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六五五节 胜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9/01/07 22:47字数:410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白晖要见面。

  项汕没有办法拒绝,命人准备小船来到岸边。

  只有两个人,白晖与项汕,没有亲兵,也没有随从。

  在距离白晖二十步远的时候,项汕将剑抽出插在地上,白晖也解下长刀连鞘插在土里。

  “大河君!”项汕先一步施礼。

  白晖回礼之后递上一个卷轴:“这是我与廉颇将军商议的,赵、楚联军与秦军来一场公平对决。赵国比你想像之中的更惨,田不礼在十年前就是我白晖的门客。”

  项汕默默的点了点头,他不意外。

  赵国邯郸之乱他也听到不少消息,许多事情让人意想不到,许多事情根本不合解释。

  但田不礼是白晖的人,一切便解释得勇了。

  项汕一边看白晖那份公平对决的文书,同时问白晖:“大河君,请问一句,我楚国,是谁?”

  “多,太多了。其实赵国也安插了差不多两千人,赵奢、廉颇府中的食客就有我的人,更不用说赵宫。凤舞也是。”

  “楚国呢?”项汕再问一次。

  白晖回答:“只说两个人。”

  “恩!”

  “姜嫣、彭山。”

  听到这两个名字,项汕整个人都懵了。

  姜嫣有着楚国最贤妃之称,而彭山不是什么大人物,却是自己食客当中最本份的一人。

  项汕苦笑着:“郢都,怕是兵不血刃?”

  “是,姜喜借楚王诏令,从城外让万民入城,我兄长安排人马,顺便混入城中一万多秦军,之前十年时间,陆续也有两万人混在郢都。”

  “十年。我楚国败的不冤。”

  十年布局,这么大的阵式,楚国败的真的不冤。

  项汕合起了卷轴:“这一场,胜负不重要,以本将看来,与其说是让楚、赵两军输的心服口服,不如是你大河君在挑兵,挑选楚、赵两军之精锐。我说的可对?”

  “对!”

  “然后呢,这些精锐对谁作战?”

  “匈奴,灭匈奴需要百万大军,至少十年时间。这还不够,有一处拥有三千万人口,大小千百个国度的地方,是我诸夏征伐之地,这天下四万八千里,诸夏本是一家,兄弟之间何必打死打活,联手打外敌,难道不好吗?”

  “好,我也知道,你攻打倭岛收益巨大,南下收益听闻更是巨大。既然败了,纵然拼死一战,除了让我楚国儿男死亡无数之外,再无他用,请大河君允许,我项汕,解甲归田。”

  白晖伸手一扶:“错,要解甲的是我白晖。还有我兄白起,匈奴之战估计要打两代人,甚至三代人。廉颇将军、赵奢将军还有你,还有我秦军的蒙骜、王龁等将军,而不是我们兄弟。”

  “功高震主吗?”

  白晖默默的点了点头:“当今王上或许容得下我们兄弟,下一任便未必了。我们想走,还有一些老秦人或许也愿意和我们一起走,天下大着呢,我们兄弟会继续去征战,这诸夏,这中原,是我们的根,以后会回来,快死的时候,埋骨这里。”

  “当,当真?”项汕已经信了,可还是要再问一次。

  “恩,不假。”

  项汕突然曲膝对着白晖一礼,白晖赶紧去扶。

  项汕说道:“大河君,我今日是信了。你为的是天下一统,而不是一统天下。”

  “将军请起。”

  项汕起身,眼神变了,变的税利:“大河君,楚、赵联军对秦军一战,我必全力以赴,赌上我项氏一门数百年的骄傲,纵然是输,也要让武安君知道我楚军的威武。”

  “好。”

  依白晖的计划,练兵一年,然后拉开了真正打一场。

  这是白晖根据后世演习想出来的点子。

  赵军若真的有一次长平之战,那死伤太大了,这么多精锐死掉太可惜。

  若是天下精锐合兵一处,百万大军北上攻打匈奴,只要中原可以稳定生产,相信十年时间会拥有足够的财力,人力,去灭掉匈奴,然后打通西域。

  半个月后,廉颇回到邯郸,赵奢弃剑,接收廉颇的收编,然后一起整合赵军精锐,北上雁门、云中、云右,建营训练,准备与秦军一决高下。

  赵奢带三万精锐东赴新港,准备前往岘港。

  楚军精锐一部分北上云中,一部分南下南港。

  项汕、赵奢、廉颇、田单。个个都窝着一肚子火,楚国、赵国被白晖用阴谋拿下,他们心里就算是服气,但也不舒服。

  所以,对南猴子一战,则廉颇为帅,赵奢、项汕为副将,田文、田单为司马,准备先来一次练兵,同时也为楚地、赵地的万民,增加一些收益。

  白晖从郢都直接到了新港,给谁也没说,带着一队十二条新式海船,只说去岘港,关注一下楚、赵联军攻打南猴子的事情,而事实上,白晖却是另有去处,白晖从泉州往西南方向而去。

  除白晖一起到南港的还有姜嫣、姜喜。

  姜嫣与姜喜在白晖的船上,此时的姜嫣已经是洗尽铅华,穿着一件极为朴素的麻布长裙。

  同在船上的,还有赵奢、项汕。

  以及完全属于死懒着跟来的凤舞,这是第五代凤舞了,还有第二代凤舞虞悱。

  船从新港出海,姜嫣只是来甲板上晒个太阳,却见到正在争吵的赵奢与项汕,两人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吵。

  可吵了没两句,两人同时转过头看着姜嫣。

  姜嫣吓的后退了几步。

  “让一个女子感觉到害怕,两位的杀气也太重了点。”一个声音从甲板的另一边传来,只见田文提着一只酒瓶走了出来。

  项汕深吸一口气:“薛公说的对,要说起来,再世西子也是美名,此次远行,怕是永不会再回诸夏。”

  “错!”姜喜晚一步出来挡在姜嫣面前:“我诸夏战旗所在,皆是诸夏。这世上再无姜嫣、姜喜二人,我原名子虑,今日起叫夏子虑。我妻受秦王册封,爵十三级中更,赐姓赢,赢嫣。”

  诸夏新律也继承了这二十级爵的制度,只是有少许的修改。

  一个是规范爵位的名称与本人及家人享受到的待遇,另一个则是增加了第二十一级爵位。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