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四四二节 斋戒啊斋戒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9/28 19:03字数:458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这是本官之错,本官会在王上面前请罪,赵国护宝使为显对重宝之敬畏,要让整个赵国使团全部斋戒。所以美食不能上,全部拿走。”

  秦国上菜的速度快,可撤菜的速度更快。

  转眼之前,所有的美食全部拿走,除了几个手快的赵国使节团的还尝一口之外,其余的人只是闻了味。

  很好。

  从嘴里把肉抢走,而且这事就是他们使团正使的意思。

  蔺相如这会如何解释,是他掀了桌子。而秦国的人咬定了是蔺相如让把美食撤走,全部换上杂粥咸菜的。

  蔺相如怎么解释。

  他这个锅背定了,无论他说什么都是无用的。

  更何况,一个没有任何身份,临时被提拔成上卿的人,本身就不服众,加上眼下这事,蔺相如已经不容于使团。

  这还只是开始。

  夜里,只有薄被一条,火盆有,但木炭却不多,而且火盆也只有一尺大小的一个,在这寒冬,又没有一点热乎的食物下肚,夜里真是不好受。

  蔺相如苦熬着。

  馆苑之中,秦国的小吏又把赵国副使以及其他人连哄连骗的偶尔,路过了某个小院。

  这小院之中,火炉是在墙外烧的,屋内温暖如春。

  来自西南之地,一位新加入秦国的部落首领正坐在温暖如春的屋内吃着火锅。

  这下,赵国副使受不了。

  秦国的小吏一脸的为难:“并非我不给各位,依我们秦国咸阳馆苑的规矩,这样的小院才是标配,别说是各位来是赵国,就看那位,仅仅就是一个拥有五座山头,人不足千户的小部落。”

  “那是为何?”赵国副使心中差不多已经想到,可他却希望从秦国小吏这边说出来。

  秦国小吏说道;“是贵国正使的意思。”

  “他是他,我们是我们,可否换到这样的小院。”

  “我没问题,只要各位不怕正使找你们麻烦便可。”

  当天,赵国除了蔺相如之外,所有的搬了院子。

  转眼,三天过去了。

  蔺相如实在是熬不住了,又冷又饿,而且因为太冷,脸都没办法洗一次,更不用说修面。

  蔺相如再次请求面见秦王。

  咸阳宫的内侍带着蔺相如往宫内走去。

  蔺相如看到什么?

  秦王正在和白晖,还有穰侯魏冉在撸串。

  一看蔺相如进来,秦王惊呼一声:“这个啊呀呀呀,寡人错了,这是寡人的错,赵使千万、千万别放心里去。马上,寡人马上就开始斋戒沐浴,这次要双倍,两个七日。”

  秦王说完,也不管一脸惊呆的蔺相如,立即大声吩咐着:“来人,为寡人准备沐浴。”

  一位内侍快步跑了过来:“王上,您是要石头浴,还是流水浴,或是冲浪浴……”

  “石头浴。”

  秦王吩咐了一句后,对蔺相如说道:“赵使,这个寡人现在就开始沐浴斋戒,两个七日。”

  秦王消失不见,只留下蔺相如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蔺相如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

  白晖与魏冉继续撸串。

  蔺相如冲着白晖施了一礼,正要说话,却听白晖先说道:“你谁呀,你知道我是谁?”

  “我……”蔺相如一开口就再次被白晖打断:“想见我去递帖子,收到回复会有人给你安排时间,现在走远一些,这宫禁也管的太松了,这满身馊味什么人都让随便入宫呢。”

  “你。”

  “滚,再不滚乱棍打死。”白晖身旁一名亲卫提着蔺相如就扔了出去。

  蔺相如想哭。

  突然间,他发现他那一套什么大义、大仁、大礼这些,在近于无赖的秦国小吏,与已经无法无天的白晖面前,竟然丝毫用处也没有。

  火炉前,魏冉问白晖:“你这么对赵使,合适吗?”

  “看我出绝招。”白晖拉过一人低声吩咐了几句,那位小跑着就去办事了。

  魏冉指着白晖,只是笑个不停。

  蔺相如翻不浪来,因为整个赵国使节团没有半个人偏向于他。

  咸阳地馆宛之中。

  为赵国使节准备了酒肉、火炉的小吏又跑去了。

  “各位,怕是你们要换地方了。”

  “怎么了。”

  “刚才赵使入宫,我王感觉惭愧,这迎接重宝心不够诚,所以准备斋戒双七之数,也就是十四天。而各位在这里喝酒吃肉,坐在火炉旁聊天。贵国正使怕会不高兴,我也怕被连累,所以……”

  不能忍,绝对不能忍。

  赵国使节团怒了,这事若按蔺相如这脑残的作法,那他们这些人扔回冷冰的屋子,吃着冷饭十四,怕是一天半都受不了。

  有人就说了:这蔺相如有王上赐给的节杖,怕是我们不能和他冲突。

  “无妨,看我等和他理论。”

  副使带着人找到了蔺相如,一见面就开口说道:“蔺大夫,听闻秦王又要斋戒十四日,若是这十四日过了,再为一个二十一日,我赵国购买农具之事要拖到什么时候,新年之后就是春耕,误得起吗?”

  蔺相如给问住了。

  蔺相如来秦国之前想了这么多,他想过为赵国出力,他想过为赵王保住玉璞,他想过自己如张仪一样,凭自己的才干封侯拜相。

  可残酷的现实几乎将他击的粉碎。

  耽误的得起吗?

  蔺相如很清楚,他不敢再拖了,再拖下去一但借过了春耕,他的罪责就太大了。

  难道,要自己去对秦王说,你别斋戒了,也别沐浴了。

  自己才说过的要求秦王七天沐浴斋戒,现在却要自己反悔,这自己扇自己的耳光,怎么打得下手。

  可是,若秦王再来一次,三七斋戒,自己要怎么办。

  蔺相如读了许多书,他也思考过这么多,依这样的方式,可以先占据主动权,让赵国在这次交手之中立于不败之地。

  可是!

  秦王竟然答应斋戒,却丝毫也没有半点敬畏天地之意。

  可恶。

  蔺相如在那里发呆的时候,副使再次逼问:“你到底要如何?我赵国得到这块玉璞之时,也并没有人斋戒过,莫非你是奸细,要害我大赵。”

  蔺相如无言以对,唯有怒视着赵国副使。

  他唯一能作的,只有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与怒火。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