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四四八节 赵国想要面子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10/01 19:03字数:284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就算开始研究玻璃又如何?

  可惜,白晖也不懂光学原理。

  朝堂之上吵了几天,秦赵就农具的交易又争了数日,赵国用粮食、铁锭来换新农具,这一点倒是定了下来,具体的价格估计还要争上几天。

  秦王与白晖则离开了咸阳。

  秦王要去洛邑与楚王、赵王,以及名义上还算王的韩、魏两王联名签署天下两年不攻伐的盟约。

  白晖要出海,距离开春已经没有几天了。

  大量的准备工作且不提,重要的是这次宣太后要出海,那么白晖还要亲自去看一看自己船队当中的四艘大船,这船是否可靠,以及万一遇到危险,如何救援的演练等等。

  听起来事不多,真正做起来却是相当的辛苦。

  白晖到洛邑之时,蔺相如之死这才传到洛邑。

  赵王在洛邑赵宫之中来往的走动着,他怎么就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田不礼坐在一旁,将赵国副使,以及使节团内其他的上报的内容仔细的查看之后,又翻看了秦国给的官方文书。

  “王上,依臣看来,事情也就是这样了。”

  “相国的意思是,秦国没说假话、使节团其他人说的也是真实?”让赵王无法接受的不是蔺相如之死,而是使节之死。

  使节代表的是赵国的脸面。

  田不礼说道:“这事臣也想不明白,但这个蔺相如却是数次对秦王不敬,这事透着古怪。但秦国的说法也没错,赵使要求秦王必须沐浴斋戒,自己却要美食,这是最初让秦王不高兴的起因。”

  “为什么要斋戒?”

  赵王就想不明白了,原本简单的玉璞换农具,直接谈价钱就好了。

  “怕是想抬价吧。”田不礼给了一个不算是解释的猜测。

  赵王大笑:“无知,愚蠢。”

  田不礼也跟着说道:“和秦国白晖可以明面上争执,那怕吵起来也无妨,商之事讨价还价本就是正常。但若是动些不必要的心思,怕是……”

  “可是,我赵国使节死在咸阳,此事很是丢脸。”赵王有自己的担心。

  田不礼问道:“那么王上,赵国是要面子,还是要好处?”

  “不能都要吗?”

  赵王这不是贪心,而是正常人的正常心思,面子、里子都不想丢。

  田不礼只好说道:“听闻白晖已经入城,臣去见一见他。”

  “相国辛苦了。”

  洛邑,白府。

  白晖正坐在书桌前准备翻阅范雎上报的出行准备材料,就听到有侍从汇报,赵国相国田不礼到。

  田不礼不是空手来的,依旧有一份礼物送上。

  礼物是否贵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态度。

  白晖将田不礼请到书房,命人上茶后,吩咐侍者退离。田不礼也示意自己的随从离开。

  田不礼的随从以及护卫退离,田不礼是奉了王命前来,有要紧的事情商讨。这样能让白晖与田不礼单独见面的机会,当真是极少,极少的。

  等所有人退下之后,田不礼起身先施了一礼。

  不需要说什么,白晖也明白田不礼这一礼是感谢自己帮助他让赵国买到了农具。

  “天下民生为本,想当年苏秦先生之语,便是大道。”

  白晖没头没尾的说了两句,田不礼同样听的懂。

  在田不礼听来,眼下秦国还有七年不攻,若是赵国过于贫饥,其实对秦国来说也未必是件好事。

  同时,白晖也在告诉田不礼,任何的阴谋诡计,也比不起强国强军之力。

  秦与赵,最终的胜负,还是在两国的国力,与秦赵两军的战力上。

  田不礼没接话,而是问道:“敢问大河君,蔺相如一事,可否助我赵国。”

  “这没什么难的。”

  “请大河君赐教。”

  白晖说道:“蔺相如在赴秦之时,路上曾被一疯狗咬到,正好在我秦国大殿之上发疯,如同疯狗一样。赵国副使担心伤心我王,亲自挡在发疯的蔺相如面前,但蔺相如疯狂无比。无奈之下,赵国副使失手打死了他。”

  田不礼问:“这理由,天下人可信服?”

  “不需要天下人信服,只是一个借口,给秦、赵留份颜面,至于天下人信与不信,那怕刚才所说的是真相,有些人也会编排一些不合适的话语。所以最重要的是结果。”

  “受教了。”

  田不礼再施一礼。

  不过他心中却不怎么认同白晖这番理论。

  不是白晖说的不对,而是看什么人在用。白晖可以这样作,他田不礼却不能这样。

  再想想,田不礼突然有些小失落。

  秦国最顶尖的这些人,每一个都是世人无法效仿的。

  先说这宣太后,宣太后的作法就是,我做了,谁爱说什么随便。再说秦王,秦王是我什么也没做,想说什么随意。魏冉是我做没做,谁也不能随意说我什么。

  而白氏兄弟更极端。

  白起是,任何人对大秦说三道四,那我就打到你们闭嘴。大秦想让你们说什么,不说的话,就打到你们开口。

  白晖则是,无论我作什么,请为我鼓掌,请歌颂我的美德。你们可以在背后骂我,但明面上请颂扬我。如果不同意,我兄长是白起,我有部下四卫,我背后还有秦王,还有宣太后。

  所以,我白晖作的事情,一定是为天下好,为列国好。

  此时,田不礼很纠结,因为白晖给的解决方案是白晖才能办到的,赵国办不到。赵国还没有能力让天下人闭嘴。

  田不礼无奈的再次请求:“此事,可否请大河君保全我赵国颜面。”

  “那这样,就说蔺相如失手打碎了玉璞,自请以死谢罪。我秦国自然不忍伤害赵使,但赵国为秦赵之友好,蔺相如为保全名节,请赵国副使动手,自请重责以谢王恩。”

  白晖的话让田不礼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也行?

  田不礼刚准备开口,白晖就说道:“关于那块玉璞,你安心。我派人砸了,也不用砸成碎片,将边角敲掉几块只要残损便可。”

  田不礼大惊:“大河君,这……”

  田不礼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了,这么样一块玉璞白晖竟然舍得砸碎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