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五七六节 一根筋的直人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11/29 23:37字数:450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赵国临虑邑的守将赵茈调了两千人去帮着打架。

  结果不用说了,秦军到。

  秦军悍勇无比。

  三百人将赵军一千多人放倒。

  赵军派了二千人,一部分被韩人、魏人牵制,所以秦军可以说差不多是以一敌四,然后胜了。

  木棍对打,没有完胜一说,对方拼着受一棍也在打回来的时候,秦军习惯硬扛。

  白疍与赵茈一起摇了摇头。

  这次韩、魏两边都有受伤的,秦军虽然出动,但谁也没证据说那是秦军,秦国可以咬死说只是秦人而并非秦军,因为并没有动军械,只是用木棍对打。

  次日,连着下了两天的暴雨停了。

  在距离临虑邑往南十五里,被白平派人新挖的那条水渠以南,白平带着秦军列阵,然后派出信使去临虑邑。

  临虑邑的县令白疍还有守将赵茈带着二十人亲自来了水渠旁。

  此时的水渠已经被马踏的不成样。

  无论是真,还是假,已经很难一眼分清。

  “我们丢了一只鹿。”白平首先开口。

  赵茈示意身边的人上前,将一箱铜条放在了白平面前后说道:“这是赔你的。”

  白平摇了摇头:“不够。”

  “只不过一只鹿。”

  “那鹿……”白平只说了一半,然后摆了摆手:“算了,你们走吧。这事和你们说不清。”

  说完之后,白平带着人马转身离开,那一箱铜连看都没看一眼。

  白平这举动让白疍还有赵茈有些糊涂了,他们完全想不明白,秦军这是想干什么。

  当天下午,临虑城的白疍就接到报告。边界之外,连绵数里的帐篷正在搭建,然后无数的人马开始入驻,大量的马车开始往营地内运着物资。

  白疍吓的脸色苍白。

  赵茈则在不断的派人前去打探。

  “报,估算秦军入营人数已经超过五万,依然还有车队在不断的接近……

  “报,魏军五千人马正在接近……

  赵茈跳了起来:“来人,封闭城门,速派人前往邯郸、中牟!”

  赵军的救援信使一队接一队的奔出,开始往邯郸、还有中牟城而去。

  中牟城。

  乐毅坐在侧面、赵奢坐着廉颇的正面。

  赵奢拿出了第三份竹简:“这是记录关于伊阙之战前的一些情报,你看这上面有写着,白晖在战前既没有示强,也没有示弱。他只是不断的在告诉天下人,他不打仗,他不想打仗。”

  廉颇摇了摇头:“你们说的没错,但大河君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

  “他是言而有信,但若不言呢?”乐毅听不下去了。

  廉颇依然摇了摇头:“不,大河君信得过。”

  乐毅站了起来:“在伊阙之战前,天下人谁不知道白晖他受过伤,而且怕见血,他不敢上战场。结果呢?伊阙之战,可以说全灭了周天子的兵马,打残了韩、魏两国。”

  廉颇再一次坚持:“伊阙之战是魏国先挑起的。”

  赵奢有种想打人的冲动,这廉颇怎么脑袋里一根筋,白晖诡诈天下无人不知,廉颇怎么就能信了白晖。

  乐毅又说道:“那么,攻齐之战呢?”

  廉颇很严肃的回答:“攻齐之战,六国联盟。大河君说过由秦军打头阵,最难打的交给秦军,然后他出兵了。”

  赵奢已经在用吼的了:“那是偷袭!!!”

  廉颇也有点急了:“兵者诡道,敢问若是我等有机会偷袭咸阳,难道还要先告诉秦国,我赵军准备偷袭咸阳不成。”

  廉颇几句话说的赵奢与乐毅竟然无可反驳。

  正在这时,有士兵在门外高呼:“急报!”

  临虑邑的求救信送了进来。

  赵奢将那信重重的拍在廉颇面前:“看看,秦军大营的规模至少是五万人马,韩、魏也在调派人手。这就是秦军所谓的不战。”

  “我不信,我要去见大河君。”廉颇跳了起来。

  “事实就在这里,你为何还在相信他。”赵奢很想和廉颇打一架,顺便敲开廉颇的脑袋,看看这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廉颇摇了摇头:“不,不会的。大河君说过,秦军不会攻赵,绝对不会。我要去当面问他。”

  赵奢与乐毅对视一眼,谁也没再劝。

  至少他们相信,廉颇就算到了封丘,白起、白晖两兄弟也不会伤害廉颇半分,这是最基本的礼。

  正好,廉颇这会脑筋有些问题,让他暂时离开一下也好。

  就这样,廉颇当天就带着三十名亲卫骑马往封丘去了。

  而乐毅、赵奢则分别从中牟、邯郸调兵,前往临虑邑,临虑邑再说是一个小城,因为地点的重要性,赵军也在其中屯积了大量的粮草与军械,而且城防坚固,可以防御秦军一月以上。

  当天晚上,廉颇急急的来到封丘。

  白起自然是亲自迎接,然而,白晖却不在。

  廉颇一见到白晖不在,当下就急了:“武安君,大河君何在?”

  “他,他准备出海,这已经收拾行装往洛邑去了,午后出发的。”

  “我不信!”廉颇吼上了。

  白起一脸的茫然:“廉颇将军这是何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廉颇吼着:“秦军在临虑邑以东、以南集结,白晖莫不是就在那里?”

  白起摇了摇头:“他确实往洛邑去了,这样吧,我派兵马把他追回来,他是午后走的,算一算路程,要么在三十里外的小扬河过夜,要么在五十里外的岔道沟过夜。”

  “本将亲自去追!”廉颇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

  白起没话可说,调了自己亲卫三十人,再给了廉颇换马,让他们去追白晖。

  白晖呢,走的并不远,那里有离城三十里,仅仅十三里。

  十三里,快马也就是小半个时辰的时间。

  廉颇追到的时候,白晖这边也只是临时营地,灯火通明,几个工匠正在忙碌着修车轴。

  旁边放着一只断裂的车轴,新的车轴正在更换。

  拉重货的大车,这车轴换一次相当的麻烦,而且还需要将货物先搬下来,然后才能换车轴。

  廉颇到,看到白晖正皱着眉头看着忙碌的工匠,却是心中一喜。

  至少白晖对得起他的信任,白晖并没有在临虑邑。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