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十三节 秦王想东出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5/08 11:18字数:923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白晖听到这话,心中虽然还有话想说,但说与不说却让人犹豫,所以白晖的脸上带有几分犹豫的神色。

  魏冉问道:“还有什么话没讲完。”

  白晖确实有些犹豫,因为有些话对于这个时代来说过于超前,但不说又于心不忍。白晖至少听说过古代生孩子是一件很恐怖的事,而且小孩子夭折的非常的多。

  秦王说道:“但说无妨。”

  白晖说道:“我也不太懂,不知道讲的对不对,更不知当讲不当讲。还有一些话,我未娶妻也不懂这些。”

  宣太后笑问:“讲来听听,或是有道理的话。”

  白晖这才说道:“那老妇还说,新生儿接生的时侯,若是所有用具都有滚开的水煮过,再用温水给新生儿洗澡,在百天内不宜生病。”

  “也可以一试。”宣太后可以知道,生孩子有多可怕。

  百日,对于此时的人来说,活过百日才算活,不止是大秦,天下的新生儿出生率不高,百天内夭折却很多。

  白晖在前世也没结过婚,所以这些都是新闻上看到的,不是很懂。

  借着一位似乎是神仙老妇的话把自己的建议讲了,反正作了也没坏处,可以一试。

  白起、白晖两兄弟退离后,魏冉说道:“军报上说,这白晖与楚军一军侯恶斗受伤,醒来之后认不得人,看此时的机敏怕是有神仙指点。而且之前白晖识字不多,此时的白晖却可以看懂书简。”

  “难道有人冒充?”

  “有必要冒充吗?更何况白起是他兄长,也不会认错人。”

  “也对。”

  宣太后终止了这个话题:“眼下好好想一想,如何与齐结盟,那一句王上如远交而近攻,得寸则王之寸,得尺亦王之尺也。我听着欢喜!”

  宣太后说这里语气一变,盯着在座的四人说道:“大秦强大难道你们这些人还会吃亏不成,此事要好好议一议。”

  大秦四贵,可以说四人都与宣太后有关系。

  芈戎、魏冉是宣太后的弟弟。而赢悝、赢芾是宣太后的儿子。

  “姐姐说的极是,事关大秦扩土之重任,特别是白晖这小子选的韩国新城,选的好,那里可以夺,而且不难夺。只要不再发生合纵攻秦之事,打一座城就为我大秦增加一座城,或是韩敢战,我大秦不需要动用举国之力,仅蓝田大营就能击败韩国。”

  魏冉表示支持了白晖的想法。

  秦昭王听完这话很是兴奋,立即大声说道:“那么,就支持他的建议。”

  魏冉声音低沉:“王上,作大事的人要静,要沉得住气。臣与田文都不是什么君子,眼下田文归齐为相,不好应付。与齐结盟难,攻韩而再引发齐、韩联军却是很容易出现的事情。所以要慎重。”

  魏冉这翻话有长辈教训晚辈的语气,可秦王却没有一点生气,立即说道:“舅公所言有理,那么把白起兄弟二人的封邑放在汉中富庶之地,后派其二人前往河西如何?”

  宣太后插嘴问道:“王上为何有此提议?”

  秦王说道:“大秦东出,河东是必争之地。既然白起兄弟二人想去争,那么就让他们到河西,眼下朝中诸将暂无一人有征河东的方略,不如派他们去试试,或有机会也难说。但眼下大秦需要休养生息,也让他们在河西慢慢谋化。”

  魏冉微微点头:“王上英明,让他们别去折腾韩国,去谋化魏国的河东之地比较好。”

  这话,宣太后不爱听了:“国舅就如此对付母国?”

  宣太后与魏冉都是魏国人,魏冉受到宣太后责问却没有半点紧张,笑着回答:“若魏秦一家,这秦魏皆是母国。”

  秦王笑了:“舅公说的好。”

  宣太后怒而不言。

  不过,既然身为秦国太后,自然首先要为秦国作打算,秦想灭魏,宣太后根本就没想过,也不认为这是有可能的事。

  芈戎为缓和话题,开口说道:“眼下还是说说齐国。”

  提到齐国赢悝有话说:“白晖有道理,也没道理。眼下齐国势大,未必会与秦结盟。为何不想着先联合六国之力打弱齐国,而后再慢慢的图谋结盟之事。那个时侯秦国当上座。”

  “那么,还让他们去攻魏?”赢芾表示不理解。

  赢悝解释:“攻下了又如何,到时与魏国结盟,咱们可以还他一些城池以示诚意,难道要用我秦国自己的城池来作诚意?”

  魏冉插嘴说道:“先逼走田文。”

  不得不承认,孟尝君田文是一个可怕的人物,有他在齐国,那么秦国无论是结盟还是攻战,都很为难。

  提到田文,魏冉哈哈一笑:“田文此人,和本侯倒是一样,只是他沽名钓誉与本侯不同。”魏冉这番话说的洋洋得意,换句话说,魏冉自认是真小人,而田文是一个伪君子。魏冉继续说道:“我们可以捧他,先捧他高高在上。”

  赢悝一副很好奇的语气问道:“若高,那么摔下来会很疼。”

  秦昭王也明白了:“那么,疼或许会让他反齐。”

  “王上英明。”

  “此计可行。”

  白起与白晖在回家的路上,白晖不是什么先知者,更不是什么大能人,他不知道那句远交近攻放在此时,并不合适,若晚上十年才真正合适。

  但,他毕竟年轻,有这样的言辞已经在秦国朝堂留下印象。

  回家,家在郿县。

  什么叫徒四壁,这就是。

  白晖进屋转了一圈,走出来又到四周看看,然后指着土屋问白起:“哥,这就是咱家?”

  “是!”

  白晖暴走了:“搞什么了,这是见鬼了。左庶长,两个左庶长。这家里全部的家具我数了八遍,也只有两件,床上有没有被子,有没有?”

  当真是家里穷的让白晖怀疑人生,或是怀疑是不是白起也失忆了,这确定是自己的家。

  白起的亲兵上前低声解释:“二将军,将军平时在军营住,偶尔回家探亲也只是住一晚,一直都带有行军的帐篷。二将军之前也是这样的,再说这屋平时也不住人。”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