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二十七节 铁血秦军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5/08 11:18字数:953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秦王原本计划只请韩使一人,既然楚使替大秦说话,那么不如都叫上去。

  韩使毕竟与魏使交好,而且韩魏两国也交好,刚才魏使不占理所以韩使不好帮着说什么,此时正好说道:“请秦王允许外臣前往定阳,阻止秦军再战。”

  再说河东郡。

  与原本的计划出了一点变故,这才包围了北屈城不到二十天时间,北屈城中魏军士兵实在是怕了,记得白晖所说,用魏弓的人头投降,所以士兵们杀掉魏弓,投降。

  白晖在屋子正在骂人:“你们这些脑袋是傻了是不是,是谁出的主意把人头堆在北屈这边的营地的,看到没有,把北屈城的兵吓成什么样了,这下好了,他们降了。你们让本将军拿什么再去吸引魏军不断的救援。”

  一名军侯上前:“左庶长,来救援的都已经在路上,我军已经斩首近五万人。其中连汾城的援兵都击溃三万。依计,战略目标已经达成。所以……”

  白晖给每个人头盔上都是一记鞭子,怒骂:“所以,所以这城拿下就拿下了。是不是。”

  “是!”

  “你们这些笨蛋,笨蛋!”白晖恨恨的骂着。

  依白起的计划,就是大量的消耗魏河东郡的士兵,为日后攻占整个河东打一个好基础。不过这位军侯也说的没有错,战略目标已经达成。

  眼下就算全力攻汾城,若不计伤亡的话,有五成把握可以拿下汾城。

  白晖骂了会,背着双手吩咐:“去给我在各城全城发布告,凡所有城池之中,有识字会书写者,愿为秦民高可到不更,低也是上造。凡有一项手艺者,高可有上造之爵。凡擅长农耕田者可为公士,其余人,全部成为秦屯田兵士,无论男女。”

  “诺!”

  军侯们不明白这命令的意义,只知道服从命令。

  “还有,去把那人头山给我埋了,你们真干得出来,堆人头。”说罢,白晖挥了挥手,一众军侯赶紧小跑着离开。

  这些军侯看得出,白晖是真生气。

  他们也理解,白晖一定是打算用埋伏的手段击杀或是俘虏更多的魏兵。

  这埋伏比正面作战要容易打,每场必胜,而且战损越打越低,这是士兵们已经熟练了埋伏的手段,更让许多新兵在战场上变成老兵。

  白晖除了每天将军报分为明暗两份送到咸阳之外,就是在抢人。

  抢一切人才。

  军报明的一份,是用来公示的。暗的一份才是实际的。

  明的军报之中,秦军已经战损四万多人。

  暗的那份军报之中,秦军的实际死亡人数还不到三千,重伤兵约有两千人,轻伤兵有一万五千人。

  这些轻伤兵,依然还在战场上继续作战着。

  这一日,赢悝派人来找白晖。

  “左庶长,高陵君派小的前来汇报,六国使节已经赶往汾城,高陵君手执王令也去往汾城。王上有信给左庶长。”

  白晖翻看信,这是秦王的最新布置。

  一句话,让白晖摆足了要死战汾城的架势,然后等六国使节拿诏书去停战。

  演戏!

  这事有趣。

  白晖立即叫人备马,也火速往汾城赶去。

  汾城外,白起正在整顿兵马,准备攻打汾城,因为已经拿下了九座城池,不能再打了,白起也打算在汾城外摆个架势就撤退。

  白晖急行三天,差一点累挂在马上,终于赶到了汾城。

  白起已经摆好了架势准备出战。

  “哥,王上令,六国使节前来调停,要我们兄弟摆足死战汾战的架势,有多大势就摆多大势,就算不够大势,装也要装出拼命死攻之势。”

  白起问道:“摆出全力进攻不难,但不真打,如何让人感觉我军死攻?”

  白晖高喊一声:“军中司马可在。”

  “在!”

  “军功人头可完成统计?”

  “战事连连,统计还没有完成。”

  “好,挑选强壮的秦军士兵,全部给本将赤着上身,身上涂上颜色,腰上绑上人头,明天一早,列阵攻城。全军高喊,讨还公道,切记全军一定要高喊,讨还公道。”

  “诺!”

  次日清晨,当第一缕阳光射向大地的时侯,阵阵鼓声让汾城无论是士兵,还是百姓都感觉阵阵的寒意。

  阳光照在大地上,却见一个又一个的秦军方阵,秦军士兵披头散发,身上画着黑色、白色、红色的花纹,腰上绑着人头,如同地狱来的恶鬼。

  “讨还公道,讨还公道!”

  秦军高喊着,一步步的往汾城城下进军。

  城墙上,有些少年兵看到这一幕当场晕倒在城头上,他们何曾见过如何可怕的景像。

  “死战、死战!”

  秦军的鼓声开始变的密集起来。

  那些坐着马车,日夜不停赶来的六国使节见到这一幕也是吓的一哆嗦,魏军这是把秦军怎么了,秦军摆出的这是死战拼命的架势。

  赵国使节说道:“难怪秦军数日连克九城,如此拼命,魏军如何能挡。”

  齐国使节也说道:“听闻秦军已经战死四万人。”

  魏国使节根本就没说话,拿着秦王诏书后抢过一匹马就往阵前冲,半路从马上摔下来后,连滚带爬的到了阵前,诏书也滚落在地上:“秦王有诏,停,停战。”

  白晖拉过一匹马,飞马冲到阵前。

  “你魏军打我秦人贵宾,伤我客商,抢我贵宾之货物,杀我秦地子民,杀我秦兵,就凭你一张嘴,也让我停战。传令,攻城。”

  “真,真有王诏!”魏国使节吓的说话都在抖。

  只见白晖抽出剑来,一把揪住自己的头发,扫了一眼地上那份疑似王诏的布片后一剑割掉了发髻:“真有诏,我领罪便事,攻城!”

  “杀,杀,杀!”秦兵再次前进。

  赢悝这才出现,捡起并高举王诏:“秦王诏令,白晖收兵停战。”

  “王上!”白晖这声高喊无比惨烈:“王上明鉴,臣战场重伤,臣之族人白平,冒箭矢,刀兵将臣背离战线,被魏军抢夺楚客货物,杀我护货秦兵,白平身死,臣……不甘心!”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