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六二五节 外贸第一商港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12/23 23:53字数:450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赢骊接到了邹衍与屈原联名的书信。

  书信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发现一块极肥沃的良田区,既然事关诸夏,那么便要定一个规矩出来。

  若是谁都去抢的话,并不合适。

  而且诸夏在外是一体,自己人相互争斗,却是件不合适的事情。

  赢骊接到信之后,当天就坐船往崖山港而来。

  秦王与白晖,则在邹衍的书信送出的时候就离开了崖山,两人一起去了岘港。

  岘港。

  秦王一下船,便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

  码头外,连绵十里的一条长街,街宽五丈。街面上用碎石子压平,街两边有三尺宽的水沟,引的是活水从陆上引来,然后直接流入大河之中。

  水沟外便是店铺。

  没有墙,只有店面与货架的店铺,每四十步便有一间店铺,店铺与店铺之间是小路,然后小路到大路的水沟上放有圆木捆成的木排来作小桥。

  虽然可以一步就跨过,但桥却每一个小路都有。

  店内摆着各种商品,秦王一眼扫过去,中原产的梳子这里都有。

  还有珍贵的针、以及贵重的铁器。

  街面上,四队士兵在来回的巡逻,秦王看的清楚,这四队士兵是混编,一半诸夏兵,一半是黑瘦的士兵。

  “当地人?”

  “扶南兵,我已经安排人教他们简单的中原话,还有文字。这只是一处街道,这里的繁华靠的则是山坡那处的支撑。”

  白晖解释之后,秦王示意去看看。

  山坡那里,也有无数店铺,只是每个店铺与店铺之间的距离至少都在一百步,每个店铺都有巨大的仓库,然后有专门的打包以及运输通道。

  山间小路上,有几十人排着长队,每个人都背着一个筐,筐上堆的已经远远高于头部。

  秦王没问,只是站在一旁看着。

  大量的草堆在一处店铺门前,背草过来的人就已经将草分好,一捆捆的放在称上。

  然后草被放进了仓库,这些背草的人在这里换取一枚或是数枚铜钱。

  这铜钱已经与秦新钱不同。

  不同的只是花纹与文字,大小、重量是相同的,与秦新钱等值交换,但白晖定过规矩,海内、海外的钱,不得通用。

  也就是说,中原的秦新钱在这里不允许使用。同样,这里的钱也不许在中原使用。

  没说违反会如何。

  但秦大河君白晖下的命令,还没有谁敢以身试法。

  秦王问白晖:“那是什么草,看起来差不多,怎么有的一筐才两个钱,有的却十几个钱。”

  “便宜的那个是制作靛蓝用的草。贵的那个应该是某种用于制作香料的草,应该是这样。香料的价值高于染料。”

  白晖解释之后,秦王再问:“那么,你为何不说那个是药材?”

  “药材在那边收购,这里就香料与染料区。”白晖指了指那边挂的大牌子。

  秦王想问什么,却没顾上问,远远的看着一个背着筐的少女疯跑着往那边市集而去,一头扎进了一家店铺。

  白晖想说什么,秦王制止了白晖:“别急,让为兄先看看。”

  没多大功夫,那少女就抱着一块花麻布跑了出来,然后跟上其他人一起,从来的山路往回走。

  秦王这才问道:“这些人一天可以挣多少钱?”

  白晖那知道这些,冲着负责这区域的那个管事打了个响指,这管事小跑着就过来。

  白晖与秦王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管事就已经知道,所以早早的等在一旁。

  “臣莫忠名,岘港山货区大管事,见过王上。”

  “寡人想知道,那些山民,一天可以挣多少钱?”

  莫忠名回答道:“回王上的话,这个说不准。若是寻常的药材、染料、香料,一天十个钱肯定是能挣到的。但若是珍贵的药材,珍贵的香料,有一天拿到七枚银币的。”

  秦王来了兴趣:“一天,七银币?”

  “是,臣不敢欺瞒我王。”

  “是何物,让寡人看一看。”

  珍品仓库,这里守卫的相当严,而且从保管到运输都有专人负责。

  一捆足有半尺长,用麻绳捆起来差不多四十至五十只,巨大的千足虫,也就是蜈蚣捧到了秦王面前。

  “好。”

  野生的,长这么大,这确实算是上等药材。

  接下来,成筐的灵芝……

  秦王是看花眼了,这里确实是上上等药材园。

  这还不算,一只钢制的箱子抬到秦王面前打开,面里码着一根根树芯材:“报我王,这便是沉香。”

  秦王特意叫人拿来一块丝绸,然后才捧起一块木头,一闻之下脸上喜色大增。

  “这,这便是沉香。”

  白晖在旁插嘴:“可能是,因为这里树芯材有香味的不少,那一种才是真正的沉香,大河研究园内也是争论不休,所以暂时有四种都被称为沉香。所以说,一天几个银币不算什么。”

  莫忠名说道:“大河君说的是,只是眼下还没有发现一株真正的沉香木大树,这些短木已经是非常难得的珍品。眼下密林难进,就是扶南当地人也不敢深入密林。”

  秦王问:“密林难在何处?”

  莫忠名回答道:“报我王,第一难便是迷路,第二难更是毒虫,第三难是天气,第四难有外敌。”

  秦王微微的点了点头:“看来,这敌不除,对我诸夏在这里是一个隐患。”

  “王上英明。”

  秦王摆了摆手:“传寡人诏令,既然是谈和之族,那么便是我诸夏的友善之族,人不负我,我不负人。但若负我诸夏,诸夏雷霆之击必然降下,若与我诸夏友善,那么商必有信,难必有助。”

  “王上英明!”

  周边一片高呼之声。

  白晖对秦王说道:“王上,不如登高一望,这里往北有一处海云峰,海天与云一色,风景极佳,也好让王上一观岘港,也可观海,还可观山、观云。”

  秦王爽朗的大笑几声:“好,那便去看看,必然很值得一看。”

  话说两边。

  崖山。

  赢骊到了崖山,屈原与邹衍自然是亲自迎接。

  屈原是个直性子,一见到赢骊就大声说道:“赢老头,你这次不能有私心。有一处极富饶之地,既然在海外诸夏为一家,那么你不能只为秦,心要有公心。”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