次也大伤,集全郡兵力这一场恶战,我秦国也受损很多。”

  “是,秦国战损四万,但这四万人怕是至少有一万五千人还能重归战场。魏国却是实实在在被斩首五万。”

  魏冉摇了摇头:“你就算帮魏说话,这事也要给我秦国一个公道,也要给白晖削发一个公道。”

  田文也是无奈:“给你,但九座城不行。”

  魏冉双手抱胸,冷冷一笑:“八座呢?”

  “你……”田文气的一甩袖子,不再与魏冉说话。

  魏冉却是不急,这谈判还需要点时间,他要给白晖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让白晖派出的小吏们把九座城,特别是离秦境远的六座城中的人才全部拐回定阳,物资全部拉走。

  魏冉眼下保守的估计,肯定能得到至少三座城。

  战俘肯定是要还的,绝对不是全部还,青壮也一定要留下一些的。

  这些都需要时间。

  魏冉已经打定了主意,这次就凭白晖涂血削发,就一定要让魏国大出血才行。这是身为秦相的责任,这是在为大秦将士讨一个公道回来。

  咸阳城。

  白晖名义上是受绑回咸阳问罪。

  咸阳城百姓出城十里相迎,秦王在咸阳城城门迎将,这是大胜而归之将,必迎。

  咸阳城门外,秦王高举着白晖被丝带绑着的手:“秦将白晖,恩义并重,此战无过,无不敬王诏之罪。”说罢,秦王亲自解下丝带:“击鼓,为我大秦将军凯旋奏乐!”

  咸阳宫内,秦王一脸的悲伤:“白晖,这次苦了你,这头发寡人必补偿与你。”

  “王上,为我大秦头可断,血可流,只是区区一把头发罢了。此战,我兄长白起才是首功,我只是在后辅助。”

  “哈哈哈,同功。没有你激励士气,共谋方略,精密布局,此战也不会有么多的战果,你们兄弟二人同功。哈哈哈。”

  秦王是真开心,拿下河东的城池,就是了东出的桥头堡。

  而且这次还是秦国占理。

  干的漂亮!

  咸阳城中,秦王赐下府邸一座,白晖搬入新府之时,秦名将,老将军司马错带数十名将军前来道贺。

  “司马老将军,晚辈有礼。”

  司马错爽朗的大笑之后说道:“无须多礼,河东之战打的好,打出我秦军的威风,本将特来结交我秦之名将。”

  这时,秦王也到了,亲自派人送来赏赐。

  司马错倒不回避:“王上,老臣前来就是想问一问河东之战的细节,以并不算多的兵力二十多天连下九城,老臣以为精妙之处,远胜于老臣。”

  “这!”白晖不敢给,河东之战有许多大秘密。

  秦王对白晖说道:“司马老将军是秦国栋梁,备下酒菜,你陪寡人与司马老将军共饮,也讲一讲河东之战,有些细节寡人也不知道。”

  “诺!”

  秦王这话一语双关,让白晖讲,却不让司马错之外的人听。

  事实上不需要白晖去讲,给司马错看了白起作计划的军事地图,然后实际的战报就足够了。

  没有闲杂之人后,秦王说道:“对外的战报是假的,秦军真正战死的不足三千。连同伤残加起来也不超过五千人,其余全是轻伤。”

  “啊!”司马错大吃一惊。

  司马错原本在想,以河西郡那点守军,打的魏国差一点丢了汾城,特别是汾城血战之势已经传遍天下,无人不称赞白起、白晖所部为铁血军旅。

  司马错却万万没想到,把魏军打这么惨,竟然实际战损只有这么一点人。

  若是次次这么低的战损,秦国敢与六国联军一战。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