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四七八节 廉颇府外的信使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10/16 19:03字数:433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黄歇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白晖惦记上了,更不知道被白晖惦记上的可怕后果。

  基本上,要么被奴役,要么被整残。

  不会死。

  因为白晖在战场之外不杀人,要杀人也是白晖部下那些腿子去杀。黄歇应该感觉幸福,因为白晖此时手下的那些腿子都忙的要死,一个也没在白晖身旁。就是秘书文萝都在千里之外,忙着统计新港的数据。

  此时的黄歇正在四处找人。

  在白晖的出行队伍之中,楚国是不可能安插许多人进来的,而且还是出海,就算想秘密的跟上,也要能有游泳上千里的能耐才行。

  所以,黄歇只能自己找。

  因为黄歇发现,魏国的无忌公子不见了,韩国的相国之子张平也不见了。

  若说是别人,黄歇也不会在意。

  但这两位,黄歇丝毫也不敢轻视。

  无忌公子拥有食客九百人,这可是实数九百人,其本身也是位才华出众的人物。有资格跟着魏无忌出海的人中有六十人,这六十人个个都是惊艳之辈。

  韩相之子张平虽然没有这么多食客,却也带了四十名能力非常出众的食客,而且还有韩相在背后撑着,更何况自身也不是泛泛之辈。

  这两人跑到那里去了?

  黄歇脑海之中唯的想法就是,他们替白晖去执行某个秘密任务。

  话说在赵国,廉颇府。

  廉颇刚刚参加完一场小规模的宴会回来,他招待了赵国许多中层将领,请柬上有廉颇、赵奢的联名。意在稳定赵**方的力量,死去的赵王章杀戮太重,真正的亲信并没有真正属于他的。

  赵王章所谓的亲信,更多是原先忠于赵武灵王的人。

  廉颇很满意今天宴会的结果,眼下只差赴齐地的那一支赵军,赵奢已经亲自前往,廉颇相信赵奢可以说服并收容这一支部队。

  廉颇回到府前,却见一个穿着燕国华丽服饰的中年人正坐在门房的位置上。

  “你是何人?”

  来人起身:“在下张顺府食客荆雄。”

  廉颇上下打量着面前的荆雄,这穿着不差,若比自己府上的食客至少也是一等食客的级别。

  再看举手投足之间,显出一大府食客的气度。

  当然了,荆雄是真名,但身份却是假人。此人是魏无忌府中一名纵横家门下的弟子,对于游说之道很有几份水平。

  看衣着,看气度,廉颇对荆雄也不免高看几眼。

  廉颇的语气也客气几份:“你来我府有何事?”

  “报将军知,我家主上在去年夏天时偶遇贵府千金,虽只用几句交谈却是深印其心,此次派我前来是送信,待三个月后,还会有人带我家主上的礼物前来。”

  廉颇再问:“你家主人是何人,在燕国否?”

  荆雄回答道:“我家主上数年前在稷下学宫求学,游历数年之后到了燕国,燕王欲拜我家主上为上卿,但主上依然还在犹豫。”

  “噢!”廉颇吃惊不小。

  再说燕国是列国最弱,可上卿也不是普通人有资格去当的。

  若非是真正有才华,也不可能被拜为上卿。

  所以廉颇追问:“你家主人为何还在犹豫。”

  “我家主上担心他身在燕国,心中却恋着邯郸。所以写信前来,或会婉拒燕王美意,宁可到赵国谋一书吏。”

  恋的不是邯郸,恋的是廉颇的女儿。

  这话廉颇也听懂了。

  “来人,荆先生安排住所,这是本将的贵客。”

  “诺!”

  荆雄由信使变成了廉颇府上的贵客,入住上院。

  廉颇肯定要去问一问自家的女儿,那位是谁。

  廉颇的女儿已经是恨不得拆了自家院墙,要知道这门第之差就在这院墙之隔,接到情郎的来信,心已经开始往燕国飞了。

  这廉颇询问,自然是听到皆是美言。

  仅凭稷下学宫、燕国上卿这两个条件,那怕曾经是寒门,此时门第之隔已经消失,再加上自己女儿喜欢,廉颇也有些动心。

  当晚,廉颇主动找到田文。

  廉颇见田文并非秘密前往,所以廉颇进田文的府的时候,魏无忌与张平已经知道了。

  魏无忌对张平说:“看来,大河君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对,依田文的为人,他想修好燕赵之间的关系,最好的办法就是互相。”

  互相的意思就是,燕国给赵国派一个人前来赵国拜相位,赵国也派一个去功为相国,这个相国是尊位,并非真正的相国之位。

  正如张平所猜测的,田文听到廉颇一讲,立即表示支持。

  “将军,若是此子为你之子,那么他答应燕国为上卿,也可回赵再拜上卿,然后再赴燕为相,此事对将军有极大的好处,对赵国也有利。否则若是赵国公族派一人为相,不利于赵军北进的计划。”

  田文说的是赵军北进,并非是赵国北进。

  赵国公族内部都是在为自己的利益,廉颇是一个直人,他脑袋想的就是赵国变强,能让他拥有可以与白晖部下精锐一战的实力。

  那怕白起无敌于天下,廉颇不敢言胜,却也有信心在防住白起攻赵。

  所以,北进是大事。

  只有北进,才可以猎取足够的钱财,无论是训练军队,还是装备军队都是要花巨资的。

  廉颇微微的点了点头,他认可田文的建议。

  田文又说道:“将军,之前我也说过,白晖所部,不说四卫最精锐,只说宜阳精锐秦军,十日九操,这样强度的操练将军以为伙食要多少?”

  不用数据,能扛得住这么大强度的操练,需要肉食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而且盐的需求量是普通士兵的至少五倍。

  没有盐,士兵根本就没有体力去操练。

  “这事可以办。”廉颇答应了下来。

  田文说道:“那么先下婚书,让此子来一次邯郸,见过人之后再最终决断,若是不愿为将军出力,再作打算也是可以的。”

  廉颇微微的点了点头。

  田文的话说的很清楚,万一不满意,弄死也不是不可以。

  次日,廉颇宴请荆雄,以及随同前来的十几位食客,其中有两位明显就是武勇过人之辈,廉颇相信燕王对这位上卿的待遇是极好的。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