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五七九节 好人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11/30 21:19字数:399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白晖握着廉颇的双手,重重的握了握:“廉颇将军,有一句话我说在前头,秦赵之间,必定会有一战。但若是开战,我白晖,我兄白起将在边界摆上酒菜与廉颇将军一醉,然后各为其主,咱们拼个死活。”

  “若我白晖战死沙场,这是战争、战争是残酷的。若廉颇将军你被我击败,我白晖对天立誓,必会照顾将军家眷。你我之间无仇无怨,只是刀剑无眼,沙场无情,但你我,情份在。”

  “情份在……”廉颇哭了。

  廉颇终于忍不住的哭,这位征战多年,见惯的生死的将军,紧紧的握着白晖的手,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大河君……”

  “廉将军……”

  莫说是廉颇,就是廉颇的亲卫,白晖的亲卫,都是双眼蒙雾,这是英雄相惜之情,当着闻之落泪。

  突然,廉颇抽出了腰上那把白晖赠送给他的障刀,一刀划破手臂,仰天高呼:“我廉颇在此立誓,战场之上,无论胜负断不会伤及秦国白晖。”

  “廉将军!”白晖这次是真感动了。

  虽然白晖内心还有那么一点点小心思,希望不要和廉颇在战场上拼的你死我活,秦打败赵国之后,廉颇能成为秦将的一员。

  廉颇此人,确实是当世名将。

  真正有资格与白起在战场上以同等实力军队对抗的,这个时代没几个人了。

  乐毅算不上、赵奢算,廉颇高于赵奢。

  至于田文,也就是玩一点诡计。田单有才,在战场上没资格与白起摆在一起。

  倒是楚国,项汕不差,与赵奢同级,可楚国……实在不值一提。

  “传令,摆宴。本君与要廉颇将军痛饮,上好酒。”

  廉颇是精神一震,大吼一声:“用大碗、痛饮!”

  哈哈哈!

  廉颇大碗酒干下,心中有郁闷一扫而空。

  临虑邑,城内。

  赵奢与乐毅两个人每天要上城头至少三次,每天要听战报三次。

  在白晖与廉颇拿大碗放开整的时候,赵奢与乐毅两个人站在城墙上,啃着干饼子,远远的看着那隐约可见的人群。

  乐毅指着远处说道:“秦军似乎在构筑工事,那边靠山坡的地方,可以看到山坡似乎少了一半,那一块象是整个挖平了。”

  虽然不可能看的仔细,看一个土丘象就如同是一块面包被刀齐齐的切下去一块的样子,还是看的很清楚的。

  赵奢微叹一口气:“秦军的举动非常的诡异,这完全符合秦将白晖的作风。就探子来报,白晖已经不在封丘,有一个车队去往洛邑,探子查明,白晖并没有在车队内。”

  “那么,白晖就在那里?”乐毅一指远处秦军挖平的那块丘陵说道。

  “一定在。”

  当然,他们没猜错,白晖就在那边。

  廉颇半醉的时候,白晖给廉颇提出一项合作协议,由赵人来挖土,挖石送到窑区,然后窑区北扩,越过边界三里,这一片地方名为秦、赵陶艺合作区,这里为共管。

  共管的意思就是,这里不属于秦、也不属于赵,两国可以自由出入,但不得越过窑炉区进入对方国度,这里的法律同时执行秦赵两方的。

  “签,马上就有签。还有,不能只有三里,韩地占了五里,魏地占了四里,那么赵国也要让出五里来,就这么说定了,签。”廉颇大着舌头喊了起来。

  白晖压住廉颇:“廉颇将军,眼下酒意正浓,半醉的时候任何协约都是不合适的,明,明个咱们都清醒了,这些协约总要一条条的看清楚,若有疑惑,再商讨,再商讨。”

  廉颇一巴掌拍着桌上:“不行,必须马上签,你是看不起我的酒量,还是信不过你自己的人品,你大河君天下人公认的,公道。”

  “不,不,看清楚再签。”

  “看清楚了,来人,取本将印信过来。”这点小事,廉颇的印信当真管用,只是边境小城的一个合作协议,加上廉颇眼下确实在赵国大权在握,边界防御的小事无须上报。

  唯一需要赵国与秦国正式签署的,只有共管区这一条。

  所以白晖只让廉颇在赵人劳务费、秦赵增加少许奴隶交易,以及共建陶窑这些协议上签字用印。

  白晖还在不断的对廉颇的亲卫说道:“这还有两份,滋事体大,总要上报赵国朝堂,你们带回去保存好,不要让廉颇将军用信,若是赵国朝堂之上没有异议,再签也不晚。”

  “谢大河君。”

  廉颇的亲卫很清楚,这个时候谁也拦不住喝高了的廉颇。

  连签了三份之后,白晖举起碗:“廉颇将军,咱们再来一碗。”

  “大河君太客气了,可直呼老廉之名。”

  “廉老哥。”

  “喝起,痛快。”廉颇爽朗的大笑着。

  次日,廉颇在半醒半醉之中,带着五份协议,以及自己的三十名亲卫,还有许多白晖给的礼物越过边界,往临虑邑而去。

  这边界站在临虑邑的城头都可以看的清楚,廉颇一过边境,赵奢与乐毅马上就知道了,两人飞马出迎,在廉颇过境仅三里远的位置就迎上了廉颇。

  “你,你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秦大河君是君子,你们是小人。”廉颇气呼呼的瞪着两个人,说了这句话之后,谁也不理,策马就往临虑邑而去。

  乐毅有点懵,赵奢则是拉住廉颇的一名亲卫:“到底怎么回事?”

  “那里不是秦军大营,只有秦军三百人,有三万来自辰国半岛与倭岛的奴隶,以及数千秦国陶匠。韩、魏两国几十个大小贵族合伙,连同秦国的两家小贵族,一共四十七家合资建陶坊。”

  “陶坊???”赵奢怀疑自己听错了。

  廉颇的亲卫说道:“就是陶坊,将军在秦大河君的陪同下,走遍的那营地的每一个角落,确实是陶坊。”

  乐毅不信:“为何陶坊远观却是秦军的军营?”

  廉颇的亲卫解释道:“不止是这里,秦国所有大量使用倭奴与辰奴的工坊,无论是铁坊、陶坊、织坊,全部执行的是军事化管事,就是把这些奴隶当士兵一样的去管,所以建营就是以军营式的。”

  赵奢急急的追问:“你亲眼所见?”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