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六一一节 五千金的震惊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12/16 23:12字数:467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在秦国,对于普通人食用的粮食是有定价的。

  面粉的价格到了每石七十个钱左右,普通粗米是四十个钱。

  不定价的比如极精细的白米,因为工艺复杂,所以五百个钱一石,也就是一银币。

  秦国的农夫一年差不多可以收入约八百个钱左右。

  一个船员,一年按每天五个钱计算,那就是有一千八二十五个钱,这也是高收入了。

  但是,这种高收入,远远不够这里论坛买酒。

  坐在这里的船员相互看了看,突然有人说道:“好象,去年就忘记去领出海帖金了。”

  “我就没领过。”

  “我们就不知道有这笔钱。”

  毕仪听的傻了,这些家伙不记得有钱要去领吗?

  要知道,楚军这边每个月为了月奉,还出过一次几千士兵准备闹事的风波。就因为推迟了半个月都没有发下来。

  对于等米锅的普通士兵来说,不发钱家人吃什么。

  既然是职业兵,领钱天经地义。

  一位船员伸手在毕仪肩膀上一搭:“我说兄弟,这点酒咱们吃得起。你知道在有一处港,咱大河君还没给港起名,咱们叫那里白沙滩港。在那里一坛二斤装的秦新酒要一银币。”

  “这,这么贵?”

  “这话怎么说呢,物以稀为贵。酒运到那里不容易,所以一坛一银币也不算贵,可有多少,都存不住。就是说,有多少运过来就能卖出去多少,咱们兄弟还不差这点酒钱。后来定了规矩,限量了。”

  众船员都跟着大骂:“那个混帐不舍得给咱们酒喝。”

  五百秦新钱一坛酒,这喝的不是酒,论重量计算,数倍秦新钱的重量才换这一坛酒。

  “你们,五百钱可不是小数字。”毕仪带着疑惑问道。

  当下最瘦弱的一个船员被揪了出来:“说说,你是船上管账的,咱们兄弟今年能挣多少?”

  “不,还没清算。”

  “说个数,估摸着有多少?”

  “你,你可能是十八万钱。”

  十八万钱。

  以秦钱的购买力,十八万钱已经远远超过不知道多少楚国贵族一年的收入。十八万钱,相当于楚国拥有三千亩至四千亩中等贵族一年的毛收入。

  若加上扣税等,至少顶拥有五千亩良田的贵族一年的田产收入。

  毕仪看了一眼四周,然后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船员们吓坏了,以为这酒喝多了,把人喝出问题来。

  一群人抬着,架着,把毕仪送回了码头,码头上有医官检查之后告诉飞箭鱼号的船员们:“这是急火攻心,一口气没提上来,好治。”

  飞箭鱼号的船员们这才放下心来离开。

  下午的时候,早就清醒过来的毕仪望着房梁在发呆,几个与他相熟的好友过来探望。

  毕仪说道:“下午一口气没上来,不是喝的多了。而是给吓到了,那飞箭鱼号上的一个船员,一年能挣五千亩地的收入。”

  “是整条船吧!”

  “不,我听的清楚,就是一个人。”

  “真的?”

  “谁知道呢。”毕仪也不敢肯定。

  “要不,咱们再去问问?”

  听这位的提议,毕仪腾一下坐了起来:“对,去问问。”

  “怎么问?”

  “请他们喝酒。”

  提到喝酒,毕仪与他的小伙伴们痛苦了,十几号人凑钱,都不够买十坛酒的,可这也是心意,再加上一些鱼,还有点炒豆、煮豆什么的。

  找到飞箭鱼船员们住的地方,一看这一百零几人在这里,只有十坛酒,楚军的这些小军官们很是尴尬。

  “哈哈哈,这不是毕仪兄弟们。”中午喝酒遇上的船员给船长一介绍。

  越人船长当下吩咐道:“来呀,去让酒肆送酒过来,然后咱们动手宰鸭杀鹅,你们几个,去给咱们煮点盐豆。”

  大副不声不响的靠近:“我说船头,要不要把那东西取来。”

  “那东西?”

  “当然!”

  两人同时笑了,船长点头之后,大副立即命人去准备。

  相比起楚军几个小军官的准备,飞箭鱼号的船员准备了十倍以上价值的酒与食物。

  酒过三巡,秦人大副一副很神秘的表情:“几位楚军的兄弟,有一样东西,给兄弟们品尝。”

  一只盘子端了上来,原本还在有说有笑的船员们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这东西他们认识。

  只见盘子里有一坨发黄又有黑汁的东西,闻起来臭的让人想吐。

  楚军的小军官们懵了,这是屎吗?

  再抬头看端盘的人。

  这位可是飞箭鱼号上的二把手,这若是不吃便是不给面子。

  可吃粪?

  毕仪一咬牙,用筷子夹起一块也不敢闻,就那样放进嘴里,一进嘴,先是有些微酸,然后却是香甜可口之味。

  “恩,这个!”

  “哈哈哈,是兄弟,把我们当兄弟。来,喝起。”

  有人过来解释:“这东西也不知道叫什么,树上长的一种果子,脑袋那么大,有很多尖刺。”

  又有人拿来了原果。

  至于黑色,这可是好东西,一种长在树干上的黑色果实,发现的时候依当地人的说法,这东西一年四季都在开花、结果。树干上一片一片的小果子密集的长出来,然后由青变红,由红变紫,最终是紫黑色。

  所以看起来是黑汁。

  榴莲加黑色的树果,怎么看,怎么闻都是粪。

  可吃起来却是极美味的。

  越人船长开口了:“你们算是咱们诸夏中原最先吃到的,这东西我们带了一些回来,也只是自己用。并没有列入船货的目录当中。这是好东西,专门用来给新人品尝的。”

  楚军的小军官们只有苦笑。

  这不是品尝,这是整人专用。

  毕仪放下酒杯:“今天中午,听闻贵船可收入十八万钱。”

  “恩,我们一船,应该在五千金往上。这不是船的收入,而是我等船员们的,不过,这些钱肯定不能分了,还需要划出一部分用于整修船只,给我们采办些装备。”

  二副补充道:“出海的酒、肉干、果坛子。若想吃好的,也要自己出钱从码头上买。”

  船长的话让楚军的小军官们震惊。

  造一条船才多少金。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