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五八三节 南下的目标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12/02 22:07字数:444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在韩、魏附秦之后,秦国到现在为止,都在为韩、魏的贵族头疼。

  并非秦国没有容人之量。

  也并非是韩、魏两边的贵族过于贪婪。

  一切都是因为利益分配不均。

  在秦国贵族眼中,韩、魏是战败一方,那么战败的一方就要有身为败者的自觉,秦国的贵族想扩大自己的财富,那么韩、魏便对秦国贵族着巨大的吸引力。

  反之,韩、魏的贵族认为,他们是附秦,而不是被完全击败,可以说是融入。

  既然是融入,没有拼死战斗,也没有让秦国有巨大的损失,那么秦国眼下蒸蒸日上的社会财富,理应也让韩、魏的贵族粘到一些好处。

  谁都没错。

  所以韩、魏、秦的顶尖大贵族们倒是冷静,可以坐下来去思考,去讨论解决这件事情。

  眼下,在韩、魏、秦的中小贵族之间的矛盾还没有一个合理的化解方案之前,若是燕人再附秦,对于秦来说是一个大麻烦,对于眼下秦、魏、韩三国的大贵族而言,则是一个灾难。

  所以,燕太后的价值在朝堂之上,经过讨论,已经越发的没有价值。

  事实上,燕太后自身也很清楚这一点。

  她知道,自己手上握着的燕王,也仅仅是被燕国大贵族们扶起来的一个傀儡,并没有真正掌握什么实权。自己手上的玉玺也仅仅就是一块石头罢了,这块石头在不同的人手上,自然是有不同的价值。

  “太后,贱妾只要一块栖身之地。”燕太后再一次请求道。

  “好,本宫给你。”

  宣太后亲口答应,只是一块地罢了,燕太后丝毫也不会怀疑这口头的承诺会有水份,她很清楚的知道,秦国眼下掌握的土地有多少。

  燕太后离开,宣太后反而沉下了脸。

  一直坐在屏风后负责记录的姒翎从屏风后出来,将一份宣太后与燕太后的谈判记录交给宣太后看。

  宣太后只是扫了一眼:“备案吧。”

  姒翎问道:“太后似乎心有不快?”

  “没什么,只是有些意外。原本以为她会闹上一闹,这样的退让反而让本宫有些不太适应,不过也好,这样的结果正好。对了,让赢姜那丫头进来。”

  “诺!”

  屋外厅,姒翎接替了赢姜的位置让这场牌局得以继续。

  赢姜入内。

  宣太后见到赢姜一进屋就问道:“白晖给你是否有密令?”

  “回太后的话,没有。我本是秦将,不敢有隐瞒太后。”

  宣太后又问:“我信你,不过白晖不会没理由调你所属的一整只兵马。”还是那老话,大河卫虽然解散,大河卫的人马编制不在秦军,可是已经叫成习惯,更因为大河卫的编制依然是按秦军的编制走的。

  赢姜所属全数是一万三千六百人。

  若依秦军编制,那么一万人是战兵,然后是一千二百辅兵、一千二百伙头军,一千二百医兵。辎重、粮草、马夫等另算。

  赢姜的部下,也是一万三千六百人。

  区别是,六百大匠、六百中匠、四千八百学徒。护卫四千二百人,伙头军二千四百人,一千杂兵。

  这一千杂兵当中,包括有马夫、兽医、铁匠、木匠、银匠、皮匠等等,辅助人才。

  六百大匠中,植物、动物、矿物、药材、香料、宝石等,都是专业人才。

  与另外两只不同,赢姜这一军,更专注于药材、香料方向,所以这两方面的人才占据了六成以上的配额。

  对于宣太后的疑惑,赢姜也不知。

  赢姜回答道:“末将只是奉了调令,所属部下分为六个批次,依次在新港上船,然后到倭岛休整,接下来往那里去,只知道是南下。具体往那里,末将完全不知。”

  “好吧,你去休息吧。”

  宣太后摆了摆手,示意赢姜可以离开。

  赢姜再次一抱拳:“太后,末将斗胆猜测一二。”

  “那就猜。”

  “大河君曾经明言,天下香料的极致为四大至尊名香。”

  宣太后接口说道:“听过,为沉檀龙麝。”

  赢姜说道:“太后,这个龙有两种,就那一种为龙香连大河君都没有确定。”

  “有趣,本宫倒是没有听说。”

  “太后,一种为身长十数丈的海中巨鱼身上所产,可遇不可求。另一种龙香则是取自珍贵树木的凝脂。这次南下,末将猜测目标就是这种凝脂,以及沉香木。”

  换个人未必能够猜测得出。

  不过赢姜既然作为这一军的领将,那么在作一些准备工作的时候,多少留心一下,还是能够猜测或是分析出来的。

  听完赢姜的话,宣太后暗道可惜。

  她已经出来很久了,不可能不回咸阳,所以这一次南下她是肯定没办法去的。

  宣太后说道:“这件事情,你有告诉其他人吗?”

  “回太后的话,这只是末将的猜测,末将不敢对外人言。”

  “你可以透露一些,也让有心人知道,什么叫四大名香。有些时候,财富会让人贪婪,但也可以让人有野心,控制的好的话,可以让许多人更加的卖力一些。”

  宣太后特意给赢姜解释了一下。

  赢姜表示明白,然后施礼后退离。

  再说中原。

  白晖回到洛邑了。

  秦王就坐在白晖面前,白起也陪坐在一旁。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突然,秦王掀了桌子,可一掀之下,因为这张木桌实在太重,秦王竟然没掀动。

  很尴尬。

  不过,秦王伸手就去扫桌上的茶杯。

  白晖手快,立即拿起自己的杯子,然后还有那只茶壶后,没见白起怎么动,白起的杯子滑到一旁,正好让秦王的手没有碰到。

  结果就是,只有秦王的杯子被自己扫到了地上,白起用脚轻轻一挑,然后杯子落在厚厚的地毯上,没有丝毫的损坏。

  “你可恶。”秦王黑着脸就准备骂人。

  白晖摇了摇头:“王兄,这一套茶具已经是瓷器中难得的极珍品,若放在洛邑市集,千金都未必能买走。”

  秦王重重的在桌上拍了三下,拍的自己手疼。

  一边揉着手心,秦王一边说道:“你凭什么反对为兄出海,海外如此有趣,凭什么就不能出去看看。”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