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四九二节 脑补的一梦千年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10/20 20:35字数:437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看到宣太后拿出小本,白晖就大概猜出宣太后的来意了。

  没等宣太后开口,白晖就说道:“太后前来,怕是心中有疑惑,我为何知道这么多?”

  “没错?”

  宣太后以前有过疑惑,但白晖所知大多都是中原之事,就算远,也是人力可及的地方。

  但这倭岛,白晖知道的似乎有些太多了。

  白晖倒是很淡然,被怀疑没什么,只要让怀疑自己的人再相信就可以了。

  所以白晖说道:“太后,我白晖是死过一次,还是两次,或是三次的人。”

  或白晖说,白晖已死,估计这会宣太后就要喊人进来了。

  可白晖说自己死过一次,两次,三次,这话便有意思了。

  “不懂。”宣太后没去想,她只想听到白晖的解释。

  白晖说道:“太后,我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六代之志、二世而亡。”

  “正所谓,成也商君,败也商君……

  白晖讲完了李斯、讲完了赵高。

  却只字没提自己死过一次、两次、三次的话题。

  宣太后听的很认真,在白晖讲完之后说道:“听起来,倒是象庄子所说过的,一梦千年。”

  “差不多。”

  白晖倒没再多作解释,既然宣太后脑补了一梦千年,自己也没必要再废话了。

  宣太后又问:“这儒家,好吗?”

  “我刚醒来的时候,三世而生所知的儒家,不好。不过这几年读了一些经典,倒是不错的。”

  “你的意思是,原意不错,被人学的差了?”

  白晖摇了摇头:“我倒是感觉,是朝堂之上利用,用来愚弄万民了。没有杀气,就象咱们秦军没了剑。”

  “说的好。”

  宣太后认同了白晖的说法之后,想了想说道:“商君定下过秦律,秦皆为民。让当年的秦国奴隶都变成了民,可现在,依你的计划,秦国未来十年的奴隶就会有百万之重。”

  “太后,之前商君升奴为民,那些奴多是战俘,多是穷苦欠债的人,说的直白些,都是华夏同族。现在却不同,我们降伏的是异族。”

  “恩,有理。”

  宣太后想了想白晖收服的这些,唯有乌氏算是西戎的血统,其余的皆与中原有渊源。

  义渠是西戎与中原的混血、楼烦当年就受过周王册封、林胡都不算是纯粹外族,他们曾经也在现在的太原郡生活过,其血统之中也有部分的商民混血。

  再说九濮,当年可是九族的梁州之地,在周灭商的时候,也派兵有过参与。

  其余的,东胡、匈奴、戎王等等,却是白晖下令攻打的。

  “挺好。那么眼下,人手够吗?”宣太后心中的疑惑被自己脑补解决之后,开始操心扩大秦国的地盘了,在宣太后看来,这一大片岛,虽然远不如中原,但似乎也是值得占据之地。

  “臣有份计划。”白晖说着就去翻自己的柜子。

  宣太后看着白晖的身影微微的点了点头,虽然内心还有些疑惑,但她已经不想多问了。

  至于白晖所讲的,赢公子柱在老的快死的时候即位,若细思,也在情理之中。

  可以说,因为白晖,原本的轨迹改变了。

  但二世而亡这个说法,宣太后却记下,似乎要考虑一下秦国如何才能长久。

  白晖找到自己的计划书,刚转身,就见内侍史急急的冲了进来,先是对白晖施礼:“大河君,冲撞之处还请见谅,实在是因为发现的极珍之兽。”

  “无妨,发现了什么?”

  内侍史是一个很稳重的,能这么急的肯定是重要的事情。

  白晖跟着宣太后一起出来,看到所谓紧急的事情有些无语,竟然是因为一只大海龟,当然这个时代的人,对龟有种莫名的崇拜。

  因为这只巨大无比海龟的出现,所有的政务全部暂停。

  可以说,所有人都对龟有更多的敬畏。

  白晖对龟的兴趣不大,找了一个借口没参与宣太后要办的大祭祀,倒是那只海龟,确实是大的太过惊人。

  话说燕国。

  张顺,就是张平的那个远方族弟,稷下学宫求学,家中虽然有些钱财,但确实大富大贵还有很大差距。

  此时的张顺,即将抱得美人归,又同时被赵国与燕国拜为上卿。

  燕国张顺府。

  府中内室,魏无忌、张平、张顺三人围坐在一起,窗户关严密,门外还有魏无忌的人守着。

  张平先开口:“张顺,你有今天不说为兄讲,你也应该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

  “明白,得益于秦大河君之计,此时再想来,此计精妙无比。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若非经历其中,到现在还有些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张顺已经安下心来了。

  已经问过名,廉颇想退婚也不容易,这个脸廉颇丢不起。

  魏无忌这时说道:“弄死苏代。”

  “这个!”张平很是犹豫,因为苏代眼下对于燕国来说,算是非常重要的臣子,并不是一个寻常人。

  张顺倒是不太明白:“这苏代不是苏秦先生的弟弟吗?”

  世人皆知白晖与秦王亲自为苏秦抬棺,所以在张顺想来,苏代既然是苏秦的弟弟,那么白晖应该会照顾一二。

  魏无忌说道:“与公与私,本公子都想苏代死。”

  “为何?”张平想不出来有什么理由让魏无忌这么恨苏代。

  “与公,苏代想效仿其只苏秦,也想超越张仪,靠纵横之术为燕国谋求生机。与私天下七雄,最强的齐国被灭,而然后是我魏国与你韩国。偏偏最弱的燕,还想谋求生机,这容不下他。”

  魏无忌说的很直白,丝毫也没有回避的意思。

  若说魏国附秦之事,魏无忌内心没一点心病,那是假的。

  可无奈秦国太强,白氏兄弟太强,所以很无忌很清楚,附秦是魏国唯一的机会,若不附秦别说是魏国,就是他一族估计也会死绝,所以说附秦是魏无忌心中的疼,却也是魏无忌的生机。

  但弱燕凭什么?

  所以,魏无忌也见不得燕国好。

  苏代要死,正好借苏代污蔑秦国这件事情,可以大作文章。

  张平也说道:“既然这么说,这个苏代也确实应该去死。”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